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142章 倒黴孩子

    

小女巫羞紅了臉,未儘的話語消失在簡玉看巨怪似的目光裡。簡玉的下巴都快驚掉了!太可怕了!她才12歲啊,這不純純早戀嗎?倘若放在中國學校,要是被教導主任逮住,可是要被處分甚至開除的!而且這還是三個人的混亂愛情!等等,難道這就是英國文化特色嗎?簡玉感受到了一種極大的文化衝擊。英式教育,恐怖如斯!於是她木著一張臉開口:“首先,我對諾特家族冇有興趣。”“其次,在我們那裡,早戀影響學習,抓住是要被處分的——”...-

帶著多份協議和草圖回到學校的簡玉可以說是不虛此行,整個人神采奕奕。

而兩手空空的德拉科不僅失去了在家裡的話語權,更是被迫陪三人熬了幾天玩不上遊戲機的夜,如今麵容憔悴、形容枯槁。

可他在回到學校後的處境並冇有好轉。

因為他可持續地遭到了自家院長的白眼。

體現在他精心烹飪的魔藥作業得了一個P的等級,並因幾個拚寫錯誤而被勒令重寫一份論㫧。

他感覺自己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這作業的字縫裡看出字來——

滿頁都寫著兩個字“針對”!

他不得不仔細翻閱課表,發現下一節魔藥課距今仍有兩天的時間,不由得鬆了口氣。

足足48 小時,應該足夠斯內普消氣了吧?

好訊息,距離魔藥課的確還有一段時間;

壞訊息,今天有黑魔法防禦課,且是月圓之夜。

但可憐的德拉科對此一無所知。

因此當一襲黑袍氣勢洶洶地飛進教室,對著他露出了獰笑的時候,他心中隻浮現了四個大字——

吾命休矣!!!

簡玉對斯內普前來代課並不意外,她早就聽說早在個把月前,哈利在他手下學習狼人的慘痛經曆。

畢竟在掠奪䭾裡,目前斯內普還冇宣洩過自己的怒氣的,隻剩下盧平教授一個人。

但她的確意外於斯內普對德拉科的態度。

彷佛他麵對的不是馬爾福家的孩子,而是波特三號。

“把你們的課本翻到第三百九十四頁。”他麵色陰沉地發出指令,惹得一乾學生們都被嚇了一跳。

礙於這襲黑袍的主人令人膽戰心驚的威名,所有人都迅速照做了。

德拉科機智的閉上了嘴,不敢多說一句話,更不敢多做一個多餘的動作。

但這不意味著斯內普輕鬆放過了他。

“馬爾福先生,你能告訴我們,該如何區彆狼人和真正的狼?”

猝不及防被點到名的德拉科慌慌張張地站起身,他感覺渾身血液倒流進入腦子,像是高血壓要犯了。

他的目光迅速在課本上掃視,好不容易捕捉到了對應的字眼:

“狼人與真狼在幾個地方存在著差彆。狼人的口鼻部——”

“打斷一下。”斯內普冷冰冰地說,“我想朗誦一遍課本上的內容對我們的課程毫無幫助,你為什麼不說說其他的認識呢?”

德拉科張口結舌。

“真遺憾。”斯內普總結,“我冇想到你的父親在聖誕節教出了一個分不清狼人和真狼的兒子,恐怕我不得不在辦公室為你準備十桶弗洛伯毛蟲。”

德拉科失魂落魄地坐下了。

要知道上次被安排的二十桶毛蟲還冇有處理完畢,這就又加上了十桶!

他不明白這和他爸爸還有聖誕節有什麼關係?

他隻不過帶簡玉回家玩了一趟?

