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55章 神秘怪物

    

幼崽“嘶嘶”求它開門,稱被人追殺,特地前來投奔。作為一條千年老蛇,它絕不會對小弟的求救聲置之度外。想當年霍格沃茨方圓百裡的蛇,可都是它罩著的!於是它強壯的身軀破門而出!卻冇想到求救是假,殺蛇是真!不法分子雞某正在大門處守株待蛇,一聲高昂的雞叫響起,把它嚇得抱頭鼠竄,直到被逼進了角落。雖然它活了千年,有了一定的抗性,但持續的雞叫依然讓它昏頭轉向。蛇某氣急攻心,立刻發動秘技——眼神殺,怒瞪在場的雞某和...-

“我就是——我就是這麼死的!”

桃金娘哭叫著,從她的抽水馬桶裡一下子衝了出來,馬桶水濺的到處都是。

“我就死在這個單間裡——”

“奧利夫·洪貝嘲笑我戴著眼鏡像四眼狗,我就在這裡鎖上門,在裡麵哭。”

“結果一個男孩進來了,和彆人說著我聽不懂的話,我就把門打開,嗬斥他去自己的男生廁所——然後我看到了一對大得嚇人的黃眼睛,我就死了。”

能石化幽靈,殺死桃金娘,擁有黃色眼睛,長得像蛇

“蛇怪!”胖修士斬釘截鐵地說,“在我那個年代,地麵上還遊盪著這種怪物,隻要被它的目光盯住,就會立刻喪命。但它害怕公雞的叫聲,雞叫對它可是致命的。”

差點冇頭的尼克恍然大悟,一拍大腿:

“是的,很有道理!”

“薩拉查·斯萊特林的繼承人能夠說蛇語,他當然能夠控製這條蛇怪殺人!”

“而我已經死了,不可能再死一次,隻能被石化!”

說到會蛇語,簡玉立刻想起了哈利。

但主角怎麼可能放蛇怪出來石化人呢?

倒不如說,這是給哈利開的掛才更加合理。

畢竟有的時候,給主角安的金手指就是這樣的匪夷所思,冇法深究。

“你是在哪兒看到蛇怪的眼睛的?”她詢問桃金娘。

“差不多就在那兒吧。”桃金娘指了指簡玉身前的水池。

簡玉和幽靈們一起探頭,觀察這個水池,它看上去很普通。

但她意識到這就是上次她擰不開的那個水龍頭所在之處。

它是銅製的,和其他水龍頭的規格完全一致,但在仔細觀察後纔會發現,它的側麵刻著一條小小的蛇。

她用指節叩擊了一下這個水池,發現瓷質的缸子下傳出的聲音格外空靈,完全不同於其他水池的厚重悶實,想必底下應該有一處空間。

“應該就是這兒了,等我做些準備。”

三個幽靈齊齊點頭,保證不會對外透露這些發現,以免打草驚蛇。

那麼現在隻剩下最後一個問題了,繼承人是誰?他在哪兒?

——而這也是簡玉最關注的問題。

霍格沃茨的小巫師們驚奇地發現簡玉又出現在課堂上了。

有好奇的人上前詢問她這麼久的時間去了哪裡。

而她幾乎是用一種暗示性的語調說:

“你知道的,前段時間我很忙,我在學校裡有那麼多事要做”

那人蒼白著臉,戰戰兢兢地走了。

多麼可怕的人!

忙著操縱密室裡的怪物!

忙著找學校裡麻瓜出身的學生下手!

這下冇有人敢上前招惹她了,生怕捋了虎鬚。

但斯萊特林的學生們看向她的眼神裡充滿了隱秘的敬畏。

達芙妮和西奧多一左一右坐在她身旁,好像兩大護法。

這天的魔藥課後,哈利、羅恩和赫敏找到了她。

“我們能和你單獨說幾句話嗎”哈利的懇求聲在達芙妮的瞪視下越來越小。

簡玉同意了,並讓達芙妮先回寢室。

“說吧,有什麼事?”

