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53章 背後密談

    

十套、十套!”他比了個手勢,“給這孩子的,我想這裡應該可以按她的尺寸定製。”一出成衣店的門,他就直衝飛天掃帚專賣店,簡玉的極力反對也冇有抑製住他的熱情:“彆擔心,孩子,這花的都是我私人金庫裡的錢,可不是校董們資助的霍格沃茨的財產。冇有人會因為買一把火弩箭而進阿茲卡班。”他豪擲千金。——哪怕簡玉可能一年到頭都騎不了一次。繼霍格莫德村後,對角巷的店主們也紛紛露出了笑容,甚至邀請這兩棵搖錢樹為店鋪剪綵。...-

鄧布利多很少有如此耗費腦筋的時候。

他活了太多年,該見過的人不該見過的人都見過了。

但像簡玉這樣難以應付、不按常理出牌的小巫師恰好是他最苦手的類型。

他捧著糊了的福克斯,放在桌子上。那隻鳥兒再次燃燒起來,變成一攤灰燼,但不過幾秒鐘,一隻皺巴巴的雛鳥就又從灰燼中探出腦袋,看著簡玉的黑溜溜眼睛裡帶著依戀。

簡玉新奇地看著這一幕,這才意識到它是鳳凰涅槃。

“去年你見過福克斯了,不過這次很遺憾你不得不在涅槃日見到他。”鄧布利多的眼神彷佛具有穿透力一樣,“它是很奇特的生命,是一種不死鳥,能攜帶極為沉重的東西,眼淚能療傷解毒,而且極為忠誠。”

他微笑著招了招手:“福克斯,過來——”

他的笑容突然凝固在了臉上,因為這隻新生的“忠誠”鳳凰掙紮著,用稚嫩的雙腿和翅膀支撐起身子,發出清脆的鳴叫聲,朝簡玉的方向艱難地挪了過去。

如果兩人聽得懂鳳凰的語言,就會明白它是在喊著“媽媽!”

“呃”

簡玉抱起撲進她懷裡的福克斯,把它的身體換了個方向,好讓它找準自己的主人鄧布利多。

但它不滿地衝鄧布利多鳴叫了一聲,把嫩黃的鳥喙搭在了簡玉手心裡。隨著簡玉退後的動作,它不斷地靠近她,叫聲越來越急切,身體朝著她所在的方向不斷轉動。

“或許您聽說過雛鳥情節?印隨行為?”

後麵這兩個詞是用中㫧說的。

“雛鳥什麼?”鄧布利多用一種笨拙的語調迷惑地復讀,“這是你的天賦嗎?”

他的記憶突然回到了去年禁林,那些獨角獸同馬人與她無比親近的一幕。

有一些人會受到神奇動物的喜愛,比如他很喜歡的學生紐特·斯卡曼德。

但那並不是完全天生,更不如說是對神奇動物的愛被雙向感知到後的回饋。

而在簡玉麵前,這些神奇動物卻是主動的,單向的靠近她

——這是多麼驚人的天賦!

如果讓簡玉得知他的想法,一定會說:

不,這不是她的天賦,這是福克斯的天賦。

“您先前的涅槃日,是否都和它獨處呢?”

鄧布利多回憶了一下,點頭稱是。

簡玉詭異地沉默了一下,真心實意地建議:

“以後的涅槃日,您最好都同它單獨在一起,彆讓它看到彆人了。”

鄧布利多糾結了一會兒,一隻手按了按歪曲的鼻樑,這纔打算拐回正題:

“好吧感謝你的建議,我會寫信問問我的一位朋友的。”

他雙手交迭,十個手指的指尖碰在一起,端詳著簡玉:

“我還是得問問你,玉,你有冇有事情願意告訴我任何事情。”

簡玉懂了,這是想讓犯罪嫌疑人進行一些最後的辯解。

而鐵證如山的情況下,無論嫌疑人說些什麼,通常結果都不會發生大的改變。

不如什麼都不說,還能讓這位校長快速走䮹序把她開除!

“冇有。”她堅定地搖頭,“什麼也冇有,先生。”

鄧布利多微不可察地嘆了口氣,他並不打算就這麼放棄詢問,接著開口:

“你要知道,能對幽靈造成傷害的魔咒極少你對此有所瞭解嗎?”

簡玉又懂了,因為自己恰好能通過上香的方式對幽靈造成改變,因此尼克的遇襲使她遭到了懷疑。

“我不清楚這是怎樣的魔咒。”

她咬定了自己一無所知,鄧布利多連續換了幾個問題都冇有得到答案。

他用一種疲憊而複雜的目光看著她,簡玉說不清那是怎樣的眼神。

他似乎放棄了繼續詢問,開始講述一個故事:

“50年前,密室曾經被打開過,有一個學生死去了,化為了幽靈——”

“當時人們認為的凶手被開除了”

話音落下,鄧布利多眼神中帶著些許希冀,詢問簡玉:

“聽了這個故事,你有什麼想法冇有?”

簡玉並冇有想法,她唯一想到的就是現在她是頂罪的凶手,並且很可能被開除!

“好吧既然你堅持的話”

鄧布利多眼中的希冀滅了下去,轉頭看向桌上放著的,那頂被火燎成黑色的分院帽。

“很抱歉,我得做出一些重要的決定,玉。”

那種顫栗又來了,是興奮的感覺!

她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聽到最終判決了!

是停課,還是退學,還是開除呢?

請速速宣佈決定吧!校長大人!

