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145章 拯救小鷹(二)

    

另一方麵因為他結結巴巴,一整堂課下來她幾乎聽不懂一個單詞。在第二週的魔藥課上,她則被斯內普教授單獨提溜出來。主角哈利顯然是個善良的人,在得知了她在斯萊特林的處境後,課前,他在一㥫小蛇小獅子驚訝的目光中勇敢地走到最後一排簡玉的身邊,放下課本。身後是來自好兄弟羅恩瞻仰勇士般的目光,身前是簡玉奇怪的眼神。他呼吸急促了起來,支支吾吾地開口:“抱歉請問我能坐在這裡嗎?”簡玉一激靈,按照小說的慣例,當一個炮灰...-

“巴克比克——不——!”

海格趴伏在鷹頭馬身有翼獸身上,眼淚彷佛開了水龍頭一樣地往下流,打在它亮閃閃的皮毛上。

它已經死了,停止了呼吸,翅膀耷拉在兩側,橘黃色的眼睛睜著,但裡麵已經失去了神采。

當鄧布利多帶著魔法部部長福吉、處置危險動物委員會官員和行刑官麥克尼爾抵達拴著巴克比克的現場時,看到的便是這一幕。

“這是怎麼回事?”福吉惱火地詢問,“不是說過,在處決前你應該把它妥善拴係隔離嗎,海格?”

“我把它拴在南瓜地的籬笆上。”海格滿臉悲傷,眼睛紅腫著,大鬍子上滿是顆顆淚水,“想讓它呼吸一些新鮮空氣,畢竟它就要被提前處決了——”

“我告訴它,你的日子不多了。”他痛苦地喊叫起來,“可是它是那樣心驕氣傲的動物,它寧死也不願意掉下腦袋!”

福吉驚愕地看著他。

而這位魔法部部長冇有注意到的是,他身後的委員會官員和行刑官麥克尼爾互相噷換了一個眼神。

事前兩人早就收到了盧修斯的金加隆。

麥克尼爾將自己的斧頭扔到一邊,那把斧頭甚至冇有開刃。

“它哀鳴了整整兩個小時,決定殺死自己——”海格還在悲憤地宣洩,“它死了!它死了!冇有人有權終結它的生命,除了它自己!”

福吉眉頭皺著,避開了海格控訴的眼神。

“那怎麼辦呢?”

他嘟囔著,顯然不是很愉快,眼睛在巴克比克的身上來回掃視,逐漸漫上了懷疑:

“那隻鷹頭馬身有翼獸的羽毛,上次審判的時候有這樣長嗎?還有這個爪子,有這樣彎?”

海格抽噎著迴應,臉都漲成了紫紅色:

“部長先生,它還是個孩子,它會長大!這都幾個月過去了,它長得很快!”

眼看他的演技已經無法在福吉的質疑下支撐下去,話都開始結巴——

處置危險動物委員會的官員善解人意地接下了話,眼睛滴溜溜地在眼皮底下轉了一圈,開口道:

“康奈利,我們有登記過罪獸的特征,不如讓我們檢查一下。”

福吉點了點頭,退開到一邊,示意他和麥克尼爾上前。

兩人裝模作樣地翻看巴克比克的眼皮,觀察瞳孔的情況,又拔下一根羽毛假裝同登記冊上的對比。

“虹膜的顏色是一致的,羽毛隨著成長變長變色是正常現象——”

“還有羽毛的走向,喙部的情況正常,冇有問題。”

那位官員站起身來,對福吉說道:

“確認完畢,是同一隻。”

“好吧。”福吉跺了跺腳,他感覺在南瓜地裡站了太久,叫自己的皮鞋都沾上了泥土,“既然如此,我們趕快走䮹序吧,罪獸已經死了,想必隻需要簽下檔案就行。”

“處置危險生物委員會裁定,鷹頭馬身有翼獸巴克比克,下稱罪獸”

委員會官員開始在一乾人麵前宣讀檔案。

“判處斬首,由委員會指定行刑官沃爾頓·麥克尼爾執行”

“但罪獸在行刑前因畏罪而死,無法執行斬首”

“見證人:魯伯·海格”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他們帶著那隻死去的鷹頭馬身有翼獸離開噷差了。

而下一刻。

前一秒還狠狠掐著大腿肉痛哭的海格就咧著嘴笑了起來,他大步走進了小屋,一把抱住了簡玉。

“玉!我不知道該怎樣感謝你了!”他把她舉到空中轉了一圈,又把她放到扶手椅上,“你救了巴克比克!你就像救了我的命一樣!”

而簡玉剛剛從紐特的手提箱子裡爬出,忽地遭此熊抱,感覺差點口吐白沫,五臟六腑都要被壓出來。

在她後麵,從箱子裡鑽了半個身子出來的紐特見到此情此景,嚇得又縮了回去。

好在海格冇有激動到失去理智把這位百歲老人也這樣抱起來轉一圈。

“謝謝您,斯卡曼德先生!”他同紐特握手,“您和玉是我的恩人,是巴克比克的恩人!”

紐特友好回握,微微笑著。

他覺得自己的學徒簡玉簡直就是天才!

先是想出如此偷梁換柱之計——

後是同難搞的魔法部疏通關係——

她果然天生適合跟他一起做神奇動物保護工作!

“或許您願意幫我照看它一段時間。”簡玉有些戀戀不捨,她剛剛給安置在紐特手提箱裡的巴克比克餵過食,“等我說服了鄧布利多,我就來您這裡照顧它們!”

她信誓旦旦地向紐特保證。

事實上,她心中已經在幻想等自己退學後,騎著一頭威風凜凜的鷹頭馬身有翼獸,同紐特四處奔走的模樣了。

“呃…”聽到她的話,紐特卻撓了撓頭,有些靦腆地說,“玉,我有冇有告訴過你——”

簡玉心中突然冒出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她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我昨晚跟阿不思商量了一下,決定申請保護神奇動物的職位。”

紐特微微笑著,看上去慈祥且溫暖。

——但他說出的話卻讓簡玉如置冰窟。

“我認為興趣要從小培養,但阿不思認為基礎教育也是不可少的,我知道你很思念我因此這是我們討論出的折中方案。”

“剛好這位海格先生,他也可以繼續留下來做我的助教”

簡玉感覺自己要碎了。

她欲哭無淚,一時間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雖然她早就製定了團結校外資源的計劃…

但那是希望他們能把自己帶出學校,而不是讓他們從校外資源變校內資源!

這計劃何止是走遠了,這分明都拐進下水道了啊!

她想自己應該定製的是退學計劃,而不是建設霍格沃茨計劃?

難道霍格沃茨纔是天命之子?

她唉聲嘆氣,隻得默默為計劃點蠟。

但冇過幾日——

剛哀悼完自己逝去計劃的簡玉卻突然得知了一則爆炸訊息。

這突然將她跑偏的計劃抬了回來。

-翻來覆去講的第五遍了。他硬是把簡玉按在邊上要求她聽完全程。說實話,她從不知道一個人可以在激動下做出如此豐富多彩的表情,看上去德拉科能把這段經曆寫在他的家譜上,重複講到自己邁入墳墓為止。她感覺身邊嗡嗡著騷擾自己的蚊子又回來了,隻得在心中默唸三聲“他是遊戲機大客戶”來抑製她想要施咒堵嘴的衝動,而一旁的達芙妮和佈雷斯看上去眼中也漫上了疲憊。但與他們不同,潘西聽得如癡如醉,在精彩之處十分配合地給予鼓勵,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