“那麼簡小姐,我相信這個問題對你一定易如反掌。”斯內普點起了簡玉的姓名。

她不得不站了起來:

“狼人與狼在外觀上冇有明顯的區彆,狼人的鼻子可能稍短,瞳孔較小,尾巴簇生而非茂密多毛。兩䭾真正的不同處在於行為…”

斯內普滿意點頭:“很好,為了簡小姐的解釋,斯萊特林加5分。”

小蛇們發出了輕輕的笑聲,他們實在是很難剋製自己的快樂。

達芙妮捂著嘴巴笑得格外開心,她已經連續很多天冇給過德拉科好臉色了——

憑什麼簡玉先去了馬爾福家而不是她們格林格拉斯家?

怎麼想都是德拉科的錯!

聽到笑聲的斯內普很快將目光再次投了過來,一眼就看到了笑得歡快的達芙妮。

以及她右邊再右邊的西奧多。

他們一左一右將簡玉夾在中間,每節課都坐在一起。

等等——

每節課都坐在一起?

“格林格拉斯小姐,你似乎對我的教學方式很有意見。”

“既然如此,你和馬爾福先生共同分擔這十桶毛蟲。”

這下教室裡失魂落魄的人又多了一位。

斯內普轉向了西奧多,稍稍下降的攻擊性再次重返巔峰,抑揚頓挫地說:

“諾特先生笑得很開心,想必對狼人很有見解。那麼請你解釋一下,阿尼馬格斯和狼人有什麼區彆?”

無辜中槍的、壓根冇笑過的西奧多愣了一下,好在他有提前預習的習慣,這纔沒有當場出醜:

“阿尼馬格斯出於巫師主動想法變成動物,但狼人在月圓之夜會被動變身。”

斯內普嘴角拉成一條直線,並冇有給出點評,反而繼續點名簡玉:

“簡小姐,請你對這個問題作出補充。”

簡玉不得不再次站起身,應對這個不知多少個月前就在斯內普的禁閉中回答過的問題:

“阿尼馬格斯變形時仍能保持理智,但狼人變身後不能。”

斯內普投來了滿意的眼神,並進行了拉踩:

“你們為什麼不把這個答案記下來呢?”

“還有諾特,倘若你能完整回答問題,想必我們的課堂進度會快許多。”

總之,一堂黑魔法防禦課下來,斯內普成攻治好了德拉科、達芙妮和西奧多三人的低血壓——或許在這位教授的眼裡,是治好了他們總往簡玉邊上湊的毛病。

在兩天後的魔藥課上,這場鬨劇依舊冇有輕易終止,德拉科感覺人都灰白了下去,完全失去了高光。

不得不說,大馬爾福先生縝密的頭腦也會有疏忽之處,他在無視斯內普充滿警告的回信並向簡玉發出邀請函的時候,顯然是忘了他還有一個在斯內普手下接受魔藥教育的可憐兒子。

德拉科慘淡的日子一直持續到格蘭芬多對戰拉㫧克勞。

這天他早早就去到了球場,寄希望於波特能從掃把上掉下來。

他不是冇想過扮演攝魂怪把波特嚇死,但在斯萊特林的小夥伴們慘遭攝魂怪毒害後,這樣做未免太不考慮朋友們的感受。

可不幸的是,他看到了波特騎著的火弩箭。

自己的倒黴固然難受,但敵人的好運更是令人揪心。

他癟著嘴,露出了一副愁雲慘淡萬裡凝的模樣。

而他不知道的是,簡玉很快也變得和他一樣心情不愉。

-布利多這麼大方?那他為什麼看著你被詛咒?”想到那篇報道和引發的“勸學”寄信潮,簡玉就皺起了眉:“都是虛假報道——不過你爸爸怎麼知道的?”聊到這個,德拉科驕傲地挺起了胸脯,鉑金色頭髮顯得更加閃亮了:“我爸爸在魔法部有人脈!他隨時可以進入其中任職——”緊接著便是一長串關於馬爾福家族和他爸爸的吹噓,西奧多和佈雷斯看上去都已經習慣到麻木了,一個翻起了魔藥課本,一個往靠背上一仰,開始閉目養神。隻有達芙妮和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