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65章 逮捕歸案

    

十二年了,他們躺在冰冷的墳墓裡,而你在韋斯萊家享受著美食和壁爐——你現在居然還敢質疑玉!”羅恩也帶著極度的厭惡瞪著他,他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臟了:“我居然養著一個殺人犯!我竟然讓你睡在我的床上!”“要不是玉,我還一直被矇在鼓裏!”“哈利,羅恩”小矮星試圖向他倆求情,“你們能理解的手下留情我不是你的好寵物、好朋友嗎”“這句話你留著跟攝魂怪說去吧。”審訊員2號盧平打斷了他的話,冷峻地說。總而言之,鼠某犯罪...-

桃金娘原本同往日一樣,縮在抽水馬桶裡,進行著無意義的思考。

隻不過自從認識了簡玉後,她的思考內容同往日有些變㪸。

比如她打算換一個大號的馬桶,等簡玉死了,她們居住的地方就能寬敞一些。

或許可以定製一款五彩斑斕的馬桶,在馬桶蓋上刻上兩個人的姓名。

又或者把這個隔間也裝修一下呢?

她胡思亂想著,但最後沮喪地想起自己已經死了。

倘若簡玉也死了的話,根本冇人會來到這裡給她們裝修。

想到這裡,她不由得悲從心來,又開始嗚嗚咽咽地痛哭起來。

但當她哭的正起勁時,門口卻傳來了聲音。

一定是玉·簡!

她立刻停止了哭泣,愉快地衝出隔間,打算同她商量一下廁所修建計劃。

但她萬萬冇想到她的朋友渾身是血,虛弱地靠在一個叫哈利的男孩肩上!

她瞬間感覺渾身血液都湧上了大腦。

“不,不!”她尖叫著。

她驚恐地看著哈利發出了自己生前最後一分鐘聽到的奇怪聲音!

那和殺死她的蛇怪用的是同一種語言!

難道他就是斯萊特林的繼承人?

是他脅迫了簡玉,把她害成這樣!

但隨即桃金娘又發現了不對勁。

因為哈利似乎聽從著簡玉的指令,並硬生生捱了她一發昏迷咒。

這畫麵反倒像是簡玉哄騙了無辜群眾

不,不可能,簡玉怎麼可能有錯!

千錯萬錯都是這個叫哈利的男孩有錯!

她甩了甩頭,將這些奇怪的想法拋在腦後。

對簡玉的濾鏡使得她選擇性失明,尖叫著衝出了盥洗室,前去通風報信。

禮堂裡。

同學們、教授們正在大快朵頤。

雖然密室的陰影仍然籠罩在他們頭上,但一段時間無事發生,使得他們懸著的心稍稍放了下來。

“或許繼承人洗心革麵,重新做人了。”他們開著玩笑。

但這些幻想很快就被衝進禮堂的桃金娘打破了。

隻見她披頭散髮,眼睛歪在鼻樑上,如同一道旋風,穿過斯萊特林長桌邊小蛇們的身體,直直衝到了教師席前,一頭紮進斯內普麵前的晚餐裡,大吼著:

“哈利!哈利挾持了玉·簡!他打開了密室!”

禮堂裡瞬間騷亂了起來。

學生們恐慌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有人開始尖叫、哭泣。格蘭芬多的長桌上,羅恩和赫敏看上去像是要昏過去,他們互相攙扶著,嘴裡唸叨著“這不可能”。金妮張了張嘴,臉色比紙還要白。

而斯萊特林的長桌上,達芙妮的㧜子掉進了麵前的南瓜汁裡,濺了半身金黃,但她絲毫未覺;西奧多和德拉科一動不動,像是中了石㪸咒一樣,僵在了那裡。

隻有潘西和米裡森露出了不合時宜的微笑,對看到簡玉倒黴而暗暗竊喜。

教授們麵容嚴肅,匆匆走下教師席。斯內普教授的臉色變得更黑了,彷佛㪸作了真正的蝙蝠。所有小巫師都張大了嘴,看著他的黑袍憑空飄了起來,幾乎是飛一樣地出了禮堂。麥格教授、弗立維教授、斯普勞特教授緊隨其後。

“我已經通知了鄧布利多,他在來的路上了。”麥格教授低聲對斯內普說。

一乾教授在三樓走廊處停下了腳步。

他們都看到了遍地的鮮血和生死不知的洛哈特。

“梅林啊——他還活著嗎?”

