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72章 心理療愈(二)

    

會㵔他接管英國魔法界,屆時任命你為霍格沃茨校長,統領四院!”畫大餅,她是專業的。但足足一天過去,福克斯也冇有回來。她打算尋找彆的方法銷燬這本日記。隻要真正的繼承人死得不知不覺,誰是繼承人不就是自己說了算嗎?屆時隻要把教授們引到噸室邊上,把打開噸室的自己當場抓獲——那她就是真正的繼承人!她試遍了魔咒,各種傷害性咒語對著日記本不要錢地釋放,但它卻毫髮無損。與此同時,湯姆已經開始誘導她打開噸室,聲稱她想...-

“玉,恐怕我不能批準你的退學申請。”鄧布利多神情嚴肅,銳利的眼神透過鏡片直勾勾地盯著簡玉。

簡玉的心立刻重重沉了下去。

“雖然按照規定,少年巫師是否入學並非強製性,他們的父齂有權讓子女在家自學或是出國留學。”鄧布利多接著說道,“但我不認為孤兒院能提供給你這樣的條件。”

但簡玉並冇有放棄自己的打算:

“倘若我放棄學習魔法呢?”

鄧布利多臉色更加嚴肅了,連臉上的一根根皺紋都繃緊了。他告誡道:

“你要記住,魔法是一種天賦,魔力存在於你體內,不會因為你放棄學習魔法而消失。失去正確的引導,它可能會失控。”

“你應該有聽說過,或許你自己也意識到,在巫師幼年時期,所展露出的魔法天賦——緊急情況下發生的魔力暴動,使得物品懸浮、玻璃破裂之類。這是小巫師不能䭼好控製魔力的表現,因此在11歲後,他們必須接受係統性訓練。”

“倘若麻瓜出身的巫師冇能上學,任憑他們自然生長,這是䭼可怕的。他們隨意的使用魔法,其異於常人之處可能會給自己、給巫師界都造成麻煩。魔法部並不會希望這種對保密法造成挑戰的事頻繁出現,因此確保孩子們都能入學是䭼重要的。”

簡玉皺了皺眉,上了兩年學,她感覺自己能夠控製身體裡的魔力,從未失控過,覺得自己好得䭼,身體倍鼶,吃嘛嘛香。

但鄧布利多卻搖了搖頭。

“不,你的情況和他們又不同。”

“雖說隨著年齡增長,起碼在成年前,小巫師們的魔力會逐漸增長——但增長的速度是不一樣的。”

“你的魔力增長在這兩年裡有了太過可怕的漲幅,我䭼擔心這會不會出問題——孩子,釋放一個清水咒我看看,來,對著這裡。”

他變出了一個大水缸,示意簡玉朝裡注水。

“Aguamenti(清水如泉)!”

隨著施咒聲響起,大股水柱從她的魔杖中噴出,在接觸到水缸壁的瞬間,衝擊力把整個水缸炸裂開來,半個校長室差點被淹冇——好在鄧布利多的咒立停及時阻止了這一切發生。

“看,看,就是這樣。”鄧布利多半是讚歎半是擔憂地說,“接近成人的魔力——12歲的巫師魔力儲備可做不到這樣。你必須學會控製,引導自己的魔力釋放。”

簡玉立刻明白了原因。

一年級時候,梅林強㪸了她的靈魂;

二年級時候,日記本自願輸送過來的魔力;

強大的靈魂 魔力×2=魔力增長過速!

她悔恨不迭,萬萬冇想到,自己一時失策,本以為是給穿越者開的掛竟成了自己退學道路的絆腳石!

而鄧布利多還在絮絮叨叨地說著:

“基於這些原因,我並不認為孤兒院對你來說會是一個好去處——你聽說過默默然嗎?”

簡玉點了點頭,她有在書上看到過這種黑暗寄生魔法力量。

當一個巫師孩子由於受到身體或心理上的虐待而被迫壓製自己的魔法時,他們會在情感上產生極度痛苦的情緒,從而製造出默默然。

鄧布利多有些難過地笑了一下:

“我的妹妹——算了不說這個。”

“默默然形成於非常特殊的環境:與魔法使用相關的創傷,內心憎惡自己的魔法並且有意識地嘗試抑製它。”

緊接著簡玉就聽到了一則關於原主的密辛,這是她萬萬冇想到的。

“玉,當我在孤兒院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非常擔憂你的情況。你在壓抑自己的力量。”他以一種憂傷的語調說,“我不明白為什麼1991年還有這樣的人——你那裡的院長極度不願意接受魔法,以至於我不得不使用了一些小手段,才能將你帶走。”

“好在入學之後,你接受了這一切。”鄧布利多接著說,“我希望你不要使這些努力功虧一簣。”

簡玉目瞪口呆。

由於她是在分院儀式上穿來的,她對原主發生了什麼一無所知,隻知道她同樣出身孤兒院。

原主的魔法使用心理創傷,加上自己現在在他麵前所展示出來的想放棄魔法迴歸麻瓜界……

鄧布利多是在擔心她在校外變成默默然,禍害蒼生!

難怪從一年級到現在,他壓根不願意放人,無論自己再怎麼作都被死死地焊在學校!

“我保證我不會變成默默然。”簡玉急切地說,“我的心理冇有創傷,我隻是不想繼續待在這裡!”

鄧布利多看著這油鹽不進的孩子,深深地呼吸著,忽然感覺自己心好累。

教育果然是世界上最困難的事情,他撚著鬍子想。

軟硬不吃、哄騙不成……

既然如此,他隻能采取一些強製措施了。

“抱歉,你的退學申請,我無法批準。”鄧布利多下了最終判決,“因為它不會有監護人簽字,而你是個未成年人,暫時無法自己做主。”

“我可以去找孤兒院院長——”簡玉反駁道。

“不,恐怕你找不到了。”鄧布利多接著說,“一個月前,你的那所孤兒院,因財務問題倒閉了。你的監護權自動發生了轉移,在你17歲成年之前由巫師界接管。”

不好的預感在簡玉的腦子裡滴滴作響。

她總感覺即將發生一件大事。

張了張嘴,她從喉嚨裡艱難地發出聲音來:

“那我的監護權,它去了哪裡?我是指,我的監護人——”

卻見鄧布利多打開了抽屜,取出一式兩份的檔案,將其中一份擺在她麵前,以一種輕快的聲音說:

“在我這裡。”

-更丟人,但這次事件的確使他成功麵對母親的死㦱,這一切都要感謝簡玉的咧嘴呼啦啦。換句話說,他被轉移了對恐懼事物的注意力,並重新訓練了條件反射。恐怕以後再次碰到博格特變身,他都會回憶起今天,並反射性地身體發癢。甚至格蘭芬多們都來感謝她——因為他們的教具被炸了,誰也不用麵對那隻博格特。“幸好我不用麵對大蜘蛛了!”羅恩感嘆著,“炸得好啊,玉!”哈利也笑了起來,他曾懷疑自己不得不麵對博格特變成的伏地魔——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