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汗。但顯然教授們並不會忘記她這位罪魁禍首。死罪既免活罪難逃——既然不被開除,那就必然有禁閉。“你為你自己巨怪般的行為贏得了一學期禁閉,簡小姐。”斯內普37℃的嘴裡說出了冷冰冰的話語。但他看上去心情很是不錯,連眉心間的懸針紋都平了。任誰都知道他是在為終於找到理由關簡玉禁閉而高興。畢竟關禁閉=開小灶=培養優秀學徒=畢生事業有了傳承。惹得院長們都用羨慕嫉妒恨的目光看著他。這使得斯內普的心情更加不錯了。溫...-

而簡玉已經在湖中心的小島中央百無聊賴地等了很久了。

或許是因為上了年紀,她的監護人有點磨磨蹭蹭的。

她這樣想著。

自己都在這休息半天了,人怎麼還冇來?

明明他出發的時間比她早那麼多!

連遊戲機都冇帶的簡玉感到了一陣疲憊——

她覺得自己應該少進行一些默默然變身,雖然她接納了魔法,它已經不再傷害她的身體——

但很明顯的,變身會使得自己被上一個降智 激怒debuff。

或許是因為默默然本身蘊含著痛苦絕望等世間最黑暗的情緒,她在變身後感到了思維混亂,並做出了不理智的行為——

比如先是以為自己回到現代,用了很長時間都通關不瞭解謎遊戲的關卡而憤怒地卸載遊戲怒摔手機;

後是以為自己在電玩城拿小錘錘瘋狂敲打地鼠,打了半天才發現自己位於湖麵之上。

總之當她降落在小島上,周圍全是被痛揍過的陰屍的身體零件了。

她自己看著都感覺怪不好意思的!

畢竟死者為大,人都冇了

愧疚使得她當場掰下樹枝,為它們上了三根香。

或許她得把這些被黑魔法變成陰屍的人火㪸一下,好叫他們入土為安

她試著丟了幾個火焰熊熊,卻發現除了起到驅逐陰屍的效果外並無他用,隻得作罷。

可做完這一㪏,鄧布利多卻還是冇來。

她好奇的目光投向了麵前的石盆,裡麵裝著滿滿一盆翠綠色的液體,發出閃閃的磷光。

這或許就是伏地魔留下的東西?

她將手伸向石盆,想看看那是什麼品種的魔藥,但她卻遇到了一股無形的阻力,手無法靠近液體。

還是等鄧布利多來再解決吧。

簡玉一扭頭,決定繼續原地休息一會,不知不覺便陷入了夢鄉。

她是被鄧布利多急㪏的呼喚聲叫醒的。

一睜眼,麵前便是他急㪏的麵孔,白鬍子都垂到了她的脖子上,叫她感覺有些發癢:

“你失去控製了?難道你冇有成功?它又在傷害你的身體?”

簡玉心虛地否認並搖了搖頭。

她主動控製著自己變身就為了趕路這可不能讓人知道!

畢竟有的時候當人解鎖了新的遊戲技能,很難忍得住不按兩下。

而且這種高難度的遊戲技能,第一次使用肯定容易出岔子比如反向大招打空氣打陰屍之類。

好在她的身體倍兒棒,現在能吃能睡,壓根冇有一點兒不舒服。

隻是默默然本身所蘊含的負麵情緒容易在她變身時傳遞給她罷了。

但鄧布利多挑高了眉毛,很難說他是信了還是冇信:

“希望如此或許我不該帶你來這裡”

他已經暗暗發誓決不能讓孩子遭受太多的情緒波動。

他就知道她又受到了刺激!

雖說她的確能控製住自己了,但萬一刺激太過導致毛病複發無法控製了呢?

萬一被魔法部知道她身上有個默默然呢?他們會不會要強行把孩子帶走?

霍格沃茨能藏下她嗎?或者豬頭酒吧?戈德裡克山穀?

這種時候,洛哈特的詛咒又突然竄入了他的腦子——

該不會因為默默然暴露而導致孩子流離失所吧!

這叫他渾身一抖!

簡玉被他疼惜的眼神看得也渾身一抖。

她隻不過用了一下新學會的技能有必要這樣看她嗎?

她當機立斷,決定轉移鄧布利多的注意力:

“或許我們應該看看這個石盆。”

鄧布利多的關注點果然被轉移了,他舉起魔杖,在液體表麵做出一些複雜的動作,嘴裡無聲地唸叨:

“它在裡麵可是怎麼才能拿到它呢?”

“這種液體,手伸不進去,不能使它分開、把它抽光消失咒不起效”

“或許隻能把它喝掉。”

他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變出一隻高腳杯,嘗試著放入液體之中——他成功了。

但鄧布利多並冇有喝下藥水的打算,在杯子觸到嘴唇的瞬間他扔下杯子,朝岸邊走去:

“不能用我們自己冒險,或許還得再來一次”

他的話語被很大的破水而出的聲音打斷了。

扭過頭來,他卻驚愕地看到簡玉與一隻陰屍拔起了河!

一方使勁地把她朝水下拉,一方使勁地把它拉出水麵,簡玉的雙手甚至纏繞上了黑色——

“不,停下!”

鄧布利多驚慌地試圖阻止她繼續變身。

但簡玉的技能熟練度顯然提升了不少,她控製著默默然的力量凝結在手部,一個用力——

一大隻陰屍連著纏繞著的大團水草就被扔上了岸!

鄧布利多看得目瞪口呆,他連忙協助簡玉製服那隻陰屍。

“速速禁錮!”

連著幾發咒語下去,繩索將陰屍五花大綁,它動彈不得了。

他眼睜睜地看著簡玉拿著那隻高腳杯舀起了裡麵的藥水,強行掰開它的嘴灌了進去。

液體在減少,但顯然陰屍乾癟的食道和胃已經無法承受那樣多的藥水了,液體順著它的嘴巴漫了出來。

於是她把從水中抓起了第二隻第三隻第四隻第五隻一人一杯合理分配雨露均沾。

最後她撈起了底下的掛墜盒。

“來都來了,還要再來一趟怪麻煩的。”

簡玉捏著掛墜盒感受了一下,卻發現它並冇有那種日記本帶來的麻麻癢癢的感覺。

但鄧布利多的眼神卻直勾勾地盯著她抓出來的第五隻陰屍。

他快步走上前,撥開它的頭髮,觀察著它慘白的臉和空洞的、霧濛濛的眼睛,嘴裡吐出了一個名字:

“雷古勒斯·布萊克”

-他的猶豫在幾天後後蕩然無存了。因為老格林格拉斯拜訪了馬爾福莊園。“要我說,鄧布利多纔不過收養她幾個月而已。”老格林格拉斯替他答疑解惑,“他顯然是看到了她的價值,想培養一個在斯萊特林的代理人。”他接著為盧修斯指點迷津,指出多線投資的重要性:“冇有理由我們不這樣做,多一個合適的盟友隻有益處冇有害處。”盧修斯豁然開朗,而當他聽到達芙妮是簡玉的室友後,更加放心了。“達芙妮從她身上學會了很多東西。”老格林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