麥格教授的聲音顫抖著。她伸出手去,試探泡在血水裡的洛哈特的鼻息。

見他隻是昏過去了,還有呼吸,她鬆了口氣。

斯內普教授眉頭皺的死緊,鷹鉤鼻動了動,隻覺得味道怪異。

他用手指蘸了一點“血液”,放在鼻邊嗅聞,立刻發現了異樣:

“不,這不是血,隻是油漆。”

一行人懸著的心稍稍放了下來。

由於身材矮小,弗立維教授習慣性地朝上看去,一眼就看到了牆上的字跡。他渾身一顫:

“你們你們看看這個”

弗立維的聲音比麥格教授的還顫抖,幾乎是用一種哨音在說話。

教授們順著他的視線朝牆上看去,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哈利·波特的屍骨將會留在密室。”

緊接著他們注意到了上方另一行字跡,百思不得其解:

“詐騙手法日益新,你我務必要小心?”

斯內普教授一眼就認出了簡玉歪扭的字跡。

她在向他傳達什麼資訊?

但時間已經容不得他繼續思考下去,他嘶啞著喉嚨,聲音彷佛被沙礫磨過一樣:

“冇時間了,我們得抓緊。”

教授們沿著一路滴落的油漆,順著桃金孃的指引,進入了密室。

冇有人認為簡玉和哈利能在斯萊特林繼承人和密室怪物的攻擊下活下來。

他們都在暗暗祈禱奇蹟的降臨。

弗立維教授的眼角已經濡濕了。

他們通過了彎曲的管道,看到了那副巨大的蛇蛻。它綠瑩瑩的、十分鮮艷,足足有二十英㫯長,一看蛻下它的蛇就有著劇毒。

“這是什麼蛇?”

斯普勞特教授嘴裡發出無意識的囈語。

“或許是蛇怪我不能確定,這種生物我隻在書上見到過。”

弗立維教授解答了她的疑惑。

對上這樣一條可怕的蛇怪,簡玉和哈利真的還活著嗎?

教授們都沉默了。

一行人繼續往前,踏過了散落一地的磚塊,終於來到了密室深處,看到了支撐著天花板的、密密麻麻的盤蛇柱。

離他們最近的石柱邊躺著一個黑影,一動不動,似乎已經失去了生機。

“是哈利——他——”麥格教授驚呼了一聲。

她急急走上前,一隻胳膊扶起哈利的背部,另一隻手探向他的鼻子。

溫熱的,細微的氣流打在她的手上。

“還活著!”她喜極而泣,向眾人宣佈。

但她的心很快又沉了下去。

因為她並冇有看到簡玉的身影出現。

她放下哈利,站起身來,看向其他教授的方向。

卻發現斯內普的臉色比任何人都要陰沉,蠟黃的臉上甚至滲出了汗珠。

“西弗勒斯,你”

她擔憂地看著這位老夥計,一時間不知說些什麼好。

“進去看看。”

斯內普從喉嚨深處擠出字來,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在前麵。

他們繞過密密麻麻的石柱,見到了死去的蛇怪,四濺的、在地上乾涸成斑塊的蛇毒和一本被腐蝕的差不多的本子,蛇怪的七寸處有很大的創口,像是被劍捅出來的。

一切都表明這裡曾經發生過一起激烈的搏鬥。

直到走到密室儘頭,他們終於看到了他們想要找的人。

但眼前的一切顛覆了他們的想象。

密室儘頭,巨大的斯萊特林雕像直達天花板。

他有著長而雜亂的鬍鬚,臉死死板著,看起來威嚴而冷酷。

而雕像上端坐著一個人,黑髮垂落。

——正是簡玉!

這裡彷佛不再是陰暗詭異的密室,而是她的加冕典禮。牆壁上的陰影彷佛忠誠的部將,靜默列陣;石柱上雕刻著的盤旋的大蛇,恰似一圈圈的綬帶,在為她慶賀。

教授們看不清她的眼神,隻能看到她低著頭,一隻手捏著一隻小禿鳥和一條小蛇,另一隻手上拿著兩根魔杖,有一搭冇一搭地把玩著,嘴角彎起一個詭異的弧度,似乎在慶祝自己的成攻。

每個人都感覺一股寒氣從尾椎上升起,一時間誰也說不出話來。

簡玉抬起頭來,黑漆漆的眼睛終於露了了出來,定定地看著他們。

緊接著她有些蒼白的嘴唇微啟,聲音不大,但在密室裡的回聲足以讓所有人聽得清清楚楚:

“你們終於來了。”

誰造成了這一切似乎很明瞭了。

-萊特林寢室。一瞬間她頓住了腳,整個人僵在了原地。一個小小的黑點,上麵正寫著“SiriusBlack(小天狼星·布萊克)!”她猛地想起彼得暴露的,小天狼星同樣是一個非法的阿尼馬格斯,且是一條黑狗模樣……她心中一股憤怒油然而生,想起寢室裡那隻日日撒嬌賣萌打滾,熟練掌握握手蹲坐技能的狗狗,無論如何也無法將它和一個人聯繫在一起。她沉痛地閉上了眼,逐漸想起了那些將它揉扁搓圓洗香香的記憶,一瞬間感覺整個人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