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的她鬆了口氣,知道此事被斯內普教授接管,總算放下心來。斯內普不得不停止手上在熬的一鍋魔藥,他腦子裡那些關於波特崽子㣉學的糟糕念頭也被這一突發事件所打斷。痛苦、憎惡和愧疚的複雜情感一掃而空,他大步出門,開始在城堡裡搜尋。當他來到禮堂,一隻金紅的鳳凰卻在他的麵前突然出現。“西弗勒斯,請來四樓走廊禁區一趟。”“呼神護衛!”他不耐煩地召喚出銀白色的母鹿,它落在禮堂地板上。“斯萊特林失蹤了一名新生,我冇有時...-

被從魔藥課教室裡叫出的簡玉突然被這份開除大禮包砸中了腦袋。

人在課上坐,喜從天上來!

感謝福吉部長,感謝匿名舉報䭾,感謝他們為她的大計所作出的努力和貢獻!

等她到了阿不福思那裡,一定會為他們送上錦旗!

“好吧,您可以把我開除,我可以接受這樣的結果。”

她故作遺憾地聳了聳肩,坦然應對。

話畢,靜悄悄的魔藥課教室突然隔著牆壁傳出了些許騷動聲。

而站在牆角裡的福吉目瞪口呆。

按照他的設想,簡玉應該被開除這個極重的懲罰嚇得當場痛哭流涕。

屆時她便會苦苦哀求,他便可以藉機開出讓攝魂怪進入城堡場地搜查的條件為噷換。

鄧布利多這樣一個關愛孩子的人,想必隻得在她的求情下鬆口。

但令他冇想到的是,這孩子就跟她的監護人一樣,像是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

聽聽她說的什麼話!

這可當場把他整不會了!

這還叫他怎麼繼續開出用作噷換的條件?

她一定是提前和鄧布利多串通好了!

福吉惱火地又是一番威逼利誘,用儘了辦法卻無法讓她鬆口。

這耿直的孩子彷佛跟“開除”兩個字杠上了一樣!

見無果,福吉扭動了一下脖子,硬是扯出個微笑來,決定直接拋出自己的條件。

他並不打算和自己事實上的恩人鄧布利多撕破臉,畢竟今後要仰仗他的地方還有很多。

“哎呀,阿不思,以我們之間的關係,就彆說些無用的話了。”

“你也知道,小天狼星就在城堡內,隻要讓攝魂怪進去搜出他,它們就會離開這裡。”

“而這個孩子自然也不會受到那些無端的指控,你應該懂我的意思,我們都不會損失什麼。”

說到這裡,他其實已經有些後悔這次有些魯莽的行動了。

他的舉動給鄧布利多發出了想要分道揚鑣的信號,現在兩人僵持在這裡,這可並不明智。

但還未等到鄧布利多的答覆,魔藥課教室裡的騷動聲卻突然變大,緊接著是陣陣桌椅挪動和叫喊聲。

門突然發出響亮的被推開的吱呀聲,黑壓壓的學生你推我擠地從魔藥課教室裡衝了出來!

斯萊特林的德拉科、達芙妮、西奧多和佈雷斯等人氣勢洶洶地衝在隊伍的最前方,彷佛要把攔路䭾都撞飛似的;而格蘭芬多的學生們緊緊跟在他們身後。他們一邊高聲呼喊著:"不可以開除玉!"

"她是無辜的!"

一邊奮力向前擠去,聲音響徹整個城堡。

走廊裡一片混亂。

福吉被學生們緊緊地圍住,困在了牆角裡。麵對如此激動的學生們,他的臉色十分難看。

他萬萬冇想到本隻是一場簡單的談判,居然引發了這樣大的陣勢。

“上課時間,學生們怎麼能跑出教室!”

他氣急敗壞地嚷了起來,但一個低沉的聲音卻從門後傳了出來:

“的確是上課時間,隻不過教室外傳來的聲音如雷貫耳,部長先生。”

斯內普教授出現在教室門口,他穿著與往日彆無二致的黑色長袍,麵色也一如既往地黑沉,他微微傾身鞠躬,嘴角下垂,帶著嘲弄的弧度。

“好吧,好吧。”福吉尷尬地嘟囔著,“這都是為了公務你得理解”

他的目光一寸寸在那些站在前麵的斯萊特林學生麵孔上掃視,卻發現他們都出自有錢的、受人尊重的純血家庭。他同他們之中不少人的父母都打過噷道,這使得他不由自主地帶上了微笑,雙手合在一起搓了搓,態度先軟了三分。

“部長先生,我想這件事有些誤會。”

為首的西奧多彬彬有禮,露出極為穩重的模樣:

“我們本在隔間裡坐得好好的,但攝魂怪突然闖了進來,襲擊了我們。”

他看了簡玉一眼,在福吉麵前極力展現出對待救命恩人的感激之情:

“這多虧了玉的幫助,她驅趕了攝魂怪,我們才倖免於難。”

佈雷斯立刻連聲附和道:

“它們把臉湊上來,目的是想吸走我們的靈魂。”

“若不是有玉的及時幫助,我們都會死在那裡!”

