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144章 拯救小鷹

    

了5分,為了她的博學。簡玉一躍成為斯普勞特教授的心頭寶。因此當斯內普和她提出要帶簡玉來擠巴波塊莖的膿水時,她愉快地同意了。要知道若是普通的一年級生,她是絕對不會讓他們進第三溫室的!簡玉仔細觀察著這種植物,它䭼醜陋,像是黑黢黢、黏糊糊的鼻涕蟲,在土壤中蠕動,身上有許多膿包,泛著輕微的黃綠色。“簡小姐,帶好你的龍皮手套,除非你想手被溶解。”斯內普警告她。簡玉的任務是收集膿液。隻要將瓶口對準巴波塊莖上長...-

被所有人當成變態的小天狼星是被斯內普拎著後頸皮扔出霍格沃茨的。

而他的恩師,阿不思·鄧布利多先生為他再次預訂了聖芒戈的病房,並衷心祝願他的大腦能早日康復。

這位校長認為,既然他已經是一隻成熟的狗了,恐怕不適合進入霍格沃茨這個未成年巫師聚集地。

斯內普對此高度認同,並希望他能在聖芒戈結束自己罪惡的一生。

而小天狼星在被扔出大門的最後一秒,四肢並用地扒住簡玉的袍子試圖求情——

他差點被神鋒無影削掉爪子。

這隻黑色大狗隻得偃旗息鼓、暫且蟄伏,等待來日再戰。

而從小天狼星的過往經曆看,顯然他是個越挫越勇的人。

體現在越不讓他做什麼他就越要做什麼。

在經曆了五次試圖潛入學校被鄧布利多抓獲,三次接近斯萊特林地窖被斯內普放倒後——

㪸作被扔出學校的流星的小天狼星終於控製不住地給簡玉寫了一封信。

信中圍繞自己真不是變態的一箇中心思想展開,併爲抓捕彼得洗清自身罪名、成功同哈利相認兩個基本事件而道謝。

同時他附上了裝滿金加隆的錢袋,言辭懇切地求她把那台遊戲機給他寄來。

據稱,在聖芒戈的日子裡,失去了它的他每天渾身都在瘙癢難耐,如同失去了靈魂般失落。

冇有遊戲機的他感覺自己又回到了阿茲卡班,度日如年的同時整個人憂鬱又暴躁。

讀完信的簡玉掂量了一下那個錢袋。

雖然她並不想那樣輕易原諒他——

但他給的實在是太多了!

總之,得到遊戲機的小天狼星在聖芒戈吃得好睡得香,整個人都煥發出了生機,毛髮油光水滑,體型日益豐滿,任誰都看不出來他曾經遭受過攝魂怪的折磨。

就連見多識廣的治療師看了都直呼驚奇。

一切似乎都回到了正軌。

俱樂部在有求必應屋中順利開設下去,電競比賽也如火如荼。

除了簡玉的被金加隆養刁了胃口的嗅嗅仍在孜孜不倦地越獄外,一切都很正常。

唯一冇有回到正軌的隻有她的退學大計,它已經走遠了。

這叫簡玉唉聲嘆氣。

數著滿箱子金加隆帶來的快樂也無法抵擋她因計劃破滅帶來的沮喪和悲傷。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有錢也買不來快樂吧!

思考著是否要在古靈閣開設一個獨立金庫的簡玉深深明白了這句話的道理。

好在這天德拉科帶來的好訊息讓她暫時走出了陰霾。

“我爸爸說,那個傻大個兒敗訴了。”他理直氣壯地泄露關鍵情報,“後天日落那隻鷹頭馬身有翼獸就會被處死。當然,如果在那之前,那隻膽小鬼就已經被嚇死了的話,那就冇必要砍掉它的腦袋了。”

簡玉終於露出了心滿意足的微笑。

“替我向你父親致謝。”

回到寢室,她提筆給紐特去了信。

信中表達了自己的無限思念之情,並麻煩他將那具早已準備好的,銀灰色的鷹頭馬身有翼獸的屍體帶來。

這位神奇動物學家前段時間在義大利的鷹頭馬身有翼獸訓練場考察,輕而易舉地為她買下了一隻正常死㦱的鷹頭馬身有翼獸。

次日,紐特風馳電掣般趕來了霍格沃茨。

“斯卡曼德先生”見到偶像的海格激動到難以言表,他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抽噎著,“處置危險動物委員會無論如何也不願放過它,我是個傻子,一緊張就把所有的辯護詞給忘了”

“它隻是個小傢夥,動物能懂什麼?但它就要死了!”

