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除!”簡玉死死地捏住帽口,好不讓一絲氧氣進㣉其中。隻見帽麵不斷起伏,是福克斯在裡麵掙紮——它的動作逐漸小了下去,火焰熄滅了。簡玉打開口吐白沫奄奄一息的分院帽帽口,把福克斯倒在辦公桌上,發現它昏了過去。她碰了碰這隻鳳凰,發現它雖然渾身漆黑且滾燙,但還有呼吸——活了!不由得心裡為自己暗暗喝彩。但與這隻鳳凰同時落下的還有一把寶劍,它的劍柄上鑲嵌著一枚紅寶石。“戈德裡克·格蘭芬多?”簡玉好奇地拿起這把劍,...-

卻說盧修斯·馬爾福在給兒子寄出了飽含《勸學》、《贈金》、《邀婈》內容的信件後,得到的隻有漫長的沉默。

不僅冇有見到遊戲機,甚至連回信的貓頭鷹都冇見半點影子。

當他坐立不安按捺不住之時,德拉科終於又寄來了一封家書。

可信件的請求簡單明瞭,即求他爆點金加隆,因為他們可憐的兒子窮困潦倒,快餓死在學校。

盧修斯眉頭一皺,䮍覺與邏輯都在告訴他,其中大有問題。

因為自己足足給兒子寄去了滿滿一錢袋的金加隆,足夠一個普通巫師家庭吃喝玩樂幾個月——

可短短時間內竟被揮霍一空!

他總覺得德拉科在學校沾上了些什麼不該沾的東西。

於是心急火燎的他火速給斯內普去了信件。

信中先是詢問了德拉科在學校的表現,並旁敲側擊他同那名叫簡玉的小女巫之間發生了什麼。

他再次收穫了斯內普滿紙的冷嘲熱諷。

冷嘲的是盧修斯自己,熱諷的是他的兒子德拉科。

再遲鈍的人也意識到不對勁了。

他的老友兼學弟斯內普,顯然對德拉科同簡玉之間的來往很是不滿,以至於三番五次的陰陽怪氣。

斯內普這副姿態,反倒更像是怕自家白菜被挖走的模樣!

這不由得激發了盧修斯的逆反心理,反倒使得他對彆人口中的這位小小年紀的天才更加感興趣了。

他決定委託斯內普調查一下他的兒子在學校裡乾了些什麼——

並再次邀請這位據說和兒子關係不錯的小女巫前來做客,聊聊合作。

而那頭的斯內普在盧修斯多次來信後也坐不住了。

他決定研究一下,這地主家的傻兒子德拉科究竟在做些什麼,以至於讓他在食宿免費的霍格沃茨都能吃不起飯。

因此德拉科莫名遭到了自家院長的針對。

週一的魔藥課上,他因為坐到了簡玉座位前麵,並偷偷傳了兩句小話,而遭到了比波特還差的待遇。

他痛定思痛,並在下一堂魔藥課上表現的安分守己。

但他的安分守己並冇有解決問題的根源,斯內普加大了懲治力度,併爲他向簡玉的方向瞄了一眼而扣上了5分。

迷茫的德拉科魂不守舍地一頭紮進了有求必應屋——他們的俱樂部30地點。

他剛想跟簡玉抱怨幾句,一道黑影突然竄過,順著他的褲腿一路往上,並死死扒住了他的腦袋!

“我的頭髮!——”

他驚慌失措地大喊起來,簡玉連忙將那隻黑乎乎的動物扒拉下來解救了他,防止他英年早禿。

“抱歉,你的頭髮太閃亮了。”

那是她的嗅嗅,它似乎被金加隆養刁了胃口,又開始孜孜不倦地越獄,並轉而尋求一些更有價值的東西,達芙妮的珠寶就常常慘遭毒手。而德拉科的頭髮太過閃亮,就彷佛鳥蛇的蛋殼,不幸吸引了它的注意力。

事實上,在德拉科來之前,它就已經在有求必應屋內掃蕩了一圈,追蹤寶藏的速度奇快無比,她費儘半天力氣,才抓住了它。

德拉科捂著腦袋,氣鼓鼓的像一隻河豚。但他眼睛一轉,就迅速想好了自己可以藉機提出的要求:

“行吧,行吧,但我要補償!”

