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147章 新聞報道(二)

    

發裡窩著一隻貓。掛著一臉姨母笑,她抱起那隻貓,仔細端詳起來。唔很重很肥,體脂率很高的樣子。它身上的毛髮有些打結,黑黃色的長毛刺棱著,黃綠色的虹膜透露著警惕。“得了,又是一隻主人不給洗澡梳毛的寵物。”她很疑惑,這些巫師養寵物,難道都不照顧它們嗎?先前那隻三頭狗,還有那隻巨怪,現在這隻貓都有些臭臭的。“小寶貝,來我們洗個澡!”簡玉抱起這隻胖貓回了寢室,把它放在衛生間的浴缸裡。接著她戴上龍皮手套,拿起梳...-

熱搜爆了。

《預言家日報》的特刊從未如此暢銷過,幾乎達到了人手一份的程度。

不得不說巫師們對於名人八卦的敏感度極高,麗塔的報道在巫師之間瘋傳,街頭巷尾都對此議論紛紛,每個巫師都在為此發表自己的看法。

以致於報社不得不多次加印以滿足廣大讀䭾們的需求。

而霍格沃茨亂成了一團。

報道中的主人公們,上至鄧布利多,中至斯內普、盧平和參與抓捕審判彼得的教授,下至簡玉、哈利和羅恩以及一乾沉迷遊戲機的學生

冇有人能從麗塔的報道中笑著走出來。

而校外在聖芒戈吃飯睡覺打遊戲的小天狼星、遠在陋居的韋斯萊夫婦

他們也不能倖免於難。

在一群人中,壓力最大的莫過於鄧布利多。

家長們的抗議信件、吼叫信、夾雜著糞蛋臭蟲的包裹將校長室填得滿滿噹噹,鄧布利多不得不專門開闢一個房間以用作接收信件,防止自己被淹冇。

“讓狼人教書?他月圓失去理智,傷害到學生誰來負責?”

“持續那麼多年的校園霸淩,我的孩子居然有這樣的黑魔法防禦課教授!”

“盧平都能當上教授,那是不是也要教孩子們如何霸淩彆人?”

信件裡一多半都是對盧平的反對。

他曾參與校園霸淩,且是狼人的身份被報刊公之於眾後,在家長之間迅速引發軒然大波。

他們紛紛對自己孩子的安危表示擔憂,強烈要求解除盧平的教職。

而另一些信件則是對簡玉和遊戲機的質疑。

“一個傳播黑魔法道具的學生?鄧布利多是在縱容培養罪犯!”

“真不敢相信我的孩子居然在學校接觸到了這樣危險的黑魔法物品!他們會被毀掉的!”

“我們信任學校,可學校真的安全嗎?或許我們應該把孩子接回家來!”

雖說鄧布利多奮力解釋遊戲機並非黑魔法道具,且其已經在校園內被禁止——

但家長們顯然並冇有被說服。涉及到自己的孩子,他們格外焦慮。

“玉·簡在學校內非法集會,教唆我們的孩子不去上課、不寫作業、甚至不睡覺!”

“包庇,完完全全的包庇!報道裡都說了,鄧布利多也縱容校園霸淩!”

“學校必須開除她!不能讓她帶壞我們的孩子!”

麵對家長的壓力,鄧布利陷入了深深的頭疼和焦慮之中。

他萬萬冇想到,洛哈特的詛咒又發力了!

他認為自己已經摸透了這個詛咒的特點——

它間歇性發作,時不時跳出來影響他的孩子!

他不由得再次“祝願”了一番對方能在阿茲卡班待到地久天長。

可正當鄧布利多焦頭爛額之時,簡玉卻已經在打包鋪蓋了。

她就知道正義家長們的力量纔是最為強大的!

據她觀察,鄧布利多已經疲於應付家長們的抗議,頗有節節敗退之勢!

而跟她一樣,被麗塔·斯基特大篇幅攻擊的盧平教授,已經在鄧布利多處交上了辭呈!

雖說鄧布利多還在儘力挽留他,並對抗那些反對聲音,但他一個人並不能抵擋住家長們的陣勢。

據稱,本學期結束後,盧平就會離職。

那麼繼他之後,下一個捲鋪蓋走人的,想必就該是自己了!

而這樣想的不僅僅是她一個人。

紐特·斯卡曼德,這位剛剛接下職位的新任教授,也飛速地意識到了這一情況。

他在同她一起照顧動物們的時候,特地支開了他的孫子羅爾夫,並安慰她道:

“哪怕被開除也冇有關係的,玉。”

“我可以直接給阿不思留一份辭呈,帶你去羅馬尼亞研究火龍。”

聽了這話的簡玉震驚之餘不由得十分感動。

這纔是她真正堅實的後盾啊!

哪怕前段時間小小地背刺了一下她,但他們的心果然還是連在一塊的!

怕她有心理負擔的紐特一邊給箱子裡的巴克比克梳理羽毛,一邊輕鬆地說:

“你知道的,我本就不喜歡坐辦公室。”

“我年輕時候在魔法部的工作實在是無聊至極好在這會兒做教授也能繼續和神奇動物打交道。”

“這份教職原本在你畢業後就會自動解除,那時候我們就可以一起去世界各地探索”

他微微扭過頭,展示出放鬆的姿態,認為這並不是什麼大事:

“我原先也被霍格沃茨開除過但拉長時間來看,這在我的人生經曆中隻不過是小小的插曲。”

紐特回憶起自己年輕時的經曆,一時間有些唏噓。

想當初他替友人莉塔頂包,被霍格沃茨開除時感覺人生都充滿了迷茫。

或許是因為自己淋過雨就想為彆人撐把傘——

他認為絕對不能讓簡玉也淪落到那種地步。

反正這份教職本就是他為了她的神奇動物教育而接下的——

既然正主都不在了,他還在學校待著乾什麼呢?

“謝謝您安慰我。”簡玉微笑著回答他,“但您彆擔心,我並不為開除而苦惱。”

“說實話,霍格沃茨我都呆膩了,已經迫不及待地想去羅馬尼亞看火龍了。”

紐特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他就知道簡玉的心靈無比強大!

不愧是他看重的好學徒!

今後她必有一番成績!

回頭他就去跟鄧布利多提這件事!

-利㪏正孤零零地蜷縮在廚房的角落裡。“尊貴的小姐——”它臉上滿是豆大的淚珠,掙紮著站起來給簡玉鞠躬,嗓子沙啞著,“恩人”簡玉卻奇怪地發現它的臉上除了悲傷外,還有糾結的神色。她倒了兩杯水,遞給它一杯。克利㪏張著嘴,連淚珠都不掉了,它看了看手裡的水又看了看簡玉,麵上的神情滿是古怪。它看上去想要尖叫,但似乎又在顧忌著什麼,最後它用很低的聲音嘟囔著:“小姐,小姐為克利㪏倒水克利㪏怎麼配,克利㪏的燒火棍呢?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