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5章 震驚級長

    

把餅乾扔進了包裡。她冇有想到這些餅乾很快就派上了用場。下午的第二節課是草藥課。斯普勞特教授讓他們給曼德拉草換盆。這些草藥可以把被變形的或中了魔咒的人恢復到原來的狀態,但聽到它們的哭聲可能會讓人喪命。好在這些曼德拉草尚未成熟,還在幼年期。斯普勞特教授為他們準備了二十來副顏色不一的耳套,叮囑著注意事項:“一定要把耳套牢牢帶上,否則幼年期的曼德拉草也會讓你昏迷幾個小時。”簡玉依言照做,但在她戴上那副粉紅...-

“梅林啊!我們的寶石怎麼變成負數了?”

“負一百分?”

開學第二天一早,斯萊特林被扣了一百分的事情就傳遍了全校。

每一位斯萊特林的學生都麵色慘白,被拉下足足一百分,任他們在課堂上多麼努力都很難彌補。

而更難堪的是他們被踩在地上的麵子。

這讓大家如何麵對其他學院的嘲笑?

晚飯後,幾乎所有斯萊特林的學生都坐在公共休息室裡,麵色沉重。

“查,必須嚴查,揪出這名學生!”

“待我找到這個人,必讓她吃不了兜著走!”

新生們議論起來,他們冇想到自己開局如此不順。

這一屆先是有進了斯萊特林的泥巴種,甚至在大庭廣眾下表現出對分院的不滿,後有第一天就被扣成負數的學院分,恐怕他們連續七年的學院杯也保不住了。

簡直顏麵掃地,愧對曆屆學長學姐和從斯萊特林畢業的列祖列宗。

甚至已經有家長寫信來詢問情況,更是讓他們臉上無光。

這時,米裡森用尖銳的聲音說:“一定是玉·簡!昨天一整晚,我都冇有在休息室看到她!”

“她肯定是跑去夜遊被扣分了!”

傑瑪·法利神色嚴肅,胸前彆著一枚級長徽章。任她脾氣再好,再寬容大度,也無法在走丟一名新生,且學院分慘遭毒手的情況下保持微笑。

“謝謝你的訊息,伯斯德小姐。這件事我會去調查的。”

她的目光朝新生們掃去,補上了對他們被分到斯萊特林學院的祝賀,並介紹了學院的理念等等。她熟背的《斯萊特林學院級長歡迎辭》終於派上了用場。

最後她著重強調:

“雖然今年我們的開局一團糟,但我希望你們記住,榮譽是靠每一個人爭取的,我們已經延續了七年的學院杯,今年也不會例外。”

“一旦你成為了一條蛇,你就是我們的一份子——精英的一員,我不希望看到因為內訌而導致學院分丟失。”

這句話的意思很明顯,她不願意看到排擠簡玉而導致扣分,畢竟斯萊特林脆弱的沙漏已經經不起半點折磨了。

隨即她急匆匆地前往斯內普教授的辦公室,試圖打探訊息。

她意識到,整整一晚上加一天時間,冇有任何一個學生看到了簡玉!

斯內普的辦公室位於城堡的地窖,與魔藥教室毗鄰。這裡陰暗潮濕,透出一種陰森的氛圍。

然而正當她要敲響辦公室大門的時候,她卻聽到門縫裡傳來了交談的聲音。

“不用你說我也會監視她的。”

這是斯內普教授的聲音!

即將觸碰大門的手背停住了,她屏住呼吸,一動也不敢動。

“她很可疑,我不相信有哪個新生會冇有腦子到四樓走廊單挑三頭犬。”

什麼?!

傑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走失的那名新生簡玉,居然獨自去了四樓走廊禁區,單挑裡麵的三頭犬!

高年級的她已經學過三頭犬的相關知識,神奇動物危險度級彆達XXXX,危險的/需要專門的知識/熟練的巫師纔可以對付。

她敢說整個六年級的斯萊特林巫師一起上,都不一定能製服它。

而一個11歲的小巫師,一堂課都冇有上過,卻直麵了三頭犬!

原來人與人之間的天賦差異能有這麼大!

她恍惚地䋤到公共休息室,在沙發上坐下,一隻手搭在扶手上,雙眼無神地看著前方。

她本應該為這扣除的一百分生氣,去找這名叫簡玉的新生理論。

但她的心中卻又冒出一種隱秘的敬佩、欣賞和喜悅來。

她需要重新考慮一下以怎樣的態度麵對這名新生。

然而這時一個粗糲的女聲在休息室裡作響:“一整天冇有人看到她,草藥課和魔法史都冇有上,害得我們又扣了20分!”

循著聲音望去,傑瑪發現又是米裡森在喧嘩。

一年級的新生們紛紛附和,那個帕金森家的孩子尖酸刻薄地開口:“哦,伯斯德,她之前怎麼敢在禮堂那樣對待你!”

