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14章 飛行課堂(一)

    

她這樣想著。能安靜地一個人待著,冇有什麼能比這更爽的了。她一點也不想表演所謂的“貴族禮儀”和“優雅的姿態和腔調”,同他們扯那麼多官方而無用的社交辭令!但忽然她感覺胳膊肘下傳來了一股大力,她的視線猛地變高了,人在空中飛速地移動。兩個瘦高男孩正一左一右地架著她朝格蘭芬多的長桌衝!他們有著一模一樣的臉龐和紅色頭髮,圍著紅黃相間的大圍㦫,眸子裡帶著調皮的色彩。感受到簡玉的四肢在用力地掙動,其中一人吹了聲口...-

陳玄已經是進入到了最後關鍵的時刻、

將那力量給穩定下來吼。

一絲黑色的氣息,正在從那安兒的天靈蓋之中緩緩的滲透出來。

看見了這一股寒氣出現,陳玄的心中也是一驚。

之前也正是這東西,差點要了這安兒的性命。

那孔雀聖母等人也是能看見了這寒氣的出現,心中頓時一驚。

“被逼出來了?”

“這縷寒氣就好像是跗骨之蛆一般,竟然是能被他給弄出來,此人是誰!?”

看見這陳玄這般的手段,那孔雀聖母哪裏能夠不吃驚,簡直就是強大無比啊。

這是何等的境界。

那孔雀聖母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氣。

先前被那巨人分身給逼退了幾名火門長老本來是準備繼續,去找那巨人單挑的,但是看見這陳玄直接是將那黑水寒毒給吸扯了出來,心中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這簡直就是不得了啊。

竟然是將這黑水寒氣給吸收了出來。

“這……這怎麽可能!”

所有人都是吃驚的看著這一幕,顯然是對於這陳玄的動作,感到相當的不可思議。

“安靜!”

孔雀聖母頓時喝道,這都是什麽情況關頭了,竟然還在這裏吵吵鬨鬨的。

失去了這些人的進攻,那天空之上的存在,火烈鳥以及懷遠兩人也是飛速的墜落,紛紛來到了天丹老人的身前,和眼前的這些人直接形成了對峙。

楚修等人也都隻能在那外麵遠遠的看著,眼前這樣的局麵出現,就算是餓狼軍的餓狼也做不了什麽事情,隻能夠在這裏等待著,畢竟現在這火烈鳥等人都直接出手了,那還有什麽好說的,黑熊則是待在這餓狼軍之中。

自從自己突破了神級之後,這黑熊發現自己,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往往遇見敵人的時候,那都是非常強大的,根本就打不過對方,但是這遇到了比較弱的時候,也根本就不需要他黑熊出手,其餘的人出手也一樣能夠輕鬆的不搞定,自己這一些修為來說,簡直就是有些暴殄天物了。

“哎,什麽時候,我才能夠變得跟他們一樣強大啊!”

黑熊不由得樣歎一聲說道,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陳玄將那黑水之氣給直接抽取了出來,這一縷黑水之氣,雖然說已經是被陳玄給吸扯了出來,但是這拿在手中,依舊是一件定時炸彈,若是稍微的丟在這地上的話,那說不定就會將這整個北水城都直接冰封住了。

瀚海珠將這黑水之氣的力量給緩緩吸收了進去。

起初這瀚海珠剛剛接觸到這黑水之氣的時候,甚至於本身還沉浸了一下,似乎是被這瀚海珠給觸動的冰封住了一般,但是很快,瀚海珠將這被一股力量給直接消化了。

轟!

陳玄一心二用,用那瀚海珠煉化這黑水之氣,同時也是在穩固著那安兒的氣息。

安兒此時褪去了一身的疲憊,這黑水之氣已經是被祛除,根深蒂固了將近二十年的時間,如今總算是被剔除了出來,也是讓安兒的心中感到相當的舒暢。

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安兒便是看見的身前。

因為這段時間也經曆的太過折.騰的事情,此時這安兒的神智尚未恢複清醒,隻是依稀的記得這睜開眼睛所看見的這一幕,一個年輕的男子,正在用自己的全部力氣,幫助自己祛毒。

從頭到尾所感受到的,都是屬於這個男子的力量。

此時此刻,是如此的熟悉。

“醒了,醒了!”

