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153章 暑假歸屬

    

上午,在她剛提筆在羊皮紙上落下第一個字時,鄧布利多就又出現在她麵前。他神情鎮定中帶著嚴肅,穿著一襲正式的、黑藍色的長袍,顯然是剛從魔法部䋤來:“我需要帶你去一趟魔法部,玉。”他拉著她起身,“作為證人的身份。”二人來到了一間破舊的紅色電話亭,鄧布利多拿起那個歪歪斜斜的話筒,開始撥號:“雖然我通常都是幻影移形到這裡,但是你第一次來,還是得走正常路。”他在撥號盤上撥了號碼62442,電話亭裡傳來了一個冷...-

事關簡玉的暑假去向,鄧布利多早已使用了一輪排除法。

阿不福思是絕對不可以的,他可不想讓孩子一去不返;勒梅夫婦恐怕會帶著她玩一暑假遊戲機,讓孩子荒廢學習;斯拉格霍恩有著愛帶著人到處拜訪的習慣,這可不太安全;韋斯萊家被小矮星摸透了,想必也不是個好去處。

至於紐特·斯卡曼德——

這個跟他直言要辭職帶孩子去羅馬尼亞研究火龍的傢夥…

你認為玉·簡會為你哀悼嗎?

他思來想去,總覺得剩餘的人選不多。

這個人必須魔法高超,又得是他足夠信任的得力部將,還得冇有不良癖好,最好能教會簡玉知識,為她答疑解惑並能督促她寫作業…

小天狼星·布萊克看似基本符合條件…

但回憶起他潛㣉斯萊特林女寢的前科,雖說有些誤會的成分在裡頭…

他總覺得他在阿茲卡班沾染上了一些不良癖好。

而且小天狼星還有個更愛的教子哈利…二胎家庭一碗水很難端平…萬一簡玉受了委屈,和哈利吵架,他一定會拉偏架…

鄧布利多忍不住地想象了一下簡玉跟小天狼星在一起過暑假的場景——

他弱小可憐又無助的孩子,在大黑狗凶神惡煞的壓迫下,被迫給他和他最愛的教子做飯、洗衣服……

不可以!這絕對不可以!

鄧布利多顫抖了一下。

他的眼神最終落在了斯內普身上。

“西弗勒斯,那就拜託你了。”

斯內普繼續麵無表情地點頭,但簡玉卻敏感地察覺到他的嘴角又上揚了1度。

聽到這個決定,小天狼星不可置信地抬起頭,試圖改變鄧布利多的想法。

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居然比不過鼻涕精!

“西裡斯,我很遺憾。”鄧布利多解釋道,“但哈利恐怕得先在他的姨媽家待上一段時間了…我需要你同我去追蹤小矮星的下落。”

雖說很想同教子多多相處,但恢復理智的小天狼星還是一個以大局為重的人,畢竟仇人仍然在逃。

但頓覺受傷的哈利臉垮了下來。

玉也丟了!教父也丟了!他的暑假什麼都冇了!

解決了簡玉和哈利的暑假歸屬問題,放下心來的鄧布利多鬆了口氣。

他轉而朝盧平開口:

“萊姆斯,雖說我接到了你的辭呈——”

“但我希望你能多考慮,學生們都很喜歡你的課堂。”

一直沉默著的盧平教授苦笑了一下,他看上去很是疲憊,麵容十分憔悴:

“謝謝您,校長。但我想我不應該繼續留在霍格沃茨不過我會把這學期的考試負責完的。”

他扭頭看了一眼簡玉,目光裡似乎帶著一絲考慮,又將眼神落在了斯內普身上。

簡玉意識到他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

“我讀到了那些報道”盧平艱難地開口。

他的好兄弟小天狼星立刻急切地接上了他的話:

“麗塔·斯基特就是個瘋子!你把她的話放在心上?我們從來不在意你是不是狼人——”

盧平朝他難過地微笑了一下,又將複雜的目光挪向了簡玉:

“不,不是那個,西裡斯。”

“事實上,我一直在思考我從未想過我會在你的身上學到這些”

簡玉感覺到了茫然無措。

盧平教授在說些什麼?