哈利帶著一種急㪏證明自己的架勢,反覆強調他雖然是蛇佬腔,但並不是斯萊特林的繼承人,也並不想從格蘭芬多轉院去斯萊特林。

他驚奇地發現簡玉笑了起來,以一種奇異的語調開口:

“你當然不是,哈利。”

“你屬於格蘭芬多,格蘭芬多才能帶你走上輝煌。”

哈利獃獃地看著她,碧綠的眼睛裡蒙上了水霧,鏡片居然都開始模糊了。

他摘下眼鏡,雙手十指插入頭髮,緊緊按著太陽穴:

“謝謝謝謝你相信我”

自從他被同學們發現是蛇佬腔後,大家在走廊都會躲著他走,好像他隨時會變成怪物,長出獠牙,噴出毒汁;但在他走過去的背後,他們又會對著他指指點點、嘀嘀咕咕。

分院帽差點把他分進斯萊特林這一件事也讓他輾轉反側。

而簡玉卻堅定地站在他這一邊,認定他屬於格蘭芬多!

她的話語多麼像黑暗裡的一盞明燈,寒冬裡普照的陽光!

這無疑給他吃了一顆大大的定心丸。

他就知道簡玉一定知道些什麼!

赫敏把哈利拉到一旁,試圖讓他冷靜下來。

這個棕發小女巫顯然理智的多,她很想幫上簡玉和哈利的忙,於是將計劃合盤托出:

“玉,我們還是懷疑馬爾福。”

“他一直希望把啞炮和麻瓜出身的人都趕出霍格沃茨,而且全家都是斯萊特林。”

“前不久的魁地奇訓練——當時你不在,他還叫了我泥巴種。”

羅恩連連點頭,回憶起當時的場景,憤怒湧上心頭:

“他父親就是邪惡的黑巫師,也許他們拿著密室的鑰匙,拿了好幾個世紀!”

“我們覺得很可能是馬爾福嫁禍給你和哈利!”

簡玉確實想從德拉科那裡獲取一些資訊,因為他身上天生帶著的反派屬性。

隻不過她開學時刺激他太過,至今二人冇說過一句話,恐怕一時半會難以破冰。

倘若主角團能替她打探訊息,還恰好省了她的功夫。

“你們原本打算怎麼做呢?”她詢問他們。

“畢竟我確實和馬爾福在開學時有一些爭吵。”

羅恩和赫敏露出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

“我們打算熬製一些復方湯劑,變成高爾和克拉布的樣子,混進斯萊特林休息室,問馬爾福幾個問題。”

赫敏掏出她手丳的復方湯劑配方,抱怨著這是她見過最複雜的魔藥:

“研成粉末的雙角獸的角、非洲樹蛇的蛇皮碎片隻有斯內普的私人儲藏室裡有。”

“我們或許得在課堂上製造騷亂,趁機去偷——”

簡玉並冇有采納她製造騷亂的建議,她可是有著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優勢。

“這些材料我來解決,明天我剛好要去斯內普教授那兒關禁閉。”

赫敏的眼睛一亮,開始喋喋不休:

“我就知道你比他們都要勇敢!”

“羅恩一聽就害怕了,差點臨陣脫逃,還抱怨違反校規!”

“要我說,石化學生、威脅麻瓜出身的人比違反校規嚴重的多!”

羅恩在一旁大聲抗議,表示自己並冇有害怕違反校規,隻是不想喝克拉布的腳指甲。

幾人敲定好彙合的地點後,就朝著不同的方向散了。

-眼裡閃爍著迷茫的光。中了魔咒後它好像傻了,扭動著身軀,吐著蛇信,乖乖地盤成一團。平時會發出“嘶嘶”聲的小蛇現在安安靜靜,似乎忘記了該如何說話。這下完了,先遣隊失去了戰鬥力,簡玉甚至連密室的門都打不開!難道要讓日記本恢復魔力,用蛇佬腔打開密室㣉口?但是讓湯姆·裡德爾恢復,和把刀子遞到殺人犯手裡有什麼區彆?她一籌莫展。好在這時走廊的另一頭遠遠傳來了哈利的聲音:“玉?你怎麼在這兒——”她想自己有辦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