看見安兒睜開眼睛,那不遠處的孔雀聖母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要知道,這安兒身上所患有的劇毒,每隔一年就會爆發一次,如今總算是又出現了一次,這幾乎已經是極限的境界了。

若是安兒冇有辦法挺過這一關的話,那這五色神光就會失傳了。

想到這裏,孔雀聖母等人,也都是鬆了一口氣。

畢竟現在這安兒的狀態,能夠穩定下來,也是讓人安心。

黑水之毒,終於,得到了控製!

雖然說現在也不知道,這黑水之毒,到底有冇有完全的消耗完畢,卻是可以知道,最起碼這陳玄,已經是有辦法能夠解決和控製這種黑水之毒了。

隻要這陳玄還活著,安兒就有希望。

此時那藥鼎之中的三味真火決已經是退去,此時在那其中所燃燒著的,是那屬於不滅鼎的天火之力,讓這安兒在其中,進行著自身的穩固。

雖然說這毒已經祛除了,但是要知道的是,這些毒在這安兒的體內已經是紮根了十幾年的時間,甚至已經成為了這安兒的身體一部分,因此在解除了的時候,也是不可能這麽快的讓安兒出來。

那就好像是少了一半身體,會感到非常的不適應。

“為何還不將公主撈出來?”

幾名火門長老見狀,看見那陳玄不曾有意將人給放出來,這也是讓人心中吃驚。

難道這傢夥還要暗中做一些手段不成。

孔雀聖母搖搖頭,雖然她不知道這陳玄在做什麽,但卻是知道,此時此刻,陳玄在這裏並冇有對這安兒做任何的小動作,並且孔雀聖母的關注一直都是放在了這安兒的身上。

在觀察了一下之後,孔雀聖母也是恍然大悟。

“安兒體內的毒素早已經成為了身體一部分,貿然的將之抽出來,本身就使得她身體空虛,若是直接接觸周圍的力量,這一副身體將會瞬間崩潰!而此少年,正在用自己的法力,來鞏固這安兒的身體!”

孔雀聖母不由得驚歎的說道。

神醫不愧是神醫。

一般人這大病剛去,少說也要修養個好幾個月的時間,才能夠恢複正常,但如今這陳玄出手,卻是能夠在這短短的數個時辰之間,幫助這安兒的身體,最起碼給調養到這正常人的狀態。

這纔是陳玄的高明之處。

完美無缺,甚至是冇有任何的破綻缺陷。

這樣的治療手法,讓這孔雀聖母刮目相看。

“此人究竟是誰,為何之前未曾聽說過?”

就在這時,那藍淩也是來到了孔雀聖母的身邊。、

“他就是陳玄,這北水城的主人,據說隻身一人,覆滅了黑暗神殿,夜叉之王。”

“原來是他?倒是見識了,此人,不可得罪!”

孔雀聖母緩緩說道。

終於,那下方的陳玄,已經是進行到了最後一步。

“固本培元。”

頂點小說網首發-圓前一個星期服下,狼人即使變成狼也會保持理智。”斯內普依舊冇有發表評價,反而警告她:“月圓下,狼人變身後一旦被咬,唾液與你的血液混合,你就會被感染成狼人。”簡玉敏感地察覺到他在暗示什麼。但斯內普卻轉而結束了這個話題:“我想你毛茸茸的愛好應該不會包括接觸它們。”接下來話題又回到了魔藥熬䑖的手法上。如同過去兩年一樣,他對簡玉的攪拌手法、㪏藥材方式和稱重熬䑖順序百般挑剔。但陰陽怪氣的同時,他還在不停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