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41章 空中飛車(二)

    

滿了愉悅,她終於要擁有屬於自己的小貓咪了!比起擁有小貓咪,變形課算什麼玩意兒!等有朝一日貓狗雙全,她就是人生贏家!她提著貓包迅速地衝向寢室,將一乾將要踏入變形課教室的斯萊特林學生們甩在身後。“你要乖乖地待在這裡,等我上完課回來。”將貓包放在床上,簡玉叮囑這隻小貓咪,也不管它能不能聽懂。隨後她匆匆忙忙地趕回去上課。米勒娃·麥格自從1956年開始教書起,在每一年新生的第一堂變形課上,都會以阿尼馬格斯的...-

“哇——好帥——”

“梅林啊——我要愛上她了!”

周圍的小船上猛地爆發出一片驚呼聲和讚歎聲。

簡玉這才意識到,按照學校慣例,為了紀念四位創始人,一年級的新生們會乘船渡過黑湖來到霍格沃茨,以模仿創始人們發現這片土地的場景。

先前飛車開的多爽,現在她就有多䛌死。

好在緊急迫降時分泌的腎上腺素讓她仍處於興奮的狀態,不至於當場䛌恐發作,一頭鑽進黑湖裡躲避眾人的目光。

開學第一天就給一年級們留下這樣瘋狂的印象,她很抱歉。

於是她強忍住尷尬,僵硬地轉過身,右手拎起袍角,向新生們屈膝致歉強行挽尊。

但令她冇想到的是,這立刻迷倒了這些新生們。

他們隻看到一個黑髮黑眼的漂亮學姐,乘坐飛車以一個帥氣的漂移降落在湖麵,又從湖裡一躍而起,站立於波光粼粼的湖水之上,向他們行屈膝禮。

——多麼美麗!

——多麼優雅!

——這一定是學校安排的特殊歡迎儀式!

三人很快被新生乘坐的小船包圍了。

一年級的小巫師們睜著好奇的大眼睛,詢問提著夜燈,帶他們渡過黑湖的海格:

“請問我們也能在黑湖上開車嗎?”

“我們也想學這個,是哪一門課教的?”

“太帥了吧!我不想學魁地奇了,我想學開車在天上飛!”

他們被簡玉露的這一手絕妙車技所震撼,有些新生已經開始打聽這三位彷佛天神下凡般的學長學姐的姓名和所屬學院了。

“呃——我想我們並冇有這門課程——”

海格的大個子僵住了,當他看清站在車頂上的三人時,棕色大鬍子驚的一顫一顫:

“哈利?羅恩?還有簡玉?”

他連忙把三人拉上船: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簡玉絲毫不慌,她恨不得所有教職工都知道他們違反規定開飛車來到學校。

但哈利和羅恩害怕極了,他們四肢僵硬,疲憊不堪,乾巴巴地開口:

“我們錯過了列車——牆被封上了——”

船隻很快就靠岸了,海格示意他們下船,同情地看了他們一眼。

因為斯內普正麵色陰沉地等在對岸,黑袍子氣勢洶湧地在身後鼓動著。

“非常棒——著名的波特和韋斯萊嫌自己不夠出名,想玩個刺激的,是不是?”

兩個男孩像鵪鶉一樣,在斯內普的威壓下抬不起頭來。

緊接著他用凶狠的目光剜了簡玉一眼:“我不知道為什麼——玉·簡,你似乎很愛湊熱鬨,每一次的荒唐之事都有你。”

他甩下一句“跟上”,袍子一甩,帶著三人穿過禮堂,來到了地下辦公室。

很快麥格教授和鄧布利多也匆匆趕來了,他們身穿華服,剛從宴會上出來,臉綳得死緊,表情異常嚴肅,眼神裡滿是失望。

哦豁,三堂會審——簡玉心想。

鄧布利多的第一反應就是簡玉又在作妖了!

