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去欲續 作品

第69章 大圓滿火球術

    

不得來打擾他。青茅屋中。羅塵看著手上那兩顆築基丹,麵露為難之色。按理說,他現在該馬上衝刺築基。但是這些年的見聞,讓他對築基,著實把握不大。前有符秀秀無築基丹衝刺築基失敗。後有段銳兩顆築基丹,外加八百年天地根,一無所得。其中還夾雜著符秀秀道侶、段鋒父親這等宗門弟子,也有失敗的事跡。這讓他對築基的困難認知,一再拔高。「就連修行之路上,勇猛精進的王哥,都倒在了築基這一關上。」「兩顆築基丹於我而言,隻怕還...-

第69章

大圓滿火球術

人潮洶湧,喊聲鼎沸。【,無錯章節閱讀】

恰好輪到到下午場次的開始,許多要進落鳳山看比賽的修士,都擠了過來。

買得起十塊靈石起步門票費的,壓根就不在乎這一塊兩塊的小吃錢。

而且,攤主不是說了嗎。

仙豆,獨家秘方炒製。

牛肉乾,那是一階妖獸黃牛**心部位,經歷悶燉炒烹飪方式,新增多種香料才能勉強出一鍋。

爆米花那更是好東西了,一塊靈石十斤的靈米,才隻能出兩三份。

這些,可都是蘊含靈氣的好東西啊!

一邊看比賽,一邊吃可口美味的小吃,再喝一口回味無窮的黃梨酒。

龜龜,我修了一輩子道,就該享受享受!

羅塵拍了拍手,從人群中擠了出來。

秦良辰一臉怪異的盯著他,最後若有所思,露出一副欽佩的表情。

羅塵眼皮狂跳,他可受不得這般複雜表情。

「大哥,有話說話,別憋著了。」

秦良辰嘆了口氣,「我當年鏈氣七層,才勉強在內城租了一間屋子,這還是因為你嫂子懷了孕,為了安全著想,我咬牙住進來的。」

「嗯,好男人,好丈夫,好父親,然後呢?」

「但你小子,之前才區區鏈氣四層,就可以在內城租大房間了。我原以為是你運氣好,丹道天賦好,有一技之長。」

說著說著,他就感慨無比。

「原來,伱能住大房間的真正因素,是不要臉啊!」

啪!

羅塵給了自己一巴掌,我怎麼就這麼嘴賤呢。

這種話,都還往下接!

秦良辰瞥了瞥人群裡麵的原小月。

忙得不可開交,一張小臉緋紅,額頭上都掛起了密密的汗珠。

「客人這麼多,你就不幫幫她?」

「那她人生路也長,我還能像他爹一樣,一直幫她啊!」

「嘿,你小子,怎麼嘴這麼賤啊!」

羅塵躲過秦良辰踢來的大腳,如今宗師級的逍遙遊,配合宗師級的禦風訣,他身法還真的挺牛逼的。

這種小攻擊,嗬嗬,他纔不放在眼裡。

看了一眼因為收了一堆靈石,既要賣東西,又要擔心靈石被人偷走,忙得快哭出來的原小月。

羅塵淡淡道:「她是鏈氣二層修士,不是凡人。這種小事情,如果都做不下來,不如早點去山裡餵妖獸。」

對此,秦良辰也沉默了。

原小月不是打白工。

羅塵會給她酬勞的,一天一塊靈石,一個月就是三十!

這種待遇已經好到爆炸了!

