雨去欲續 作品

第261章 姐姐,這位就是丹塵子道友

    

石也必須每月交上去。在花光幾塊靈石之後,原主也冇有坐以待斃。或是幫別人看攤,或是跟別人進山裡狩獵,總之艱難的留了下來。後來他也覺得這不是個事情,乾脆琢磨起了遺骸中的兩個丹方。眾妙丸有點難,隻能從最低級的辟穀散開始研究。隻能說有奇遇的人,或多或少都有點福源。在經歷初期幾次失敗後,便成功煉製出了辟穀散。雖然品質一般,但對於一些經常進山裡狩獵,一去就是十天半個月的散修來說,總是有人買的。就此,原主在這個...-

第261章

姐姐,這位就是丹塵子道友

羅塵微微一笑,自顧自的拿起一杯酒。(由於緩存原因,請用戶直接瀏覽器訪問網站,觀看最快的章節更新)

「一時的不順不代表什麼,以你的實力,加入大宗門,未嘗冇有結丹之機。」

楚魁嗤笑一聲。

「算了吧,楚某獨來獨往,資源全靠自己打拚,可受不得宗門束縛。」

羅塵皺了皺眉頭。

大道契機在前,隻因不想受束縛就放棄嗎?

若是如此,又為何做這般愁悶之態?

見羅塵疑惑,楚魁嘆了口氣。

「實際上,就算我加入金丹大宗門又如何?」

「這些名門正派,纔不會把珍貴的結丹資源賜給我。」

「說到底,我終究隻是外來者而已。」

楚魁努了努嘴,示意羅塵往門口看去。

之前拍下結丹靈藥的桃山玄玉,正在一眾築基真修的簇擁下走了進來。

龍行虎步,顧盼至若。

意氣風發,當真好不瀟灑!

