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去欲續 作品

第492章 幻術宗師級,落雲宗來人

    

多的一份給你喲?」原本還猶豫不決的左嵩,咬了咬牙,也跟上了腳步。……殿內!一雙眸子,倏爾睜開!那一剎,幽暗的大殿,忽的有白光乍現,彷彿驚雷閃電!羅塵睜開眼後,感受著身上的狀態,臉上露出陰晴不定的神色。隨後,他大手一揮,將地麵上一些比較值錢的資源裝入儲物袋中。這一年來,為了煉體,三十多個儲物袋中蘊含靈氣的資源,幾乎被他全數消耗光。就連他一身靈力,如今也所剩無幾。這就是他神色陰晴不定的原因。他的體魄,...-

智乃是近畿地區小族出聲的神秘側人士。

相較於‘裡世界’裡的那些大家做,智乃家包括她自己在內,也隻有母親、姐姐是真正意義上的‘裡世界’成員。

父親和兄長?

雖然也很努力了,但是受傷後,潛力儘失,最多隻能是半個格鬥家罷了。

對此,智乃很內疚。

因為,她的父親、兄長是因為救她,纔會使用家族秘術,失去了‘裡世界’成員的資格。

所以,當發現‘花開院家’主家領地發生大爆炸後,智乃毫不猶豫的就向著這裡而來。

她要尋找秘藥!

或者,類似能夠資料父親、兄長的道具!

與她這種小族不同。

四大陰陽師家族之一的花開院家在,所擁有的,完全是無法想象的。

隻要找到一點兒,就夠了!

帶著這樣的想法,智乃加快了速度。

“智乃慢點!”

“我跟不上了!”

一個年輕的男子在後邊,有些氣喘。

阿光,智乃的好友。

這個擁有著圓圓臉龐的青年同樣是近畿地區小族出身。

不過,相較於智乃家幾乎人均‘裡世界’成員不同。

阿光家就他一個。

父母、祖父母雖然知道‘裡世界’,但是卻冇有真正意義上的天賦,連格鬥家、劍士之路都走不通,家族的秘術,更是完全修煉不成。

反倒是阿光天賦不錯。

在上完高中時,已經將家族秘術修煉完成,且熟練應用了。

之後?

阿光被介紹到了智乃家,與智乃組隊接受一些‘裡世界’的任務磨礪自己,提升實力。

“以後少吃一點炸**,你再胖下去就穿xxxxl了!”

智乃扭過頭看著自己氣喘籲籲的好友,忍不住的說道。

冇有任何的惡意,就是好友間的揶揄。

阿光也是這樣。

“冇事、冇事。”

“你為國家省布料,正好到我這裡。”

阿光笑嘻嘻的說著,然後,從揹包中摸出了一瓶肥宅水。

咕咚、咕咚。

哈!

嗝!

滿足的打出了一個嗝後,阿光又拿出了一包薯片,向著好友示意。

“小心點。”

“這裡已經靠近了花開院家的領地了。”

智乃提醒著好友。

“冇事的。”

“就算有妖魔來,也會有大人物扛著。”

“我們這樣的人?”

“連屁都不如。”

阿光一邊說著,一邊拿起薯片往嘴裡塞。

完全的印證了一句話:心寬體胖。

“我不擔心妖魔。”

“我擔心的是……人!”

智乃的目光掃視著周圍,深深的吸了口氣,輕聲說道。

女孩的手不捉痕跡的指向了一側的灌木叢。

智乃想要來花開院家主家的領地謀取一份秘藥,其他人自然也有類似的想法。

不單單是秘藥,秘術、強大道具,還有‘式神’對大部分‘裡世界’成員來說,都有著無與倫比的吸引力。

發現之後,來這裡的人,一定會如同過江之鯽般。

這是肯定的。

而這麼多人,發生爭執,也是肯定的。

戰鬥幾乎是必然的。

智乃早已做好了準備。

阿光也是這樣。

吧唧、吧唧。

他先是嘬了一下手指,感受著薯片殘留的味道後,就這麼抬起手掌對準了灌木叢內的人影。

嗚!

無形的氣流在阿光掌心中彙聚。

但是,還冇有等氣流噴射而出,那裡就傳來了喝止聲——

“等等!”

“我們是‘零課’的成員!”

兩個身著製服的男子走了出來。

其中一個人,馬上的拿出了警員證。

零課?

阿光一皺眉,暫停了蓄力。

對於‘零課’這個組織,‘裡世界’的大部分人員都是敬而遠之的。

並不是懼怕,而是麻煩。

背靠著國家的官方組織,即使是一時得利,事後也會變得極為麻煩。

你永遠不知道,下一次,他們會派出什麼人。

所以,不理會‘零課’人員,成為了大部分‘裡世界’人員的選擇。

尤其是像阿光、智乃這樣有著‘家’的‘裡世界’成員。

他們可不希望家人出什麼事。

所以,智乃走上前去檢查了警員證是真的後,當即示意阿光暫時離開。

就是暫時離開。

去花開院家主家的路又不止這一條。

她和阿光大不了繞路就好

阿光也是這麼想的。

兩人立刻轉身。

而就在兩人轉身的刹那,兩個‘零課’成員猙獰一笑,徑直撲向了兩人。

又是一次完美的捕獵!

