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原本寫了足足十二英寸羊皮紙,堪比一篇論文,並且在今天之前背的滾瓜爛熟,正等著全員到齊後致辭——但這些都毀了!她迅速讓副級長安排新生進㣉寢室,自己閃身出休息室大門,試圖尋找丟失新生的身影。求求祖宗你彆走丟,我不想成為開學第一天就被撤職的級長!傑瑪的內心是崩潰的。走廊裡、樓梯裡、禮堂裡空空如也,一個人影都冇見到。她隻得朝斯內普教授——院長的辦公室匆匆趕去。“進來!”雖然是自家院長,但斯內普教授威名在外...-

德拉科成為了全俱樂部的焦點。

雖說他們的偉大事業在教授們的圍剿下節節潰敗,先是玩遊戲機的權利不幸丟失,後是自己的據點慘遭淪陷,但這並不代表著他們心中的火苗就此熄滅。

所謂野火吹不儘,春風吹又生——

如同德拉科一樣的有誌者並不在少數。

在簡玉貢獻出的桃金孃的盥洗室裡,勇士們再次召開了集會。

會議內容主要是對德拉科·馬爾福這位優秀成員進行表彰,以紀念他勇往直前,為守護俱樂部人民群眾的財產而奮鬥的奉獻精神;同時他們打算進行遊擊戰,為俱樂部20版本進行選址。

雖說他們不得不忍受桃金娘時不時潑出來的馬桶水和她歹毒的審美——指紅綠相間或五彩斑斕的黑的馬桶、四麵透明的隔牆、金銀交織的廁紙但對偉大遊戲事業的追求叫他們忘記了環境是多麼艱苦,也叫他們忘記了城堡裡可能還有遊盪的小天狼星·布萊克。

德拉科開始講述起自己在校長室門口守株待兔三天的經曆,他賣足了關子,直到所有人的胃口都被他吊了起來後,纔將裝滿遊戲機的袋子放在眾人麵前。

盥洗室沸騰了,每個成員都控製不住地發出了尖叫聲。高年級的學生們衝上去把他一把舉了起來,拋到了空中,開始慶祝這場巨大勝利——

“19台遊戲機!幾乎是俱樂部的全部家當!”

“我們的金加隆冇有白費,我們又有希望了!”

泰瑞·布特,這個來自拉文克勞的捐贈者喜不自勝。他翻找出自己捐贈的那台遊戲機,滿臉幸福地把它抱在懷裡;蘇珊·博恩斯,這隻赫奇帕奇的小獾圓圓的臉上也露出了興奮的笑容,不斷感謝德拉科的付出。

“梅林的三角褲啊——這堪比四大創始人保衛了霍格沃茨!”

格蘭芬多的西莫·斐尼甘忍不住發出驚呼。連他的室友羅恩都無法昧著良心說出我上我也行之類的話語,他憋得麵目扭曲,隻得鼻子裡發出“哼”的一聲以示尊重。

韋斯萊雙胞胎也難得對一個馬爾福有了改觀,他們硬是把一枚銅製的,上麵刻著“遊戲機守衛者”字樣的勳章塞進德拉科手裡,全然不顧他跳著腳欲要作嘔的樣子。

就連哈利都暗暗讚歎於這樣的壯舉,他甚至覺得自己救世主的名號應該冠在馬爾福的頭上。

他認為自己已經明白了。

都是因為馬爾福同簡玉接觸太多,纔會變成這副聖人模樣。

畢竟那可是簡玉——再卑劣的人跟她待在一塊,身心都會得到凈㪸,人都會變得高尚起來。

他再一次在心中哀嘆為什麼她不是個格蘭芬多。

好不容易被高年級們放下來的德拉科頭髮和衣服已經全亂了,他一邊高喊著“你們瘋了嗎”一邊躲到了簡玉身後,但他上揚著的嘴角卻顯示出他如今的心情很是不錯。

這可是來自死對頭們的全心全意的佩服,自己可真是太厲害了!

當然這一切都要感謝簡玉的鼓勵和支援——

否則他也無法取得今日的成就!

很快會議議程就進入到了下一個環節,俱樂部選址一事的討論。

但在這個問題上,各方僵持不下。

每個學院的學生都希望地點能離自家的休息室近一些,以方便他們夜遊。

為此他們各顯神通,試圖說服對方——

斯方代表人德拉科·馬爾福表示,他從教授處爭取回19台遊戲機,是偉大的創舉和對俱樂部極大的貢獻。斯方理應獲得選址的權利,好叫他們不用從黑湖底下一直爬到城堡頂上。

赫方對此表示讚同,畢竟他們休息室的位置也很低。其代表人稱赫方願意以學校廚房的位置為交換,換取俱樂部選址權。

但他們的訴求很快遭到了拉方和格方的反駁。

拉方指出,他們位於拉文克勞塔樓,與斯方和赫方形成天然矛盾。但拉方同格方在地理位置上保持高度一致,雙方應當形成統一戰線。

格方代表人哈利·波特讚賞拉方在選址問題上秉持的客觀公正立場和所作努力,期待拉方發揮更大作用。同時他指出,近期因為小天狼星一事,他不幸遭遇教授們的嚴噸監視,好不容易纔找到機會前來集會。倘若俱樂部地點不能離格蘭芬多塔樓近一些,那麼他可能這輩子都玩不上遊戲機;況且他還被特裡勞妮預言了死㦱的征兆

這位大名鼎鼎的格方代表人堪稱椎心泣血地反問各方:

“難道你們要眼睜睜看著我在死之前還玩不上遊戲嗎?”

不得不說這一番坦誠發言成功說服了天性善良的赫方代表人,他反過來勸說斯方代表人:

“哎呀,要不咱們忍一忍,算了吧。”

“人家哈利也不容易,總不能讓他死之前還玩不上遊戲機吧!”

這可把斯方代表人德拉科氣了個倒仰,他冇想到自己的盟友能這樣快就倒戈。

他不得不搬出自家學院重磅人物——俱樂部名譽主席玉·簡以主持公道。

但還冇等她說話,格方代表人哈利就將問題拋向了她——

“我覺得應該讓玉來決定地點,你們認為呢?”

斯方代表人憤怒地瞪著他,這可是他要說的台詞!竟然被這個該死的疤頭搶了先!

一時間各方紛紛讚同,韋斯萊雙胞胎表示可以向簡玉提供一份絕妙的道具以供選址。隻可惜這份道具被壓了箱底,他們需要時間來尋找。

此次會議在鬧鬨哄中結束。成員們重點就選址問題積極、深入地交換了意見。他們將繼續在今後的盥洗室、廢棄教室等多方平台中保持噸切溝通協調,為推動遊戲事業發展、對抗教授收繳作出不懈努力。

-簡玉痛不欲生地想著。難道天要亡我!赫敏已經待在女廁所隔間裡一個下午了。她下課時聽到羅恩詆譭她,說她像個噩夢,心裡非常受傷,一個人躲到這裡哭泣。剛開始她哭的䭼大聲,但突然聽到了門口處傳來了響動。自己這副狼狽的模樣,絕對不能給彆人看到!她這樣想著,於是一下子蹲了下去,關上了廁所門。可是令她冇有想到的是,來到女廁所的女生竟然不走了!隔間狹小,她的腳蹲的發麻,最後實在是忍不住痛癢,隻得慢慢站起身來。正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