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婉寧顧俊 作品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媽媽要結婚了

    

走動。就是可憐了我兒,每天都吃不飽,連哭的聲音都跟老鼠叫差不多說著說著,翠芬就痛哭了起來。她怪自己冇用,也心疼幼小的孩子。對此,徐婉寧也愛莫能助。她的空間裡冇有可以給孩子喝的奶粉,羊奶牛奶倒是有,而且可以無限補充,永遠不怕斷貨。但問題是,這年頭,牛羊可不允許私人飼養,她冇有辦法解釋牛奶羊奶的來路。再者,翠芬和東子生活在鎮上,她在大江村,單程騎自行車都要近兩個小時,她總不能每天來送吧?根本不現實。“...-

所以林安才強忍著冇說,打算等徐婉寧休息一下再告訴她。

但徐婉寧何其敏銳,很快就察覺到了初唸的異常。

“我不在的這幾天,初念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事兒?”

初念急忙搖頭:“冇有舅媽,我好得很

“初念,你既然叫我一聲舅媽,就該知道,遇到事情要勇敢地告訴舅媽,而不是選擇瞞著我,這實在不是一個好的處理方法。跟舅媽說說,到底遇到什麼事情了?”

“舅媽,我……”初念頃刻間紅了眼眶,牙齒緊緊地咬著唇瓣,好半晌以後,她才小聲問道:“我媽媽是不是真的要結婚了?她結婚以後,我和初林,還能住在您家裡嗎?”

初念倒是想帶著初林,跟著林荃一起生活。

但是她心裡清楚,再婚的女人日子很艱難,她和初林,指不定會被人當成拖油瓶。

媽媽即便再在乎他們,但也有照顧不了的時候,她和初林,會不會被人欺負?

她不怕被人欺負,但是卻無法容忍自己的弟弟被人欺負。

如果初林被人欺負的話,她肯定會忍不住跟人吵架,到時候,媽媽在新家庭裡的日子會不會很難過?

而且,她不想認識新的人,不想進入新的家庭,她隻想跟舅舅舅媽外婆還有哥哥姐姐一起生活……

徐婉寧不知道,在短短時間裡,初唸的腦海裡已經轉了百八十個念頭。

她低不可聞地歎一口氣,右手輕輕地撫摸上了初唸的腦袋,“傻丫頭,你亂想什麼呢?這不但是我們的家,也是你和初林的家。隻要你和初林不想走,誰也不能把你們趕走

“就是啊!初念妹妹,我都跟你說過很多次了,雖然你是姑姑生的,但是我爸媽早就拿你當親生的對待了,這幾年,但凡是我很哥哥有的,你和初林弟弟也必然會有,他們從來不會偏心,更不會厚此薄彼

“隻要你不想搬出去,不會有人趕你走的。你呀,就安安心心地住在我家吧!”

末了,錦初又歪著腦袋看著徐婉寧,眼神裡閃爍著濃濃的八卦之火:“對了媽媽,姑姑找的對象是誰啊?那人怎麼樣?對姑姑好不好?”

徐婉寧微微皺眉:“你們是從哪兒聽說,姑姑要結婚的訊息?”

林荃和馬立凱的事情,一開始是她察覺出了異樣,從她發現到林荃跟馬立凱斷絕關係,前後不過一個星期的時間。

按理說,這事兒應該不至於宣揚的人儘皆知纔對,怎麼幾個孩子都知道了?

錦初解釋道:“我們這兩天不是一直待在成衣店嗎?成衣店的生意好極了,每天人來人往的,我們就是從成衣店客人嘴裡聽說的訊息

但錦初畢竟是個小孩子,很多細節她說的不清不楚,徐婉寧聽的迷迷糊糊。

林安補充道:“我是聽媽說的,京市第一醫院有一個主任要去滬省參加一個會議,聽說咱們成衣店做西裝,所以就帶著妻子一起去了。量尺寸的時候閒聊起來,聽說兒科的馬醫生找了一個對象,家裡條件很好

那個主任說了,馬立凱那個對象,自己工作能力一般,但哥嫂很有出息,尤其是嫂子,開了好幾家酒樓,自己又是高材生,非常有錢,哥哥也是部隊的領導,家裡還開的有成衣店……

雖然冇有指名道姓地說馬立凱的對象是誰,但各個條件指的都是林荃。

林荃和馬立凱的事情,徐婉寧冇有瞞著林母,而是一五一十地說了,所以林母也知道馬家人到底是什麼東西。

那天在成衣店裡,林母聽到主任那麼說,三言兩語就轉了話題,但還是被幾個孩子聽到了。

“舅媽,媽媽真的要跟那個馬醫生結婚嗎?”

徐婉寧不由歎氣。

世界是一個圈,而且是一個很小的圈。

她覺得,有些事情,一直隱瞞孩子,反而會起到反作用。

如果是初林這麼問的話,徐婉寧還能搪塞兩句,但初念不一樣。

初念雖然隻有七八歲,但她的心理年齡至少有十一二歲,而且這孩子心思敏感多疑,一味地瞞著她,反而會適得其反。

“你們媽媽前段時間確實跟馬醫生相處過一段時間,但是相處的過程中彼此有了更深入的瞭解,她發現兩人之間並不合適,所以早早地結束了,她不會跟馬醫生結婚

“當然了,你們媽媽現在還年輕,未來會有無數種可能,說不定她什麼時候就遇到了能夠攜手一生的人,這個誰也說不準。你們隻需要知道,媽媽愛你們,她無論如何都不會拋棄你們不管

“除了媽媽外,你們還有外婆和舅舅舅媽,咱們都是一家人。所以初念,遇到什麼事情,千萬不能悶在心裡,要及時跟長輩溝通知道嗎?”

初念用力地點頭,“隻要媽媽不會不要我們就行了

徐婉寧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她忽然想到了跟馬立凱見麵那一次,林荃花費了將近兩百塊錢,在友誼商店給馬立凱的兒子買了一輛遙控汽車的事兒。

至於馬立凱,隻因為林荃說了一句不用買,他就真的什麼也冇有給初念初林買。

孩子們並不缺物質,至於遙控汽車,徐婉寧也讓楊老闆從羊城寄過來了最新的款式,比友誼商店賣的還要好,但這也從側麵印證了,馬立凱並不在乎林荃,從而不在乎她的一雙兒女。

初念這幾天一直因為這件事而悶悶不樂,哪怕有外婆和舅舅的安慰也冇用,但徐婉寧隻是說了幾句話,她的心情就奇蹟般的變好了。

“舅媽,我們已經寫完作業了,可以出去玩一會兒嗎?”

“當然可以了。要是在院子裡找小夥伴玩兒的話,把你們各自的水杯拿上,現在天熱愛出汗,要及時補充水分知道嗎?”

“知道了媽媽。媽媽,我們可以拿幾個冰棍兒嗎?昨天我們吃的時候,小桃他們可憐兮兮的看著,我想跟他們分著吃

林家的冰箱裡,從來不缺零嘴兒。

-畢竟是林家,哪怕住的再舒坦,也是寄人籬下。所以,他們始終謹小慎微,不敢真正像大春幺妹那樣肆意玩鬨。徐婉寧不是不知道他們倆的心理活動,但知道是一回事,乾涉又是另一回事。在戴偉和林荃冇有足夠能力帶他們離開林家之前,她不想因為自己的一廂情願,破壞了孩子們適應這個世界的狀態。她隻能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對他們倆再好一些,讓他們知道,自己也是被很多人愛著的小寶貝。下午,林母做了一大桌子菜,給徐婉寧和戴偉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