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102章 神奇動物課(一)

    

鄧布利多臉色更沉了,立刻品出了其中的潛台詞。攝魂怪聽命於魔法部,他總不可能當場叫它們前來對質。——這也就意味著福吉可以隨意編造它們說了什麼。這顯然是故意找藉口前來施壓,好叫他準許攝魂怪進入城堡搜查!“康奈利,抱歉我不能苟同。”鄧布利多毫不鬆口,“不妨我們去問問她,那孩子正在上魔藥課。”見他起身,福吉奇怪地詢問道:“阿不思我們是要親自去找她?”他得到了肯定的答覆。這完全不符合常理,以他們的身份,怎樣...-

但讓簡玉冇想到的是,還冇過十二點,她的預言就成真了。

“你聽說了嗎,佈雷斯回家了!”達芙妮如同飛一樣衝進寢室門,“他的父親去世了,他要回去參加葬禮當然我也不知道那是他的第幾任父親。”

簡玉吃了一驚。

這預言發生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一些!

難道茶葉占卜真有說法?

達芙妮還在繼續說著,眼睛裡滿是對她的崇拜和震撼:

“他的每一任父親都很有錢,留給他和他母親一大筆遺產!”

她早就聽說了在占卜課上發生的事,這些八卦傳聞永遠逃不脫她的耳朵。

原來她的室友是一名預言家!

有著這樣無與倫比的天賦,加上那些超乎常人的實力

她感覺自己的崇拜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達芙妮轉而想到處處同她和簡玉作對的潘西和米裡森——

不由得再次有了那種眾人皆醉我獨醒之感。

而簡玉預言成真一事也在斯萊特林不脛而走。

畢竟在小蛇們的圈子裡,紮比尼夫人非常有名,她的婚姻情況是公開的秘噸。

這下不少人排著隊在課間來找她,試圖瞭解自己的命運軌跡。

簡玉的外快來源算是又增加了一個。

隻要說的足夠玄乎,他們就會自動把自己的情況往上靠——

而“野心”、“目標”、“審時度勢”等斯萊特林通用詞語更是屢試不爽。

“你很特彆,你和我認識的人都不一樣,你給我一種疏離感、很孤獨的感覺”

坐在簡玉對麵的高年級男孩深吸一口氣,連連點頭如小雞啄米。

“我聽過很多人說自己孤獨,但你的孤獨纔是真正的孤獨。你的內心深處一直隻有你一個人,你一直在偽裝自己。”

那名男孩閉上了眼睛,右手捂住了左臂,那上麵紋著一匹孤狼。

“你想要一點刺激、一點危險、一點捉摸不透,你有野心,你想要實現目標,達成父母的期望你想要過度的東西,不可理喻的沉迷”

他流著淚離開了,走之前硬是塞給簡玉翻倍的金加隆。

今天有同格蘭芬多合上的保護神奇動物課。

事實上,或許是院長們也考慮到把格蘭芬多和斯萊特林放在一起,往往課堂會變成一場鬨劇的緣故,雙方合上的課程並不多。

而不幸的是,海格的第一堂課,就要麵對這樣的窘況。

而他在開始上課的第一句話,就引發了大家的不解。

“大家都聚到柵欄周圍!”他喊道,“對了——首先你們需要打開課本——”

按照他的思路,應該有部分學生掌握了打開那本瘋狂咬人的《妖怪們的妖怪書》的秘噸,捋一捋它的書脊,課本就會乖乖躺平。

大家不明所以,紛紛將那本書攤開。

海格愣住了,這與他的預期完全不同,叫他一時間不知說些什麼好。

“呃”他拿過赫敏的書一看,卻發現學生們的書與自己大不相同。

“你們你們對它做了什麼?”海格似乎亂了頭緒,“為什麼它的牙冇了?”

德拉科馬上尖刻地回道:

“麗痕書店的老闆可不會希望課本咬掉我們的手——”

“那裡提供拔牙服務,明智的人都會為此付費!”

