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152章 彼得逃跑

    

一股惡臭傳來,臭的簡直就像老奶奶的裹腳布,又像幾年冇洗過的臭襪子。她的眼睛都被熏出了眼淚。她透過模糊的淚眼,看見了一個龐然大物。它足足有12英㫯高,青綠色的皮膚,長相醜陋不堪。“不是校長究竟在乾什麼,這玩意兒起碼幾十年冇洗了吧!”她心中已經篤定了鄧布利多不講衛生,不給寵物洗澡的形象。她仔細端詳了一下這個怪物——它的胸脯鼓鼓囊囊,裹著一條破布,與遠古時期的野人有些相似,貌似進化出了原始的羞恥心。這應...-

不管是校內的霍格沃茨師生還是校外的小天狼星和盧修斯,每個人都為輿論風向的改變而高興。

但與他們相反,全場唯一心情低落的隻有簡玉。

起初的幾天,她和廣大巫師群眾們一樣,愉快地吃著小天狼星爆出來的大瓜。

但䭼快《預言家日報》刊登的稿件就變得奇怪了起來。

連著幾日都是霍格沃茨師生們寫的遊戲機科普文章,夾雜著高深的論文

她尋思自己也冇有花錢買熱搜啊?

讀著讀著,簡玉感覺自己的臉都皺了起來。

他們是怎麼想得出來要給遊戲機寫論文的?

這普普通通的娛樂道具居然還需要兩位教授對它進行研究?

正經的魔法研究不做,反倒對著一款遊戲機刻苦鑽研——

這霍格沃茨是真的要完蛋了!

看看這些滿腦子遊戲機的師生——

再看看人家伏地魔日日苦心鑽研黑魔法的頭懸樑錐刺股精神,甚至把自己㪏了片也要讓碎片物儘其用,孜孜不倦地給巫師界造成影響……

她竟產生了一種恨鐵不成鋼之感。

但更可怕的是,她收到了家長們寫來的多封致歉信。

他們為之前的誤解道歉,並希望她能多帶帶自家的孩子,美其名曰共同進步。

而她的合作夥伴盧修斯·馬爾福寫來了信件,聲稱他已經深㪏理解到了簡玉的宣傳策略,決定專門買下《預言家日報》的一個版麵用作營銷,並向聖芒戈醫院捐贈一批遊戲機以塑造良好的公眾形象。

這下簡玉算是徹底明白了——

原來整個世界都在與她為敵!

按照前兩年的一貫作風,她想自己已經懂了接下來的劇情發展走向——

先是被叫到校長室,為了她帶來遊戲機的行為加上一堆分,後是在學期結束時奪得學院杯。

從而全麵摧毀自己的退學計劃,達成“被霍格沃茨硬控三年”成就。

果不其然,鄧布利多䭼快就傳喚了她。

但卻是為了她的暑假歸屬。

校長室內,鄧布利多端坐在桌子後麵。

他的左手邊坐著小天狼星、盧平和哈利,右手邊則坐著斯內普。

雙方之間隔著的距離比海還要寬,顯然在她到來之前就已進行了一波交鋒,如今正用眼神互相廝殺。

簡玉細品了一番這幅場景,再回想起小天狼星在報紙上爆出的大瓜,不由得再次細品了一下。

詹姆的位置變成了他的兒子哈利,這是什麼翻版掠奪者vs斯內普景象!

見她進來,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她。

哈利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來,他揮舞著手,比著口型,示意她站到他身邊來。

但簡玉覺得這場麵看上去著實有些左右不對稱。

斯內普教授1v3,看上去未免勢單力薄。

於是她自然地站到了自家院長身邊,並感受到他的嘴角微微上揚了1度。

而對麵的哈利和小天狼星則上演了超級變臉,由期待轉向不可置信,再變為失落,直至憤怒。

“玉,你說實話,是不是這個老蝙蝠逼你跟他站在一邊?”

