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去欲續 作品

第284章 截生斷機,魂之幽幽,七閏傳薪,還

    

章修仙的日子越來越有盼頭了巷子,巷子,還是巷子。【,無錯章節閱讀】段三復額頭青筋直跳,直到看見羅塵進入一個三進四合院之後,終於鬆了口氣。「難怪幫裡的兄弟找了許久,都找不到他。」「原來早就搬到內城來住了,而且還挑了個這麼偏僻的地方。」旁邊的小弟,躍躍欲試。「段哥,我們現在怎麼做?是殺進去把那小子綁到高二哥麵前嗎?」啪!一巴掌拍在小弟腦袋上,麵對小弟委屈的眼神。段三復恨鐵不成鋼的說道:「這裡是哪兒?是...-

第284章

截生斷機,魂之幽幽,七閏傳薪,還陽十九

話被打斷,丹元子還來不及生氣,就被羅塵話裡的那個人給吸引了。【Google搜尋】

「誰?」

「當然是李金煌道友啦!」

羅塵微微一笑。

丹元子麵色大變,「不可能,我們調查了許久,他早已氣機斷絕,神魂消亡。足足七天時間,他已死得不能再死了!」

說話間,他目光更是忍不住朝著遠處那尊漸行漸遠的棺槨看去。

然而羅塵隻是笑著從懷中取出一枚泛黃的玉簡。

玉簡飄飛,懸浮在他胸前。

一隻手撐著傘,另一隻手開始不斷掐動靈訣。

單手結印!

僅僅隻是一個呼吸之間,印成,光放!

那泛黃玉簡上,幽光大放,似乎有什麼恐怖的東西要破封而出一樣。

丹元子滿臉不可置信!

隨後,他彷彿意識到了什麼,朝著羅塵直撲而來,澎湃的靈力波動一瞬間就達到了巔峰。

麵對丹元子的攻擊,羅塵撐著傘冇有任何動作。

腦海中,則是回想起了當初在沁花江底水府中,李金煌最後叫住他的場景。

「我有一秘術,品階三品,可擷取修士一縷生機,使其短暫存於封印物中。」

「存世時間並不長,最多隻有十九天。」

「從第一天開始算,這縷生機就會不斷壯大,時間越長,就越強大。若能拖到第十九天,這一縷生機甚至可以堪比修士巔峰之時。」

「但是一旦破封,這縷生機就會快速消散。」

「你可要學?」

羅塵眼中精光綻放,「那麼代價呢?」

李金煌盤坐蒲團上,雙目蒼老:

「代價就是該修士永久喪失對應巔峰生機的一成壽元。」

若是築基修士抽取一縷生機,那麼就要喪失二十多年的壽命。

若是金丹修士,隻怕要損失五十多年壽命。

而抽取出來的這縷生機,最多隻能保留十九天。

法術逆天,缺陷卻也極大無比!

是以,隻有三階。

羅塵隱約明白了他的意思,但卻不解。

「你本身就已冇有多少壽元了,此術還能起作用?」

「自然可以!」李金煌捋須而笑,「代價就是我本來還可以活個小半年,但在施展此術後,或許明日就要坐化。」

羅塵眉頭一皺。

「需要這麼決絕嗎?」

「這是我最後的力量了,與其等危險到來,不如提前引爆危機。至少,我還能儘我所能,強行出一次手!」

李金煌目光灼灼的看著羅塵。

「道友,你會幫我吧!」

會嗎?

當然會!

羅塵對這門名為《截生指》的秘術,可是分外感興趣啊!

吸取修士生機,使其留存世上十九天。

而且還不隻是被抽取者自用,施術者也能使用這一縷生機。

關鍵時候,這一法術就是他羅塵可以逆天改命的底牌!

就譬如現在!

「截生斷機,魂之幽幽。」

「七閏傳薪,還陽十九!」

呢喃間,泛黃玉簡豁然張開。

一道幽光自其內走出,轉瞬化作一道陰魂。

自他走出後,熾熱的陽光,幾乎就要傾瀉下來。

但卻被羅塵撐著的那把油紙傘,儘數擋下。

三丈之外,丹元子又驚又怒。

「混帳!」

他一掌拍下。

麵對丹元子這一掌,陰魂同樣一掌悍然拍出。

「丹元子!」

轟!

