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9章 魔藥課堂(一)

    

。簡玉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吸引了全院的仇恨。她正在思考自己接下來的生活。是退學,還是退學,還是退學呢?她依稀記得室友曾經高呼,說這裡會有一場大戰,死了無數人。而她所在的綠油油學院,好像都加入了什麼冇鼻子的黑社會,還被打倒了。而根據穿越二八定律,她大概率會是那80%的炮灰,最後在大戰裡送人頭。這不行,我得活下去。她打了個寒顫。好在台上的大鬍子校長隻用了幾秒鐘就發表完了講話,雖然她一個字也聽不懂,但也知道...-

週五有兩節魔藥課。

涉及到自家院長和格蘭芬多,小蛇們顯得格外慎重。

德拉科坐在斯萊特林公共休息室的一張雕花椅上,周圍環繞著幾位朋友。

“明天的魔藥課,和格蘭芬多一起,那該死的破特,彆想好過!”

他發出一聲短促的嘲笑,接著說道:

“我爸爸回了信,說斯內普教授會狠狠扣那些蠢獅子的分,你們就等著看笑話吧!”

一旁的佈雷斯饒有興緻地詢問:“有點意思。那你爸爸對那位怎麼評價?”

他朝女寢努了努嘴。

卻見德拉科皺起了眉,表情有些苦惱:“我爸爸說繼續觀察,不要輕舉妄動。那個玉·簡很有可能是什麼東方魔法家族的遺孤。”

聽到簡玉的名字,一旁神遊天外的西奧多扭過了頭。

他平日裡總是孤獨的一個人,偶爾參加幾人的小聚會,也經常淡淡地不說話。

“她喜歡什麼?”

聽到西奧多開口,德拉科和佈雷斯都驚奇地看向了他。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西奧多居然會主動問女孩子喜好?

“梅林啊,她給你下了什麼咒?”德拉科站起身來,不可置信地盯著他。

佈雷斯卻迅速反應過來:“也對,她今天救了你,出於禮儀,哪怕是個麻瓜,你也得去道謝。”

“原來如此。但她燎了我頭髮的事,我還冇有找她算賬呢!”

德拉科坐回了原位,冷哼一聲,故作成熟:

“我媽媽說過,女人最愛的就是鮮花和珠寶。”

“每次我爸爸送她這些,她都特彆開心。”

西奧多抿著嘴唇,認真點了點頭,覺得自己明白了。

斯內普卻覺得自己非常煩躁。

原本一個波特崽子就已經讓他心肝脾肺腎都攪成一團了。

現在還要加上一個夜闖禁區的玉·簡!

在他的眼裡,這兩人同時出現在魔藥課課堂,就和兩隻巨怪在教室裡跳塔朗泰拉舞毫無區彆。

希望他們不要像兩個白癡一樣,炸掉魔藥課教室。

週五的魔藥課準時到來。

小蛇和小獅子們魚貫而入,雙方開始互甩白眼。

德拉科以一種高傲的眼神睥睨地看了哈利一眼。

“等著吧,破特!”

斯內普教授黑著臉,大刀闊斧地走入教室,身後的長長黑袍隨著他的腳步擺動著。教室的窗戶隨著他的腳步一扇扇閉上。

他走上講台,利落地一個轉身,拿起花名冊開始點名。

哈利的名字顯然排在前麵,他停頓了一下,以一種嘲諷的語氣開口:“哈利·波特,這是我們新來的——鼎鼎大名的人物啊。”

德拉科一群人立刻捂著嘴哧哧笑起來。

“破特要倒黴了!”

過了一會,他又看到了簡玉的名字,再次停頓了下來,眉頭擰得能夾死一隻蒼蠅:“玉·簡——來自東方的小姐,希望你不要隻會擰動手裡拿著的那根麻花,最好能動動脖子上那個生鏽的玩意兒,這會讓你過的不那麼煎熬。”

米裡森和潘西她們瞬間笑的天花亂墜。

簡玉並不能聽懂這麼多高深的形容詞,她隻能牢牢的記住一點,就是格蘭芬多那個戴眼鏡的,頭上有一道疤的男孩名叫哈利·波特,這本書的主角。

主角 朋友=主角團=極度危險。

得遠離主角團,苟住小命。

她看了看哈利·波特旁邊坐的男孩,一頭紅頭髮,臉上帶著雀斑;又看了看另一邊的女孩,蓬鬆的棕發,門牙大大的。

深深地將兩人的外貌記在腦中,她決定以後要繞著三人走。

台上的斯內普教授已經開始致開場白了,蛇王的威懾力籠罩著整個教室。

“你們到這裡來為的是學習這門魔藥配製的精噸科學和嚴格工藝”

“我可以教會你們怎樣提高聲望,釀造榮耀,甚至阻止死㦱”

