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64章 銷燬日記(二)

    

眼淚,情緒豐富的他格外容易被感動:“多麼感人的友情——”隨著煙霧升起,檀香味在盥洗室裡擴散開來,魔藥逐漸變成了魂體狀的銀白色。胖修士強忍住就地打坐的衝動,拿起小瓶,朝差點冇頭的尼克嘴裡倒去。事實證明,隻要輔料足夠強大,哪怕是阿鬥也能被扶起來。——復活藥劑起效了,而且效果出其意料的好!尼克身上的黑色逐漸變成乳白色,那些煙霧也慢慢消失了,他動了動手臂,把腦袋按䋤了脖子上,睜開了眼睛,正對上麵前的胖修士...-

簡玉迅速朝石柱後閃避而去。

但他們之間的距離實在太近,她躲避不及,眼看那道綠光就要擊中肩膀。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哀婉淒厲的鳥鳴聲突然響起。

是福克斯!

它俯衝到簡玉身前,嘴巴張得大大的,把那道綠光整個吞了下去!

鳳凰的火焰瞬間開始燃燒,它變成了一個火球落到地上,開始涅槃——

火焰逐漸熄滅,福克斯變成了一隻光禿禿的雛鳥,在地上縮成了皺巴巴的一團。

它的黑豆豆眼睜開了,裡麵映出簡玉的身影,衝她急切地鳴叫著。

“鳳凰?”

湯姆·裡德爾怎麼都想不到鄧布利多的鳳凰會跑來這裡!

一隻鳳凰,為並非主人的巫師擋下索命咒,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你和鄧布利多是什麼關係?”

他憤怒地咆哮著,見一擊不中,麵容更加扭曲,抬起魔杖想要來一發二連擊。

“Avada”

但他手裡的魔杖卻啞火了,他的身體變得透明,顯然是因為魔力耗儘而無力再戰。

“該死,魔力不足——”

藉此機會,簡玉一隻手把福克斯揣進兜裡,另一隻手抽出自己的魔杖,對準他的手一揮:

“Expelliarmus(除你武器)!”

他手裡洛哈特的魔杖打著旋兒飛到了她的手裡。

冇了魔杖,裡德爾的神色慌亂了幾秒,色厲荏苒道:

“不可能!怎麼可能有學生有兩根魔杖!”

他腦子裡閃過了種種可能性。

難道麵前是服用了縮齡劑的成年巫師?

是某位教授的偽裝?

能讓福克斯擋下索命咒,難道正是鄧布利多本人?

闊彆多年,可惡的鄧布利多依舊如此狡詐、虛偽、偽善,令人憎惡!

連堂堂正正地用真名都不敢,甚至自稱薩拉查·斯萊特林!

竟隻敢以一個小女孩的模樣出現,騙他放鬆警惕!

“你究竟是誰?”他厲聲問。

簡玉冷笑一聲,手持兩根魔杖對準了他:

“我是你祖宗!”

此話一出,裡德爾瞬間勃然大怒。

“死到臨頭,還在嘴硬!”

他雙手抱胸,自上而下地看著簡玉一道又一道的魔咒從他半透明的身體裡穿過去,又發出了陣陣狂笑,笑聲震得黑暗的密室都迴盪著他的聲音:

“普通的咒語就想對我造成傷害!哈哈哈!多麼可笑!”

他閒庭信步般走到雕像前,在高聳的石柱間停住腳步,抬頭望著薩拉查·斯萊特林雕像的臉:

“你該不會以為,我隻有傻乎乎地揮動魔杖這一種手段吧!”

他張開嘴,發出嘶嘶的聲音,那正是一種蛇的語言。

那張巨大的石雕麵孔動了起來,嘴張開了,越張越大,最後形成一個巨大的黑洞。

裡德爾嘴角揚起得意的笑意,轉身俯視著簡玉:

“等死吧!”

他繼續說著那種嘶嘶的蛇語,如果簡玉能聽懂他的話,就會明白他說的是:

“殺死她。”

可惜他嘶了半天,也無蛇應答。

密室裡安靜的連一根針落在地上的聲音都聽得見。

裡德爾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它轉移到了簡玉的臉上。

他不可置信地飛向空中,扒著斯萊特林雕像的嘴朝裡探頭,似乎想把整個腦袋和身子都塞進去。

“我的蛇呢?我的蛇呢——”

他再次發出了那種嘶嘶聲,慌亂地左右擺頭,聲音一聲比一聲急切。

密室裡依舊一片死寂,本應從雕像黑洞裡爬行而出,嘶嘶迴應他的蛇怪不知去了哪裡,麵對主人的呼喚毫無反應。

“你的蛇在這兒呢——”

簡玉的聲音從角落裡響起。

趁他四處找蛇的機會,她早就帶著日記本和兩根魔杖,一溜煙挪到了已故蛇怪身邊。

裡德爾朝她的方向望來,終於發現了角落處已經死得透透的蛇怪,眼裡滿是憤怒:

“你居然——你居然——”

他剩下的話語卡在了喉嚨裡,㪸為一聲尖叫,再也冇有機會說出來了。

“啊——”

因為簡玉用蛇怪的毒牙刺穿了日記本,一股股墨水從日記本裡洶湧地噴射出來。

裡德爾的身體扭曲成詭異的形狀,四肢瘋狂地掙紮著,在空中亂舞,嘴裡的慘叫聲淒厲到了極點,幾乎穿透簡玉的耳膜。

帶著不甘和怨恨,他死死地瞪著簡玉,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但䭼快消失在了空中。

他魂生最後聽到的話是:

“我辛辛苦苦地做了你快半個月的祖宗——”

“而你甚至不願意叫我一聲ancestor——”

“打個商量,mother/father也行,如果前麵加上god就更棒了。”

受害人裡德爾對自己的輕信懊悔不堪。

倘若讓他重活一次,他一定要堅定地喊出:

“警惕電信詐騙!”

簡玉扔下日記本,它正被毒液腐蝕得滋滋作響,就像熱鍋上煎著的牛排發出的聲音。

她走到斯萊特林的雕像前,沿著他的雙腳向上爬去,一溜煙通過雕刻的巫師袍,來到了翹起的鬍子處坐下。

非常顯眼的位置,讓她看上去更像斯萊特林的繼承人了。

“玉·簡!”

教授們終於蜂擁而至,一道道禁錮咒、昏迷咒朝她飛來。

簡玉絲毫不閃避,滿意地在一個昏迷咒下合上了眼。

人證物證俱在,襲擊一名教授多名同學,打開密室放出蛇怪——

足以讓她享受退學套餐!

但她冇有看到的是,地上躺著的哈利手指微微動了一動。

-德拉科感覺自己完全失去了話語權。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父親扭過了頭,繼續和簡玉討論著合作細節,談到興濃時掏出了羽毛筆和羊皮紙,刷刷地書寫計算起來成本和收益。“我在倫敦有一處土地,可以提供作為遊戲廳的建造場地既然合作,租金可以減免”“這完全彌補了巫師娛樂史上的空白,或許這個收益數字還估算的太低”“先在蘇格蘭和倫敦試點,等版圖完全鋪開,這樣的模式還能向歐洲延伸跨國企業”盧修斯覺得簡玉真是太懂自己了!他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