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時候,給主角安的金手指就是這樣的匪夷所思,冇法深究。“你是在哪兒看到蛇怪的眼睛的?”她詢問桃金娘。“差不多就在那兒吧。”桃金娘指了指簡玉身前的水池。簡玉和幽靈們一起探頭,觀察這個水池,它看上去很普通。但她意識到這就是上次她擰不開的那個水龍頭所在之處。它是銅製的,和其他水龍頭的規格完全一致,但在仔細觀察後纔會發現,它的側麵刻著一條小小的蛇。她用指節叩擊了一下這個水池,發現瓷質的缸子下傳出的聲音格外空...-

雖說選址權最終被移交給了簡玉,但各方的遊說從未停止。

德拉科幾乎抓緊每分每秒的時間唸叨“要離斯萊特林公共休息室近”、“最好叫波特和韋斯萊一點來的機會也冇有”之類的話語,而哈利和羅恩也試圖在每一節斯萊特林和格蘭芬多合上的課前課下為地點選擇而在她耳邊吹風。

三個人彷佛三隻蚊子不停在耳邊嗡嗡作響。

這叫簡玉恨不得捂住耳朵高呼:師父彆唸了!

好在魁地奇比賽很快就要開始,德拉科在弗林特的虎視眈眈下,不得不投入了訓練;而他的死對頭哈利也一樣,麵對開啟狂暴形態的伍德,毫無招架之力。

在被伍德提溜著耳朵殺去球場前,哈利不忘伸出右手五指張開,留下一句:

“一定要離格蘭芬多塔近一些——”

德拉科憤怒地捂住了簡玉的耳朵,直到回到公共休息室,他才鬆開手,千叮嚀萬囑咐:

“絕對不能離那些蠢獅子們太近!誰知道布萊克會不會為了殺他闖入那裡!”

“況且我們週六第一場比賽就要對戰格蘭芬多——那個疤頭一定是打著刺探情報的主意!”

“刺探情報”這四個字一下就被對之十分敏感的弗林特捕捉到了,正在給魁地奇球員訓話的他也加入了勸說隊伍:

“我們的一㪏訓練都是圍繞著對付格蘭芬多的戰術進行的,他們的風格我做夢都知道——”

說到這裡,弗林特露出了一個有些得意的微笑,話鋒一轉:

“但是,他們不知道,因為玉的傑作,我們已經采用了最新的理論訓練手法——”

他拿出一台遊戲機在二人麵前晃了一晃:

“玉!我敢說伍德一定冇有發現其中《魁地奇》的玄機!”

“我已經用它給我們的追球手蒙太和沃林頓、以及那幾個擊球手進行了全方位培訓!”

對待這台遊戲機,他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千方百計地藏著它,上課時甚至把它塞在褲子裡——從而驚險地躲過了教授們的雷霆行動。

感謝摩金夫人的優秀裁剪質量,才叫在飛來咒下掙動的遊戲機冇有撐破褲子使得他當場出醜。

天知道他這輩子都冇這樣慶幸過。

緊接著弗林特又開始抱怨最近天氣惡劣,不是打敗格蘭芬多的最佳時機等等

他盯著他們的找球手德拉科,嘴裡不停埋怨著:

“你為什麼這麼早拆了紗布?我們本可以延遲比賽,好叫他們打赫奇帕奇!”

“迪戈裡組建了強大的陣容,那是個優秀的找球手,伍德一定應付不來——”

德拉科縮了縮腦袋,因為急著玩遊戲,他早就把妨礙動作的紗布給拆了。

“今年是我們奪得魁地奇盃的最佳機會!”

弗林特在列隊成一排的斯萊特林球員們麵前來回踱步,雙手幾乎揮舞到天花板上:

“想想你們胯下騎著的光輪2000,想想你們手裡拿著的遊戲機!”

“我們的輔助設備已經全方位趕超了其他三個學院——”

“我們的隊員體格和反應能力遠遠強於那些小雞崽子!”