羅塵當初鏈氣三層,一個月累死累活,也才淨收益五塊靈石。

白美玲在百草堂做侍女,一個月也才五十塊靈石而已,要乾三個月,纔可以擠出靈石買一瓶養氣丹。

當初要是有人願意給羅塵這麼一份工作,他把對麵當爹供起來都可以。

兩個男人,就這麼站在外麵,看著裡麵的原小月忙碌。

旁邊有認識羅塵這位老闆的,一邊買爆米花,一邊罵他。

「你這老闆也太黑心了吧,就不知道幫幫小姑娘。」

羅塵嘿嘿一笑,也不反駁,反而雙手抱著,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

視線遊離在附近,好像一點也不在意這邊一樣。

那人又罵了一句,抱著東西離去。

其他人,反而更同情被無良老闆壓榨的小姑娘了。

連買東西,都大方了一些。

待客人略微少了點,羅塵走了進去。

「小月,給我一份仙豆。嗯,再來一瓶黃梨酒,要那種十塊靈石一瓶的老年份靈酒。」

「嗯,羅大哥。」

原小月擦了把汗,怯生生的應了一聲,就把仙豆和酒遞給羅塵。

接過東西後,羅塵就朝著劍閣那邊走去。

秦良辰疑惑的看著這一幕。

卻隻見羅塵走到論道台售票處,跟那個劍閣的鏈氣弟子聊了起來。

聊天的過程,時不時還指一指這邊。

片刻後,他空著手走了回來。

「走吧,這冇我們事了。」羅塵伸了個懶腰說道。

還別說,上午練習法術,打了半天架。

突然閒一會兒,身體還有點怪怪的。

秦良辰和他一起走,同時好奇的問道:「你剛纔是去賄賂劍閣的弟子?」

「話怎麼說得那麼難聽啊!」羅塵理直氣壯的說道,「那叫和鄰居打好關係!」

秦良辰想了想,臉色變得有些複雜。

「你是想讓劍閣的人,平時幫忙照顧一下原小月是吧!」

「嗬,那你可高看我了。我隻是不想讓我的生意,被一些遊手好閒的人,給攪渾了。」

羅塵撇撇嘴,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秦良辰嘆了口氣,二人一起回了四合院。

看著空空蕩蕩的院子,他又嘆了口氣。

娘子慕容青漣最近忙著破山幫藥堂那一攤子事,院裡其他小姑娘也都各有各的事情忙。

上午玩得好好的羅塵,一回家就關著門,不知道在屋裡鼓搗什麼。

這一下子,他又閒下來了。

坐在院子裡,曬著秋天的陽光,像一個孤寡老人一樣。

目光落到那個自己給兒子小虎打造的鞦韆,木板那般短,自己都坐不上去了。

抽空把這鞦韆重新做一下吧!

好像正房那個跳舞的小姑娘,挺喜歡坐這鞦韆的。羅塵那小子,冇事就蹲在旁邊,看人家姑娘坐這鞦韆,也不知道幫忙換個長一點的木板。

這隻手也不知道多久能適應?

自己這輩子,還能鏈氣圓滿,衝擊築基期嗎?

要不把那枚築基丹省下來,給娘子用?估計她又想省下來給兒子用,冇有人比自己更懂她。

院子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扭頭看去,一個幫裡的兄弟小跑進來。

「秦長老,晚上大河坊所有勢力首領設宴,送別玉鼎劍宗那一位金丹上人。」

「米幫主托我帶話,請你到時候一同赴宴。」

「知道了,我會去的。」

秦良辰意興索然,到時候自己去可不是什麼鎮場子的,而是去當孫子的。

那些都是築基期,金丹期的大人物。

他一個鏈氣九層修士,還斷過手,去了隻怕也是遭白眼。

這般想著,他忽的問道:「我可以帶一個人嗎?」

跑腿的兄弟愣了一下,以為他是要帶夫人慕容青漣,隨即馬上回答道:「米幫主說了,你可以帶一個人的。」

「行了,那你去吧!」

揮了揮手,打發走這個小弟。

秦良辰嘿嘿一笑,敲了敲羅塵家的門。

「小羅啊,晚上吃大餐,去不去?」

等了一小會兒,屋裡傳來興奮的聲音。

「同去!同去!」

秦良辰嘴角微揚,嘿,這下又多一個當孫子的了!

屋裡,羅塵一臉興奮的看著眼前屬性麵板。

滿了!滿了!滿出來了!

火球術熟練度,終於滿了!

【火球術宗師1000/1000】——【大圓滿火球術】

(本章完)

【】

-->

-微微一笑,雙手作禮,當即改口:「羅塵見過兩位道友!」浩然子撫須而笑,同樣回了同輩之間才行的道禮。而那瞿希白在回禮之後,也不禁讚嘆:「羅道友當真大方,連結丹隱秘,也願意無私分享出去,不愧靈君之名啊!」是的!剛纔羅塵結丹成功後,即興念出的那首詩,雖多半是欣喜之下的有感而發。但其中涉及到的一些東西,確確實實跟結丹有關。如那運周天水火,燮理寒溫,就是修仙界中最常見的下法結丹秘術綱領。而那天精地髓,陰魂陽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