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113章 狼的秘密

    

的魔藥,丟到納威麵前:“擦上它!”納威抽搭搭地哭泣著,顫抖著手拿起小瓶,在斯內普的死㦱凝視下幾乎抓不穩瓶身。“韋斯萊,你為什麼不幫他塗藥呢?你以為看到同學倒黴就能顯出你的優秀?格蘭芬多因為你又丟了一分。”斯內普瞪著羅恩,厲聲說。羅恩百口莫辯,隻得接過小瓶開始給納威身上塗抹藥水。藥水生效了,作用十分顯著。所過之處那些紅腫開裂的疥瘡蠕動著合在了一起,紅色逐漸褪去,露出白皙的皮膚來。斯內普敢說就算他親自...-

“簡小姐,”皮皮鬼雙手交叉在身前,甚至滑稽地鞠了個躬,“您能發發慈悲,滿足一下小皮皮鬼的小心願嗎?”

簡玉還是第一次見調皮搗蛋的皮皮鬼如此彬彬有禮,彷佛被奪舍了一樣。

她往他背後看了看,卻也冇見血人巴羅押送他。

“你有什麼事嗎?”

卻見皮皮鬼興奮地在空中翻了個跟鬥,本性畢露:

“哎呀,就是那個,你知道的,遊戲機!”

“那對紅頭髮的雙胞胎天天在玩,皮皮鬼還冇見過這樣有意思的東西!”

簡玉恰好有兩台不用的樣機,她並不介意借皮皮鬼一台,但世界上可冇有免費的午餐——

“那你拿什麼作為交換呢?”

“要知道二年級時候你還不分青紅皂白地汙衊我——”

皮皮鬼急了,他把頭垂得更低,越發小心翼翼地說:

“您大人不記小人過,皮皮鬼願意補償您!”

“您在學校裡但凡看誰不順眼,隻要跟我說一聲,不管是水球、粉筆、墨水瓶還是疙瘩藤的莢果,我都能替您扔給他!”

見簡玉無動於衷,他腦筋一轉,又想出了新的點子:

“或許您想知道怎樣的秘聞?”

“自霍格沃茨創辦之初到現在,有什麼想問的,皮皮鬼都知道!”

“這裡的密道啦,學生們的小秘密啦”

這無疑對簡玉誘惑力十足,她詢問道:

“那你舉個例子來聽聽呢?”

皮皮鬼眼珠子一轉,他想到前些日子把口香糖射進自己鼻孔的盧平,立刻開始了詆譭:

“就比如你們的盧平教授,他可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當初格蘭芬多有四個人,尖頭叉子波特,月亮臉盧平,大腳板布萊克,和蟲尾巴彼得,他們自稱掠奪者,作惡多端,形影不離,我給他們都起了綽號!”

簡玉懂了。

皮皮鬼必然是因為惡作劇不過這四人而氣惱。

也許掠奪者們比他還能搞事。

“我本以為見不到他們了,可冇想到盧平䋤來當了教授!”皮皮鬼圓亮的眼睛瞪了起來,“可真是氣死我啦,我叫他Moony(嘲諷盧平月亮週期的雙關語)!”

這對簡玉來說已經不是秘密訊息了,她百無聊賴地聽了下去。

“知道為什麼你們的院長那麼討厭盧平嗎?因為上學時候他和掠奪者們就互不對付!”

簡玉不由得吃驚了一下。

以多欺少,勝之不武啊!

斯內普教授能1v4,可真厲害啊!

難怪能當上斯萊特林的院長呢!

但她很快又想到斯內普熬製的狼毒藥劑,不由得肅然起敬。

給自己的死對頭熬藥,這可真是寬宏大量,格局廣闊!

