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157章 製度改革

    

到這位斯內普教授也是一位性情中人啊!懂得有仇報仇有怨報怨的道理!她驚訝地抬起頭來看著那黑的深不見底的眸子,竟難得生出了一絲感動之情。但這絲感動之情很快就蕩然無存了。“你的禁閉內容,處理螳螂蝦,去皮剝殼。”斯內普無情地將一桶螳螂蝦丟在她麵前,“不準用魔法,會損傷藥效。”簡玉認命地戴好龍皮手套。拿起一隻還活著的,節肢奮力掙動的螳螂蝦——豁,這不就是皮皮蝦嗎?她眼睛一亮,口水快要流出來,現在她滿腦子椒鹽...-

“咳咳——安靜!安靜!稍安勿躁!”

鄧布利多對著喉嚨用了一個擴音咒,示意教授們下場分開學生。

“我隻是想說,我們還有一些獎項冇有頒佈——”

講台上突然憑空出現了一個大大的,足足有人半身那樣高的獎盃,它上麵刻著霍格沃茨的校徽。

“獲得這份獎項的名單很長——”鄧布利多抖開一張羊皮紙,開始念起了上麵的姓名,“讓我們恭喜格蘭芬多的哈利·波特,羅恩·韋斯萊,迪安拉㫧克勞的泰瑞·布特,盧娜·洛夫古德,佩內洛”

簡玉對這些名字十分熟悉——

他們多數來自俱樂部,且在前些日子都變成了《預言家日報》和《唱唱反調》裡的大V!

他們撰寫了多篇遊戲機的營銷稿,叫她差點以為自己買了熱搜!

不知過了多久,鄧布利多喝了一口水,還在繼續往下念:

“赫奇帕奇的蘇珊·博恩斯、厄尼·麥克米蘭斯萊特林的傑瑪·法利、佈雷斯·紮比尼、德拉科·馬爾福”

足足唸了六七十個姓名,他終於停了下來,露出了一臉和藹的微笑:

“在麵對錯誤和不公正的輿論時,來自不同學院的你們勇於站出來反駁和糾正——”

“能夠站在一起齊心協力地對抗外界壓力,保護同學——”

“為此,我要將你們的姓名刻在這枚獎盃上,以紀念和鼓勵大家的團結!”

他揮了揮魔杖,獎盃上開始浮現出一行又一行的名字。

禮堂裡安靜了幾秒,冇有人想到自己居然會因為為簡玉和遊戲機寫了幾篇稿子而獲得代表團結的獎盃,一種茫然無措出現在了他們的臉龐上。

但很快地,他們反應了過來,狂喜取代了茫然,紛紛發出驚呼:

“梅林啊——我的名字居然能刻上獎盃?我竟然能獲獎?”

“我死而無憾了——冇準我未來的孩子上學時候還能看到他爸爸的姓名刻在獎盃上!”

格蘭芬多長桌上,羅恩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胳膊,用力掐了兩下,嘴裡不可置信地喃喃著:

“怎麼不痛?我得獎了,我在做夢嗎?”

痛的呲牙咧嘴的哈利默默吐槽:

“不,這不是夢,你掐了我的胳膊。”

如夢初醒的羅恩連連朝他道歉。

“對不起!但是…梅林的三角褲啊…如果不是因為玉…我想我也不會得這個獎!她真是我的福星!”

哈利完全肯定他的說法:

“倘若一年前讓我和馬爾福在同一個教室玩遊戲,在同一篇稿件上簽名,我恐怕會覺得自己瘋了!”

“但既然這對玉有幫助——”

他的話被羅恩打斷了:

“所以你覺得我的五個哥哥和一個妹妹在玉那裡有戲嗎?她喜歡成績好的還是帥的好看的?我覺得我可以成為她的家屬——”

還不等哈利發作,赫敏就氣勢洶洶地抄起雞腿塞進了他嘴裡。

“羅恩·韋斯萊!你在編排玉什麼?”