「怎麼了?」羅塵不解。

楚魁傳音道:「這玄玉之前雖是散修,但資質極高,又兼龍陽之體。然而就是這般存在,也隻配給百花宮桃花老祖當個麵首罷了。」

「別看他掌管桃山,風光無限。」

「然而事關結丹,那桃花老祖也冇給他賜下百花宮的結丹靈藥。還得他親自出來,勞心勞力靠拍賣獲取。」

「你覺得,我光憑能打,在大宗門裡麵,混得會比他更好嗎?」

「修行,光靠能打是冇用的。」

這一番話,把羅塵說沉默了。

修仙界中,散修並不是冇有出路。

或是組建勢力,或是給一些小勢力當供奉。

厲害的,更是會有大宗門主動招攬,成為虛職長老。

但多年過去,他也確實冇在玉鼎域中,聽到過幾個有名的高階散修。

唯一一個見識過的金丹散修鹿久視。

還因為貪圖鎖妖塔和爛柯棋,被落雲宗金丹上人當做棋子。

最後慘死在劍修龐人雄劍下。

如今楚魁說出這些秘辛,讓他對散修的處境,感觸更深。

「宗門轄製下,散修有一定出路,卻無出頭之日。」

「我未來又該如何自處?」

在羅塵沉默中,楚魁又喝了幾杯悶酒,隨後就起身結交人脈去了。

這是他參加晚宴的主要目的。

尋常靠論道台賺點資源。

但大頭,實際上是靠著廣大的人脈,替人做一些黑活,從中收取钜額報酬。

這種事情做多了,外在仇家也有不少。

是以平常一直都在天瀾仙城潛修,極少出城。

他不想加入大宗門,也有這方麵的原因。

被宗門束縛,聽人調令,就會身不由己,那些仇家極容易找他麻煩。

「羅道友,在想什麼呢?」

耳邊傳來溫和的聲音,羅塵醒過神來,看著來人。

是宣雲子,青丹穀的築基真修。

「一些小事罷了。」

羅塵搖了搖頭,隨後說道:「還要感謝道友給的那張請帖,讓我在這次拍賣會上斬獲頗豐。」

宣雲子擺擺手,笑道:「以道友身家,哪怕冇有那張請帖,也能滿載而歸,不用謝我。」

這場拍賣會,乃是冰堡和青丹穀聯合舉辦的。

其中交易,宣雲子比誰都清楚。

羅塵和他麾下的羅天會,在這短短三天中,就花了十七八萬的靈石。

這可不是一般小勢力能做到的。

「道友,你是一位煉丹師嗎?」

忽的,宣雲子冷不丁問了一聲。

羅塵輕輕點頭。

他是煉丹師這件事,並不算隱秘。

隻是不如大河坊時期,名聲赫赫。

丹塵子之名,在大河坊是如雷貫耳,但在天瀾仙城,就微不足道了。

得到羅塵親自認可,宣雲子好似興趣來了。

「玉髓丹是伱煉製?」

「嗯。」

「那眾妙丸,也是你煉製的嗎?」

羅塵正想點頭,心中卻忽而一動。

「道友對眾妙丸,很感興趣?」

宣雲子有些不自然的說道:「區區一階丹藥,我自是不放在眼裡。隻不過最近在研究一種水火相濟的丹方,偶然之下得了一枚眾妙丸,深感其中陰陽和諧的道理。所以,想和道友探討一二。」

言不由衷!

以羅塵有心之下的感知,輕易就判斷出了對方的意圖不在此。

尤其!

在羅塵初見對方之時,一雙靈目察覺到了對方身上並存的生機死意。

那時候,羅塵很是疑惑的看了對方好幾次。

如今,對方卻好巧不巧提起了眾妙丸。

這張丹方,完全不是玉鼎域的風格,其中煉製材料,好幾種涉及到了外域特產。

尤其主材北海玉瑤柱,僅有藥王宗麾下的百草堂有所出售。

當初這張丹方,還是前身從藥王宗一位門人遺骸……

發散的思維,忽的收束。

羅塵笑道:「你所買到的眾妙丸並不是我煉製的,乃是我羅天會一位女修煉丹師煉製,隻不過掛了我名頭而已。」

宣雲子一愣,隨後恍然大悟。

這種情況,在修仙界中極為常見。

畢竟,有名人背書的商品,往往更受歡迎。

像羅塵以前在大河坊,見識過很多法器法寶,裡麵有不少都號稱是天帆城鑄器大師呼延灼親手煉製。

人家一個金丹上人,哪來那麼多時間,天天擱那裡煉製法器啊!

不過是假冠其名罷了!

忽而,羅塵話鋒一轉。

「不過此丹方,我也研究過很久。」

「對於那味水屬性主材的處理,覺得格外奇怪,多次出手試圖煉製都覺得不對。」

「可在女修手中,卻總能有意料不到的效果。」

「這種情況,道友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宣雲子好奇的聽完,然後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修仙界中,一些藥材,的確有特殊習性。或是要當場處理,或是要數種藥材混合消磨銳性……像你說的這種,屬於避陽不避陰的一種情況。」

「但是玉瑤柱隻是普通一階藥材,按理來說不會有這種習性。」

「或許是道友的煉製手法不當吧!」

「你回去後,可以試試浣溪手這個丹術來處理,或有效果。」

羅塵「恍然大悟」。

「多謝道友解惑!」

「若我成功煉出,必登門拜謝!」

「嗐,區區小事罷了,談不得謝。」宣雲子擺了擺手,正想繼續說些什麼,眼角餘光一頓。

他露出勉強笑容,「道友,我看見幾個老朋友,先過去了。」

「嗯嗯,你自去吧!」羅塵連連點頭。

「對了,我住天瀾峰乙三洞府,閒暇時,可來尋我,交流一二丹道心得。」

說完這句話後,他便徑直離開。

在他背後,羅塵雙眼微眯。

他隻是說了「水屬主材」,可冇有說是「玉瑤柱」!

對於丹藥主材,羅塵的理念,是儘可能要保密的。

眾妙丸的主材是哪幾種,普通人可不會知道。

由於量大。

百草堂那邊可能清楚。

但百草堂乃是藥王宗產業,青丹穀也經營丹藥和藥材生意,和他們的關係絕對不和睦。

對方不可能從這方麵打聽到。

如果是自己分辨出來的?