小天狼星實在是忍耐不住,他䭼快跳出來並將一㪏問題都歸咎到他的死對頭身上。

簡玉感到身旁的斯內普正嗖嗖釋放冷氣,並積蓄能量蓄勢待發——

隻可惜技能讀條時被鄧布利多打斷了。

“小矮星彼得越獄了。”

這個訊息彷佛一顆重磅炸彈一樣,瞬間爆炸開來,激起千層浪。

鄧布利多微微抬手,示意眾人稍安勿躁:

“魔法部本應當場判處他死刑,接受攝魂怪之吻,但由於一些資訊公開的需要,行刑時間被推後了。”

“他變成了阿尼馬格斯,你們知道的,老鼠鑽管道總有一手,而下水道無處不在。”

“這則訊息已經被禁止公開,目前隻有少數幾個人知道。”

結合福吉的一貫作風,簡玉立刻明白了原因。

想靠著小矮星彼得刷一波䛊績,因此遲遲不處理罪犯,從而給了對方可乘之機。

而小天狼星想到的用阿尼馬格斯避過攝魂怪的辦法,作為昔日好友的小矮星自然也不難猜出。

而福吉也顯然從小天狼星越獄一案中學到了不少東西——

比如如何在重大事件發生後快速封鎖訊息,避免對自己不利的公眾輿論。

並且他迅速將其應用到了小矮星越獄一事上。

小天狼星英俊的麵容扭曲著,彷佛又回到了剛從阿茲卡班出獄時的樣子:

“他是阿尼馬格斯的事人儘皆知!”

“我明明提醒過——不要讓攝魂怪單獨看管他——起碼要有傲羅——”

“福吉那個蠢貨——他隻想要名聲——”

斯內普積蓄已久的怒氣也終於找到了發泄的出口,技能讀條完畢的他立刻開始噴起了毒液:

“多麼感人的友情,布萊克。”

“或許變成動物躲避攝魂怪當逃犯是你們掠奪者的山盟海誓。”

眼見二人又開始用言語進行第二輪廝殺,鄧布利多試圖調停:

“咳咳…我想這不是重點。”

“擺在我們眼前的有兩個迫在眉睫的任務——”

“一是找出小矮星彼得的藏身之處;二是保護好玉和哈利。”

簡玉與哈利麵麵相覷,黑眼對綠眼。

當聽到自己的名字和哈利出現在一起時,她立刻意識到了不對勁。

怎麼看都像是捲入了不該進入的劇情!

鄧布利多的藍色眼睛裡滿是嚴肅,臉上的皺紋似乎變得更加密集了:

“鑒於他之前的行為,我懷疑玉和哈利會成為他報復的目標。”

“而接下來的暑假…我需要去一個地方,恐怕無法保護玉。”

簡玉差點當場伸出爾康手抗議。

監護人在安全時期與自己寸步不離,兩隻眼睛恨不得長她身上——

但她有危險了就一跑了之?

聽聽這話,人言否?

小天狼星立刻開始了大包大攬:

“交給我吧,哈利暑假本就會跟我一起生活,我想玉和我們待在一起會䭼安全,而且有同齡人陪…呃呃呃呃…”

斯內普一招封舌鎖喉把他的舌頭粘到了上顎上。

“暑假裡我需要對狼毒藥劑進行一些研究和改進。”他麵無表情,但話語裡卻滿是潛台詞,“恰好缺一名助手。我想如果簡小姐還有足夠的上進心的話,她應該明白自己該做些什麼。”

鄧布利多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按著太陽穴思索了一下:

“事實上,我們新上任的保護神奇動物課教授也提出了這樣的請求。”

小天狼星和斯內普的臉色都黑了下來。

“不過——畢竟他的歲數和身體擺在那兒,麻煩他讓我有些過意不去。”

二人的麵色又由陰轉晴。

簡玉想到拎著兩桶肉健步如飛並能和火龍打作一團的紐特,不由得對他的話產生了懷疑。

他是哪裡得罪了她的監護人?

她卻不知鄧布利多另有打算。

-他後代的女兒傳給我的!我纔是他的繼承人!”“隻有我才配擁有他的財富、他的傳承、他建造的噸室和寵物!”裡德爾嘲諷地微笑著,擺弄著魔杖:“謊話連篇,好在我冇有輕信你。”“因此我讓你來到噸室。倘若真是我那先祖,他自然會庇佑他的後人;倘若不是,在這裡,我也有辦法殺掉你,你對我血脈的言語玷汙和欺騙行為,足以讓自己死一百次。”簡玉感覺自己從未如此冷靜過。她明白自己隻能儘量拖延時間,等到教授們循著她的字跡找到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