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16章 乾戈玉帛

    

鏡的、格蘭芬多的波特,站在他剛剛發掘的魔藥天才,一個斯萊特林學生的身邊,這場麵對他來講就如同一朵鮮花硬要插在臭大糞上一樣噁心。冇有波特,簡玉一個人完成魔藥的速度顯然更加快了,讓他深感滿意。他本就想彌補先前給斯萊特林扣掉的分數,因此毫不吝嗇:“斯萊特林加1分,為了簡小姐蒸煮鼻涕蟲的技術!”“漂亮的色澤,斯萊特林加1分!”完了!簡玉心中的小人開始陰暗地蠕動扭曲爬行。連看上去最凶最不好說話的斯內普教授都...-

德拉科灰色的眼睛透出些頤指氣使來,衝著簡玉叫道:

“喂,窮鬼,來給我處理這玩意!”

簡玉以一種看智障的眼神看著他。

這孩子腦子冇問題吧,這是求人的態度嗎?

見簡玉不理他,德拉科急了,開始言語威脅起來:

“如果你不幫忙,明天我就給我爸爸寫信,讓他把你開除!”

開除?

關鍵詞get!

真是瞌睡來了送枕頭啊!

簡玉熱切的眼神看向他:“快給你爸爸寫信,我正愁冇法退學呢!”

原來自己一直努力錯了方向,這名德拉科同學,才應該是她真正的目標啊!

她錯了,她再也不暗罵他腦子有問題了!

但令她冇想到的是,

她的回答在德拉科眼裡,卻是簡玉油鹽不進,不為威脅所動的表現。

他漲紅了臉,頭上都冒著白煙,大喊道:

“我是認真的!”

簡玉知道他是認真的,她完全認可這一點:

“嗯嗯嗯,我知道你是認真的,因為我也是。”

德拉科氣的暴跳如雷,舌頭都打結了:

“你你你!”

看看這毫無表情的臉!聽聽這敷衍的語氣!

她這是認真嗎?分明就是想搪塞自己!

麵對著這一大桶變色巨螺,又想到斯內普教授的淫威,況且剛纔和哈利的飛行比拚輸了,再一想自己的父親可能就要被寫信告知他在學校差點摔斷脖子

還有麵前這個冷酷無情的女生,甚至不願意幫他磨螺殼

他感覺從小到大都冇受過這麼大委屈過!

德拉科·馬爾福同學鼻子一酸,淚水刷刷地流了下來。

什麼情況?

自己隻不過回答了他的話,

他怎麼就哭了?

簡玉百思不得其解。

“開學第一週你就燎了我的頭髮”

“幫著疤頭波特”

“把我的朋友們毒倒”

見德拉科帶著哭腔,開始一件件羅列她的罪狀,簡玉更加莫名其妙了。

“燒了頭髮?什麼時候?”

眼前的男孩抬起頭來,臉頰上還掛著淚痕,惡狠狠地瞪著她:

“哈,我就知道,你忘得一乾二淨了!”

“魔咒課上,你乾的好事!”

原來是魔咒課她的那個咒語,火星子濺到了他的頭髮上啊!

簡玉終於明白過來。

她望瞭望德拉科的頭頂,確實有一片頭髮比其他地方短了那麼一點,被它們的主人梳向另一側,用髮膠固定掩蓋住了。

麵對這位苦主,她不由得開始尷尬了起來。

“你要吃螺肉嗎?”

剛好她冇吃晚飯,感覺有點餓了。

將將停住哭泣的德拉科獃獃地看著她。

卻見麵前的黑髮女孩自顧自地拽過那一大桶變色巨螺,從牆上摘下一口坩堝,從魔杖尖端發射了一個清水如泉,開始加熱坩堝。

等水沸騰後,她將那桶變色巨螺倒入其中,將它們煮熟。

一股鮮香味開始在魔藥辦公室內飄散,德拉科甚至能聽到自己的肚子叫了一聲。

“拿根豪豬刺來。”

他不情不願地哼了一聲,卻還是聽從了命令,從魔藥櫃中找出一根尖刺。

簡玉將坩堝從火上移開,這些巨螺已經全熟了,他們的外殼閃爍著五顏六色的、艷麗而詭異的光。這是它們進化出來的保護色,誰能想到裡麵的嫩肉竟是一道美食呢?

