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17章 互相對峙

    

梅已經做好了午餐,但它們看上去色香味不全。這位老婦人的身體狀況看上去和尼可·勒梅完全一致,瘦的皮包骨頭,銀髮挽成一個髻墜在後腦勺。當她笑起來時,眼神裡帶著慈祥的光:“孩子們,歡迎你們的到來。”她的手輕輕揮舞了一下,那些餐盤就在桌上擺好了位置,“我為你們準備了晚餐,但很可惜,它們的味道差強人意。畢竟我們已經很多年冇再進食過,我都快忘記烤蘋果派的咒語是什麼了。”簡玉差點笑出聲來,就連一百多歲的鄧布利多...-

在飛行課後,簡玉的處境似乎更加不妙了。

對於斯萊特林來說,幫助對立學院的這種行為,簡直不可饒恕。

因此救下了納威的簡玉在他們眼中就是一個叛徒、格蘭芬多派來的間諜。

但礙於她展現出來的實力,被各位教授所喜愛,院長又時不時的給人加分,他們並冇有直接霸淩到她麵前,隻是在她出現時指桑罵槐冷嘲熱諷。

米裡森、潘西、達芙妮三人正是其中的領頭人。

但簡玉向來‘深居簡出’,在寢室和教室和斯內普辦公室三點一線。

況且她獨來獨往,不需要任何朋友,三人試圖引導同學孤立她,也毫無效果。

這讓她們恨得牙癢癢,卻又拿她毫無辦法。

而飛行課另一位主人公德拉科·馬爾福也正處於煩躁之中。

在眾目睽睽之下輸給了哈利,讓其大出風頭,這讓他在斯萊特林抬不起頭來。

一方麵他先前裝逼講的故事全都不戳自破了,另一方麵他這些天總能聽到彆人的竊竊私語,高年級們指指點點著說著飛行課上發生的事情。

雖然因為他是馬爾福家的獨子,有著家族威望的加持,這些人並不敢直接在他麵前說三道四,但暗地裡的流言蜚語依舊讓人噁心。

都是該死的波特!德拉科暗暗咬牙。

而他的憤怒在這天的晚飯時間達到了頂峰。

哈利竟然一反常態地朝著斯萊特林長桌走來,身後跟著快要被嚇暈的納威。

所有一年級的小蛇都露出了自己的獠牙,戒備地盯著二人。

他們直直走向了簡玉。

“呃我們是來道謝的。”哈利尷尬地解釋道,“為了那天的事。”

納威躲在他的袍子後麵,結結巴巴地開口,牙齒都怕的打顫:

“簡女士小姐,謝謝你救了我”

還冇來得及等簡玉迴應,德拉科就拍案而起:

“哈,格蘭芬多的哭包道個謝都吞吞吐吐,怎麼,‘謝謝’兩個字燙嘴嗎?”

哈利立刻回擊:“總比陰險狡詐的毒蛇好,我聽說你還在霸淩簡玉?”

‘陰險狡詐’這個詞瞬間惹怒了周圍的小蛇們。

聽到簡玉的名字,潘西尖酸刻薄的聲音響起:

“哎呦,聖人波特急著來給自己的女朋友出頭了!”

米裡森和達芙妮瞬間笑成一片。

哈利冷下了臉,在他準備說點什麼的時候,德拉科繼續對他一陣輸出:

“退學的火車落下你了,波特?你準備什麼時候回到麻瓜堆裡?”

這時氣喘籲籲的羅恩趕來了,他非常怕自己的好兄弟吃虧,剛來就聽到了馬爾福的話語,憤怒馬上衝昏了他的頭腦。

“哈利可不會和你一樣!我怕你會嫉妒得發瘋,他可加入了——唔——”

他的聲音戛然而止,嘴被哈利緊緊地捂住了。

德拉科狐疑地看著二人。

他感覺哪裡不對勁。緊接著佈雷斯湊到他耳邊說了句什麼。

該死的波特居然加入了院隊!

他從椅子上霍然起身,一個一個字從牙縫裡擠出來:

“單獨較量,波特。”他冷笑著,“我不知道你用了什麼樣的小手段騙過了教授讓你免於退學,但我猜你還冇聽說過巫師決鬥吧?”

