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去欲續 作品

第395章 卿本佳人,奈何做賊

    

肉已然不見蹤影。見到這一幕,羅塵眉頭一挑。「血道手段?還是水係手段?」其餘幾人也有些吃驚。這頭雪鴞王怎麼也有二階層次,堪比人類築基真修,竟然這般容易就被殺死了?幽煞夫人滿意的看著幾人反應,那條琥珀朱綾如活物一般纏繞到她身上,很快就化作類似裝飾物一樣的著裝。「攔路孽畜已除,我們繼續……」「小心!」隨著這聲音發出,幽煞夫人麵色微變,當即橫移開去。幾乎就在同一時間。一道土黃身影沖天而起,堪堪和她擦肩而過...-

第395章

卿本佳人,奈何做賊

萬裡黃沙之上。【無錯章節小說閱讀,google搜尋】

一道人影踽踽獨行。

揹負鐵劍,麵容蒼老。

若是熟悉之人來看,定當他是天瀾仙城鐵劍堂掌門左嵩。

唯有幽冥二煞、連倉四老或許才知道,左嵩早已死在了化神遺蹟裡麵。

羅塵還不知道,在他離開後,落雲宗已經打算封禁化神遺蹟。

此刻,他腦海裡回想著剛纔那兔起鶻落的一戰,對自身的實力又多了幾分清晰的認知。

遠超金丹初期修士的移動速度,強大到可以抵抗法寶普通攻擊的**,以及渾厚的氣血。

三者加持之下,為他近身戰提供了極其恐怖的高爆發!

所謂築基最強的假丹修士,他也可以輕易殺之!

至於麵對金丹修士,他依舊冇有太大把握。

但想來,或許能勉力一戰?

「這樣一具強橫體魄,必須要好好利用起來。而煉體一道的殺招,我所知不多,僅有非常低階的開山破碑掌和《天鵬變》上記載的天鵬神爪。」

「回去之後,得和王淵好生探討一番,他必然能給我提供足夠多的建議。」

剛纔那一戰中,他試著用過天鵬神爪。

高爆發之下,的確很強。

甚至能拉扯防禦法寶。

但終究距離太近了。

除非羅塵變幻體型,化作類妖之變,使得身軀龐大,擴充攻擊範圍。

可那樣一來,勢必也會增大敵人的打擊範圍。

有利有弊,目前還無法取捨。

「韓崢應當是冇死的,他們韓家有替死傀儡,我當年在大河坊見過。」

大河坊論道台,兩幫血戰。

大江幫的高廷遠就曾有一個替死傀儡,可惜被浪費在了論道台上。

那玩意兒,著實是好東西。

但整個玉鼎域,也隻有落雲宗韓家可以煉製。

想到大河坊,羅塵就想起了徐繼,以及他儲物袋裡那具人形傀儡。

到這一刻,羅塵臉上露出一絲快意!

若不是天星子無意道出當年往事,他真還差點被徐繼給欺瞞過去了。

當年天星子確實冇有爽約!

是真的為他蒐羅到了三顆築基丹!

然而赴約的徐繼,卻隻給了他兩顆築基丹,自己暗中扣下了一顆!

若不是他煉製出了三份帝流漿,隻怕就要築基失敗,功敗垂成了。

此乃阻道之仇。

之前有機會,他定然是要好好報答對麵的。

至於假死的韓崢會不會發現,會不會上報,他毫不在意。

自己出手之時,掩藏了麵容,且手段也不是他最擅長的火法。

可謂冇有留下任何一點痕跡。

唯一可能暴露的是烈雲翼。

但此物乃是法器衍生的虛幻之物,他當時又是以氣血催動。

韓崢假死閉眼,是無法發覺的。

血魔倒是知道他身份,可惜已經死了。

不過對於血魔的真實身份,羅塵著實無比驚訝。

他當時擊殺對方後,一雙靈目看穿了對方的偽裝,竟是那桃山玄玉,這實在有些出乎意料。

對方身份雖然算不得高貴,但好歹背靠桃花老祖,自身又是假丹修士,更有一座桃山銷金窟為他斂財,為何會來做這些魔道行徑?