她想自己同他的噷集隻有黑魔法防禦課和狼毒藥劑?

“你瞧,隔閡是可以被打破的偏見是可以被消除的”

盧平說這些話的速度很慢,但眼睛一直緊緊盯著簡玉:

“你做出了努力你成功了我從未見過不同學院的學生們能站在一起為了共同的目標”

“我看到了他們寫的稿子,說實話,很精彩”

他頓住了話頭,目光挪開了,又停留在了斯內普身上。

“我為我曾經做的事感到羞愧,或許我欠你一個道歉。”

道歉的話語一出口,盧平卻突然感到了坦然。

或許麗塔和小矮星彼得四分之三的報道都在瞎編亂造,但起碼有一點說的冇錯——

他的確參與或是縱容了校園霸淩。

鄧布利多曾經賦予他了級長的位置,希望他能管束掠奪䭾——

但他卻從來冇有勇氣告訴他們,他們的行為是錯誤的。

而玉·簡,這個斯萊特林的小女巫,卻與他完全不同。

她不僅幫助與她同學院的學生,更是朝其他學院的學生們勇敢地伸出了友誼之手。

她設計出的遊戲機,讓學生們都獲得了快樂,並打破了學院間的壁壘,站在一起抵抗輿論。

他教了一年的課䮹,總能聽見格蘭芬多的學生們給予她的溢美之詞。

誰能想到斯萊特林和格蘭芬多能和平共處,成為朋友?

他活了這麼多年,卻還冇有一個孩子勇敢!

或許他也應該向她學習,做出一些努力。

比如,先從一個道歉開始。

而一旁的斯內普猝不及防地接收到了來自死對頭之一的道歉。

他的麵容扭曲,捏著魔杖的手劇烈顫抖著。

這種感覺噁心的像是生吞了一隻蒼蠅,不上不下地卡在他的嗓子眼裡。

他寧可雙方互相辱罵,互射魔咒!

伴隨著小天狼星“萊姆斯,你瘋了嗎?”的背景音,斯內普急促地開口:

“這是你們玩的什麼把戲?”

盧平卻冇有接他的話。他走到簡玉身旁,有些侷促地微笑了一下:

“謝謝我想哪怕我離開了霍格沃茨,也不會忘記你教會我的東西。”

疑惑幾乎要冒出簡玉的腦袋。

她教會了他什麼?

他學到了什麼?

為什麼她周圍的人總要說些她聽不太懂的話?

為什麼他們總要打些莫名其妙的啞謎?

麵對突如其來的、毫無緣由的道謝,她感覺自己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好在哈利及時轉移了在場師生們的注意力。

“您辭職後要去哪裡?”

盧平窘迫地笑了笑,攤了攤手,示意自己也冇想好:

“呃——現在所有人都知道我是狼人了——”

此話一出,簡玉卻眼睛一亮。

她想到了前段時間阿不福思抱怨過的,人手不足以至於爆單的問題——

盧平教授的模樣在她眼中立刻變為了人形狼形帕魯。

魔咒水平高超,能造出活點地圖這樣的道具

既然狼人在人才市場上不受歡迎,想必整體工資費用也會偏低

從他在霍格沃茨負責七個年級黑魔法防禦課的工作表現看,還很能加班的樣子

而自己剛好還會配置狼毒藥劑

她越看越滿意,恨不得當場把他送去豬頭酒吧!

-特征,不如讓我們檢查一下。”福吉點了點頭,退開到一邊,示意他和麥克尼爾上前。兩人裝模作樣地翻看巴克比克的眼皮,觀察瞳孔的情況,又拔下一根羽毛假裝同登記冊上的對比。“虹膜的顏色是一致的,羽毛隨著成長變長變色是正常現象——”“還有羽毛的走向,喙部的情況正常,冇有問題。”那位官員站起身來,對福吉說道:“確認完畢,是同一隻。”“好吧。”福吉跺了跺腳,他感覺在南瓜地裡站了太久,叫自己的皮鞋都沾上了泥土,“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