‘零課’的名頭實在是好用!

在兩隻妖魔撲來的時候,阿光徑直轉身,放下去的手,更是抬起。

“空氣炮!”

砰!砰!

兩聲轟鳴,撲來的妖魔就被打得粉碎。

“嗬,真把我們當菜鳥了啊?”

“我們可是附近鼎鼎有名的‘光乃組合’,下次擺脫你們偽裝的時候,把氣息隱藏的好一點!”

阿光說著,衝智乃豎了個大拇指。

他剛剛是一點都冇有發覺異常。

但是智乃卻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在轉身的刹那就給了他提示。

“智乃你的家族秘術太好用了!”

“讓這些妖魔無所遁開……”

阿光下意識的誇獎著自己的好友,可是話語還冇有說完,就發現自己好友的麵容有些難看。

下一刻——

嗖、嗖!

兩聲破空聲響起。

原本空氣炮被粉碎的‘妖魔’再一次的出現了。

人皮早已冇有了。

隻剩下了那介乎於真實和虛假的妖魔之軀。

看起來有些像是飛起來的雞。

但卻有四隻翅膀。

頭部則是人類的麵容。

“人麵鳥!”

阿光臉色一變,再次抬手。

呼!

這一次,不再是空氣炮,而是噴湧出了極強的氣流。

這樣的氣流吹向了兩隻人麵鳥。

可根本不管用。

兩隻人麵鳥非但冇有後退,反而是迎風而上。

“智乃快跑!”

阿光大吼著。

兩人的組合是分工明確的,他負責直接戰鬥,智乃負責偵查、輔助。

現在被‘妖魔’近身了,自然是他要站出來的。

可是令阿光絕望的是,這兩隻‘人麵鳥’竟然也懂得配合。

一隻攔住了他。

另一隻直奔智乃。

麵對著飛來的人麵鳥,智乃掏槍射擊。

砰砰砰!

子彈連連激發。

烙印了符咒的子彈,對於‘妖魔’有著相當的傷害,但是……得打中才行。

六發子彈。

冇有一顆打中。

不是智乃的槍法不好。

隻是眼前的‘人麵鳥’有著太多的特殊之處。

遠遠超出了她之前遇到的任意一隻。

“嘎嘎嘎!”

“成為我的食物吧!”

‘人麵鳥’看著束手無策的智乃,發出了一陣怪叫後,就這麼的俯衝而下。

智乃再次開了三槍。

可仍然是冇有一顆命中後。

也冇有阻攔到‘人麵鳥’的速度。

頓時,智乃無力的歎息著。

到此為止了嗎?

心底想著,智乃閉上了雙眼,然後——

“嘎、嘎!”

嘎吧!

異樣的叫聲中,是骨頭碎裂的聲音。

智乃下意識的一睜眼。

立刻,一個高大、壯碩的身影就出現在了眼前。

對方手中拎著那兩隻‘人麵鳥’。

追擊她的那隻‘人麵鳥’的脖頸被扭成了麻花狀,早已氣息全無。

另外阻攔阿光的‘人麵鳥’則是脖頸被拉長了一截,同樣冇有了氣息。

高大壯碩的身影拎著兩隻人麵鳥轉身就走。

“等、等等。”

智乃下意識的出聲。

可是對方根本冇有停留的意思,就這麼大踏步的消失在了灌木叢中。

“謝謝。”

智乃對著那道高大壯碩身影消失的位置大聲說道。

而阿光則是一臉怪異的走了過來。

“怎麼了?”

智乃察覺到了好友的異樣。

“你不覺得剛剛那個人很眼熟?”

阿光反問著。

“眼熟?”

智乃一愣,隨後一段記憶就出現在了她的腦海中。

那是在‘裡世界’的一處秘密集會地。

組織集會的那位大人物,十分神秘的向著他們這些勢單力孤的獨行俠或者實力不太夠的組合分享著一份驚天的情報。

素描(標準a4紙大小)。

在下方寫著描述。

傑森,島外獵魔人,‘劍聖’。

回憶著那副素描的模樣,智乃倒吸了口涼氣。

嘶!

“剛剛那個人是‘劍聖’傑森?!”

智乃驚呼道。

“如果咱倆的記憶冇有出錯的話,應該就是那位了——果然,不愧是花開院家主家的領地嗎?連‘劍聖’這樣的大人物都被吸引來了。”

“有了‘劍聖’在,哪還有我們份?”

阿光哀歎著。

雖然是陪著好友來尋找‘秘藥’,但是阿光也不是冇有幻想過。

要是走大運的找到了一份秘術,或者找到了無助的‘式神’那該多好。

可惜的是,夢想美好。

現實殘酷。

阿光可不認為自己能夠和傑森爭奪。

“白來一趟。”

阿光傷心的從身後的揹包中又摸出了一瓶肥宅水。

頓頓頓頓。

嗝!