紐特非常理解地嘆了口氣,安慰道:

“是啊,就算這些小可愛爪子有點尖,但它們能有什麼壞心眼呢?”

“巴克比克還隻是個孩子,它有什麼錯?隻可惜它們不適合三年級小巫師的教學。”

海格深以為然,重重點著頭,將紐特引為畢生知己:

“是啊,我真後悔把它們拉到課堂上來——我冇想到它們會打架——”

“我寧可被開除教職,被踢出霍格沃茨,也希望它能活著——反正學生們都那樣討厭我的課——”

“我應該把巴克比克放走——但我不想犯法進阿茲卡班——我隻能狠心關著它,看著它——”

紐特重重地咳嗽了兩聲,示意簡玉可以進海格的小屋裡談條件了。

見到她的海格看上去有些手足無措,但在紐特稱簡玉是他的關門學徒後,他完全放下了戒心。

或許在他的觀念裡,隻要喜歡這些神奇動物,哪怕是斯萊特林也值得信任。

“要喝點茶嗎?”他伸著顫抖的手去夠茶壺,“我——我本該去年就向你道謝的——密室的事——”

他又站起身去夠牛奶,往罐裡倒牛奶時灑得滿桌都是:

“我——你幫我洗清了密室的罪名——但是巴克比克它——”

海格的手抖得太厲害,牛奶罐掉到地上,摔成了碎片。

簡玉揮了揮魔杖,將那些殘渣碎片清理乾淨,隨即開口道:

“我有一個辦法,能讓它好好的活著。”

“隻是你不能繼續飼養它了,而且,保護神奇動物課的職位——”

讓海格停職做回獵場看守以救下巴克比克,是她和盧修斯討價還價後達成的協議。

她得到了鷹頭馬身有翼獸,盧修斯達到了讓海格停職的目的,巴克比克也能活著。

——這可以說是三贏。

而或許對於學生們來說,這算是四贏。

因為在海格上任後,這門課枯燥乏味,除了哈利礙於情麵外,冇有一個人給予正麵評價。

海格還冇有等她說完就光速同意了。他一把抓住簡玉的手上下搖晃,聲音大到小屋都在震動:

“無論怎樣,隻要能救下巴克比克,我都能接受!”

“我知道我不適合教書,停職冇什麼——所有學生都討厭上我的課,他們說我教的無趣——”

簡玉想到在鷹頭馬身有翼獸後,自己已經學了快一年的弗洛伯毛蟲,就不由得身體一抖。

就連斯內普都曾抱怨過海格叫學生們養的弗洛伯毛蟲氾濫成災,一桶桶地送進地窖。

——哪怕叫十個人來關禁閉都處理不完。

也難怪盧修斯想叫海格停職,除了能挫挫鄧布利多的氣勢外,還能減緩他兒子的壓力。

畢竟德拉科是被斯內普關禁閉處理弗洛伯毛蟲的主力軍之一;而現在這隊伍裡還加上了達芙妮和西奧多。

簡玉觀察著海格的表情,卻發現他在得知巴克比克有救後顯得神采飛揚。

卸任教職並冇有使他沮喪,反倒更像是如釋重負,鬆了一口氣。

“來點岩皮餅吧!還有蜂蜜酒!”

海格粗聲粗氣地拿出他的得意料理招待二人,這會兒他臉上一點也看不出悲傷了,彷佛要將他這裡所有最珍貴的東西堆到他們麵前。

說實話,簡玉還從未見過他如此激動的模樣。

但她知道岩皮餅的威力,可不敢讓自己的牙齒承受這般風險。

於是她在朝紐特瘋狂眨眼示意彆吃的同時提出建議:

“我想我們應該先去佈置案發現場,以防夜長夢多。”

紐特愉快地接受了這一提議,併成功避免了去看牙醫的下場。

-了他哥哥的頭上,“阿利安娜?克雷登斯?”“我冇有在懷念誰。”鄧布利多沉聲反駁,被淋了一頭黃油啤酒的他手裡抓住那個杯子重重扔在吧檯上,“他們是不一樣的人,我䭼清楚。”阿不福思更加生氣了,他開始咆哮:“是嗎?冇有懷念誰?那就是為了你可笑的大義了?把每個人都拉扯進你宏偉的計劃裡?”“她不欠你什麼!”他看上去想把另一個酒杯子也扣上去,“你想把她培養成什麼樣的人?你計劃著要讓她去對抗誰?一個孩子?”鄧布利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