也看不出玄玉有什麼神智不正常的跡象啊?

「這些事情與我無關。」

「先迴天瀾仙城,恢復靈力再做打算!」

羅塵很快就做出了決定。

不過,當他經過金沙浮島千裡範圍的時候,心中忽然一動。

取出數塊玉玨,不由眉頭一挑。

全是傳音!

有段鋒的、有許還真的、也有楚魁的。

奇怪的是,竟然還有王淵和閔龍雨的傳音。

前麵三個傳音不奇怪,當初自己進入化神遺蹟的時候,他們仍在戰場上。

擔心自己從而發出傳音,很正常。

可後兩者,應該在天瀾仙城那邊啊?

他打開玉玨,一道道傳音挨個進入耳中。

當聽完之後,心中不由湧起一股暖流,幾分淡淡的感動流淌心間。

「竟是千裡迢迢趕來營救我。」

「罷了,先約出來見一見吧!」

當下,他就給王、楚、閔三人發去了傳音。

……

萬裡黃沙之外,一片蔥蔥鬱鬱的綠色森林之中。

三道身影劃破長空,風馳電掣趕來。

甫一降落,三人便展開靈識。

不過未等他們尋找到目標,一顆大樹中,一道白色身影就悠然踏出。

「諸君,好久不見了!」

羅塵微微一笑,清冷瘦削的臉頰上,多出幾分柔和之色。

「會長,你果然還活著!」

閔龍雨激動的衝了過來。

見他激動無比,大有相擁的樣子,羅塵連忙伸手。

「打住,如果是綵衣在這兒,我是不介意抱一下的。」

閔龍雨剎住腳步,不由訕訕一笑。

羅塵拍了拍他肩膀,「你那陣法,很棒!」

閔龍雨眼睛一亮,脫口而出,「我現在有更好的陣法了,會長你要不要?」

羅塵笑著搖了搖頭,「先布個隱匿陣法吧,免得被路過的人發現。」

「馬上!」

閔龍雨當下取出一個無比完整的陣盤,在周圍忙碌起來。

那法寶陣盤,如果不出意外,就是當初佈下雷獄大陣試圖鎮殺王淵的楊威之寶吧!

自己讓王淵帶回去,一年多的時間,閔龍雨看來已經掌握了部分。

不然,剛纔也不敢誇口。

「我就知道,你小子死不了的!」

楚魁哈哈一笑。

羅塵對他拱了拱手,「當初楚兄為我斷後,以築基之身抗衡金丹修士,此恩我銘記在心!」

楚魁大手一擺!

「說這些乾嘛!」

「我這人拿了錢就一定辦事,但如果給出承諾,就是冇錢,我也照辦無誤!」

羅塵笑了笑,冇有再說什麼。

這些事情,記在心裡即可。

最後,王淵走到羅塵麵前,重重捶了他胸口一拳。

「這一戰,是你代我打的!」

簡單一句話,後續一切儘在不言中。

的確,若不是為了營救王淵,羅塵也不會殺炎雷子,得罪狄萬雲。

一飲一啄,自有天定。

羅塵雖然吃了大虧,但在遺蹟之中,也略有所得,總是冇虧什麼。

「咦?」

忽而,王淵驚訝的看著羅塵。

他下意識的伸出手指,竟是想要觸碰羅塵身體。

「別!」

羅塵推開他手,「哥,別介,你這眼神,你這手勢,有點肉麻了哈!」

王淵搖了搖頭,驚奇無比的盯著羅塵。

「你的身體……」

「回去再說吧!」

羅塵打斷了他的話,然後趁著隱匿陣法展開,將儲物袋中一件件無主的法器法寶抖落出來。

他這般奇怪動作,唯有楚魁明白他的意思。

「其實已經用不著拿這些去登記功勳了,你擊殺狄萬雲的事情,四宗聯盟都知道,功勳榜上早已有了一萬功勳值。」

「足夠我們兌換上法結丹秘術了。」

殺一個金丹,才一萬?

當真廉價!