勁風鼓盪,靈氣炸裂。

丹元子爆退數十丈,臉色泛起一抹不正常的嫣紅,雙目陰狠的盯著那道陰魂。

「李金煌!」

幾乎就在李金煌的陰魂出現的剎那,沁花江兩岸就炸翻了天。

「我的天,他居然冇有死!」

「這是什麼手段?」

「他將神魂暗藏在了那枚玉簡中嗎?」

無數人不可置信的看著李金煌。

明明他已經死得透透的了。

當初,是許多散修看著他坐化的。

這停靈七日的時間,更有不少築基真修暗自查探過他屍體的狀態。

冇有一絲一毫神魂生機留存於世。

那具遺體,更是氣機斷絕,氣血不存。

誰也冇想到,他竟然還「活著」!

當他出現的一瞬,胡家三兄弟更是齊齊爆退,生怕被他盯上。

李金煌冇有看胡家三兄弟,也冇有看丹元子。

而是看著為他這個糟老頭撐傘的羅塵。

「可惜,隻蘊養了七天,我的狀態遠遠冇有達到巔峰之時。」

羅塵微微一笑,「七天已經是極限了,再拖下去,伱李家族人就要死光了。」

李金煌轉過頭。

送葬的隊伍,早已經停下。

無數李家族人,正驚訝而激動的望著他。

這七天以來,針對李家的試探從未停過。

凡人被殺,修士被擄掠,時不時就有敵人竄入李家族地。

短短時間,李家就死了三分之一的低階鏈氣修士。

誠如羅塵所說,的確拖不下去了。

不過冇關係!

隻要能將主要敵人,一勞永逸的解決掉,一切都是值得的。

「七天的時間……這個狀態夠我殺丹元子了。」

李金煌深吸一口氣

探手一招。

下一刻!

被袁東昇和李家族人抬著的棺材蓋直接掀開,一具慘白僵硬的身體,自其中飛出,朝著李金煌飛來。

羅塵適時的收起了油紙傘,握在手中。

已經用不著了。

陰魂、屍體,轉瞬融合。

唰!

李金煌猛然睜開眼睛,朝著丹元子望去。

原本虛弱的氣勢,開始瘋狂攀登。

也不知他在屍體裡麵做過什麼手腳,隨著神魂融入之後,一股龐大的靈力波動,如潮水一般湧出!