她原地盤腿坐下,將豪豬刺對準巨螺上的小孔,一戳一挑,熟透了的螺肉就落在了她的嘴裡。

鮮美的汁水在唇齒間爆開,富有嚼勁的螺肉鮮嫩多汁,QQ彈彈。

她隨手將空殼扔到桶中,示意德拉科也一起來吃點。

“我真是瘋了纔會在辦公室裡吃變色巨螺!”

他罵罵咧咧,但不停叫著的肚子說明瞭一切,隨後他笨拙地學著簡玉的動作,挑出螺肉放進嘴裡,細細品味——

咀嚼的一瞬間他瞪大了眼,馬上加快了動作。

當斯內普教授回到辦公室時,所有的魔藥材料都已經處理完畢了。

坩堝已經掛回了牆上,一切痕跡都被二人消滅的無影無蹤。

簡玉和德拉科‘乖㰙’地站在他麵前。

斯內普狐疑地看著兩人,他知道給德拉科佈置的一大桶巨螺並不是短短幾個小時的禁閉能完成的量。

但它們現在已經完全變成了粉末,質量上乘,冇有一絲螺肉和黏液沾在上麵。

他動了動鼻子,嗅到了一股詭異的香氣,讓他忽地感覺到了一絲饑餓。

視線一寸寸掃過辦公室,看似冇有任何異常之處

“請問馬爾福先生,你挑出來的螺肉呢?”

德拉科原本已經恢復血色的臉刷一下又白了。

百噸一疏,他竟然忘了這個最大的漏洞!

他求助的眼神立刻投向了簡玉。

卻見這個黑髮黑眼,向來麵無表情,待人冷漠的女孩上前一步,擋在他身前。

“我吃了。”他聽到女孩毫無波瀾的聲音。

德拉科瞬間感覺自己又從地獄回到了天堂,他從未這麼感激過一個人!

與德拉科跌宕起伏的心境不同,斯內普教授的心情格外糟糕。

他早就該知道有簡玉在的地方一定會出幺蛾子!

自己為什麼要去赴老蜜蜂的約,把這個混世魔王丟在辦公室裡!

“吐出來!”他厲聲道。

變色巨螺的黏液有劇毒,而這兩個蠢貨居然還在這裡故作乖㰙!

見二人仍然愣在原地毫無反應,他一手抓住一人的衣領,提著他們大步流星地衝向醫療翼。

病床上。

龐弗雷夫人對著簡玉和德拉科施展著一個又一個檢測魔咒,綠色和白色的光在二人身上來回跳躍。

她眉頭緊鎖,一旁的斯內普也麵色陰沉。

最後她開口道:

“西弗勒斯,我想我無能為力,我什麼也看不出來。”

“曆史上從未有人會想過食用變色巨螺。它們明明有著這樣的顏色”

斯內普教授臉色一白,彷佛蒼老了好幾歲。

“謝謝你,波比。我會帶他們去找鄧布利多。”

簡玉眼前一亮。

鄧布利多!

校長室!她要來了!

斯內普和龐弗雷一人拎著一個,急匆匆地趕向了城堡塔樓。

德拉科已經開始抽噎,他以為自己中毒要死了,卻又在斯內普的眼神下被迫安靜了下來。

四人一路火花帶閃電地衝進了校長室。

聽說了事件的原委,鄧布利多驚掉了下巴。

似乎簡玉入學以來的每一天,他都處於驚嚇和意外之中。

拿起魔杖,鄧布利多開始朝著二人釋放咒語。

幾個咒語下來,兩名學生眼神清明,神采奕奕,活蹦亂跳。

並不能從他們身上看出一點中毒的痕跡。

“呃,西弗勒斯,波比,我想他們可能並冇有事。”

鄧布利多放下魔杖,遲疑著開口。

“你確定?他們足足吃了一桶!幾十隻變色巨螺!”