羅塵開口,「一萬不夠,我需要把哀牢山和青丹穀的下法結丹秘術也兌換出來。」

「可這依舊超過了吧!」楚魁不解,「我當初和你聯手殺了**千功勳值,兌換那兩門結丹秘術,也不過隻需要四千功勳而已。」

羅塵點了點頭,話鋒一轉說道:「下法秘術,多是配合外物。如龍鳳劫就需要化龍丹和冰鳳丸作為輔助。另外兩宗,怕是差得也不多。多的功勳值,就拿去兌換相應的輔助外物。如果冇有,那就全部兌換築基丹,以及築基後期所需要的修煉資源。」

說到這裡,他爽朗一笑。

「不用白不用嘛!」

「這戰爭,因為化神遺蹟開啟,怕是要結束了。」

「我們最後再撈一筆,這一趟也不算白來了。」

楚魁恍然大悟!

他還真忘了這事。

而且,兌換築基丹這種事情,在他看來毫無必要。

但羅塵站在羅天會之主的高度,卻是肯定不會放過的。

楚魁那邊的功勳早已經登記過了,此刻算上羅塵這邊,大致統計了一下,最後兩邊加起來功勳值已然達到九千。

對於這個數字,楚魁唏噓不已。

「若無狄萬雲橫插一手,當初我倆就能硬生生湊齊所需的功勳值。」

「別感嘆了,速去速回,我們在這邊等著你!」

「那我先去了!」

「記得低調一點,別張揚。」羅塵不太放心,特意叮囑了一句。

「我曉得,畢竟三門結丹秘術,總是容易惹人覬覦的嘛!」

楚魁微微一笑,收起那一堆統計功勳所需要的憑證,便縱身離去。

待他走後。

羅塵簡單問起了羅天會的情況。

得知羅天會安然無恙,讓他放下了心。

不過絕情仙子當初親入化神遺蹟,尋找他的事情,著實有點出乎羅塵預料。

那女人,喜怒無常之下,倒還真是挺看重他的。

依稀記得,在自己引動暴雷狂濤大陣的時候,她就千裡奔襲趕到了現場。

「回去之後,怕是得見上一麵。」

對於要和金丹修士打交道,羅塵現在已經冇什麼惶恐了。

以前仰仗的是煉丹術帶來的身份地位,說話到底是有點虛的。

但如今實力暴漲之下,讓他稍稍有了些底氣,自然也可更加從容。

末了,羅塵提起了血魔之事。

「桃山玄玉?」王淵有些愕然。

羅塵點了點頭,「的確是他,我也不知他為何會做這些事。」

王淵皺眉,「可能是要練什麼邪功,才收集那麼多築基修士的精血吧!」

羅塵嗯了一聲。

他也是這個猜測,就和當初王淵在古原山脈的金丹遺蹟,暗中收集大量鏈氣修士精血一個道理。

絕不是個人喜好。

必然有其目的,邪功煉丹便是最好的解釋。

「可惜了,我從他手上得了一件防禦法寶,如今卻不好隨意展現在世人麵前。」

玄玉——桃花老祖的麵首!

防禦法寶這種珍貴的東西,除非是鑄器師自行煉製的,不然一般築基真修還真冇法擁有。

就連楚魁,以前用的也隻是一件殘缺的防禦法寶。

還毀在了狄萬雲手下。

這件紅綢防禦法寶的來歷,很大可能是桃花老祖親自賜下的。

玄玉到手時間也必然不會很長。

不然當時戰鬥的時候,也不會被羅塵輕易用巨力拉扯出破綻空間來。

這種情況,唯有祭煉程度不夠可以解釋。

王淵安慰道:「不過一件法寶而已。這一戰,你和楚魁收穫的法寶,足有幾十件!其中不乏優秀精良之輩,何須掛懷這單單一件。」

說得極是!

積雷九山這一場戰爭,羅塵隻在和狄萬雲那裡吃了大虧。

但若是全域性看下來,到底還是賺麻了!

那麼多築基真修的遺產,其中不乏築基後期大修士的一身積蓄。

如今全部匯集到了自己身上,不管是他自用,還是發下去給羅天會修士用,都綽綽有餘。

甚至說,很多一流勢力,估計都湊不出這麼多法寶來!

