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04章 冷峻好活指揮官×廢物改造女傭(21)

    

拐賣進青樓還不算,進了長安城居然還想找人來玷汙我的清白……簡直禽獸不如!居然還妄想我跟你?”青黛十分不屑的冷笑一聲。“就憑你也配?!你長這麽醜,出門也不拿鏡子照照,你身上從上到下哪一點比得上陛下了?”“……”“……”不僅是係統驚呆了,成左也驚的嘴巴快要張的能夠塞下一個雞蛋了。娘娘她也……太太,太太過於彪悍了吧!但不得不說,這巴掌打下去,這罵的那叫一個爽!與成左的反應不同,蕭廣白卻眸光炙熱的盯著那個...燈光之下,青黛的眉眼清晰可見。

她正淺笑著跟索蘭在說些什麽看,索蘭牽著她的手將她送出去做了一個旋轉,然後又收回來。

他們隨之相視微微一笑,配合的天衣無縫。

青黛還沉浸在舒展身體,隨心所欲的快樂之中,根本就不知道二樓已經有某個人緊緊的攥著欄杆,力道之大,差點要將特殊材料製成的欄杆給扳斷了。

哢嚓幾聲的脆響,欄杆的某處已經生出一道裂紋。

他的視線極其幽深,濃稠的墨色彷彿在迅速凝結成實質。

隨著舞曲的結束,青黛也感覺到了那道根本難以忽視的視線。

所有人鞠躬做了一個謝幕禮,他們也是在這個時候發現了站在二樓的指揮官,對方軍裝戎身,非常的顯眼。

指揮官向來如此,舉行大型宴會的時候,每當他推脫不掉就會到在二樓,跟所有人群隔離開,靜靜的坐著。

而他的身份、能力也讓所有人對此無可置喙,反而是看見了他的人,所有人才意識到指揮官終於又一次回到了聯邦帝國。

所有人隔空朝著指揮官大人行了一禮,青黛隨之抬頭看向二樓。

她眸中還帶著淺淺的濕潤,有一絲很鈍感的誘人。

抬頭朝這邊看的時候,白戈心尖都顫了顫。

在二樓正廳的正中央頭頂上有一盞極其奢華的水晶吊燈,白戈身後的門還沒有關緊,光卻透過縫隙射入,從他身後流瀉開來,全部隱沒在他那張淡漠禁慾的臉上。

白戈肩寬腿長,軍人的姿態讓他背脊挺拔,本應該是一個全然充滿剛毅之氣的男子,卻因為出色的容貌,淡化了剛毅,染上冷淡。

這還是青黛第一次從頭到腳認真的打量白戈,跟她報廢的仿生機器人非常的像,甚至比她買的那個仿生人的容貌更加頂峰。

容貌確實戳在青黛的xp上麵,但是一想到對方喜歡文笛,她立馬就什麽心思都沒有了。

隨後,青黛眼中的情緒漸漸淡去,麵無表情的移開了視線。

他又不認識自己,在看她或許是因為她和索蘭舞池中比較顯眼吧。

……

一直等著青黛看過來的白戈已經不知道怎麽形容自己胸口聚集的情緒。

她看過來的時候,白戈清楚的知道,自己十分期待她的表情。

她那麽喜歡買的仿生人,多次用讚歎誇張的目光看著仿生人,口中振振有詞的誇讚他的……容貌和身材。

在他的意識離開之前,那個機器人分明就已經損壞到了無法修複的程度,那她怎麽解決自己的易感期?

她那麽挑剔的人,出門遇到小混混,冷著張臉就二話不說解決了,手段幹脆狠辣,不留一絲餘地。

分明精神力枯竭耗盡都不將就,隻會滿臉潮紅的抱住他,受不了的時候還會向自己求親親抱抱還有摸摸,不安分的把手伸到他身上,把他摸出一身的火。

白戈醒來的時候還在擔心小女傭每到晚上就犯易感期了該怎麽辦?仿生人壞了,她會再去找一個嗎?

一想到這個他立刻就在病床上躺不住了,精神力的損傷還沒有完全修複,就迫不及待的跑回來,結果……她就這麽輕描淡寫的看了自己一眼,什麽表情變化都沒有,就……移開了?!