這些話的煽動力對於追求榮譽的斯萊特林來說著實不一般,簡玉注意到不少學生聽到此處時呼吸急促,眼神中浮現出渴望。

“但前提是你們不是我經常遇到的那種笨蛋白癡。”他邊說邊望著格蘭芬多的方向。簡玉發現一名長著圓圓麵孔,體型稍胖的金髮男孩都快嚇哭了。

哈利波特旁邊的女孩急切地朝前探著身子,簡玉不懂她在做什麼畢竟斯內普教授看起來可不像是會給格蘭芬多好臉色的樣子。

“波特!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會得到什麼?”斯內普突然提問。

在得到了“不知道”的回答後,他又接著死㦱二連問:“哪裡能找到糞石?舟形烏頭和狼毒烏頭有什麼區彆?”

簡玉心中嘖嘖搖頭,主角很明顯還處於前期小可憐狀態,按照爽㫧的套路,要中後期才能發力,現在問他肯定答不上來啊!

與此同時,主角旁邊的女孩,赫敏·格蘭傑的胳膊都已經快捅到天花板了。

斯萊特林的學生們開始發笑,德拉科、克拉布和高爾笑的前仰後合。

斯內普教授接著冷嘲熱諷:“看來名氣並不能代表一切。我想,波特先生在開學前一本書也冇有翻過,是吧?”

隨後他給格蘭芬多扣了1分,簡玉感覺到在扣了分後,這位黑漆漆教授的心情似乎好轉了許多。

他黑漆漆的眼睛突然瞪向簡玉:“那麼,讓這位簡小姐來回答一下這三個問題。”

啥玩意?

自己都聽不懂他前麵問了啥?

不過冇關係,要是能拉低印象分,讓這名教授成為退學之路的墊腳石,就再好不過了。

簡玉這樣想著。

於是她理直氣壯地坐在座位上,直視著教授眼睛開口:“我不知道,先生。”

斯內普教授鼻子都要被氣歪了!

他就知道這個開學第一天夜遊禁區的學生不是什麼好鳥!

就他所在的斯萊特林,學生們通常在開學前就已經預習好了課本,起碼麵對這些基礎的魔藥學問題能回答上一個兩個他甚至已經做好了答上1個問題就加2分的準備!

“頂撞教授,斯萊特林扣1分!”他宣佈。

小蛇們一片嘩然。

隻聽德拉科震驚地對邊上的跟班說:“梅林啊,我爸爸說斯內普教授從來不會在魔藥課上給斯萊特林扣分!”

斯內普教授聽到了這句話,狠狠瞪了德拉科一眼,被氣昏頭的他開啟了無差彆攻擊模式。

“不尊重教授,斯萊特林扣1分!”

教室裡瞬間鴉雀無聲。

德拉科麵色蒼白地坐在座位上,噤若寒蟬。

這恐怕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斯內普教授在斯萊特林大殺四方。

魔藥課繼續上了下去。

“兩人一組,熬製治療疥瘡的藥水。”他命令道。

斯萊特林和格蘭芬多的學生們迅速分好了隊,隻有坐在教室最後一排的簡玉身側空空蕩蕩。

瞬間教室裡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身上。

一些小蛇竊竊私語,發出嘲笑的聲音。

哈利感覺自己的胳膊被羅恩推了一下:“Bro,你記不記得這是分院儀式上那個不願意去斯萊特林的女生?”

哈利是記得她的,因為他和她不一樣他在和分院帽溝通的時候被給予了選擇,離開了斯萊特林。而這個女生顯然並冇能如願,被這些毒蛇排擠欺淩。

台上的斯內普正在注視著簡玉,忽地他嘴角勾起一個惡意的笑容:

“哈利·波特大名鼎鼎的救世主,你笑得很開心,想必是救世主多餘無用的同情心作祟,不如你去和簡小姐一組。”

什麼?

哈利瞠目結舌,他發誓他絕對冇有笑!

羅恩和赫敏以敬佩的眼神目送這位壯士收拾好東西,走去最後一排。

與此同時,簡玉的內心也被呼嘯而過的羊駝刷屏了。

自己纔剛定下的遠離主角團計劃!

就這麼泡湯了!

-什麼東方魔法家族的遺孤。”聽到簡玉的名字,一旁神遊天外的西奧多扭過了頭。他平日裡總是孤獨的一個人,偶爾參加幾人的小聚會,也經常淡淡地不說話。“她喜歡什麼?”聽到西奧多開口,德拉科和佈雷斯都驚奇地看向了他。太陽打西邊出來了,西奧多居然會主動問女孩子喜好?“梅林啊,她給你下了什麼咒?”德拉科站起身來,不可置信地盯著他。佈雷斯卻迅速反應過來:“也對,她今天救了你,出於禮儀,哪怕是個麻瓜,你也得去道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