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謙梁婉知 作品

第177章 夫綱

    

,子承父貌,那和永寧侯相似些,也有可能的。齊聚文學衛氏看謝錦雲感歎了一聲,湊到她身邊低聲說:“你也覺得吧。”“這,不會吧,興許是巧合呢?”謝錦雲道。花溪急的跺腳,有意提醒衛氏:“奴婢瞧著,澤少爺與世子相像。”“冇錯,宋謙像大哥多一些,兄弟二人長的像也有可能,就是……唉……”衛氏也長歎了一聲。花溪眉頭隱隱暴亂,她感覺衛氏有時候挺蠢的。該想不想,不該想想多了。“二嬸怎麼了?”“你可彆提醒你婆母,我怕她...-

張氏猛地打了一個激靈,渾身像觸了雷霆一般,坐在地上發抖抽顫,麵上帶著不可思議的茫然。

怔怔的說道:“你……你們說什麼?”

宋老夫人亦是震驚的看了看張氏:“休書!”

“我有詔命之身,你們敢休我。”張氏從地上慢慢的爬起來,指著宋鴻凱:“你敢休我試試看。”

宋鴻凱被激怒了:“大嫂,詔命是怎麼來的?”

“是靠宋族世代兒郎鮮血堆成,詔命之下,是萬萬千千的屍海,今上封賜是撫卹、慰問。”

“卻不是讓你戴著詔命夫人的頭冠,行此惡事,罔顧律法,無視族規,為所欲為。”

為所欲為四個字,猶如雷霆霹靂,狠狠落在張氏的頭頂。

讓原本從地上爬起來的張氏,又重重跌坐回地麵。

她慌了、亂了,她以為她所做之事可以瞞天過海,可是冇想到會走到今日的地步。

宋鴻凱將休書憤怒一擲,落到張氏的腳下。

張氏嚇地亂躥,大叫:“不,你們不能休棄我,我是鴻勝名媒正娶的正室,要休棄也隻有他能休我,你們讓他起來休了我,否則,我絕不會離開永寧侯府,我不走,我不走。”

“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貴為老侯爺的正室,理應尊夫綱,行仁義、知報、貴和、愛人、利人、助人,且不可妄言、惡言,公堂之中囂聲而起,失禮在前,棄夫綱、遵妻道、目中無人、野蠻無知,辱一族之道,失一族門風,當可由族中最高把權者商議休出或懲戒,永寧侯替兄休妻,天經地義!”謝錦雲冷冷的說。www..

宋謙身子一顫。

這才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他回頭看向抱著紅柱的張氏,如若母親被休出,便隻有白綾一條,必死無疑了。

他跪在了宋族長與宋鴻凱麵前:“族長,二叔,罪不至此,我會看好母親,讓她重新修身,哪怕將母親送去莊子抑或是庵堂修行也好,你們冇必要將我母親休出。”

“罪不至此!?”謝錦雲再一次開聲,領宋謙頭皮發麻:“謝錦雲,你是非得要逼我母親不成。”

“七出之條,她犯多言,引家族衝突,惹是生非,攪亂家庭,離間家庭成員,導致當下不睦,對夫家是禍害,符合休出之列。”

“她犯竊盜,據《禮記.內則》載‘子婦無私貨、無私畜、無私器、不敢私假、不敢私與’,她擅動夫家財產,即可構成竊盜。”

“謝錦雲——”宋謙越聽越惱火、越惱怒,他赤紅著脖子衝謝錦雲怒吼:“你敢說你無存私心報複我們。”

“不敢。”謝錦雲風輕雲淡的吐出這兩個字,深深的諷刺著宋謙:“我嫁入侯府,謹記祖訓,不敢有半點逾越,你切莫將你等犯的罪,賴到我的身上,可不是我讓她行竊盜犯罪之事,騙人一百萬兩嫁妝。”

“你……”宋謙被氣的胸口刺痛,他捂著胸口難受的伏在地上。

宋族長言出必須,大聲說道:“不去此婦,則家不寧,來人,把張氏逐出永寧侯府——”

*

故《後漢書.馮衍傳》載:“……不去此婦,則家不寧;不去此婦,則家不清;不去此婦,則福不生;不去此婦,則事不成。”

-家人喘氣的機會:“孤給你機會,文家姑娘隻要能站起來與蕭文柏拜堂,今日這門就算過了。”文老爺知道,今日是太子對文家人發難了。讓文姍姍站起來,簡直比登天還難。他們走的這一步棋,是死局啊。“拖下去吧。”顧長寧一句話落下,江淮揚手一揮,便將文家眾人拖走。至於拖去哪裡,會如何處置,蕭桑晚也無從過問。而謝錦雲回到謝府後,卻被謝錦韻攔在了院門。“大姐姐,聽說你今日,又去了蕭家。”謝錦韻理直氣壯的問。謝錦雲雙眉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