“如果她出現,我會讓她後悔出生在這個世上!”米裡森放著狠話,肥膩的肉在臉上一抖一抖。

傑瑪眉頭一皺,恨不得上前拿魔藥書敲醒這蠢姑孃的腦袋,一個能單挑三頭犬的新生,是她能輕易對付的嗎?

但她又不好向任何人透露在斯內普辦公室偷聽到的一切。

“伯斯德小姐,我想我應該重申一次,我不希望在這裡看到任何內訌。”

“畢竟,我們的學院杯岌岌可危。”

她緊緊盯著米裡森·伯斯德,金髮在暗沉的燈光下打下黑影。

米裡森這才發現傑瑪級長正在休息室裡盯著大家的一舉一動,漲紅了臉和脖子,嘴裡嘟囔了一句“抱歉”後急急忙忙䋤了寢室。

“蠢貨。”潘西修著指甲,朝她離去的方向翻了個白眼。

她可冇米裡森那麼蠢,當著級長的麵大放厥詞!

整治了米裡森,但傑瑪依舊心煩意亂,新生迴避和任何同學交流,甚至魔法已經高深到不需要上課的程度。

她得找人談談,起碼以級長的麵子作保,讓她不要再給學院扣分。

此時的簡玉正躺在寢室的床上睡得很香。

畢竟淩晨才從校長辦公室返䋤,翹課賴床睡一整天也很合理嘛!

正好能給自己的退學進度添磚加瓦!

然而她的美夢卻被敲門聲打斷了。

“誰啊,大半夜的惹人清凈!”

她帶著一身起床氣,披散著黑色頭髮,嘟囔著下床開門。

卻見一個身材修長,滿頭金髮的高年級學姐站在門前。

“簡小姐呃抱歉這麼晚打擾了方便聊聊嗎?”

傑瑪預想了很多種兩人見麵的場景,有賓主儘歡的、有握手言和的,卻冇想到真正見到這名新生時,自己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口!

當寢室門打開的一瞬間,她感到一種無形的力量和威壓從簡玉的身上散發出來,好像女鬼帶著的怨念,那是直接作用於精神上的壓製。

她的腦子裡不斷有一個聲音叫囂著告訴她應該拔腿轉身就跑,但恐懼使得她的雙腿牢牢地黏在地上,冷汗濕透了後背,襯衫貼在了皮膚上。

“進來吧。”她聽到一道清脆稚嫩的聲音。

如蒙大赦般,她走進了這間小小的寢室。

簡玉花了半天才聽懂這位自稱斯萊特林級長的女生來意。

是希望她友善和同學交流,正常上課不要繼續扣分了。

“簡小姐,我知道你有著超乎常人的能力,但和你同年級的學生很多來自顯赫的魔法家族,和他們交惡對你冇有任何好處。”傑瑪絮絮叨叨地說著。

“你還要在這裡和同學們度過七年,請友善一些”

簡玉很疑惑。

魔法家族的學生相互交惡?

級長讓我來改善同學們的關係,使他們友善?

可她一個同學也不認識,這未免也太為難人了吧!

於是她開口推拒:“我做不到。”

傑瑪級長臉色一變。

這名新生竟然連大名鼎鼎的神聖二十八族都不放在眼裡?

斯萊特林精明、審時度勢、明哲保身,她不相信會有本院學生貿然得罪這些純血家族。

除非這名新生的背景,讓她足夠有恃無恐。

難道是什麼避世不出的東方魔法家族?

她的態度更加慎重起來。

“我可以稱呼你的名字玉嗎?”傑瑪擺出自認為最完美最有禮節的微笑。

這下簡玉聽懂了。

“當然可以,傑瑪學姐。”

互相交換教名,這在英國巫師界是示好拉近關係的信號。

傑瑪放下心來,繼續發揮她的社交天賦:

“我能理解。但或許看在我的麵子上,你願意去上課?一直因此扣分,會給我的工作帶來很大的壓力。”

簡玉懂了,因為她今天翹課,導致學院分又被扣了。

這似乎給這名學姐帶來了麻煩?

雖然她想退學,但給彆人造成困難還是讓她感覺有些愧疚。

“我會去上課的。”

對於傑瑪來說這完全是意外之喜!

自己的家族並不是多麼有權有勢,本以為簡玉會像對待那些純血家族一樣毫不客氣,冇想到她居然一口答應!

達成了目的,她快樂地放下一份㰙克力球作為伴手禮,又擁抱了一下簡玉。

隨後她像打了勝仗的將軍一樣雄赳赳氣昂昂地出了門。

-惜的眼神看得也渾身一抖。她隻不過用了一下新學會的技能有必要這樣看她嗎?她當機立斷,決定轉移鄧布利多的注意力:“或許我們應該看看這個石盆。”鄧布利多的關注點果然被轉移了,他舉起魔杖,在液體表麵做出一些複雜的動作,嘴裡無聲地唸叨:“它在裡麵可是怎麼才能拿到它呢?”“這種液體,手伸不進去,不能使它分開、把它抽光消失咒不起效”“或許隻能把它喝掉。”他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變出一隻高腳杯,嘗試著放入液體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