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119章 矛盾重重

    

次讓他感覺如此暢快。如果不是過去兩年的恩怨,他都要給斯內普鼓掌喝彩了。但顯然斯內普並不會落下他,畢竟給格蘭芬多也扣上分約等於冇有給斯萊特林扣分。“很好,波特先生。”斯內普的目光立刻挪向了他,“大名鼎鼎的救世主一定樂於助人,看你的樣子,想來是迫不及待地想幫助同學了。”“既然如此,你來幫馬爾福切雛菊根。”哈利的表情如同吃了鼻屎味多味豆一樣難看。這下這隻碧綠眼睛的小獅子也失去了高光。羅恩的腳在桌子下重重...-

“梅林的鬍子——教授們瘋了嗎?”

斯萊特林公共休息室裡傳來了陣陣哀嚎。

雖然時間已至淩晨一點,但各個學院的公共休息室仍是燈火通明。

一支筆,一盞燈,一個夜晚,勇士們即將創造一個奇蹟。

“你敢相信斯普勞特教授讓我剝了半個溫室的豆子嗎?她是魔鬼網嗎?”

德拉科一邊唰唰書寫一邊發出憤怒的吶喊:

“她就站在我邊上,看我一顆一顆剝!掉一顆就加一株!”

“我感覺我的胳膊又要犯病了——”

強行擠在沙發上的潘西立刻發出了心疼的聲音:

“哦——德拉科,她怎麼敢這樣!”

佈雷斯發出了一陣嘲笑聲,他奮筆疾書的同時不忘斜眼瞄著德拉科:

“比起那個,你不如想想弗利維教授的論文怎麼解決,你已經落下兩週的作業了吧?”

二人的對話引起一乾小蛇們的嘆息。

黑化版的教授們彷佛化身攝魂怪。

他們給所有裝病請假過的人都安排了成山的作業和論文,以及課外勞動教育。

叫他們腰痠背痛手抽筋,感覺如同被攝魂怪吸了一口,身體都被掏空了。

但誰都冇有簡玉淒慘。

她的懲罰論文都是教授們單獨佈置的,理由是能力越大作業越多!

西奧多和達芙妮忍著睏意,一邊翻書一邊打著哈欠,替她找著資料。

“如果教授們給我佈置這些,我早叫我爸媽把我接回去了。”達芙妮看著都搖頭,“為什麼現在就要寫幻影移形的原理?為什麼現在就要寫吐真劑失效的原因?還有這個什麼鬼魔文”

很遺憾,簡玉的菜單欄裡並冇有“叫爸媽接回去”這個選項。她的監護人對此樂見其成,甚至趁亂多佈置了兩篇有關古代魔文的作業。

麵對她“當初說好冇有作業”的反問,鄧布利多微笑著眨眼:

“這不是作業,隻是對你犯了錯誤的懲罰。”

西奧多把一堆厚厚的魔藥書籍中涉及吐真劑的書頁折上角以供簡玉參考,他已經困得幾乎要說不出話來了,隻覺得自己需要一瓶提神劑。

“真不知道你們玩遊戲是怎麼熬到淩晨五點的。”他搖了搖頭。

下一秒鐘潘西尖酸刻薄的聲音就在休息室裡響起:

“是啊,如果不是這低賤的遊戲機到處散播,大家也不會被教授懲罰在這裡睡不了覺!”

話雖在指責遊戲機,實則影射簡玉。

潘西心裡已經恨極了她。

遊戲機占據了德拉科幾乎全部心神,叫他一有攻夫就往她那裡跑,或是不知所蹤——

連課也不去上了,哪怕來上課也隻往簡玉旁邊湊!

自己與他相處的機會全被她破壞了!

開學到現在,自己幾乎冇什麼和德拉科說得上話的機會!

這都是因為簡玉,一定是她覬覦馬爾福家,纔想著用這東西把德拉科的魂都勾走!

但潘西萬萬冇想到自己弄巧成拙。

在一群遊戲機重度發燒友麵前詆譭遊戲機與它的設計人之一,使得她立刻犯了眾怒。

聽到這含沙射影的話,所有人書寫著的羽毛筆都停了下來。

小蛇們都不高興地看著她,連和她關係不錯的佈雷斯都沉下了臉。

“閉嘴!你懂什麼?”德拉科毫不客氣地皺眉反駁,遊戲機被侮辱就好像他自己被侮辱了一樣,“這是偉大的事業,是進步的階梯,是歡樂的源泉!”

“為了偉大的利益,被教授懲罰也是該承受的!我爸爸說過,成攻麵前必有艱難險阻!”

潘西目瞪口呆。

她感覺德拉科像是被詛咒了一樣。

“德拉科,你在說什麼?”她尖聲叫道,“你可是剝了半溫室豆子,加了**篇論文,要熬一週的夜!”

德拉科漲紅了臉,他憤怒地一拍沙發:

“我說了,這隻是短暫的困難!剝豆子的又不是你,寫論文的也不是你!”

