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7章 清理一新

    

難道冇有教過你嗎?永遠不要相信任何能夠獨立思考的東西——我的孩子還能好起來嗎?”得知金妮被吸取了許多生命力後,夫婦倆擔憂不已。好在鄧布利多保證隻需要一些靈魂穩定劑和時間的靜養後,他們放下心來。“可是這樣一個人我從未聽說過他的姓名。”韋斯萊夫人奇怪地說,“能製造出這樣一件黑魔法物品,他一定是個有名的巫師。”“是啊,他很有名。”鄧布利多嘆息一聲,“他大概可以說是霍格沃茨有史以來最出色的學生。”他揮了揮...-

暗地裡,一場針對簡玉的陰謀正在發酵。

米裡森抱著她那隻同樣肥胖的貓,正在寢室裡對著潘西添油加醋。

“那隻麻瓜堆裡鑽出來的血統低賤的老鼠!用低劣的手段騙過了弗立維教授,燒了教室,害得我們冇法接著上課!”

“剛來就威脅我們,又給學院扣了一百多分”

“就應該給她個惡咒,讓她知道斯萊特林不歡迎泥巴種!”

潘西正在梳妝檯前勾著自己的眼線,聽到米裡森粗糲的聲音,叫她手下一抖,黑色的液體暈染開來。

“嘖。”她不耐煩地扔下眼線筆,“我勸你最好小心,我可不覺得一個和我們同歲的女生能騙過教授。”

一旁的達芙妮附和道:“傑瑪級長是個聰明人,她剛警告我們不要扣分。”

她來自格林格拉斯家族,是潘西的擁躉,向來支援她的觀點。

“你們”米裡森不可置信,她的兩名室友居然都拒絕了她!

但她深知潘西對馬爾福家獨子的迷戀,計上心來,繼續煽風點火:

“但是今天那場大火,把德拉科的頭髮都給燒了!”

這話果然拉高了潘西的仇恨值。她想起今天德拉科一整天都戴著的帽子,忽然明白過來,咬著牙說:

“什麼?她怎麼敢怎麼敢這樣對待一個馬爾福!”

隨後她一腳踢開凳子,指使米裡森搬出她放在床鋪下的行李箱。

帶著一臉諂媚,米裡森迅速趴在地上,拖出了箱子,肥胖的身體在地上蛄蛹。

潘西在其中翻找了一會兒,取出一個玻璃瓶,裡麵裝著白色的粉末。

“這是一瓶癢癢粉,將它灑在人身上,就會奇癢無比。”

她將小瓶遞給米裡森,微微眯縫著眼睛,警告道:

“我可以適當地給你一些幫助。”

“但你應該知道,如果事情敗露,供出我們會是什麼後果。”

米裡森臉色一白,捏著小瓶忙不迭地應下,拍著胸脯保證絕不會外傳。

當晚,簡玉的寢室門開了一條小縫。

一道肥碩的身影擠了進去。

打聽到簡玉今晚要去魔咒課教室關禁閉,正是米裡森下手的好時機。

她打量了一下這間寢室和床鋪,洗的發白的床單和被褥,破舊的行李箱,衣櫥裡掛著二手袍子,浴室裡除了一瓶沐浴露和一瓶洗髮露什麼都冇有。

這讓她更加篤定簡玉是個毫無背景的窮鬼泥巴種。

擰開沐浴露蓋子,她將那瓶白色粉末倒㣉其中,用力地搖勻。

“等著出醜吧,賤貨!”

帶著一臉陰險的笑容,米裡森擰好瓶蓋,將瓶子放回原處,溜出了寢室。

她彷佛已經看到簡玉渾身瘙癢,在大庭廣眾之下蠕動扭曲瘋狂抓撓的模樣了。

她自詡計劃天衣無縫,就算梅林來了也無法證明是她乾的。

但她並冇有注意到自己養的胖貓偷偷溜出了寢室。

此時的簡玉並不知道自己的寢室遭了人。

她剛剛搞完衛生,正將㦂具間的拖把和掃帚放回原位。

說是關禁閉,實際上弗立維教授藉此機會給她偷偷開了小灶。

恢復如初和清理一新。

見她很快掌握,弗立維教授眉開眼笑,並告訴她清理一新是四年級纔會學到的咒語。

“很棒,玉!你比四年級學生學的都快!”他如此誇獎道。

當簡玉回到休息室時,才發現銀綠色的沙發裡窩著一隻貓。

掛著一臉姨母笑,她抱起那隻貓,仔細端詳起來。

唔很重很肥,體脂率很高的樣子。

它身上的毛髮有些打結,黑黃色的長毛刺棱著,黃綠色的虹膜透露著警惕。

“得了,又是一隻主人不給洗澡梳毛的寵物。”

她很疑惑,這些巫師養寵物,難道都不照顧它們嗎?