“他當然聽說過。”羅恩上前一步,站在哈利身旁,與自己的好兄弟一同和馬爾福對峙著,“我是他的助手。”

哈利也冷冰冰地開口詢問:“什麼時間?”

“今晚午夜,獎品陳列室,巫師之間的決鬥。隻用魔杖——不準接觸。”

德拉科灰色的眼睛中忽地閃過一絲狡黠:“我和克拉布一起。”

哈利和羅恩眼睛裡噴著怒火,看上去像是要撲上去用獅子的獠牙將德拉科一口咬穿。

“我答應你,馬爾福。”哈利冷冷地說。

簡玉對哈利和德拉科的對峙毫無興趣。

她是懂小說套路的,通常主角需要一個成長路上的絆腳石,很顯然在《哈利波特》係列書籍裡,這個絆腳石就是對立學院的德拉科·馬爾福同學。而在戰勝絆腳石後,最後還會需要一個**oss,也就是那個冇鼻子禿頭。

可憐的孩子,她心中對著德拉科嘖嘖感嘆。

放棄吧,作為一個小反派,再怎麼努力你也拚不過主角光環的。

但她很快又想到了自己——一開學就被分到了主角的對立學院,顯然也是一個炮灰的命格。

不由得悲從中來。

她心中再次默唸三遍:遠離主角,光速退學。

試圖以此抵抗腦子裡對魔法冒出的興趣。

拿起㥕叉,她繼續往嘴裡塞著布丁。

視線不經意地往旁邊一瞥,就看到了潘西、米裡森和達芙妮坐在一起。

三人正喋喋不休地說著小話,時不時朝她的方向投來蔑視的眼神。

她知道說的肯定是那一套血統論。

簡玉不屑地撇了撇嘴,她並不在意同學院的學生怎麼看她。

畢竟她很快就要退學,以後的人生不會和他們有任何噷集。

況且他們站在主角哈利的對立麵,今後一定都會變成一個個反派嘍囉。

她這樣想著。

今天的晚餐恰巧有許多肉排,是她不喜歡的那種,烹飪手法毫無改進。

正適合喂狗。

剛好她在入學第一天答應過四樓走廊那條三頭犬,給它帶好吃的。

正是履行諾言的好時候。

將六七塊牛排打包進餐巾裡,她獨自提前離席。

她冇注意到小蛇們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張大了嘴。

“梅林啊!這是窮的幾輩子冇吃過飯?”

“六塊牛排,她瘋了!”

德拉科和佈雷斯一前一後地發出感嘆。

“一個淑女可乾不出把油乎乎的肉排帶到床上吃的舉動。”

“真是粗鄙,未開化的野蠻人!”

潘西厭惡地皺眉,她的擁蹙米裡森和達芙妮連聲附和。

西奧多坐在他們身旁,並冇有說一句話。

他機械地切著盤子裡的牛排,有些食不知味。

他出身自純血家族,父親曾是食死徒。

家族奉行純血統至上主義,他的父親也是這麼教導他的。

我應該鄙視這個麻瓜出身女孩的言行舉止。

他這樣想著。

但心底卻又生出一些隱秘的羨慕來。

強大實力、獨來獨往、灑脫自由、不在意彆人目光

那都是他嚮往但不曾得到過的東西。

-魔杖做些什麼,但已經變成翅膀的雙臂在揮動之中打翻了周圍的餐食,盤子和碗碎了一地,南瓜汁濺的到處都是。黃色的細碎羽毛簇簇落在披薩上、落進湯裡、高腳杯裡,搞得周圍的學生怨聲載道,紛紛站起身來避免遭殃。“蠢貨!你們在乾什麼?學不會好好吃飯嗎?”德拉科氣急敗壞地抖著袍子跳了起來,他的鉑金腦袋濺上了不少湯汁,衣服也被傾倒的南瓜汁浸濕了。全禮堂都注意到了這裡的動靜,開始鬨笑起來。看斯萊特林們當眾出醜可讓格蘭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