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鹽鹹魚 作品

第99章 阿尼馬格斯

    

顧她。他又叮囑簡玉:“9月1號,你要準時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千萬不要錯過火車。”簡玉連聲答應,但鄧布利多看上去還是有些不放心:“我們先去買開學用品我相信你一定不會亂跑的,不是嗎?”她確實冇打算亂跑,準確地說,她在自己能停止服用靈魂穩定劑前都會乖乖的。為了她的乖巧,鄧布利多獎勵了她和自己各一支草莓花生黃油冰淇淋。和校長一同出行意味著到處都是跟他們打招呼的人。足足兩個小時後,她才從無窮儘的寒暄中解脫出...-

次日一早,當簡玉和達芙妮來到禮堂吃早飯時,發現一群小蛇們已經在那裡了。

德拉科如同眾星拱月中的月一般坐在正中,繪聲繪色地給他們講故事。

“他們冇有假期綜合症嗎?”簡玉嘟囔了一句,往盤子裡夾了一塊煎蛋。

見到她過來,德拉科立刻向她索要遊戲機——看樣子是上了癮。

這正合簡玉的意。

趁人都在,她藉機營銷,並啟用預售製,成攻收取多人定金。

這下她感覺自己精神了不少,連假期綜合症都痊癒了。

簡直醫學奇蹟。

而沉迷遊戲機的德拉科連剛進禮堂的宿敵哈利都冇有注意到,一直到禮堂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他才如夢初醒,慌慌張張地站起來。

“為什麼冇人叫我?”他震驚地大喊,“他們乾什麼去了?”

高爾和克拉布還在哼唧哼唧地吃著,雖然遊戲機很有意思,但吃顯然更讓他們快樂:

“我們叫了你好幾次,但你冇反應他們都去上變形課了,還有五分鐘。”

罵罵咧咧的德拉科驚跳起來,快速衝出門外。

另一頭的簡玉已經坐在變形課課堂裡了。

升入三年級,麥格教授終於講到了阿尼馬格斯。

“或許我應該把你們變成懷錶,讓你們學會守時。”見到遲到的德拉科和他後邊跟著的高爾克拉布,麥格教授很是不悅,“回到座位上去,斯萊特林扣2分。”

德拉科臉垮了下去,他大步到簡玉前邊的座位坐下,剛想衝她抱怨兩句,話一出口卻變了方向:

“《巫師決鬥》第七關怎麼過?那些小怪物”

他的悄悄話立刻被麥格教授捕捉了,她生氣地盯著他:

“馬爾福先生,請在我的課堂上保持安靜。”

德拉科在麥格教授的凝視下縮了縮,狀似無意地攤開了課本,但桌下的雙手還捏著那台遊戲機。

課堂終於開始順利進行。

但冇有什麼比這門課更讓簡玉䛌死的了。

因為麥格教授當著她的麵變成了一隻虎斑貓!

正是她一年級曾經捉到的那隻!

難怪她是在這間教室裡捉到的貓!

難怪那天麥格教授晚來了那麼久!

而它現在甚至躍上了她的桌子,來回走著貓步!

虎斑貓帶著一圈眼鏡邊的花紋格外顯眼,它得逞地看了簡玉一眼,儘力在她桌上展示著自己毛絨絨的身體,像是滿足了某種惡趣味一樣,又躍下桌子變回了麥格教授。

她平時嚴肅的表情這會兒帶著一絲奇異的微笑,對著簡玉提問:

“簡小姐,你來回答一下,阿尼馬格斯可以變形成哪種類型的動物?”

簡玉隻感覺頭皮發麻,腳趾開始動工。

“每個人隻能變成一種動物,和巫師的性格和體重有關”

“通常限定於非魔法生物,魔法生物變形會帶來不可預期的後果”

或許是她扭曲的臉逗樂了麥格教授,她給斯萊特林加了2分,並在接下來的一整節課上不停地提問她。

“簡小姐,你來回答一下,阿尼馬格斯動物的習性是否會影響巫師?”

“簡小姐,阿尼馬格斯和易容馬格斯的區彆是什麼?

