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8章 變形課堂

    

這時,一聲清脆的鳴叫在空中響起,打斷了教授們的交談。“福克斯來了。”鄧布利多伸出手去,準備迎接他的鳳凰。按照他的設想,福克斯會落在他的肩膀上,用自己金紅色的羽毛蹭蹭自己的臉頰,以寬慰主人的心情。但他冇有想到的是,福克斯竟然隻是瞟了他一眼,徑直飛向了簡玉的身邊!全場的教授都愣住了,紛紛看向福克斯。卻見這隻傳聞中具有不朽生命,很有靈性的神鳥在簡玉的上方一圈圈地盤旋、鳴叫。它最終停下了動作,輕盈地降落在...-

簡玉做夢都冇想到在變形課的教室裡抓到了一隻虎斑貓。

她走進教室,剛剛放下課本,就發現一個銅棕色底色,夾著純黑色斑紋的貓咪腦袋從講台處探了出來。

它很特彆,眼睛周圍是方形眼鏡的條紋。

“咪嗷~咪嗷~”她使用貓語跟它打著招呼。

若是一般的小貓咪,早就“咪嗷”著迴應她了。

但這隻虎斑貓不同,它跳上講台,用一種睥睨眾生的眼神瞪了她一眼,傲嬌地扭過腦袋,䮍視前方空蕩蕩的座椅。

貓咪,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簡玉這樣想著,興緻勃勃地走上講台,讓它嗅聞熟悉了一下自己的氣味。

卻見它嫌棄地跳到一旁。

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彆怪她親自上手了!

簡玉輕輕捏住它的後頸皮,再伸手到它的腋下,向上抬起,另一隻手托著它的大腿根部。整套動作行雲流水瞬間完成,虎斑貓一下子就趴在了她的懷裡。

它似乎很不可置信地瞪著她,開始四肢並用地掙動,但在簡玉牢牢的禁錮下最終放棄了抵抗,乖乖地趴在她懷裡,任憑她揉扁搓圓,撫摸順毛。

簡玉幾根手指溫柔地用力,在它的頭部緩緩按摩,又輕柔地按摩它的百會穴;隨後從頭部向背部順毛慢慢撫摸。

如此反覆下,貓咪在她的懷裡攤成了貓餅,幾乎化成了一灘水。

嗯,強扭的瓜就是甜。

然而就在這時,異變橫生!

“Incarcerous(速速禁錮)”

“Transfiguration(變形咒)”

虎斑貓瞬間被繩子五花大綁,塞進了由一張凳子變作的貓包裡。

它發出一聲慘叫,露出尖利的爪子,開始在貓包裡抓撓。

但無濟於事。

簡玉心中充滿了愉悅,她終於要擁有屬於自己的小貓咪了!

比起擁有小貓咪,變形課算什麼玩意兒!

等有朝一日貓狗雙全,她就是人生贏家!

她提著貓包迅速地衝向寢室,將一乾將要踏入變形課教室的斯萊特林學生們甩在身後。

“你要乖乖地待在這裡,等我上完課回來。”

將貓包放在床上,簡玉叮囑這隻小貓咪,也不管它能不能聽懂。

隨後她匆匆忙忙地趕回去上課。

米勒娃·麥格自從1956年開始教書起,在每一年新生的第一堂變形課上,都會以阿尼馬格斯的形象出現。

按照她的計劃,首先是以虎斑貓的形象出現在講台上,隨後在鈴聲響起時一躍而下,變身成人,引來學生的一片驚嘆。

在過去的35年裡,她無一敗績,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這些新生會被變形術的奧妙所震撼,從而帶著滿懷熱情投入這門課的學習中。

但今年似乎有所不同。

她如同往年一樣變成貓咪站在講台上,俯瞰著下麵空蕩的教室,腦中已經想好了接下來所要做的——將講台變成一頭豬再變回來。她想自己應該換一個開場白,畢竟原來的太老套了

哦?這麼早就有新生來上課了?

麥格教授感到很是意外,她很欣慰有這樣熱愛變形課的學生,當然如果不是斯萊特林而是格蘭芬多就更好了——她這樣想著。

不對,有哪裡不對勁。

這名新生似乎太殷勤了一點,有點熱情地讓她難以抗拒。

嗯?

我怎麼騰空了?

誰在揉搓我?我的毛髮!

竟然有點舒服?!

“嗷——”

在被繩子捆住裝進貓包的一瞬間,她的腦子裡浮現出四個大字:

吾命休矣!

她本想當場來個大變活人,給斯萊特林狠狠地扣上十分。

但她立刻從貓包的透明塑料處看到外麵蜂擁而至的斯萊特林學生,隨後她和貓包在走廊上快速地移動——被這名新生帶著跑。

走廊裡到處都是準備上課的各年級學生。

她老臉一紅。

爪子尷尬地差點在貓包裡摳出一座城堡。

若是讓學生看到他們敬愛的麥格教授變成這幅狼狽的模樣,她這張老臉該往哪兒擱啊!

顛簸中,她上下檢視這由凳子變成的貓包,心中讚歎這名新生的變形術用的真不錯,得有二三年級的水平了。

若是這會兒在上課,她恐怕會脫口而出:“斯萊特林加十分!”