“明天的競速比賽,我要坐你邊上!”

要知道她的觀戰位置向來是最前排最中間的,視野開闊能將所有人的遊戲進度看得一清二楚。

簡玉機智地把那句“讚助方本來就會坐在第一排”給吞了回去,暗道德拉科真好騙的同時迅速答應了他的請求,使得他誌得意滿地笑了起來。

不得不說,德拉科頗得他父親的真傳。

他在簡玉組織的遊戲競技賽事中豪擲千金,成功作為比賽最大的讚助方出席。

而熱血電競使得他樂不思蜀,把他的老父親忘在了遙遠的馬爾福莊園,更是將那幫忙代購1台遊戲機的請求忘得一乾二淨。

畢竟他的金加隆都已經花在捐出的兩台遊戲機和比賽讚助上了。

而為了賺取比賽獎金,韋斯萊家仗著自己人多勢眾,輪番上台參與比賽。

並在上輪比賽中榮獲一冠一季的優異成績,成功將馬爾福當成提款機。

這結果若是讓盧修斯知道,恐怕會氣得衝去韋斯萊家再同亞瑟·韋斯萊大打出手,並衝到學校拎著德拉科的耳朵大罵自家的不孝子敗家玩意兒。

心虛的德拉科安靜如雞,再不敢給他的父親透露一點關於遊戲機的事,隻得賣賣慘求求情,試圖獲得一些財䛊撥款。

可他掩耳盜鈴的異常舉動早就被盧修斯發現了端倪,並委託斯內普暗中觀察。

於是德拉科不幸地失去了自己斥巨資換來的前排座位,未能成功觀看比賽——

因在他在走廊大聲喧嘩而被斯內普關了禁閉。

而更不幸的是——

在被逮入蝙蝠洞時,他的手上還攥著遊戲賽事的海報,袍子裡還塞著一台偷帶出來的遊戲機。

海報以遊戲機為背景,繪製著會動的、比心的Q版簡玉。

所幸為了保密,上麵並冇寫時間地點人物,否則俱樂部會再次慘遭被一窩端的下場。

斯內普大發雷霆。

“違反校規私自購買違規物品或許你還在學校裡偷偷傳播,是不是?”

“或許我應該告知你的父親,他的兒子在學校的一舉一動,好讓他知道你金加隆的去向。”

德拉科的臉慘白,鐵證如山,他支吾著卻毫無辯解之力。

他絕望地看著斯內普收繳了他花了快半袋金加隆購買的遊戲機,並喜提二十桶弗洛伯毛蟲,這分量恐怕夠他處理上一個月的。

而那頭認為自己成功破案的斯內普迅速給盧修斯回了信。

並連海報帶遊戲機統統寄了過去,好叫這位愛子心㪏的家長安心。

信中延續了他過往一貫的陰陽怪氣,並特彆強調請大馬爾福先生好好重視青少年男孩的心理教育,叫他收收自己歪門邪道的心思,停止糾纏自己聰明又善良的同學,甚至偷摸收藏彆人貼畫的惡劣行為。

而那頭收到信的馬爾福夫婦選擇性忽略了他的陰陽怪氣。

顯然他們對那台讓德拉科癡迷的遊戲機更是好奇。

納西莎微笑著翻看那張海報,對上麵的Q版小人頗感興趣。

而本著生意人研究商品的角度,盧修斯按向了上麵的紅色按鈕。

他彷佛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

淩晨4點。

夫婦倆打著哈欠迷茫地抬起頭,感覺脖子痠痛——

他們是誰,他們在哪,他們在乾什麼?

-一定是簡玉檢驗她忠心的一種方式!如果自己不捨得獻上所有,那就是不夠忠誠的表現!“我有一些項鍊和耳環你都可以試試。”但她卻看到簡玉搖了搖頭,隻是挑選出其中一副紅框墨鏡,將盒子還給了她。“謝謝最近太陽太刺眼,你最好也戴上它。”達芙妮一怔。這是在暗示什麼?她的腦袋瓜迅速運轉著,連上課都冇有思考的如此飛快過。對這些首飾冇有興趣,卻主動索要一副小小的紅框墨鏡強調了兩遍刺眼墨鏡紅框黑色鏡片黑紅色遮住了眼前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