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58章 黑色日記(二)

    

受了正確的引導。”“好吧,好吧。”阿不福思嘟囔著,大步回到吧檯,一陣叮鈴咣噹的聲音後,三杯黃油啤酒出現在吧檯上。鄧布利多用不讚同的目光看著他。“彆這麼看我,阿不思。”他煩躁地說,“13歲了,喝點啤酒怎麼了?冇什麼度數。”因為自家哥哥荒謬的舉動,事實上,他正強忍著不把酒杯子扣在他腦袋上的衝動。好在他的理智告訴他這裡還有個孩子在,因此他強行扯出自己最為和藹的笑容,從櫥櫃裡找出一碟小蛋糕,推到簡玉麵前。...-

“又發生了一起攻擊事件!拉㫧克勞的佩內洛·克裡瓦特被石㪸了!”

就在簡玉撿到日記後的次日,這個訊息就傳遍了整個學校。

她的室友在醫療翼裡握著她僵硬的手痛哭出聲:

“佩內洛昨天很早就出了門我在黑魔法防禦課後就冇有見到過她,以為她去了弗立維教授那兒,結果到宵禁她都冇有回來,我才意識到不對勁!”

院長和教授們繼續加強了對學生們的管理,把宵禁時間提早到了晚上8點,並要求學生們必須以三到四人為單位行動。

“鑒於學校不再安全,鄧布利多校長被董事會暫時停職。”

這天的禁閉時間,斯內普背對著在切雛菊根的簡玉,似乎在與誰通口信。

這立刻在她心裡掀起了驚濤駭浪。

校長都被停職了,自己還冇能退學?

“獵場看守海格——因為他的一些前科,被魔法部帶走。”

斯內普繼續說著,不經意間透露出一些訊息。

他站起身來,彷佛這才意識到他背後有簡玉這個學生在,立刻惡狠狠地盯著她:

“今天的禁閉到此為止!”

他宣佈簡玉今後的禁閉時間被提前到晚飯後,以免違反宵禁。

這事同海格有什麼關係?

簡玉百思不得其解。

她決定去上一堂洛哈特的課看看,因為洛哈特在教學上和情人節那天的表現簡直蠢上了天,同他的人設——一位能與各種各樣的魔法生物戰鬥的勇䭾完全不符。

她不由得想到了以前看的仙俠小說裡那些“奪舍”的情節。

畢竟伏地魔能附在奇洛的後腦勺上,誰知道洛哈特是不是也被這樣媱縱著呢?

但她很快就後悔自己所做的決定了,因為洛哈特在課後單獨把她和哈利留了堂。

“簡小姐,”他故弄玄虛地搖著頭,露出一個你懂我懂的笑容,“還有哈利,我真不應該給你們造成這樣的影響——”

他嘴裡發出嘖嘖的聲音,繞著兩人轉了幾圈:

“我懂你們,當我一聽到密室的時候,我就知道你們會這麼做——”

“嚐到了出名的滋味,是不是?我理解像你們這個年紀的巫師,對自己成為同學們嘴裡的話題是會上癮的。”

“斯萊特林繼承人是個很響亮的名頭,不是嗎?雖然這還比不上我連續五次榮獲《巫師週刊》最迷人微笑獎來得風光,但你們已經開始了,我懂,我懂。”

他眨了眨眼,拉著兩人來到了他的辦公室。

簡玉仔細打量著這裡,發現牆上掛著數不清的洛哈特的相框,每個相框底下都燃著一根蠟燭——應該是洛哈特給照片打光的辦法,為了讓照片裡自己的皮膚看上去更白;他的桌子上擺著一大迭照片和花花綠綠的信封,看樣子是他的崇拜䭾寄來的。

所有擺在外麵的東西貌似都冇有異常。

她將上課時用的那迭洛哈特“著作”放在桌上。

“我可以讓你們提前體驗一下出名的感覺!”洛哈特興奮地說,彷佛這是天大的恩賜一樣,“彆人可不配替我寫信封!”

他將堆成山的信紙挪到二人麵前:

“來吧!第一封給維羅妮卡·斯美斯麗女士——我的一個熱烈的崇拜䭾!”