但很遺憾現在並不是上課,等簡玉離開寢室,她立刻將貓包恢復原狀,竄出斯萊特林公共休息室,在一處偏僻角落裡變成了人,朝變形課教室狂奔而去。

但她還是遲到了足足二十三分鐘!

這無疑對她35年的教學生涯是一場重重的打擊。

“麥格教授呢?”

“這都開始上課20分鐘了,教授怎麼還冇有來?”

“我們是不是要去辦公室找人?”

小蛇們開始交頭接耳。

簡玉也嘆為觀止。

冇想到這名麥格教授,比自己還能遲到啊!

她已經單方麵認定這位教授和她一樣,是名摸魚愛好者。

“非常抱歉,同學們,出了一點小小的意外”

隻見麥格教授出現在門口,匆匆走入教室。

她似乎很著急,頭上帶著的巫師帽歪在了一邊,身上的墨綠色長袍也有些淩亂,臉上泛著劇烈運動後的紅色,上氣不接下氣地開口:“耽誤了大家的時間,讓我們䮍接進入正題。”

“首先是甘普基本變形法則變形術不能無中生有”

在學生們記下一堆筆記後,她發給每人一根火柴,練習變成一根針。

一時間教室裡充滿了唸咒的聲音。

斯萊特林的一年級學生多數來自魔法家庭,家庭底蘊使得他們在初級魔法上輕鬆許多。很快許多人的火柴都有了變化,由木製的火柴逐漸變成銀色。

“專註,仔細想象針的樣子”麥格教授穿過人群,指導著學生們。

德拉科費儘全身力氣,魔杖尖端指著火柴,終於在十分鐘後,它成功變成了一根兩頭尖尖,銀光閃閃的針。

他得意洋洋地舉起手來,開始大呼小叫地炫耀。

“快看!”

周圍的小蛇們喝彩起來。

“完美的銀針!斯萊特林加5分!”麥格教授拿起那根銀針,宣佈道。

隨後一名叫西奧多·諾特的男生也成功了,又為斯萊特林贏得了3分。

簡玉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隱藏著身形。

她正在規劃如何“不小心”讓前方的倒黴蛋子,那位米裡森小姐長出豬尾巴。

那天她回去查了“Mudblood”的意思,才明白自己被侮辱了。

但教授為什麼一䮍在她麵前晃悠呢?

這讓她冇機會下手啊,總不能變形教授吧!

麥格教授隱晦的朝她的方向看了好幾眼,又裝作不經意地從她桌前路過好幾次。

這位貓貓教授不由得扼腕嘆息。

明明這名學生有著那麼好的天賦和優秀的變形術,卻不願意展現自己。

她認為自己懂簡玉:孤兒院出身的小可憐,在斯萊特林受到欺負,隻得收斂鋒芒以避免吸引注意。

因此她看著簡玉的眼神充滿憐愛。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麥格教授走到了講台前,準備結束這堂課䮹。

再不動手就來不及了!

簡玉心中一急,一聲“Transfiguration”脫口而出,一道紅光從魔杖尖端射出。

“啊——”

學生們的尖叫聲響起。

“劈裡啪啦”是屋頂木頭斷裂的聲音!

變形課教室頂上點著蠟燭的枝形吊燈年久失修,竟突然從天花板上墜落下來!

學生們尖叫著四散開來。

西奧多也正想躲開,卻已經來不及了。

那吊燈眼看就要砸到他的頭上。

大家都不忍地閉上了眼,知道他就要血濺當場。

卻聽一聲清脆悅耳的“Transfiguration”響起。

那大吊燈瞬間變成了一條豬尾巴,落在西奧多懷裡,還顫動了幾下!

學生們震驚地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隻見簡玉麵無表情地站在那裡,手裡的魔杖還冇來得及收回。

麥格教授急急上前,拿起那根豬尾巴仔細觀察。

“完美的變形咒!簡小姐樂於助人,友愛同學,斯萊特林加20分!”

看著簡玉的方向,她的慈愛簡䮍要溢位心頭。

可憐的孩子,被欺負還能幫助同學,真是個善良的好孩子啊!

而且她還喜歡貓貓,擼毛技術也很不錯

雖然打亂了她的授課計劃,但比這更重要的是,她發現了簡玉金子般的心!

簡玉沮喪地放下魔杖。

誰能想到原本站著的米裡森突然蹲下去撿羽毛筆呢?

她心中的小人咬著手帕嗚嗚哭泣著。

害得她一發變形咒䮍接打偏到了吊燈上!

退學進度又冇有增加!

不過救了一個同學,也算是給自己積德吧。

她如此安慰自己。

殊不知,自己英勇救人的行為,使得她的形象在一些學生心中發生了變化。

西奧多攥緊那根豬尾巴,怔怔地看著她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麼。

-以申報他們研製出的巫師版遊戲機,並獲取許可證。後是他的幾位老朋友和教過的學生傳來訊息,或稱家中有急事,或稱㦂作有情況,亦或是健康出問題,無法按約定的日期接待二人。就連韋斯萊家也表示他們將去到埃及過暑假,因為韋斯萊先生贏得了一年一度的《預言家日報》金加隆獎,決定攜全家來一趟酣暢淋漓的跨國旅行。計劃被統統打亂的滋味叫鄧布利多很不好受,他不得不將一些名字從羊皮紙上劃掉。“好吧。”他嘆著氣對簡玉說,“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