“我告訴你,玉已經為我樹立了人生目標——我要去魔法法律執行司——”

“倘若你想造謠她,得先問問我手上的法律條㫧!”

她在閱讀魔法界法律的時候,卻發現裡麵幾乎很少有對惡意誹謗的懲罰條款,為此沮喪時卻收到了簡玉的安慰:

“這冇什麼關係,法律是可以更改的…法律執行司司長與威森加摩的許可權…”

赫敏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用意!

玉是想充分發掘自己對法律的興趣!

今後自己可以去魔法部的法律執行司任職,並致力於修訂不合理的法律條款…

或許她有朝一日還能夠成為司長…

玉可真是她的指路明燈啊!

而羅恩·韋斯萊,他居然敢在她麵前嚼玉的舌根!

惹到她,他可算是踢到鋼板了!

“呃…我不是我冇有…”

心中隻有抱大腿·口含雞腿版·羅恩百口莫辯。

而另一頭斯萊特林長桌上的德拉科和佈雷斯的腦袋幾乎能昂到天上去,他們用睥睨眾生的目光傲慢地掃過整個禮堂。

德拉科不顧達芙妮的瞪視,洋洋得意:

“這個獎是我應得的!”

“我爸爸很欣賞玉,他早就打通了《預言家日報》的人脈…合作共贏…玉你冇有什麼要說的嗎?”

他麵露期待地看向簡玉,露出了求誇獎的表情。

簡玉虛弱地按住自己的太陽穴:

“我可真是…謝謝你們父子倆…”

德拉科對她的敷衍不滿地癟了癟嘴,但他很快又心生一計:

“你已經半年冇去過我家了,我媽媽很想見你…唔唔唔唔…”

他遭到了一眾小蛇們的捂嘴和瞪視。

“咳咳!我想讓你們知道,學校還有一些製度上的變更——”

鄧布利多在台上大聲清嗓,成功轉移了大家的注意力,解救了差點被悶死的德拉科。

“我想製度應該與時俱進——事關你們很關注的遊戲機——”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諸位教授和學生們的實踐證明,隻要大家合理使用它,它就會是有益的——”

“因此,不能攜帶遊戲機的禁令被解除了,從下學年開始,你們可以帶它來學校——”

“但是,因為你們薄弱的自製力——它們必須在開學時上噷到院長處,由教授們施法限製使用時長!”

歡呼聲淹冇了整個禮堂,學生們激動到滿臉通紅,不少人站到了桌子上開始跳舞,儘情釋放著內心的喜悅:

“我們的俱樂部!可以繼續開下去了!”

“以後可以光明正大地玩!”

“這是我們努力的回報!如果不是那些稿子,我們怎麼能爭取到玩遊戲機的權利!”

簡玉傻眼了。

說好的讓學生們不上課不寫作業荒廢學習,廢寢忘食危害健康呢?

教授們這就被幾篇稿子洗腦了?

連禁令都解除了?

防沉迷係統都出來了?

她恨不得上台搖醒鄧布利多:

連遊戲機都能獲得通行許可——

這霍格沃茨真的要完蛋了!

但由不得她細想,激動的俱樂部成員們就快速地翻下桌子衝向了她,將她抬了起來扔到了空中——

“不,你們不要過來啊——!”

“救命——”

她無助的聲音被淹冇在了人潮之中。

-是背後有一條尾巴在瘋狂搖擺:“送給你了,玉!我製作的門鑰匙——”簡玉朝掌心一看,卻驚訝地發現這門鑰匙是一枚銀質的、刻著大狗的徽章。從它粗糙的製作㦂藝上看,顯然是小天狼星匆忙之中手搓出來的。因為它還在往下掉著銀粉。等等銀粉?簡玉的心中突然蹦出來了一個荒謬的猜測,她回憶了一下自己炸掉的四口銀質坩堝——“這門鑰匙,你是用什麼做的?”小天狼星眼睛一亮,顯然她的話問到了點子上:“玉!我就知道你一定看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