一口氣灌下去後,阿光的心情隨著打嗝聲才平複下來。

“走吧。”

“回去了。”

“正好可以通宵把我的‘群狼’打完,修腳刀什麼的太有意思了。”

阿光這樣說著,轉身就走。

可是走出了兩步,才發現自己的好友站在原地冇有動。

“走了。”

“我們冇有機會的……”

“不!”

“有機會!”

阿光當然知道好友家裡是什麼樣的情況,但是不論什麼情況,或者纔是最重要的,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好友就這麼的死去。

因此,必要的勸說是理所應當的。

隻是話語還冇有說完,就被好友打斷了。

“有機會?”

阿光愣了一下,然後,眨了眨眼看著自己好友僅有兩顆圖釘的身材,臉色一下子就變得怪異起來。

“你該不會是想?”

“雖然你的臉蛋還行了,但是你的身材真的是一言難儘啊!”

“哪怕是對a也好啊!”

“可你呢?”

“半夜裡,孩子找媽媽時,摸了摸左邊,是爸爸,摸了摸右邊,還是爸爸,一想到這裡……”

砰!

重重的一拳打在了阿光的眼睛上。

阻止了阿光的話語。

“誒呦!”

“嘶嘶嘶,疼疼疼!”

“臥槽,你來真的啊?”

阿光捂著眼,躲開了下麵的一腿。

“這是最後一次了。”

“你再敢用我的身材開玩笑,我就真廢了你,讓你當我的好姐妹。”

智乃認真的說道。

阿光夾著腿,連連點頭。

他剛剛是說到興頭上了,一時瓢了嘴。

平時,他是不敢的。

最多也就是在心裡唸叨幾句。

看著好友的慫壞樣,智乃歎息了一聲。

她也不想的。

她天天喝牛奶的。

也每天吃木瓜。

可結果……

淚目。

“那位‘劍聖’和我們冇有任何的衝突!”

“甚至可以說,他不會和任何人衝突!”

“你不要忘記了,他剛剛是怎麼出現的,還有離開時的方向!”

智乃將話題帶了回來。

“他剛剛出現是為了救我們。”

“離開的方向?”

“那裡好像有著通往花開院家主家的其他路……難道?”

阿光想到了什麼,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智乃。

“救人!”

“拔魔!”

“這位‘劍聖’應該是在清除潛伏在周圍的‘妖魔’!”

智乃擲地有聲的說道。

“可他為什麼這麼做?”

“這對他有什麼好處?”

“總不可能是吃吧?”

“有著這樣的時間,他早已經趕到了花開院家,撈一個盆滿缽滿了。”

阿光皺著眉頭,一臉的不解。

“所以,被人成為了‘劍聖’!”

“而我們?”

“就是鹹魚!”

智乃這樣說著,眼中浮現了一絲絲的嚮往。

那是一種對強者的嚮往。

更是對強者義舉的嚮往。

“好了,走吧。”

“希望我們能夠趕得上。”

說完,智乃和阿光再次上路。

從這裡,再到花開院家主家的駐地已經不遠了。

以兩人遠超常人的速度,大約二十分鐘後,他們已經來到了花開院家主家駐地的邊緣。

此刻,這裡已經聚集了接近200人。

“近畿地區‘裡世界’成員都來了吧?”

阿光悄聲說道。

智乃卻冇有說話,而是拉著阿光走向了一側。

在那裡四個人正低聲交談著。

看到走近的兩人,四人馬上閉口不談,警惕的看著智乃和阿光。

“不要誤會。”

“我們冇有惡意。”

“你們也是被‘劍聖’大人救下的嗎?”

“我們也是。”

智乃介紹著自己和阿光。

相同的經曆,打消了戒備。

然後,就在智乃準備拉近雙方關係的時候,又有幾個人走過來。

“你們也被‘劍聖’大人救了?”

這幾人問道。

眾人馬上點了點頭。

“你們也是?”

不遠處,又有幾個人走了過來。

而隨著這幾個人走近,這裡迅速的聚集了10個人。

在200人中,10個人的小團體變得顯眼起來。

尤其是人數還在不斷增加時。

因為,剩餘的人中,還有被傑森救過的。

而後來的人中,也有。

不自覺得,聚集在這裡的人越來越多。

智乃看著周圍的人,眼中光芒閃動,她忽然覺得,她知道那位‘劍聖’想要乾什麼了。

-階狼王!」呼延灼嘖嘖讚嘆道:「是啊,身家這麼豐厚的金丹修士,著實少見,也就那些金丹後期的大修士,才勉強可與其相比了。仁貴,你說煉丹師真的有那麼賺錢嗎?」仁貴撓了撓頭,「也不都是吧!就好像師尊你,八個月就賺了五十萬,如果加上順帶完成的其他任務,一年不到收益就有近兩百萬。我們鑄器師,賺得也不少啊!」呼延灼搖搖頭,「傻孩子,這是在發戰爭財,平常哪有這麼賺啊!」想了想,他也不糾結此事了。接下來,就等羅塵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