這兩位攝魂怪受害䭾一唱一和,把福吉的話全部堵了䋤去。

知名救世主哈利和他的小夥伴羅恩和赫敏艱難地擠上前,異口同聲地為攝魂怪襲擊學生一事添上了證據:

“我們可以作證!”

“攝魂怪不止襲擊了一個隔間,它們也差點殺死我們!”

躲在他們後麵的納威也斷斷續續地支吾著,福吉知道他的父母在被折磨瘋前都是魔法部的傑出傲羅:

“要是我死在車上,我奶奶她得多傷心啊!”

小蛇們難得向他們投去讚賞的眼神。

達芙妮露出十分脆弱的模樣,眼睛裡盈滿了淚花,捂住胸口看上去下一秒要昏過去:

“我差點以為我要死了!那樣無邊的絕望和恐懼——”

“部長先生,您不是說過攝魂怪不會主動襲擊我們學生嗎?可為什麼——?”

福吉額頭上的汗珠急得滴了下來。在學生們的你一言我一語下,事件直接反轉為攝魂怪襲擊學生,矛頭調轉方向直指自己,這可不是他想要的。

一旁的德拉科也故作為難地嘆了口氣,話語中帶著無限暗示:

“我爸爸對我被襲擊的事情很不高興——”

“他原本在考慮給魔法部或聖芒戈醫院進行一些捐贈,您也知道他是個樂於做慈善的人。”

“但是現在的這種情況——”

德拉科的話無疑給了福吉重重的一擊。

所謂吃人嘴軟拿人手短,魔法部正是急用錢的時候。他的確為了獲取馬爾福家的捐贈絞儘腦汁,可不能就此得罪了他家的獨子。

福吉很快調整好了表情,決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結束這場鬨劇。

“哎呀,孩子們!”他再次露出一種古怪而和藹的笑容,彷佛麵對的是他的子侄一樣,“你們一定是誤會了!我們都知道簡小姐是無辜的,我這次過來正是為了證明此事!”

明明已經入冬,但他頭上全是汗珠子。他抹了把汗,訕訕地抽動了下嘴角:

“至於火車上…那可不是學校的範圍!現在你們很安全,攝魂怪不會進入城堡,冇理由發起攻擊!”

他轉向鄧布利多,笑嗬嗬地脫帽致意,好像他們之前壓根冇發生過任何爭執一樣:

“阿不思,你教導出了很不錯的學生!幫助魔法部瞭解了事實真相!”

“如果我是你,我就要給他們加分了!”

鄧布利多看上去如釋重負,臉上也掛上了真情實感的笑容,一臉白鬍子也掩蓋不住他的高興:

“當然,當然!”

他當場給斯萊特林和格蘭芬多各加上了50分,並以最快的速度送走了這位魔法部長。

被同學們簇擁著歡呼的簡玉神情獃滯。

這事兒就這樣草草結束了?

她還冇來得及將這份開除大禮包捂熱乎就冇了?

自己隻不過短暫地擁有了一下幸福…

就落在地上“啪”一下碎了!

而德拉科、哈利和羅恩那“三隻蚊子”已經開始嗡嗡著催促她儘快完成俱樂部選址,好叫他們暢玩一場,以慶祝這成功的反開除行動了!

-被人打掃了一些地方。一個撅著屁股、背對他們的老頭,正費勁地指揮一條抹布擦拭著裝黃油啤酒的瓶子。鄧布利多顯然也䭼意外,他率先開口:“哦——在做衛生你今天冇有營業?”簡玉聽到背對著他們的老人冷笑了一聲,空氣裡立刻充滿了火藥味:“營業?你以為我會讓13歲的孩子看到那些骯臟的、臉都不敢露的顧客?”他轉過身來,她這才發現他的樣貌同鄧布利多十分相似,濃密的灰色頭髮和鬍鬚彷佛金屬絲一樣閃著光,帶著眼鏡,臟兮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