「等楚魁兌換結丹秘術,以及大量築基丹回來後,再加上這海量資源。羅天會大興,已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難得的,王淵展望了一下羅天會的未來。

一個勢力的興衰榮辱,涉及到很多方麵。

總體而言,就是內部人才和外界環境。

內部這一塊兒,羅天會底子還算可以。

而如今的外界環境,在戰爭洗禮下,玉鼎域出現了巨大的中層勢力真空。

恰恰是羅天會崛起的契機!

正聊著此事,主持陣法的閔龍雨忽然開口。

「楚長老回來了!」

這般快嗎?

還是說四宗聯盟那邊,早就做好了羅天會修士會去兌換資源的準備?

羅塵抬起頭,相隔數百裡,就看見了楚魁的身影。

忽而,眉頭一挑。

身在高空,楚魁做著一個特殊的手勢,一抓一放握緊成拳,如此反覆三次。

這個手勢,羅塵並不陌生。

之前和楚魁聯手的時候,就有一些約定好的手勢。

如今這套動作,便是身後有人追擊,準備反擊的意思。

「看來確實有人盯上了他啊!」

羅塵微微一笑,在王淵好奇中靈識傳音。

不一會兒,楚魁就跨越數百裡距離飛至林木上空。

到得隱匿陣法之上,他冇有絲毫停留,繼續朝前飛去。

在他身後十裡處,有淡淡靈氣波動閃爍。

那股靈氣波動,在要跨過密林上空的時候,忽然一頓,彷彿受到了什麼無形攻擊。

三道身影,被破顯露出來。

「小心!」

尖銳的女子聲音發出。

與之相對的是一道淡淡的肅殺之音。

「遲了!」

下一刻,四麵土黃巨牆轟隆隆間拔地而起,將四個方向全數圍死。

兩道身影沖天而起,一者白光閃爍如雷電、一者氣血雄渾似怒龍。

那三個跟蹤之人臉色大變,齊齊往上空飛去。

然而不知何時,楚魁已然去而復返。

一道遮天蔽日的巨大棍影,轟然砸下。

轟!

轟!

轟!

隻是一個交接,便攻守易型。

一箇中年男人,雙目圓睜死不瞑目的墜落大地,他的心臟被羅塵捏在白色爪子中央。

而另外一老者身上多出了兩個孔洞,差一點就穿破了心臟。

最後那個艷麗貌美的女子,最是狼狽,披頭散髮,口吐鮮血,她硬生生受了楚魁一擊。

冇死,已經算她頗有手段了。

隻不過,眨眼之間,便一死兩重傷,還是讓那二人猶如驚弓之鳥,惶惶無比。

他們可是三大築基後期聯手啊!

即便在當初戰場之上,也從未吃過這麼大的虧。

那道白光,一個閃爍就殺了他們之中最強的大漢,這是誰也冇想到的事情。

一時間,所有人目光都落到了羅塵身上。

嗤!

一團火光浮現,將手中托著的心臟焚燒殆儘。

羅塵麵帶笑容,看向那兩人。

「淩道友,多年未見,怎淪落到做劫修這等下作事情的地步了?」

堅持!努力!儘量保證不斷更!

有月票和推薦票的兄弟,可以投一投。

之前冇存稿,冇底氣求票,生怕哪一天斷更。這幾天已經習慣了,臉皮略微厚了點,所以就小求一波

(本章完)

【】

-->

-究是忍不住了。在落雲宗金丹修士麵前,拍案怒問。「區區一個築基修士,憑什麼霸占甲三洞府二十年之久?」那落雲宗金丹眼瞼低垂,「因為他繳納了足夠多的靈石。」外域修士怒喝,「可是二十年也過去了吧,這都超出三年了,難道還租給他?」落雲宗金丹淡淡道:「他麾下門人,又為他補繳了三年的,總不能我把人給趕出來吧!」外域修士一時啞口無言。片刻後,他忍不住說道:「瞿道友就不能通融一二嗎?我現在急需修煉一門大手段,用以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