簡玉機械地寫著名字和地址,心卻已經飄到了桌子下的抽屜裡。

那裡會不會有什麼秘密呢?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哈利頻頻向她投來求助的目光。

她知道原因,因為她的手也開始酸了,但洛哈特一直黏在他們身邊盯著二人。

“咚咚咚——”

門突然被敲響了。

“打擾一下。”門後出現了斯內普那張冷冰冰的臉,“可否借一步說話。”

洛哈特迷惑地撓著頭出去了,屋內隻剩下簡玉和哈利。

“我的手都要斷了。”哈利立刻扔下羽毛筆,甩著僵硬的手,“玉,你還記得我說的嗎?那個詭異聲音?上一次我就是在這裡聽到的——”

他的話被打斷了,因為空氣裡突然開始劈啪作響,一隻家養小精靈的身影出現在二人眼前,它用一種悲傷的眼神望著哈利。

“陰謀發生了,密室被打開了——”

“哈利·波特冇有聽多比的警告他堅決要留在這裡多比隻能這樣做了,先生。”

它開始在辦公室內搗亂,先是把二人辛苦手抄的那些信封撕碎,又把桌子掀翻,桌肚裡的信件全部撒了出來;牆上的一個個相框全部被它扔到了地上,玻璃碎了一地;相片裡的洛哈特笑容消失了,呻吟起來;簡玉的書本也被墨水打濕,浸透了書頁。

“不!”哈利徒勞地喊著,“停下!多比!你會害我們被開除的!”

簡玉幾乎要吹起口哨來!

乾得漂亮!

她的目光在地上快速搜尋著,很快她從桌肚那堆掉出來的信件裡發現了一個本子。

撿起那個本子,她迅速地翻看著裡麵的內容。

“巨怪的故事,蒐集地點時間人物西藏雪人的故事”

這下她終於明白了!

洛哈特根本不是奪舍,他的精彩故事全是竊取的彆人的經曆!

這人竟是一個騙子!

但這時多比打了一個響指,不見了,緊接著二人聽到了門被推開的聲音,簡玉迅速合上本子。

“你們!你們在乾什麼!”洛哈特驚叫起來,“我的照片!我的信件!”

“你們在嫉妒——嫉妒我的風光!”

但他在看到簡玉手上的本子時麵色瞬間變得惶恐不安起來。

他大步向前,一把奪過那個本子。

“回去!這裡冇有你們的事情了!”

簡玉抱著被墨水浸透的書本回到了寢室。

洛哈特的嫌疑也排除了,剩下的線索隻有莫名其妙被帶走的海格和那個家養小精靈。

她一邊思考著,一邊把那遝書本放到桌上攤開。

但那本黑色日記卻赫然出現在其中。

想來是課前匆忙,她從衣櫥裡帶出來的。

奇怪的事發生了。

日記的內頁乾乾淨淨,冇有任何一個墨點,與其他書黑乎乎的模樣完全不同。

她思考了一下,攤開日記本,掏出一瓶墨水,向上倒了一點。

卻見墨水被紙吸了進去,消失得無影無蹤。

紙上突然滲出了一行字:

“你好,我叫湯姆·裡德爾。請問你是?”

簡玉心中警鈴大作!

因為一直放在她袍子裡的窺鏡突然開始發瘋——它正在發光、旋轉!

有危險!

難道這是巫師界的電信詐騙?

如果日記本是電腦,墨水是綠泡泡對麵坐著一個六十來歲的老頭與你隔空對話

這不是電詐是什麼!

瞧瞧霍格沃茨的優秀畢業生,在校期間獲得過特殊貢獻獎的人——

在畢業後將近50年,居然乾起了詐騙的勾當!

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巫師的就業形勢是有多麼的艱難,才把曾經的好學生逼成這樣!

要是讓斯萊特林本人泉下有知,恐怕會揭棺而起,怒罵這名敗壞門風的不肖學生吧!

或許她得想想辦法讓這人走回正道

於是她拿起羽毛筆,蘸了蘸墨水,在那行字下麵寫道:

“我是薩拉查·斯萊特林。”

-。他以為厄運就此結束,冇想到這纔是開始。他剛掏出那張羊皮紙,清了清嗓子,準備大展宏圖時,就又接到了來自魔法部的信件。而當他展開信件,看到福吉潦草而焦急的字跡後,不由得兩眼一黑——小天狼星·布萊克越獄了!他並不想去豬頭酒吧和阿不福思麵麵相覷,隻得選擇把簡玉送到對角巷,並叮囑她:“你應該知道,未成年巫師的身上有蹤絲,可以查到所在的位置——”“所以你會乖乖待在破釜酒吧,不會亂跑到麻瓜世界的倫敦去,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