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作品

第929章 色狼的真麵目

    

他。”宇文皓去沐浴,換了一身衣裳進來,到元卿淩坐在燈下,還不去睡覺,“怎麽還不睡”“未必一定是衝我,但是至少出了這件事情,父皇的注意力肯定就會轉移,對亭江府的案子就沒那麽重,在這期間,有人就能做手腳。”喜嬤元卿淩握住他的手,有些蒼白無力地安慰,“別擔心太多,他會沒事的。”另外一種可能她有些不敢想,大概,大概是救不回來,給藥也無用。宇文皓雙手擦了一下臉,沉沉地歎了一口氣。“你能救他嗎”宇文皓著她。“...“美姬老師,小心一點”

秦飛皺著眉頭,一邊打量著陰氣籠罩的體育館,一邊叮囑說道。

很明顯,這個陣法是可以傷人的。

以他的修為,都感覺後背發涼,更不用說美姬了。

下意識的往秦飛身邊靠近了一些,纔不解的問道:“為什麽會這樣,我似乎聽到了哭聲。”

“陣法,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你不知道也正常。我看看,能不能破”秦飛往前走了幾步,感覺越往裏麵走,陰氣越濃鬱。

突然,一道穿著校服,長發披肩的影子出現了。

淡淡的,不仔細看還根本看不到。

眼睛血紅,麵色慘白,直勾勾的看著秦飛。

腳下十公分的地方,有一縷頭發,上麵還貼著符咒。

秦飛雖然不會“透視眼”,但是感知力很強大,能“看到”那道虛影腳下的東西。

看來,色狼殺了這些女孩子之後,還把他們的靈魂拘謹在了這裏。

利用她們的怨氣,來提升自身的修為。

難道,是鬼宗的人

在秦飛印象中,隻有鬼宗的人有這麽邪惡。

“該該不會是鬼吧”美姬還是第一次見到“鬼”,感覺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不時有陰風吹過,後背湧出了一陣白毛汗。

“她們也是無辜的,別怕。”秦飛回過頭看了美姬一眼,才走到了那女子麵前。

“啊”

女子發出了一聲驚悚的尖叫,張牙舞爪的似乎想攻擊秦飛。

“冷靜一點,我是來幫你們的”

秦飛避開了虛影之後,伸出手,把地下的一縷頭發拽了出來。

上麵的符咒,砰的變成了一團火球,想把秦飛的靈魂也吞噬下去。

隻是,秦飛的靈魂何其強大,經過雮塵珠的洗禮,隻是微微眩暈了一下,手心就多了一團純淨的靈氣。

真靈之氣,是至陽至剛的能量,能蕩平一切的邪惡黑暗。

這一點,鳳凰早就告訴過秦飛。

所以,秦飛十分淡定的,把手中的靈氣朝著燃燒的符咒撞了上去。

一聲悶響,火星四濺。

那虛影身上的怨氣漸漸消散,深深的看了秦飛一眼,一邊哽咽著,一邊融進了黑暗中。

多半是知道自己已經死了,隻能選擇輪回了。

很快的,秦飛如法炮製,又陸陸續續的,找到了貼著符咒的發卡,腕錶,甚至連胸衣都有。

加起來,一共剛好九個人。

看樣子,色狼佈下的陣法應該是比較陰損的“九鬼往生陣”,利用死者的怨念,聚集空氣中的陰氣來供他修煉。

隻是,秦飛的真靈之氣,是一切陰氣的剋星,倒是沒費什麽功夫,就把陣法給破了。

目送最後一道虛影漸漸消失之後,秦飛心裏依然感到有些不安,似乎遺漏了什麽。

想了想,對美姬說道:“美姬老師,要不你先回去,我一個人去裏麵看看。”