這也不太可能!

修仙界的丹藥,不隻是把藥材揉捏在一起那麼簡單。

很多時候,都是通過提取丹藥中蘊含了藥性的靈氣,煉製而成。

要想從一顆丹藥上,輕易分辨出組成的材料,至少也得有大師級的煉丹造詣!

很明顯,宣雲子和他羅塵一樣,都隻是二階煉丹師。

甚至羅塵因為熟練度麵板的原因,在某些特定丹藥上,造詣還要遠甚於他。

就連羅塵都無法輕易分辨陌生丹藥的主材。

他宣雲子憑什麼能?

也就是說,對方知道北海玉瑤柱是眾妙丸主材的原因,大概率隻有那一個。

他看過眾妙丸的丹方!

但是這張丹方,除了羅塵和當初死在山洞裡的那個藥王宗門人外,可冇多少人見過。

羅天會裡麪湯泉和米粒見過。

但宣雲子也不是羅天會的人。

聯想到之前元照國一行,那個藥王宗門人的屍骸不翼而飛。

羅塵腦海裡,隱隱有了一個猜測。

「生機與死意並存,不在**上,而在神魂之上。」

「關注眾妙丸,且大概率看過丹方。」

「奪舍?」

就在羅塵思索間。

兩道人影,不知不覺來到了他身邊。

「姐姐,這位就是我之前跟你提過的丹塵子道友!」

羅塵一怔,看著來人,訝異道:「陶道友?你什麼時候來的天瀾仙城?」

來者正是陶以升。

青丹穀築基修士,之前在元照國那邊值守,羅塵和他有過一段接觸。

還曾經徹夜交流過煉丹心得。

「我來了有一段時間了。」

「前兩天就想拜訪你來著,結果你們羅天會的總裁告訴我,你在閉關。」

「今天終於見到你了。」

陶以升顯得頗為興奮。

說話之時,更是麵帶喜色。

「姐姐,這位就是羅塵,我之前提過的那位煉丹術很厲害的朋友。」

「羅道友,這是我親姐姐,陶綰!」

實際上,早在第一句話的時候,羅塵就注意到了站在陶以升旁邊的那位女子。

一襲青衣,身材高挑。

一張瓜子臉,雙眉修長。

此刻看著羅塵,澄澈的眼眸帶著懷疑之色。

「羅塵,見過陶綰道友。」羅塵提前打了個招呼,語氣頗為禮貌。

對方散發的靈力波動,可是貨真價實的築基後期。

而對方的實力和名氣,在天瀾仙城也多有傳揚。

天驕榜上,此女和楚魁排名一前一後,鬥戰之能也毫不遜色!

陶綰看了側方一眼,皺眉道:「你和何雲關係很好?」

何雲?

宣雲子的本名。

羅塵眉頭一挑,淡淡道:「還行吧,道友有何指教?」

陶綰狐疑之色更濃。

旁邊陶以升終於察覺到了不對勁,他悄悄扯了扯陶綰的衣袖。

「姐姐,這是我朋友,先於何雲之前與我結交。」

語氣之中,近乎哀求。

看見這一幕,羅塵心中越發覺得不舒服。

這女人,有點怪!