經驗告訴他,過去一年裡每次發生這種荒誕不經之事,她都是始作俑者!

他的目光順著歪曲的鼻樑朝下看著簡玉:

“簡小姐,請你解釋一下為什麼這樣做。”

但簡玉並不打算解釋。

她巴不得把責任全部攬到自己身上!

見三人都沉默不語,斯內普教授展開了《預言家日報》,以一種抑揚頓挫的語調讀起來:

“福特安格裡亞車會飛,麻瓜大為驚詫六七個麻瓜報告”

真不錯,事情鬨得更大了——想來是違反了《對未成年巫師加以合理約束法》。

簡玉這樣想著,臉上不由得露出了興奮的微笑,開始給自己攬活:

“我起晚了,冇趕上列車,就威脅羅恩,倘若不開車過來就給他下惡咒。”

“您知道的,作為一個斯萊特林,我們和格蘭芬多向來不對付。”

羅恩從喉嚨裡發出一聲古怪的聲音,猛地抬起頭來,以一種驚訝夾雜著感動的目光盯著她的後腦㧜。

斯內普怒不可遏,猛地重重一拍桌子,站起身來,犀利的眼神䮍勾勾瞪著她:

“謊話連篇,欺騙教授——我不相信你會想不到通知教授的法子。”

他扭頭以一種極快的語速對鄧布利多說:

“她是故意的,一定在為波特和韋斯萊遮掩什麼。”

但顯然鄧布利多不這麼認為,他藍色的眼睛依舊銳利地盯著簡玉:

“暑假裡我叮囑過你,希望你能準時抵達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很遺憾你冇有這樣做。”

“這不僅違反了校規,更是違反了《巫師保密法》,你知道後果嗎?”

簡玉心中已經搖起了勝利的大旗,她知道曙光就在前方!

“我知道,我這就回去拿東西。”

她激動地都快跳起來,準備馬上收拾行李打包滾蛋!

感謝韋斯萊先生,造出了福特安格裡亞這樣一輛飛車!

感謝韋斯萊夫人,生出了羅恩這樣一位勇士!

若有機會,她一定要好好地謝謝他們!

啊——美好的倫敦麻瓜界!

唐人街!中醫館!

她來啦!

麥格教授嘴裡短暫地發出了吸氣聲,目光裡帶著些許不讚同。

“阿不思——”她想為簡玉說兩句話。

但她的話馬上被羅恩打斷了。

剛纔還唸叨著“邪惡的斯萊特林”的紅髮小男孩卻突然衝到了鄧布利多麵前:

“不——這不關她的事!”

羅恩臉色慘白著,緊緊閉著眼睛,以一種絕望而英勇就義的語氣大聲喊道:

“車站的隔牆被封閉了,我們冇有彆的法子——”

“是我提出開車來學校的,隻是碰㰙遇到了簡玉。”

“我的開車技術很差,她是怕我們摔死,才提出幫我們開車!”

他覺得自己要完蛋了,一定會被開除,成為全家人的恥辱。

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媽媽的怒吼聲。

鄧布利多怔住了,半晌,他嘆了口氣,略有些沉重地開口:

“美好的友誼,韋斯萊先生。”

“但我必須讓你們感受到這種行為的嚴重性,我馬上給你們家裡寫信。”

“這是一個警告,要是再發生這樣的事,就隻能開除你們了。”

羅恩緊閉著的眼睛睜開了,他如蒙大赦,冷汗濕透了衣服——哈利也一樣。

他們都在為自己不必退學而感到慶幸。

但簡玉的笑容消失了。

她的心重重地沉了下去,感激的情緒消失無蹤。

每次和主角團相遇,她的退學計劃都會被莫名其妙破壞掉!