“我膽子沒那麽小,要進去就一起進去”美姬板著小臉說道。

剛才自己都那麽害怕了,這個男人是木頭嗎,都不知道拉一下自己的小手。

難道,自己就那麽醜

美姬氣鼓鼓的,跟在秦飛的身後,兩人一起走進了體育館裏麵。

這時候,一道微不可察的紅色亮光一閃,就沒入了美姬的眉心。

美姬雙眼瞬間就變成了妖異的紅色,但是很快就隱藏了下去。

嘴角多了一抹詭異的弧度,悠悠的看著秦飛的背影。

“應該是這裏了”

秦飛通過感知力,對體育館進行了地毯式的搜尋,終於發現了一處雜物間的門開著,上麵的門鎖有破壞的痕跡。

那麽,色狼之前應該就是躲在雜物間的。

真他媽的狡猾

與此同時,校園外的一片小樹林裏。

一道黑色的影子,隱匿了氣息。從懷裏摸出了一個羅盤一樣的東西,上麵一共九個小孔,中間刻著一個繁體字,隱隱泛著幾分紅光。

“陣法被破了”

黑衣人拉下了臉上的麵巾,露出了一張憤怒的麵孔。

該死

若是秦飛此刻在這裏,一定會覺得驚訝。

因為這個黑衣人正是被丟丟咬傷之後,落荒而逃的火龍幫護法,曲揚威。

隻是,白頭發不見了,隻剩下光溜溜的禿頭。

腦袋頂還有一塊傷疤,配上一雙陰沉的眼睛,看起來十分的邪惡。

他之前,本是鬼宗的成員,但是實在不習慣鬼宗在墓地裏修煉的習慣。找了個機會,便偷偷下了山,投靠了火龍幫。

並且,偷走了鬼宗的“九鬼羅盤”,改名換姓之後,搖身一變,就成了火龍幫的護法。

上次去對付秦飛,聽說隻有神二初期的境界,便沒有帶“九鬼羅盤”去。

沒想到大意之下,竟然被一條狗咬得認輸了。

在醫院住了兩天之後,越想越生氣,準備繼續去找秦飛報仇。

隻是韓天龍卻得知了羅峰被殺的事情,就讓曲揚威忍一忍,別和秦飛正麵為敵。

人家連羅峰都能幹掉,也不差他曲揚威。

曲揚威又咽不下這口氣,但是又不想就這麽去送死。

想來想去,唯一的辦法就是用九個女孩子的精血,來祭奠“九鬼羅盤”,然後修煉上麵記載的“血影神功”。

之前為了避免被鬼宗的人找到自己,曲揚威把“血影神功”修煉到了一半就放棄了。

現在,為了幹掉秦飛,也管不了那麽多了,再次修煉了起來。

隻是沒想到,學校裏麵竟然有人能破壞自己佈下的陣法,讓“九鬼羅盤”的威力大打折扣。

氣的曲揚威鼻子都快冒煙了。

死死的盯著羅盤上麵,已經暗淡下去的九個圓孔,琢磨著抓緊時間再去找九個女孩子來,重新找個隱蔽的地方佈下陣法。

隻是,羅盤中間的紅光,卻一直微微閃爍著,讓曲揚威心裏一喜。

他之前研究過“九鬼羅盤”,知道中間的繁體字,是陣眼,維持整個羅盤的運轉。

此刻卻不斷的閃爍紅光,說明瞭陣眼裏的女鬼,已經找到了合適的身體。

讓她幫著自己去找女學生,比自己出麵,應該安全多了。

想到這裏,曲揚威“桀桀”的一陣怪笑,咬破了手指,滴了一滴鮮血在羅盤上。還有逍遙公,那老頭比王妃老太多了,但他竟然是老王妃的徒弟。元奶奶取出了一個方子給林大夫看,“這麻風症在現代醫學來講不是絕症,其實中醫也不斷地在發展,雖然如今的技術無法從植物裏提取合成,但是用傳統的煎藥方法還是可以達到一定的療效,不過是服藥日子長一些,林大夫,你看看著方子,以你的經驗,看有什麽需要改善的嗎”林大夫接過來看了一下,道:“地骨皮、苦參、荊芥、細辛、蒼耳子、防風這幾味藥用得好,我看著合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