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91章 被迫出名

    

顧不好她,就把監護權轉移給我!”聽到這裡,鄧布利多恨不得衝到豬頭酒吧給阿不福思來一個封舌鎖喉!他當場撕毀了信件,並抓了一把活蹦亂跳的蟑螂堆塞進信封,讓福克斯送給他的弟弟。並叮囑它一定要把它們撒到他的頭上。做完這一切,他的心情才堪堪平復下來,怒喝了兩大口蜂蜜茶。麵對這樣的厄運,他甚至覺得自己才應該服用一塊莫特拉鼠的增生!而當他好不容易處理完成堆的信件,來到斯卡曼德夫婦的小屋時,卻再次傳來了噩耗。紐特...-

簡玉激動地拾起遊戲機,發現它如今靠魔力驅動,玩遊戲時需要不斷平穩地輸入魔力。

當她按過開關後,螢幕上出現了一行小字:

這不是純純造謠嗎?

難怪小蛇們都要在信裡痛罵鄧布利多!

難怪那些巫師都用那樣同情的眼神看著她!

而當她走下破釜酒吧的樓梯,才意識到自己出名了。

顧客們在看到她的時候全都開始了竊竊私語,時不時地發出唏噓聲,並偷偷借眼睛的餘光瞄她。

老湯姆——這裡的老闆憐愛地把一份盛得滿滿噹噹的晚餐推到她麵前。

“孩子,你的房費裡包含了一日三餐,不用另付錢了。”

簡玉感覺哪裡不對勁。

她怎麼冇聽說過破釜酒吧的房費含了三餐的事?

她遲疑地道了謝,動起了刀叉。

過了幾分鐘,老湯姆又將一份冰淇淋推到了她麵前,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一個笑容:

“孩子,這是給你的餐後甜點。”

不超過十分鐘,他又來到簡玉麵前,遞給她一杯南瓜汁,想說什麼卻又停了下來。

簡玉被他疼惜的眼神盯得背後發毛,並聽到四處傳來的議論聲更大了。

“您是有什麼話想對我說麼?”

老湯姆撓了撓自己已經全禿了的腦門,用一種安撫的語調說:

“孩子,我知道你遭到了詛咒和不公正的待遇,但你彆害怕。”

“霍格沃茨不會輕易開除學生我已經給鄧布利多校長寫了信,要求他必須留下你。”

周圍的巫師們都豎起了耳朵,聽著二人的對話。一個小個子男巫大聲附和:

“是的,我們都支援你!我們全家都給鄧布利多寫了信!”

另一個健壯的女巫也舉起杯子朝她致敬,啤酒都濺到了桌子上:

“不能讓正義的人寒心!我們全家不光給鄧布利多,更是給魔法部寫了信!”

“還有《預言家日報》你的詛咒一定會被解除的!”

她對麵喝得醉醺醺的男巫也舉起杯子,喊叫著:

“若是霍格沃茨膽敢開除你,我們就用吼叫信淹了鄧布利多的辦公室!”

破釜酒吧沸騰了,每個人都在大聲討論著洛哈特的案件。

一群人先是痛罵這個騙子,表示已經燒光了他的書,祝他在阿茲卡班待到地久天長;

後是怒罵福吉部長草包飯桶,魔法部審訊程式不當、陷入官僚主義;

再到對威森加摩和鄧布利多未能保護好證人的爭議;

最後為可憐的簡玉——這個正義的小巫師慘遭詛咒而嘆息。

不少人過來同她敬酒,甚至有人來索要簽名,簡玉隻得連連推拒。

她苦笑著,雙腿虛浮著爬上了樓。

怪不得鄧布利多麵對紐特和自己的“學徒教育”請求拒絕的如此強硬!

原來是被正義的巫師群眾寫信罵了啊!

群眾的力量的確是強大的,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他淹死!

可她怎麼就倒黴到撞到槍口上了呢?

若是等這波風頭過去了,再去提退學的事,不就成了嗎?

這可真是厄運!

她突然覺得自己又需要一塊莫特拉鼠的增生了。

-利也不容易,總不能讓他死之前還玩不上遊戲機吧!”這可把斯方代表人德拉科氣了個倒仰,他冇想到自己的盟友能這樣快就倒戈。他不得不搬出自家學院重磅人物——俱樂部名譽主席玉·簡以主持公道。但還冇等她說話,格方代表人哈利就將問題拋向了她——“我覺得應該讓玉來決定地點,你們認為呢?”斯方代表人憤怒地瞪著他,這可是他要說的台詞!竟然被這個該死的疤頭搶了先!一時間各方紛紛讚同,韋斯萊雙胞胎表示可以向簡玉提供一份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