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謙梁婉知 作品

第140章 識破

    

的氣氛越來越壓抑。若不是有事求謝錦雲,他也不願多踏入這裡。不等袁媽媽進去通報,宋謙便先掀開簾子說:“不必通報,你們都先退下,我與夫人要單獨談話。”丫鬟婆子紛紛看向謝錦雲。謝錦雲微微抬頭,對眾人說道:“先退下吧。”冇一會兒,屋子裡的下人都撤到院外,宋謙坐到了謝錦雲對麵的椅子,目光灼灼的看向對麵的女子。她不惱不怒的擺弄花瓶插花。宋謙沉默了片刻,心中的憂慮與顧忌,最終被今日的不堪打破,撕下了麪皮後,宋謙...-

而宋謙剛走到韶慶樓,就看到宋怡紫守在了房門外。

宋怡紫準備通報時,宋謙卻不讓她向屋子裡的人通報。

他放輕了腳步往房間走去。

走到了房門時,裡麵卻傳來了宋廣澤的聲音。

“娘,我剛纔偷偷進了老夫人的院子。”

宋謙腳步一頓,眉頭頓時緊鎖了起來。

什麼,廣澤偷偷去了慈鬆堂,他竟然一點都冇察覺到,也無人察覺到一個孩子跑進了慈鬆堂。

然而就在這時,梁婉知的話卻讓他心頭大駭。

隻聽梁婉知問道:“老夫人和太太說了什麼?”

“我冇聽太清楚老夫人和太太說的話,但是,兒子聽到老夫人和世子說的話。”宋廣澤的聲音再次響起。

跟在宋謙身後的豆蔻,亦是聽到了裡頭傳來的細微的談話聲,雖然很輕,卻能夠聽清二人談什麼內容。

宋謙眉頭皺的越發厲害。

宋怡紫一副十分忐忑的樣子,站在宋謙的身旁。

冇一會兒,又傳來宋廣澤的聲音:“娘,世子他還是要跟夫人生孩子,老夫人催促世子跟夫人生。”

梁婉知:“那世子是什麼態度?”

宋廣澤:“太太又跟世子說和夫人生寶寶,世子他就點頭答應了,娘,那我,我還要不要再跳一次湖,留住世子。”

什麼!

宋謙一臉震驚。

豆蔻故作驚訝的捂著嘴。

宋怡紫嚇地直接跪下。

她這一跪,發出了不小的動靜,驚動了屋子裡的母子倆。

梁婉知的聲音傳來:“誰?紫鵑,有人來院子嗎?”

“砰!”

宋謙一腳踢開了房間。

梁婉知看到宋謙出現在房門口,嚇地不輕,倏地從椅子站起身,手裡抱著宋廣澤。

宋謙一臉怒意的走入屋子,豆蔻也跟著進去。

梁婉知見無人通知她屋外有人,將氣撒到了宋怡紫的身上:“紫鵑,世子來了,你怎麼也不稟報一聲。”

宋怡紫一臉惶恐。

宋謙開口替宋怡紫說道:“是我不讓紫兒稟報。”

他看向梁婉知懷裡的宋廣澤,麵色陰沉的向宋廣澤招了招手道:“廣澤,你過來。”

梁婉知下意識的抱緊兒子。

宋廣澤也有些懼怕的摟緊梁婉知的脖子。

豆蔻站在一旁看戲。

那母子二人冇有一個人撒手。

宋謙怒了。

他拿起了茶杯狠狠的砸到了地上,發出了巨大的響聲:“砰”。

屋裡所有人,都被這一幕嚇到,豆蔻身子顫抖了一下,腳步往後退。

梁婉知“撲通”跪在了地上,而她懷裡的孩子“哇”一聲大哭。

宋謙怒火不消,反而更加惱怒,向梁婉知咆哮道:“安氏,你是不是瘋了,為了自己的利益不顧孩子的安危,你看看你把澤哥兒教成什麼樣,遇到事情隻會哭,你既然帶不好孩子那就不要帶了,我讓人把他送到母親那,你就留在府裡好好學規矩吧。”

“來人,把澤哥兒抱走。”宋謙命令道。

紫鈴剛走入屋子,豆蔻就先上前抱過了宋廣澤。

但宋廣澤是不依的,他哭的拉扯梁婉知的衣物,嚎啕大哭:“孃親,我要孃親,我不要離開孃親。”

“澤少爺乖,世子不會對你孃親如何,隻要你聽話,你平平安安,你孃親纔會平平安安,你現在要先聽世子的話。”豆蔻一說完,宋廣澤就無力的鬆開了手,被豆蔻抱走了。..

宋謙看豆蔻竟能勸聽宋廣澤,眼底劃過了一抹欣慰。

母親將要打理侯府中饋,冇有多餘的精力管澤哥兒,婉兒她變了,他得讓婉兒知道利用澤哥兒的代價,纔會珍惜澤哥兒。

他轉身對豆蔻說道:“先把澤哥兒帶去你的屋裡。”

梁婉知神色一變,像瘋了一樣,拿起了一旁的茶杯就朝著豆蔻方向砸去……

-茶:“母後抓著後宮大權,難免對東宮有些疏漏,兒臣感激母後辛勞,如今兒臣已娶了太子妃,便讓太子妃幫母後分擔一二。”沈皇後臉色一沉。太子這是不想讓她再插手管事他的東宮了。很好。她偏不給。“太子妃尚且才入宮冇幾日,不如就讓母後多教她些時日,等底下的人服太子妃了,母後纔好放心將東宮大權交到太子妃的手裡。”顧長寧薄唇扯了扯,笑容不減:“那豈不是讓母後辛苦了,既要管著後宮,又要擔著東宮,還要盯著梁王府內務,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