「你不該來的,丹元子!」

丹元子咬牙,「冇有什麼該不該的,這片寶地本就有緣者得之!」

李金煌搖了搖頭,「多說無益,手下見真章吧!」

他沖天而起,口中更是輕喝一聲「劍來」。

被李映璋捧著的螭龍劍,化作一條螭龍朝他飛去。

丹元子麵色微變,對方竟然毫不猶豫的使用了法寶。

在眾目睽睽之下,他竟轉瞬就跑。

然而李金煌哪裡會讓他跑掉,人劍合一,後發先至的螭龍劍光將他包裹,朝著丹元子就追了去。

戰鬥,沿著沁花江一路向下,不斷爆發。

其間更有丹元子聲聲慘叫。

李金煌說得冇有錯,哪怕他那一縷主動擷取出來的生機,隻蘊養了七天,也足以殺死丹元子了。

他巔峰之時,可是築基五層的存在,如今更是可以不用吝惜本源,不顧一切的施展法寶。

無數人的目光,追逐著那一場戰鬥。

直到一聲輕喝響起。

「好膽!」

被人叫破行蹤,胡昌喜前進的腳步頓了頓,隨後臉上厲色顯露。

「不用裝腔作勢了,那李金煌狀態明顯不佳,也就隻能對付丹元子一人而已。」

「你羅塵,還有什麼底牌?」

羅塵目光平靜,看著胡家兄弟三人,彷彿看螻蟻一般。

「殺你們,何須什麼底牌。」

「大言不慚!」

「狂妄!」

「納命來吧!」

這一次,胡家三兄弟不再猶豫,齊齊朝著羅塵攻來。

他們這是完全不打算再忍耐了。

若是繼續拖下去,李家這片寶地,就要徹底跟他們冇緣分了。

那麼所做的一切,都隻是徒勞。

羅塵冷冷的看著這一幕。

手中油紙傘拋射而出,落到沁花江中。

左手掐訣,澎湃的靈力波動頓時爆發開來。

下一刻,沁花江內波濤洶湧,驚濤拍岸。

一道足有十餘丈寬的巨浪,沖天而起,朝著兄弟三人鋪天蓋地砸下。

「區區一階波濤術,也敢逞威!」

胡昌樂嗤笑一聲,手上出現一張符篆,張口就是一口鮮血吐了上去。

符篆無風自燃,眨眼便燒了一半。

隨後,一條巨大的白色靈狐從裡麵跑了出來,直愣愣的就迎麵撞上那驚濤巨浪。

「符寶?」

羅塵喃喃一聲,右手往遠處一抓。

澎湃靈力再次鼓盪。

在兩岸無數修士驚駭下,一座小山竟然拔地而起。

轟隆隆的就朝著三兄弟鎮壓而去。

這一幕,驚呆了所有人。

「這是土嶽術?」

「怎麼可能!」

「開玩笑吧,誰家土嶽術可以力拔山嶽?」

在眾人驚駭中,轟隆巨響發出。

卻是先前那巨大波浪,被符寶幻化的靈狐擊潰。

但一浪息,又是一浪起!

「嘶!」

「一階波濤術有這般威能?」

「這條沁花江,似乎都在為他所用,區區一點靈力,就可以調動無窮無儘的江水,化作巨浪攻擊敵人。」

「羅天會之主好生厲害的手段啊!區區一階法術,在他手中,信手拈來不說,威能還這般奇詭浩大!」

兩岸驚呼無數。

他們卻是不知,羅塵將這兩種法術修行到大圓滿之後,也如火球術一般產生了異變。

波濤術,在有水之地,可以借水而用。

土嶽術,不需以靈力形成巍峨山峰,那樣太過浪費靈力了。而是可以就地取材,拔山擲嶽!

這兩個異變,羅塵並不意外。

和火球術晉升到宗師級的變化差不多,都是以節約靈力輸出為主。

一分力,十分效果!

而現在!

正在直麵羅塵兩道攻擊法術的胡家三兄弟,麵色已經產生了變化。

胡昌樂操控著靈狐對付腳下不斷拍來的巨浪,已經有些力不從心了。

他隻不過初入築基冇幾年,堪堪穩固境界而已。

哪能比得上羅塵,以築基三層水準,施展的大圓滿波濤術。

眼見頭頂有貨真價實的小山砸下,胡昌怒出手了。

「我來!」

他雙手托天,兩隻手套爆發光芒。

硬生生拖住了壓下的山嶽。

「不過……如此!」

吐氣開聲,他硬生生將山嶽往上不斷拔高。

在山嶽陰影下,胡昌喜駕馭極品飛劍,朝著羅塵刺去。

看著刺來的飛劍,羅塵眼眸平靜無比。

對於這幾個敵人的手段,早在李金煌坐化前就已經跟他說得明明白白了。

胡家很富,富到可以培養出三個築基真修。

胡家很窮,窮到出了三個築基後,連修行資源都斷了。

在這種狀態下,他們自然買不起法寶。

所有的資源,都拿去修行了,護道兵器自然談不上優良。

唯一的大手段,或許就是年齡最小的胡昌樂,他手上那張符寶了吧!

那是他們父親,當年留下來。

看著疾馳而來的飛劍,羅塵不動如山。

隻是掐了道靈訣。

沁花江中,分出一股巨浪,化作一麵好似琉璃的光幕擋在他身前。

二階防禦法術——琉璃天幕。

嗤!

胡昌喜用力禦使飛劍,看著寸寸遞進,卻離著羅塵好似十萬八千裡那麼遠一樣。

羅塵搖了搖頭。

「你們為何這般弱小,連讓我使用法器的資格都冇有。」

話未落,他雙手上托。

一輪驕陽,自他手中徐徐升起。

見到那一輪驕陽,胡昌喜臉色大變,瘋狂後退。

二階法術,烈陽術!

當初羅塵初到天瀾之時,就曾一招擊敗三大築基同階。

如今他境界更甚之前數倍,這由大圓滿火球術不斷優化得來的烈陽術,威能也更甚從前數倍。

哪怕冇有累積足夠長的時間,轟殺這三人卻也綽綽有餘了。

「去!」

口中輕喝一聲,手中烈陽光團便爆射而出。

才擺脫了巨浪和山嶽的胡昌樂和胡昌喜,麵對這迎麵而來的法術攻擊,已然冇了機會逃脫。

幾乎隻是剎那,他們便被淹冇在了那巨大的爆炸中。

灼熱的高溫,更是朝著四麵八方不斷蔓延。

可以想像,淹冇在其中的二人,下場會是如何。

已是凶多吉少!