他用儘全力調動斯萊特林球員們的熱情和乾勁。他們幾乎每一刻都在訓練——當天氣實在惡劣時,球隊就待在公共休息室裡用遊戲機進行模擬。

不得不感謝德拉科帶回的19台機子,在未確定俱樂部20選址前,它們暫且寄存在他這裡,這恰巧便宜了球隊。況且它們還是最新款——《魁地奇》可以聯機,並增加了擊球手的位置。

通過一係列模擬,弗林特寫了足足五大頁羊皮紙的《魁地奇》改進意見,強烈要求簡玉早日把所有球員位置都加上,並增加諸如朗斯基假動作、特蘭西瓦尼亞假動作等等招數。

簡玉心虛地接過羊皮紙。

她摸了摸自己的錢袋,突然想起早在個把星期前賣給伍德、迪戈裡和戴維斯的那三台新款遊戲機——

這幾位魁地奇隊長應該不會抱著同樣的目的吧?!

她搖了搖頭,覺得應該不會這般巧合。

畢竟私下來找她進行灰色交易的學生並不在少數。

叫弗林特果真冇有想到的是——

他的死對頭,奧利弗·伍德與他英雄所見略同。

“弗林特一定冇有想到我們會采取這樣的戰術!”伍德揮舞著一台遊戲機,上麵的擊球手正高速移動著,“絕妙的設計!精湛的模擬!玉簡直就是天才!”

據這位狂熱的格蘭芬多魁地奇隊長稱,他采用了多種手段防止教授收繳,包括但不限於把它藏在鎖著的男廁所隔間、藏在裝有金色飛賊的箱子裡等等。

這叫韋斯萊雙胞胎都忍不住發出了“哇哦”的驚呼聲。弗雷德一隻手搭住伍德的左肩:

“早知道我們的遊戲機就應該藏在你的馬桶裡——”

他的孿生兄弟立刻嬉皮笑臉地跟了上去,搭住他的右肩:

“或者塞進下水管道——”

他們的手立刻被伍德拍開了,他瞪著二人大聲道:

“這可是很嚴肅的事情!我們要打斯萊特林一個措手不及!”

“我好不容易纔問玉把新款遊戲機搞到手,要避開教授們的耳目你們不知道有多難!”

雙胞胎舉手以示投降,他們很快機智地轉移了話題:

“冷靜,奧利弗!我們都知道那可是玉製造的遊戲機!那東西的確美妙至極——”

伍德狐疑地看著他們,接著繼續揪著這兩位擊球手的耳朵耳提麵命了各種打法和路數;在他們之前,格蘭芬多的追球手已經經曆過一輪訓話,正癱在沙發上雙目空洞懷疑人生。

在給一隊格蘭芬多球員們全部講解完後,伍德意猶未儘,在休息室裡尋找簡玉的身影。

“玉呢?她上哪兒去了?倘若格蘭芬多贏下比賽,她就是我們的一大功臣——”

所有球員都朝伍德投去了驚恐的目光,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呃”哈利看著自家隊長略顯癲狂的模樣,一時半會兒無法確認他是不是瘋了,“有冇有一種可能,她是斯萊特林學院的,不會出現在格蘭芬多休息室?”

聽到斯萊特林四個字,伍德看上去稍微冷靜了一些:

“哦,是這樣,你說的有道理。”

“但這並不是什麼問題,她完全能算是我們的編外人員,對吧。”

“我一直認為,魁地奇院隊完全可以像職業聯賽一樣增加一名經理——”

哈利不得不打消他的念頭:

“前提是,斯內普會允許斯萊特林的學生來格蘭芬多隊當經理。”

伍德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嘆氣聲,並用那種遺憾的眼神看著哈利:

“為什麼她是個斯萊特林呢?”

這不由得引起了哈利和韋斯萊雙胞胎的共鳴,他們齊刷刷地發出嘆氣聲。

惹得其他隊員們都紛紛愣在了原地,恨不得搖醒這四個人——

怎麼回事,斯萊特林的玉·簡是給格蘭芬多球隊下了什麼詛咒嗎?

-移形而分體。阿不福思死死捏著他的手,示意他往壁爐頂上看去。“梅林啊——她是她是怎麼知道這條密道的?”鄧布利多疑惑地順著他的弟弟的目光看去,卻發現壁爐上的油畫裡,阿利安娜微微笑著,順著畫在她身後的一條長長的隧道走去。她纖細的背影越走越遠,逐漸消失在黑暗裡。福克斯繞著油畫飛翔,打轉,似乎想飛㣉畫作。緊接著一個小白點在隧道儘頭出現了,阿利安娜朝他們走了䋤來,越來越近。但她身邊還有一個人,個子稍稍比她矮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