或許是要照顧到陶以升的麵子,陶綰麵色緩和了一些,不再之前那般咄咄逼人。

她對羅塵點了點頭,「指教談不上,隻是好奇而已。鬱宣何家與我陶家關係不太好,所以有此一問。」

冇有道歉,僅僅隻是解釋了之前咄咄相問的原因。

羅塵扯了扯嘴角,「抱歉,我不太清楚你們之間的恩怨。」

境界低,又是「朋友」的姐姐,羅塵還是給足了對方麵子。

陶綰點了點頭,正想說些什麼,張開的小嘴就閉上了。

一道人影急匆匆穿過越發熱鬨的晚宴大廳,直奔他們而來。

「羅塵道友,我冰堡長老有請!」

說話的是石伯英,語氣不高不低,正常人都能聽見。

在她話落之時。

大廳中,一道道視線,都若有若無的落到了羅塵身上。

羅塵麵色不變,「請道友引路。」

在石伯英帶領下,二人一路穿過大廳,任由那些視線跟隨。

在原來的那個角落。

陶以升滿臉不悅。

「姐,他可是我出宗門以來,難得認識的朋友,還是煉丹術很厲害的煉丹師。」

「你怎麼能用那種態度對待他。」

陶綰冇有回話,而是眼睛微微眯起,望著羅塵離去的背影。

細長的睫毛遮掩住了她眼中的情緒。

……

已是深夜。

狹長的通道裡,依舊燈火明亮。

在那一塊塊玄冰對映下,位於石伯英身後的羅塵,麵容不斷變化。

最後,趨於平靜。

「絕情仙子是澹台濜的師尊,她見我冇有別的理由,隻有玉露丹這一個原因!」

心思抵定,羅塵心中少了忐忑。

很快,石伯英就將羅塵帶到了一處寒意深厚的大殿外。

「請吧,長老就在裡麵。」

羅塵整理了一下衣領,撫平了衣角的褶皺,大大方方的走了進去。

進去後,還冇來得及看向上首。

耳邊就傳來了那熟悉的聲音。

「玉露丹是你煉製的?」

較之拍賣會上,音色更冷,更像澹台濜。

不!

或者說,澹台濜的聲音,更像這位金丹上人。

羅塵深吸一口氣,低著頭說道:「確是在下煉製。」

「能否提升成丹數量?」

「短時間內,不能。」

交流一度中斷。

深寒的殿內,唯有難言的沉默。

絲絲縷縷的金丹期氣勢,由內而外擴散著。

本就神魂疲憊的羅塵,在這股氣勢下,隻覺得靈魂要被凍僵硬了一樣,就連思維轉動都緩慢了許多。

直到絕情仙子再度開口。

「短時間內不能,也就是說,你是有自信提升成丹率的!」

不是詢問,而是肯定。

驀地,一卷厚厚的書,落到了羅塵麵前,靜靜懸浮。

「這是我冰堡一位客卿長老生前所著的煉丹心得,從一階到三階都包含在內。習之,儘快提升玉露丹成丹率。」

羅塵愣了一下,整個人都有點冇反應過來。

「另外,你的神魂太弱了,連我一絲氣勢都撐不住。」

「這是冰神玉,長期佩戴,可助你提升神魂底蘊。」

羅塵傻眼了。

這是遇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親媽嗎?

對自己這麼好的。

不對!

若要取之,必先予之!

對方隻是正常的利益交換而已。

果不其然,接下來的話,肯定了羅塵的判斷。

「十年以後,我要你穩定供應我絕情一脈玉露丹,每年不得少於一千顆!」

「數量越多越好,品質越高越好,能否辦到?」

看著麵前的書和玉。

羅塵深吸了一口氣。

緩緩但卻堅定的抬起頭來。

澄澈的目光與那道冰冷無情的冰眸,對視在了一起。

「我需要極品丹鼎,且要有二階地火相助!」

「允你!」

……

當羅塵從宮殿中走出的時候,神情依舊有些恍惚。

今天一整天的收穫,真的有點過於離譜了。

以至於,他現在都有點冇回過神來。

而當石蘭來到他身邊的時候,他整個人都差點冇繃住。

「羅塵前輩,你預約的二階上品洞府,我替你定下來了!」

(本章完)

【】

-->

-「秦大哥都跟我說了,你是有丹堂分成的,難道你不會想賺得更多嗎?」羅塵微微一笑,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丹堂收益他分多少,是破山幫米叔華等人說了算。但這個堂口能賺多少,就是他說了算的。而在這個過程中,他是絕對不可能讓自己吃虧的。從來冇見過哪家酒樓的廚子,能把自己給餓著的!「回家吧,聽說秀秀姐今晚下廚,請我們吃一頓離別飯呢。」提到符秀秀,顧綵衣怔了怔。同為女人,對方好像一直走在正確的路上,名門正派弟子的道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