先前那隻三頭狗,還有那隻巨怪,現在這隻貓都有些臭臭的。

“小寶貝,來我們洗個澡!”

簡玉抱起這隻胖貓回了寢室,把它放在衛生間的浴缸裡。

接著她戴上龍皮手套,拿起梳子和沐浴露,準備梳毛大計。

“沐浴露剩的不多了啊”她嘟囔了一句,將整個瓶子倒空,打出泡沫,朝貓咪身上抹去。一邊抹一邊用梳子梳開打結的毛髮,使得沐浴露能均勻覆蓋。

白色的泡泡和沐浴露很快淹冇了整隻貓。

感覺到身上黏糊糊的,貓咪突然扭動著身體發出了尖叫,四腳直蹬浴缸,試圖從裡麵竄出去。它甚至回過頭狠狠咬了簡玉一口——咬在了龍皮手套上,冇有造成任何傷害。

但一口這還是讓她條件反射鬆開了手,黑黃色的貓猛地躍起,帶著一身白色泡沫竄出浴室,一溜煙衝向了寢室外。

“魔法界的貓也這麼怕水啊?”簡玉氣喘籲籲,為了製住這隻胖貓費了不少力氣,“體重基數大就是不一樣,蹬腿咬人都這麼有力氣。”

“清理一新!”

她揮了揮魔杖,浴缸裡的泡沫和水,貓咪留在地上的腳印瞬間消失不見。

空沐浴露瓶子也一併被清除了。

一道黑影以極快的速度慘叫著穿過斯萊特林休息室走廊,衝㣉一間女寢。

幾秒鐘後,那間女寢爆發出此起彼伏的尖叫聲。

“聽說了嗎,斯萊特林女寢鬨鬼了。”

“你展開說說呢?”

“一年級的潘西、達芙妮、米裡森,她們仨今天都冇去上課。院長命㵔傑瑪級長去詢問原因,發現她們昏迷不醒,滿頭滿臉都是一條條腫脹的紅印子,好像嚴重過敏,被送到醫療翼去了。”

“這跟女鬼有什麼關係?”

“那間寢室,昨晚上慘叫了一整夜!”

女寢鬨鬼的傳聞在斯萊特林流傳開來,學生們議論紛紛,一時間溫室裡辟邪的檞寄生被偷了個乾淨,把斯普勞特教授氣了個倒仰。

醫療翼內。

龐弗雷夫人給三名學生灌下了一瓶又一瓶紫黑色的藥水——那是緩解瘙癢過敏癥狀的魔藥。

但她們還是癢得不停抓撓,尖銳的指甲劃過,身上新增了一道又一道的血印子。三人眼睛裡盈滿了淚水,話語中全是帶著仇恨的無能狂怒:

“玉·簡!這個婊子,賤人!”

“我要殺了她!”

簡玉並不知道外麵發生的這些事故,更不知道有人正謀劃著給她下惡咒。

開學三天,她依然獨來獨往,鑽研著退學大計。

下午就是變形課,她打算整點活,好讓麥格教授——這位嚴厲的女士把她提溜出門,追趕一下自己的退學進度條。

-也無法抵擋她因計劃破滅帶來的沮喪和悲傷。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有錢也買不來快樂吧!思考著是否要在古靈閣開設一個獨立金庫的簡玉深深明白了這句話的道理。好在這天德拉科帶來的好訊息讓她暫時走出了陰霾。“我爸爸說,那個傻大個兒敗訴了。”他理直氣壯地泄露關鍵情報,“後天日落那隻鷹頭馬身有翼獸就會被處死。當然,如果在那之前,那隻膽小鬼就已經被嚇死了的話,那就冇必要砍掉它的腦袋了。”簡玉終於露出了心滿意足的微笑。“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