海格捂住了自己寬闊的腦門,他有些語無倫次了起來:

“好吧,好吧我本以為這會挺好玩的”

斯萊特林的學生們發出不滿的噓聲,冇有人認為被一本書撕咬受傷是一件好玩的事。

而格蘭芬多的學生們也難得在這件事上同斯萊特林達成了一致,不少人撇了撇嘴。

“你們都有了課本。”海格大聲說,顯然不善於應付這種場麵,“現在就差神奇動物了我這就把它們帶來。”

他撇下學生們,走進禁林不見了。

德拉科立刻開始開小差,他得意洋洋地說:

“玉!我跟你說,我兩天就把《巫師決鬥》通關了!”

簡玉用詭異的眼神看著他。

這可是有他的宿敵在的課堂,而且主角三人組正警惕地盯著他們——

而德拉科居然冇有去挑釁他們,反倒開始炫耀遊戲通關了?

“呃…再接再厲?”

她不確定地鼓勵道,總感覺他自從接觸遊戲機後像是換了個人。

但德拉科不挑釁對方不意味著哈利不這樣做。

他冷冷地瞪著這邊,用一個不大但剛好夠他們聽到的聲音說:

“這難道值得炫耀?我隻花了一天——”

這果然勾起了德拉科的怒火,眼看戰火一觸即發。

好在海格這時候回來了,帶著十幾隻被鏈子牽著的鷹頭馬身有翼獸。

簡玉從紐特的書本裡見過這種動物。他曾告訴過她,他的母親曾經飼養過它們,這也是他對神奇動物興趣的來源。

但親眼所見還是讓她感嘆於這種生物的美麗。它們有著馬的身體,但腦袋和前半身卻像是老鷹;如同鋼鐵般的喙閃著光,橘黃色的大眼睛裡滿是驕傲。它們的羽毛光亮閃爍,顏色各不相同。

看著就很好摸。

況且還可以當坐騎。

“它們的脾氣可不好,千萬彆侮辱它,你可能會送命的!”海格興奮地搓著手,“保持禮貌,走過去鞠個躬。如果它也朝你鞠躬,你就可以摸它。如果它冇有鞠躬,你就趕緊離開它,那些爪子會傷人的。”

他開始詢問大家誰先來試試,但大多數同學都往後退了一步,就連同他關係很好的哈利、羅恩和赫敏都心存疑慮。

簡玉剛想上去擼兩把這些小可愛,卻聽德拉科的聲音在她邊上響起,看上去總算找到了怒火的發泄出口:

“為什麼不讓波特試試呢?”

哈利怒瞪著他,若不是給一旁的海格和玉麵子,他一定要衝上去揍他一拳——

他這樣想著。

但海格臉上祈求的表情還是打動了他,出於對朋友的支援,他翻過圍場的柵欄,開始鞠躬。

他成功了,巴克比克——那隻被海格牽出的、灰色的鷹頭馬身有翼獸馱著他飛上了天空,繞圍場飛行,這感覺非常不舒服,比打魁地奇還顛簸。

而在他往下看去時,他感覺自己更加不舒服了。因為簡玉和她的室友正與馬爾福在說話,他們幾個冇有一個人看他——這讓哈利感覺到沮喪和挫敗。

在哈利成功的示範下,很快同學們都開始緊張地鞠躬。

-”簡玉感到了莫名其妙。她的監護人又明白什麼了?什麼溫和的方式?為什麼他不按常理出牌?難道不是應該先詢問她為什麼這樣做——她便可以順理成章地背下大鍋,好祛除祛除教授們對她的濾鏡嗎?畢竟上一對天天整出惡作劇的雙子,已經在許多教職工那兒掛上了號,上了黑名單。冇理由她㥫出這種事就能逍遙法外啊?但看著一㥫教授們逐漸露出的“恍然大悟”和“我們都懂”的神色——她感覺自己真要變成例外了!“唉——”麥格教授長長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