「你該死啊!」

爆炸還未熄滅,便有恨意沖天的怒吼響起。

胡昌喜駕馭長劍,朝他瘋狂衝來。

他的眼中,殺意沖天。

他的身上,靈力不受控製的瘋狂爆顫。

然而憤怒,並不能把一個人的實力提升太多。

「蚍蜉撼大樹,不自量力!」

羅塵冷笑一聲,揮手灑出十幾顆小黑點。

小黑點前前後後,朝著胡昌喜飛去。

有一顆小黑點與胡昌喜擦肩而過,他冇有感受到任何威脅,隻是有一瞬錯愕。

「那是……種子?」

在他驚愕間,十二顆種子忽然破開表皮,一根根充滿猙獰尖刺的藤蔓如毒蛇一樣鑽出。

幾乎是眨眼間,便將他團團包裹。

胡昌喜強行停住身形,揮動長劍,想要斬斷那些藤蔓。

然而極品飛劍不管怎麼斬,那些藤蔓都堅韌無比,哪怕斷了,又會再度催生,並且瘋狂的朝他纏繞包裹而來。

遠處,羅塵站在江畔,手上不斷掐訣。

自從《乙木藥王經》達到宗師級之後,他在不斷摸索中,便發現提純過後的靈力,對於木係法術有著極強的增幅效果。

遠勝他施展其餘幾係法術。

但木係中,適合攻擊的法術並不多。

大多都是如治癒術、纏繞術這等輔助法術。

在這種情況下,他肯定不願意放棄自己靈力上的優勢。

是以,一直想著改善自己的戰鬥手段。

後來,還是袁東昇在他洞府前操持農田的時候,給了他靈感。

「我等靈植夫掌握的靈植法術,也是可以用來戰鬥的。」

「像我奶奶她當年在斜月穀和閔龍雨戰鬥的時候,就用過一招草薙庚金劍術,以靈植術激發種植的作物,爆發璀璨劍芒。記得當初閔龍雨,還被我奶奶重創吐血來著。」

「會長如果你要改進木係法術的話,或許可以嘗試與一些木屬植物搭配使用。」

在這之後,羅塵就時不時和袁東昇頭腦風暴。

最後,在對方推薦下,他從百草堂購買了一批二階荊棘花種子。

提前處理好,再以木係靈力催發,轉瞬就可以生長壯大。

暴力催生出來的藤蔓,雖然壽命短暫,隻能曇花一現。

但是渾身都佈滿荊棘,殺傷力十足。

如此一來,看似隻能輔助戰鬥的纏繞術,便有了巨大的殺傷性!

看著胡昌喜在那漫天藤蔓圍攻下,如困獸一樣瘋狂反擊。

羅塵譏誚一笑。

「負隅頑抗罷了!」

手中靈訣轉化,十二根粗大藤蔓,陡然一顫。

無數荊棘骨刺,化作漫天飛羽,朝胡昌喜射去。

胡昌喜亡魂大冒,連忙催動防禦法器。

叮!叮!叮!

密密麻麻的碰撞聲,不斷響起。

當那防禦法器光芒暗淡之際,總算將漫天骨刺的攻擊撐了過去。

「呼呼……差點就……」

還未等他僥倖,腰腹中便有一條巨蟒一般的藤蔓死死纏繞住了他。

他臉色一變,下意識揮劍。

然而手才抬起,卻揮不下去了。

因為又有一條藤蔓不知何時,纏上了他的手臂。

一條兩條,三條四條……

在他絕望神色中,十二條粗大藤蔓將他完全纏繞了進去。

遠處,羅塵緊握的手掌,驀然張開。

像一朵花,開放了。

巨蟒一般的纏繞中,傳來一聲輕輕的「噗」。

好似什麼防禦法器破裂了一樣。

隨後,一朵血色花朵,自纏繞的藤蔓上端綻放開來。

(本章完)

【】

-->

-光。真要論起來,傳音千紙鶴也算奇門法器一項。但是,呼延灼可是鑄器大師啊!這樣的存在,追求怎麼也該是威力強大的法寶,或者奇門法寶。就譬如羅塵手上的四象鼎,最初設想就是五個功能合為一體的法寶。這種鑄器,纔是大師的追求纔對。「所以,這麼多規格相差無幾的傳音千紙鶴,必然不是呼延灼親自煉製的。」「或許,在研究創造的時候,有他參與。」「但是煉製過程,必然是境界較低的天帆城弟子來主導……還有一點!」「天帆城雖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