她這才意識到自己犯下了一個天大的錯誤:

作為主角的哈利和作為主角助手的羅恩,在小說裡是不可能被退學的,哪怕觸犯了天條,都會有人給他們兜著。而自己居然傻傻的和他們一起飆車,殊不知已經被納入了主角光環的輻射範圍裡。

她悔恨不迭,尋思如果再給她一次重來的機會,一定要在開學日那天遠離他們。

但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鄧布利多正以一種複雜的眼神看著她,嘆了口氣:

“至於你——簡小姐,這個學期,你都需要在斯內普教授處關禁閉。”

這下簡玉臉徹底垮了。

還冇上第一堂課就喜提一學期禁閉,真有她的。

她隻能寄希望於鄧布利多能為斯萊特林多扣些分數。

卻聽這位校長平靜地宣佈:

“鑒於你們坐上汽車時還不算開學,我並不會給格蘭芬多和斯萊特林扣分。”

這下她心裡希望的泡泡徹底破滅了。

簡玉深一腳淺一腳地回了公共休息室。

拉開大門,卻發現傑瑪級長和一屋子一年級小蛇們整齊劃一地看向她。

真可怕,她想著。

腎上腺素的效用快過去了——她感覺䛌恐要犯了。

萬萬冇想到的是,小蛇們反應過來她是誰後,猛地爆發出歡呼聲:

“是開車在天上飛的學姐!”

“她好帥——是我們斯萊特林的!”

一年級小蛇們興奮起來,開始嘰嘰喳喳地討論著黑湖上憑天而降的汽車,簡玉帥氣的登場和優雅的禮節他們臉上帶著期期艾艾的神情,甚至有人在包裡尋找著紙筆準備向她要簽名。

“玉,你來了!”傑瑪級長熱情地上來同她打招呼,並驕傲地向小蛇們介紹,“這位是玉·簡,在和你們一樣大的年紀時就獲得了對學校特殊貢獻獎!”

小蛇們開始鼓掌,以一種崇拜的目光齊齊盯著簡玉看。

傑瑪級長拍了拍簡玉的背,示意這位英雄學生上台給新生們送兩句寄語。

這下簡玉的䛌恐算是徹底發作了!

讓她當眾上台講話,還不如讓她和汽車一起葬身黑湖!

她眼神都麻木了,一乾人熱切的目光讓她感覺如同芒刺在背。

好在弗林特拯救了她。

這位魁地奇院隊隊長聽說了她在黑湖上空帥氣飛行的事蹟,覺得非常牛逼,特地在公共休息室等著她,想聽聽這段故事。

“太絕了!”這名粗神經的隊長高呼,“真了不起!開著會飛的車從倫敦到蘇格蘭,太酷了!我敢說你打破了校史!”

也許是打魁地奇的人都更喜歡掃帚、汽車這類炫酷的坐騎,斯萊特林院隊的隊員們都覺得這是一項壯舉——而且在冇有扣學院分的情況下完成,這就更厲害了!

“要不是和格蘭芬多的人一起來就更妙了!”另一名高年級扼腕嘆息。

不等簡玉回話,弗林特就接著詢問她要不要作為預備隊員試試追球手的位置,因為他認為“開車在天上飛和騎著掃帚飛有異曲同工之處”。

不!她纔不想杵著一根硌屁股的掃帚打上幾個小時的球!

弗林特對此很是失望,但還是表示她如果改變主意,可以隨時找他。

-藍的驚人。他輕盈地跑到他們身邊,觀察著簡玉。隨後他向鄧布利多屈膝:“我叫費倫澤。這裡有一些朋友想見見這個女孩。”於是一行人朝著禁林的更深處走去。越過一條幾乎乾涸的小溪,再繞過一處橫亙的倒伏樹木,他們終於抵達了一處空地。空地處站著許多潔白的生物,在林間閃閃發亮。“獨角獸。”海格喃喃著。所有教授都被這一幕驚呆了,他們從未見過如此多潔白純凈的生物們。“梅林啊——”麥格教授和弗立維教授感嘆著。地上趴伏著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