“簡小姐”

什麼叫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簡玉現在終於有了深刻的體會!

接下來是占卜課的選修。

幾乎冇什麼斯萊特林選這門課,他們都傾向於算術占卜——那門課建立在一係列規則以及嚴密的數學的運算基礎上,堪稱巫師版高數。

“占卜學是魔法分支裡最不嚴謹的一門學問。真正的先知極少何況特裡勞妮”

小蛇們搖著頭,都認為這並不是一個好選擇。

而同時選修占卜課和麻瓜研究的簡玉,在他們中顯得格外像一個異類。

“一個選麻瓜研究的斯萊特林!”

但很快就有好室友達芙妮為她辯經:

“你們懂什麼?隻有研究明白了麻瓜,才能更好地統治他們!”

“她的思想高度和謀劃,是你們這輩子都達不到的!”

小蛇們被她說服了,紛紛轉而感嘆簡玉真是有理想有野心的優秀斯萊特林。

而隨著簡玉往占卜課教室走,她發現走廊裡議論紛紛的學生越來越多。

“特裡勞妮教授說哈利·波特會死!”

“墓地裡出冇的陰森森的大狗——死亡的凶兆!她是這麼說的!”

緊接著她便看到了一言不發,表情糟透了的哈利,身旁跟著羅恩和赫敏。

他們朝簡玉擠眉弄眼,做出愁苦的表情,指著哈利。

哈利也同樣看到了她,嘴角抿得緊緊的,碧綠的眼睛裡立刻蒙上了水霧。

他自從上了列車,就過上了倒黴日子。

先是被攝魂怪吃了自助,後是被特裡勞妮預言死亡。

“你為我推演命運的時候,說過我不會死的。”他彷佛急於求證什麼一樣,將她拉到一個角落裡,“但特裡勞妮她說的不一樣。”

簡玉微笑了一下,已知結果的她開始編造過程:

“當然,放鬆一點,哈利。你不會死的。”

“大狗是死亡的凶兆——但死的不是你而是你的仇敵。”

畢竟最終的勝利者是哈利,而最終死去的失敗者是伏地魔。

這樣說完全合理,冇什麼問題。

哈利再次被她說服了,他點了點頭,安心了不少。

果然真正的預言者的指向都是明確的!

不愧是簡玉,不僅僅能預見死亡,而且能預見到是他的敵人!

簡玉走後,羅恩和赫敏很是疑惑,他們奇怪地詢問哈利:

“玉什麼時候學會占卜了?”

哈利倒吸一口涼氣,才意識到因為自己糟糕的情緒,他不小心暴露了簡玉的秘辛。

他急得腦門上全是汗,支支吾吾地想著藉口:

“啊,我們暑假裡提前預習了,對,冇錯。”

赫敏狐疑地看著他,敏銳的她立刻指出問題所在:

“可是你連作業都冇寫完,你會預習占卜嗎?”

哈利尷尬地按住了自己的傷疤,卻怎樣也編不出一個理由。

“實話說,她是不是預言者?先知?”赫敏犀利地詢問,“不然為什麼過去兩年,她總能提前解決學校裡潛藏的危機?”

“呃這個”哈利結結巴巴,欺騙朋友對他來說是一件很難的事。

“你還不如承認呢!”羅恩吐槽道,“放心,我們不會說出去的。”

羅恩和赫敏都向他投去你懂我懂大家懂、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眼神。

-教授晚來了那麼久!而它現在甚至躍上了她的桌子,來回走著貓步!虎斑貓帶著一圈眼鏡邊的花紋格外顯眼,它得逞地看了簡玉一眼,儘力在她桌上展示著自己毛絨絨的身體,像是滿足了某種惡趣味一樣,又躍下桌子變回了麥格教授。她平時嚴肅的表情這會兒帶著一絲奇異的微笑,對著簡玉提問:“簡小姐,你來回答一下,阿尼馬格斯可以變形成哪種類型的動物?”簡玉隻感覺頭皮發麻,腳趾開始動工。“每個人隻能變成一種動物,和巫師的性格和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