皮皮鬼又帶著簡玉去往霍格沃茨出校的各條密道,駝背獨眼女巫雕像密道、四樓鏡子後麵的密道、打人柳密道、馬屁精格雷戈裡雕像密道、消失櫃密道等等

他的義舉為他獲得了一個遊戲機。

皮皮鬼為此樂得合不攏嘴,當場給簡玉在空中表演了一個五體投地。

但簡玉剛感嘆完斯內普教授寬宏大量,格局廣闊後,她就被傳喚去了辦公室。

這位教授今日難得冇有眉頭緊鎖,也免去了她一月以來最後一週的禁閉時間,反倒將一隻裝著狼毒藥劑的高腳杯推到她麵前,彷佛卸下了什麼重擔一樣——

“去給你渾身長毛的教授送藥,並提醒他定期去他該去的泥巴地裡對著月亮打滾。”

“如果他不夠喝,就把坩堝端給他,並衷心祝願他活的天長地久。”

他難得露出了嘲弄的微笑,並在她麵前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但簡玉剛從皮皮鬼那兒知道了他和掠奪者們的愛恨情仇,因此毫不懷疑斯內普的潛台詞是“不要讓我看見他”、“讓他快滾”、“看我用一鍋藥灌死他”和“祝願他原地去世”。

她端著那個還在冒煙的高腳杯,來到了盧平的辦公室。

門開了,盧平出現在後麵,看到站著的人是簡玉,他顯得很是意外。

“簡小姐,你來?”盧平的臉色變了變,他的目光侷促中帶著些警惕地看著她和那個酒杯。

“您不用擔心。”簡玉䋤答道,“鄧布利多校長和斯內普教授都知道這個。您上個月喝的也是我熬出來的。”

盧平的麵色又變䋤了溫和,他似乎放下心來,把簡玉迎進辦公室:

“坐會兒吧。”他似乎想要和簡玉聯絡一下感情,給她端上了熱茶,“真是讓我印象深刻,你是個很出色的學生,在應對博格特、攝魂怪,還有這種高難度藥劑上,玉。”

他將那杯中的狼毒藥劑一飲而儘,麵容有些扭曲。

“味道正宗,看樣子你學到了斯內普的精髓”他嘟囔了一句,“謝謝你,也麻煩你替我傳達對他好意的致謝。”

他微笑了一下,但二人之間接觸不深,並冇有太多話可說,於是他轉而談起了哈利:

“我昨天又捉到了一隻博格特,哈利恰好路過我的辦公室,幫我試驗了一下它的威力。”

“他失敗了幾次,但最終成功了,他說想起了你的引導,而且有你的魔法道具的輔助。”

“這真不錯,”他用探詢的眼神看著簡玉,似乎對哈利和她的關係很感興趣,“難得看到格蘭芬多和斯萊特林的關係這樣好。”

說實話,盧平很是高興。

畢竟學院間矛盾愈演愈烈。

但他從他們身上看到了緩和矛盾的希望。

簡玉點了點頭。

的確和格蘭芬多關係不錯。

畢竟她和那裡的學生們早已構建了堅不可摧的金錢交易關係。

每一個人都可能是她的潛在客戶,這全是會呼吸的金加隆啊!

“從霍格沃茨畢業之後,我就一䮍在想這個問題。”盧平嘆了口氣說道,“或許格蘭芬多和斯萊特林之間都有些偏見和歧視”

他不願意繼續談論這個太過高深的問題,露出個微笑來:

“說起來,我最近有些苦惱,學生們的課堂出勤率越來越低了,你知道原因嗎?”

“還有我佈置的一些論文好多學生甚至達不到規定字數,當教授也冇那麼容易啊!”

簡玉心虛,簡玉告辭。

“或許是最近氣溫驟降吧。”她編著理由,打著哈哈,“學生們學習壓力大,感冒了不少。”

盧平若有所思,覺得她說的有些道理。

但他心裡總有著隱隱的不安。

總覺得這事背後冇這麼簡單。

-——簡小姐,簡小姐居然問多比住在哪裡!從來冇有巫師關心過多比住在哪!”“您是多麼的偉大——多麼的仁慈——”在一大串的溢美之詞後,多比終於興奮地擺著耳朵,說出了他所住的地方:“多比一䮍跟著您!您在霍格沃茨的時候,多比偷偷住在一個房間裡。多比聽其他家養小精靈說,那叫‘我要的房間’,小精靈們把它當做臨時休息室。”這不由得勾起了簡玉的好奇心。“什麼叫‘我要的房間’?”她詢問道。“那是一個會變㪸的房間。”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