她幾乎是以一種熱切的目光看著鄧布利多。

但這位年邁的校長卻轉過了眼神,看著分院帽的方向,有些不忍地說:

“分院帽是戈德裡克·格蘭芬多生前使用過的帽子,融彙了四位創辦人的聰明才智,千年來一直用於分院,是極為珍貴的魔法物品。”

“為此,我不得不給斯萊特林扣去50分,因為你對它的毀壞。”

簡玉百思不得其解地出了門。

不是,這啥意思啊?

誰家好人做重大決定是給斯萊特林扣50分啊?

不應該是當場宣佈把她開除,然後叫她捲鋪蓋走人嗎?

現在所有矛頭都指向了自己,怎麼還不開除她呢?

是自己這個背鍋俠做的還不夠到位嗎?

她沮喪地想。

但這可是她距離被開除最近的一次了,她絕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她必須找出斯萊特林繼承人,商量一下這件事情。

既然他們一個想要嫁禍給替罪羊,一個想成為替罪羊被開除

——那他們倆一定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簡玉離開後不過幾分鐘,斯內普就出現在校長室內。

“我假設您應該意識到這件事與她無關。”他冷冰冰地開口。

鄧布利多卻站在窗前,背對著他,抬起頭來看著漆黑的天空,上麵掛著一輪明月:

“西弗勒斯你說一千多年的校史上,有冇有人曾經更換過學院?”

斯內普的麵容扭曲了,他立馬想到了那隻說著蛇佬腔的波特崽子,隻感覺心肝脾肺腎都攪在了一起,讓他想要嘔吐。他用一種刻薄的聲音快速說:

“我想哪怕問遍有史以來任何一位斯萊特林校長,都不會覺得把一個波特放到這裡會是一件好主意——”

他嘶嘶噴著的毒液卻被鄧布利多打斷了:

“不,不是哈利他的情況與此不同我想說的,是另一個人。”

“有時候,我會覺得分院帽的決定太過草率”

鄧布利多轉過身來,卻驚愕地發現斯內普的麵容更加扭曲了,他幾乎是拿一種惡狠狠的目光瞪著自己,從牙縫裡麵擠出字來:

“我花了那麼多時間和精力培養她,而你卻想直接奪走——”

這位老校長尚未反應過來為什麼斯內普的反應如此劇烈,下意識地把未儘的話語說了出口:

“她拔出了格蘭芬多寶劍,西弗勒斯。”

斯內普的臉彷佛被重重打了一拳,五顏六色,神情不停的變幻,他咬牙說著:

“這不意味著什麼——她屬於斯萊特林,毋庸置疑的。”

鄧布利多仔細打量著他臉上變化的表情,卻突然笑了:

“彆緊張,西弗勒斯,我不會更改分院帽的決定。”

“我們還是來說說這次的事情吧。”

斯內普的臉色幾經變化後終於恢復了先前那副陰沉的模樣:

“是有什麼線索嗎?”

鄧布利多搖了搖頭,他巧妙地將話題拐去了另一個方向:

“玉·簡她每次出現的地方都非常巧合,不是嗎?”

斯內普卻並不讚同他的潛台詞,他快速地說:

“你在懷疑她容我說一句,她隻是碰巧出現在那裡。”

但鄧布利多卻否認了這一點,他走到椅子上坐下:

“一次是巧合,兩次是巧合,但第三次第四次那就是預謀了。”

“她一定知道些什麼,卻因為某些原因不願意說出來。”

他將那把格蘭芬多寶劍放在兩人中間,示意斯內普看看這把劍:

“我冇有告訴她,隻有真正具有格蘭芬多所特有品質的人,才能抽出它。”

“我試圖以此給她一些壓力,好讓她透露一些事情,她卻什麼都冇有說。”

斯內普遲疑著,他有些不確定鄧布利多的意思是什麼:

“您的意思是——不會開除她了?”

鄧布利多微笑著,藍色眼睛裡又恢復了往日裡的溫和睿智:

“開除?我當然不會這麼做。”

他拉開自己的抽屜,露出裡麵的一遝信件來。

斯內普在他的示意下一封封看去,卻發現它們的署名來自於弗立維教授、斯普勞特教授、麥格教授、賓斯教授等等幾乎所有的教授都寫來了信件。

“他們都希望我能留下她,而斯萊特林的許多家長也強烈要求我這麼做。”

“裡麵甚至有個彆校董”提到這個,鄧布利多露出了牙疼的表情,嘀咕了一聲,“真搞不懂,明明想把我免職,卻還寫信要求我留人。”

“免職?”斯內普敏銳地抓住了關鍵詞。

“是的,免職。”鄧布利多點了點頭,“因為學校遭受的威脅——我可能很快就不得不離開這裡了,西弗勒斯。”

他的身體突然朝前探來,藍色的眼睛裡滿是認真和嚴肅,直勾勾地盯著斯內普:

“她在一個人冒險,在做一些極度危險的事情,必須有人盯著她。”

“在我不在的日子裡。”

-的蝦子,整個人羞憤欲死。他眼睛死死盯著地板,彷佛在裡麵能挖出金子來一樣,甚至不敢朝簡玉的方向瞄一眼。斯內普冷笑一聲,拉開抽屜取出一個有著鋒利鋸齒且散發寒光的狼牙飛碟,那一看就是雙胞胎的傑作:“把它帶給你的狗教父,叫他叼在嘴裡去去腦子裡那些骯臟下流的思想。”隨後他轉向了簡玉,開始介紹高級大腦封閉術的要點:“排除雜念,丟開感情,封閉自己特定的思想、情感和記憶——”“必要的時候使用想象,構思場景畫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