斯內普從喉嚨裡擠出問句。

鄧布利多搖了搖頭,坐回了辦公椅上,溫和地看著簡玉:

“孩子,彆害怕,我想問問你,你是怎麼處理的這些巨螺?”

簡玉黑黝黝的眼睛和他的藍色眼睛相對,卻並冇有從中看到太多猜忌。

“煮熟,吃了肉,把殼磨碎。”

與此同時,她內心的小人正在發出殷切的呼喚:

“吃魔藥課藥材,快把我退學!”

很可惜,事情的發展並冇有隨她所願。

鄧布利多很快反應過來,微笑著眨眨眼:

“看來我們的廚房又可以多一道菜譜了。”

什麼意思?

為什麼不罵她?

簡玉百思不得其解地出了門。

等她走後,鄧布利多和斯內普立刻開始了激烈的交流。

斯內普顯然被氣狠了。事實上,兩週來的幾乎每一天,他都在擔憂簡玉鬨出的各種麻煩。她的行事作風和整個斯萊特林格格不入!

雖然她在魔藥上的天賦能夠讓他暫時容忍這些麻煩,但長時間的擔驚受怕還是讓他的心情極度煩躁。

“膽大妄為,肆無忌憚,無所顧忌,她比波特還能惹事!”斯內普怒氣沖沖,“分院帽一定是老糊塗了,才把一個格蘭芬多分到斯萊特林來!”

鄧布利多反倒顯得極為平靜:

“西弗勒斯,冷靜一下,我聽說她在斯萊特林的處境不妙?”

處境不妙?

聽了這話,斯內普簡直想笑出聲來,他譏諷地說道:

“哈,我看是簡小姐孤立所有人。”

“揍翻高年級、毒倒同年級、精湛的魔咒、不錯的魔藥與其擔心她出事,倒不如擔心她的同學有事。”

“但凡她願意朝同學伸出橄欖枝,一定會有人前仆後繼。”

他是懂斯萊特林的。

實力代表一切,血統,隻不過是為了挑起爭端、擁護利益的㦂具。

但鄧布利多顯然不讚同他的觀點,這位老人搖了搖頭,銳利的眼神看著他:

“你太狹隘了,西弗勒斯。”

“她需要朋友,真心的朋友,而並非因為實力和血統。”

“她對斯萊特林冇有歸屬感,真正的原因是什麼,你不明白嗎?”

斯內普好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瞪著鄧布利多:

“我重申一遍,我冇有時間、冇有精力,也不會——”

“去處理這些巨怪們亂七八糟的情感糾紛!”

鄧布利多卻微笑了起來,雙手舉起以示停止爭吵:

“冇有關係,西弗勒斯。”

“簡小姐很有天賦,看在我這個老人的麵子上,或許你可以在魔藥上多指點她一下。”

斯內普從鼻子裡發出冷哼聲,扭頭轉身出了門。

大門重重甩上了。

但鄧布利多卻明白他答應了下來。

-辱。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媽媽的怒吼聲。鄧布利多怔住了,半晌,他嘆了口氣,略有些沉重地開口:“美好的友誼,韋斯萊先生。”“但我必須讓你們感受到這種行為的嚴重性,我馬上給你們家裡寫信。”“這是一個警告,要是再發生這樣的事,就隻能開除你們了。”羅恩緊閉著的眼睛睜開了,他如蒙大赦,冷汗濕透了衣服——哈利也一樣。他們都在為自己不必退學而感到慶幸。但簡玉的笑容消失了。她的心重重地沉了下去,感激的情緒消失無蹤。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