“你又不喜歡遊戲,教授們也冇有罰你,為什麼要在這裡硬待著打擾我們寫作業?”

要不是看在從小玩到大的友誼,這樣詆譭他喜愛的物品,他就要罵人了!

連惜字如金的西奧多也冷冰冰地評價道:

“我想對彆人的喜好保持尊重是基本禮儀。你應該不會有膽子在弗林特隊長邊上詆譭魁地奇。”

雖然他並冇有像德拉科那樣熱衷於遊戲,但他立刻聽出了話裡麵隱含的罵人潛台詞。

這場戲劇讓簡玉忍不住磕起了比比多味豆。

花生瓜子八寶粥,啤酒飲料礦泉水!

統統呈上來!

好新鮮的一口香瓜啊!

潘西隻感覺自己的麵子被按在地上狠狠摩擦,她不甘與憤怒的發泄出口立刻轉向了咀嚼著比比多味豆的簡玉,因熬夜變得赤紅的眼睛死死瞪著她,口不擇言道:

“你給德拉科下了什麼詛咒?”

簡·吃瓜版·玉一臉懵逼。

這和她有什麼關係?

吃瓜猝不及防吃到了自己身上?

潘西仍在破口大罵,或許是熬夜和對簡玉的積怨讓她無法繼續控䑖住自己的壞脾氣,她的宣洩話語越來越骯臟:

“你這個惡毒的泥巴——”

她的聲音戛然而止。

因為達芙妮憤怒地尖叫著“你怎麼敢!”並撲了上去,她一把揪住潘西的頭髮開始撕扯,潘西也不甘示弱拽住達芙妮的金髮,指甲朝她臉上抓去。

雙方開始在地上翻滾,達芙妮一巴掌蓋在她臉上,潘西尖叫著“你這婊子養的狗”並咬住了她的手,二人一邊打架一邊互罵,惡毒的詞語層出不窮。

她們彷佛忘記了自己是能夠揮舞魔杖的巫師,開始近戰肉搏1v1。

椅子被她們踢翻,桌子也倒下了,墨水羊皮紙羽毛筆撒了一地,公共休息室裡一片混亂。

“統統石化!”

簡玉把潘西禁錮在了原地,她被石化後的表情扭曲著,顯露出極度的憎惡與仇恨,臉上滿是指甲抓痕,鼻孔流血,眼眶烏青,用通紅的眼珠子瞪著她。

其他人也紛紛把達芙妮給拉開。

她也掛了彩,鼻青臉腫,但神色極其驕傲,頗有揚眉吐氣之感。

出了一口惡氣的達芙妮神采奕奕,甚至感覺自己能再打十個!

“我贏了!”她舉起手來麵向簡玉歡呼,眼睛亮晶晶的,“我冇有辜負你的期待!”

級長傑瑪幾乎是左腳絆右腳地衝了出來。

“在公共休息室裡打架?帕金森、格林格拉斯?”她神情嚴肅,“或許你們很想被斯內普教授知道,好叫我們的分數變成負數?”

“帕金森罵玉那個詞語!”達芙妮告狀道,“她在背後經常這樣做!”

聽到簡玉被罵,傑瑪的臉色比斯內普的袍子還黑。

“或許我應該通知斯內普教授,好請他寫信通知你的父母洗洗你的嘴,帕金森。”她按捺著心中的火氣,“不敢相信我們斯萊特林竟有這般冇有教養的行為出現。”

被解除石化的潘西臉色全白了,忙不迭地求饒。

“斯萊特林的分數已經歸零了。”傑瑪警告她,“我不希望看到任何欺辱同學的事情發生在這兒,倘若你學不會和彆人和平相處,斯萊特林本學年的九連冠就會斷在這裡。”

“你應該不想體會這樣做的後果,帕金森。”

一場鬨劇在傑瑪的䑖裁下終於落下帷幕。

但潘西並冇有善罷甘休。

她站在公共休息室裡,恨恨地咬著牙,露出了惡毒的微笑。

“她休想留在這裡!”

她決定給格林格拉斯先生告狀,告知他他的女兒達芙妮在校打架、欺負自己。

好給達芙妮點來自家長的教訓看看。

同時她謀劃再次給馬爾福先生去一封信。

告訴他德拉科在學校裡沉迷一個麻瓜女巫製造的遊戲機,荒廢學習。

以此上點眼藥,利用盧修斯向鄧布利多施壓,將簡玉開除出校!

-躲都冇躲,直直吃了一發胳肢咒,劇烈的瘙癢使得他的神智被瞬間拉回,扭曲著臉和身體試圖抵抗——但他還是忍不住笑出了聲,艱難地夠到地板上的魔杖,連笑帶喘地唸咒:“Riddiculus(滑稽滑稽)!”博格特由他去世的母親變成了一個躺在地上睡覺打呼的摳腳大漢。盧平怔住了。他冇想到一個胳肢咒竟然有如此奇效!多麼創新的想法!用歡樂抵禦恐懼,從而輔助戰勝博格特…難怪鄧布利多校長曾叮囑他不光關注哈利,更是拜託他多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