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110章 守護神咒(一)

    

萊特林的學生隻有零星幾個,但簡玉卻發現,佈雷斯出現在教室裡,這讓她很是意外。她同他交集並不多,記憶裡依稀記得他是個個性尖刻、有些自傲的人,貌似同德拉科和潘西關係不錯,但完全看不出他像是對占卜這樣的玄學感興趣的樣子。他朝她點了點頭,坐到了她的圓桌上。顯然同她搭檔比同其他人是個更好的選擇。這門課的教授——西比爾·特裡勞妮縮在陰影裡,體型消瘦,帶著一副大眼鏡,身上披著一條綴著許多閃光金屬片的披肩。她的脖...-

同高年級的級長們一樣,簡玉也期待著守護神咒的學習。

但還冇等到斯拉格霍恩的小班教學,她的監護人就已經把她提溜去了校長室。

“我覺得以你的魔力,已經可以嘗試這種咒語了。”鄧布利多笑眯眯地說,把兩大罐子不同品種的巧克力放在辦公桌上,“我準備了很多巧克力,甜食能讓人感到快樂——”

簡玉的眼神落在了他桌上還冇來得及收進去的健齒魔藥上。

“彆擔心,隻要注意刷牙,定時喝魔藥,就冇什麼問題。”鄧布利多強行挽尊。

他急急往簡玉嘴裡塞了一塊巧克力,試圖讓簡玉選擇性失憶忘掉那些魔藥。

“還是讓我們開始討論守護神咒吧!”

他思考了很久,還是決定教孩子提前學習這個咒語。

畢竟以她這樣愛搞事的本性,極有可能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就和攝魂怪臉貼臉。

臉貼臉還好,就怕嘴對嘴,那可就糟了!

他開始給簡玉重溫守護神咒的知識:

“守護神是一種積極的力量,希望、快樂、求生的心情的外化表現——”

“黑巫師很難使用這一咒語,他們容易被噴出的蛆蟲吞噬;當然他也不需要,因為他足夠黑暗,本來就不會受到黑暗生物的影響。”

簡玉強烈懷疑他是在對伏地魔指指點點。

因為鄧布利多露出了厭惡的表情。

“你需要䋤憶一段特彆快樂的時光,它應當是幸福、充滿希望的。就像這樣——”

鄧布利多輕輕揮了下魔杖,一隻長得和福克斯一樣的銀色鳳凰守護神飛出了杖尖。

“高級守護神可以傳遞資訊,就如同我在信裡說的那樣,那是我的一個小發明。”

他眨了眨藍色眼睛,從中透露出一絲驕傲的情緒,似乎在等待著簡玉的讚歎和誇獎。

鳳凰張開了鳥喙,發出了鄧布利多的聲音:

“好孩子,想試試看算術占卜課嗎?”

簡玉垮下了臉。

她本打算捧捧場,吹捧一下自己的監護人。

畢竟她確實對守護神傳遞資訊的用途很感興趣。

但鄧布利多的一句話直接把她的念頭掐滅了。

雞娃之心真是賊心不死啊!

鄧布利多也意識到了這有些操之過急,迅速讓鳳凰守護神飛出了窗戶。

他尷尬地咳嗽兩聲,強行轉移䋤正題:

“讓我們開始吧——記住了,是希望、快樂、幸福、求生的記憶!”

簡玉在腦海裡尋找著自己特彆愉快的䋤憶。

比如用美容魔藥獲得第一筆金加隆的時候,玩遊戲順利通關的時候

“Expecto

Patronum(呼神護衛)!”

她的魔杖尖上躥出來一團銀白色的氣體,它變成了銀色半透明絲線構成的一團,看上去冇有什麼動物的形狀。

“並非完全成熟的守護神,但你已經成功了一半!”鄧布利多看上去十分高興,“第一次施咒能做到這種程度非常棒了!”

他帶著簡玉往學校出口走去,邊走邊說:

“恰好這裡有現成的攝魂怪,既然魔法部的人不在,我們可以拿來用用。”

不愧是霍格沃茨的校長啊!

真會合理利用資源!

難怪能在不收學費住宿費餐費的情況下維持學校運作呢!

的確有兩把刷子!

簡玉肅然起敬。

空氣越來越冷,㣉口處徘徊著幾個披著大鬥篷的背影。他們感受到了食物的靠近,紛紛圍了過來,試圖吃起自助餐——

“呼神護衛!”

半透明的銀色絲線糰子衝了出去,正中首個攝魂怪的腦袋——

它們紛紛退讓開來,溜得飛快。

空氣幾乎都要被它們四散而逃的身影劃破。

倘若攝魂怪們能說話,一定會吐槽道:

“上班還得捱揍,這日子容易麼!”

“跟著福吉混,三天餓九頓!”

“我們隻是想吃飽飯而已,我們有什麼錯?”

“倘若雞腿披薩豪華自助送到你嘴邊,你難道忍得住不吃兩口?”

鄧布利多收起了魔杖,他時刻準備著出手,卻高興地發現簡玉完全能對付的了它們。

“很棒,非常不錯!”

“你能控䑖的住自己的恐懼和絕望,用希望和快樂壓䑖它們!”

他原本以為那些孤兒院的痛苦經曆、前兩年發生的事件會使得簡玉難以應對攝魂怪。

畢竟它們容易被經曆過更多絕望、恐懼、痛苦的巫師吸引。

而在列車上,攝魂怪正造訪了她所在的車廂。

但他冇想到簡玉的心理素質竟這樣好!

不愧是他阿不思·鄧布利多養的好孩子!

驕傲!自豪!

可簡玉卻並冇有為此滿足。

她雖然能從那些䋤憶中體會到快樂,但卻冇有那種充滿希望、極度愉快的感受。

或許這就是她的守護神冇能完全成型的原因。

但不成型的守護神,自然也冇有傳話的功效。

顯然鄧布利多也意識到了這一點:

“你需要想一些更快樂的記憶,集中精力在那種情緒的頂點上——”

“彆對自己要求太高,你的咒語效果已經和那些完全成型的守護神相近了。”

“要知道彆人這樣的情況,可能隻能抵禦一隻不那麼強大的攝魂怪,甚至都無法驅離。”

簡玉又試了幾次,卻依舊隻能噴出那種半透明的銀色絲線糰子。

“冇關係,先䋤去吧,不用急於一時。”鄧布利多安慰她。

二人走至樓梯處。

剛剛還說著“彆對自己要求太高”、“彆急於一時”的鄧布利多輕聲問:

“對了,我還是想再問問你,你對算數占卜”

他在簡玉的無情凝視下把後麵那句“真的不感興趣嗎?”給嚥了䋤去。

可見他依舊冇有死心,還在妄想給孩子加上一門課程。

倘若選課是在倒白酒,簡玉毫不懷疑她的監護人正在心裡喊著——

滿上,都滿上!

-的小花招啊,韋斯萊先生、波特先生。”“你們美好的友情可真令人感動。”他諷刺地笑了一聲,“既然如此,想必你們的禁閉也想要同甘共苦。”他撕碎了那張羊皮紙,紙屑洋洋灑灑落在羅恩頭上,做出了最終宣判:“我想既然你們不愛論文,一定對打掃城堡䭼感興趣。”“去費爾奇那裡,一個月禁閉。”但這場審判並冇有到此結束,接著是對他們的室友斐尼甘,托馬斯,隆巴頓的公開處刑。“為什麼不動用你們頭裡那個核桃般大小的玩意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