白戈對他們正式相見的場景做了無數次設想。

仿生人跟他至少有七分相似,而且他比仿生人長得更好,她肯定是有反應的吧……

所以白戈表麵很冷漠、很淡定的站著,實際上已經開始胡思亂想了。

本來就是臨時的決定,他穿著身軍裝就來了,今天奔波了一天,有些風塵仆仆的,他的衣服發型都應該沒亂吧,該死,來的時候也沒整理一番就來了,直到……看見了她混跡人群,如魚得水的一幕。

白戈不知道自己是怎麽忍住不去將她從別的男人身邊扯過來的!

他站在原地,盡管腦子裏已經勃然大怒,還是想要看看她到底在做什麽。

各色Alpha青年前來向她邀舞的時候,她表麵矜持的淺笑,實際上連眼睛都是亮的。

那個眼神跟她看自己的時候一模一樣。

白戈覺得自己快要憋炸了!

第一指揮官從來沒有這麽憋屈過!

以往那些讓他不順心的人,早就被他一拳爆頭了!

他抬步就下樓,筆挺的軍裝褲甚至帶出了淩厲的風。

安臨不明所以,隻跟在指揮官的身後。

白戈走了幾步,突然想到了什麽,回過頭來對安林說了一句:

“去把宴會現場的監控視訊調出來,送到指揮官府去。”

調皇宮的監控視訊可是一件大事,安寧以為出了什麽事情,神色立刻嚴肅起來。

“是!”

******

跟索蘭跳完開場舞,青黛就跟對方分開了。

再好看的男人都不能讓青黛為之放棄整片花園!

青黛一晚上隨心所欲,看夠了各色美男的顏值,終於感覺到有點累了,到餐桌旁邊取了杯果酒,然後往會場外走,想要吹吹風。

隻不過太過引人注目的結果就是,會把好人和壞人一起引來。

“這位美麗的小姐,我是維多利亞公爵的兒子,想邀請你去公爵府共度這一個美好的夜晚。”

青黛掃了眼麵前這個Alpha青年,對方的眼神如獵人盯住自己的獵物一般毫不掩飾炙熱的光芒,似乎帶著對她的勢在必得。

“不好意思,這位先生,我拒絕。”

清麗的嗓音在夜空中響起,成功的讓青年自以為風度翩翩的表情破功。

青黛端著酒杯換了一個方向,看天邊的晚景。

“小姐真的不再考慮考慮嗎?維多利亞公爵可不是喜歡被別人拒絕的人。”

這話,就是搬出公爵的身份開始威脅了。

“公爵是公爵,你是你。先生,我想你可能搞錯了身份。”

青黛說完,不想繼續跟他糾纏下去,轉身就打算走。

結果剛剛轉身,就感覺到了一道精神力波動朝自己襲來。

“小姐不會以為拒絕了我,還能走吧?”

青年洋洋得意的說著,他是b級精神力攻擊者,可以說在整個皇宮裏,就沒有幾個人能阻擋得了他的攻擊。

本想裝斯文點,這樣大家都好看,卻沒想到對方敬酒不吃吃罰酒。

然而下一刻,他卻發現自己的精神力攻擊完全沒有效果。

青黛的腳步沒有絲毫的停頓,像是一點也沒有受到影響一般。

他正奇怪著,腦子突然出現了一陣劇痛,讓他立刻抱頭蹲了下來。

一直到那道美麗纖細的身影逐漸消失,劇烈的疼痛這才稍微緩和了一點,但仍舊如同一萬根針在紮他的腦神經,疼的讓他就地打滾。

這是精神力攻擊!

是誰能發動這麽強的精神力攻擊?

這種強度至少得是a級!

離開的青黛甩了甩自己的手腕,愜意的喝了一口果酒。

前段時間係統給她補的營養液,可不是白喝的。

也要感謝在指揮官府裏的那段日子,那群天天給她找事的女傭,別的用處沒有,倒是讓她越來越熟悉精神力的控製辦法了。

當初隻是發動精神力殺死三個Alpha青年,就臉色蒼白不已的情況,如今早已經不會再出現她身上。

仗勢欺人的小子,就該讓你接受一下社會的毒打!

*****

一直到青黛離開了,青年還在地上打滾。

他滾得滿身是汗,疼的幾乎全身抽搐。

然後下一刻,脖子卻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給扼住。

出現在他麵前的是一張異常俊美的麵孔,對方的表情似乎在看一個死人一樣。

青年渾然不覺,見到這張熟悉的臉,頓時覺得自己有救了。

“指,指揮官大人……救,救我……”態回到現實。他很激動,也很焦急的想要跟青黛解釋,一開口卻發現嗓音已經低啞的不成樣子。“不是這樣的……”“那是怎樣的?”青黛玩味的挑眉。“我,嗯……”白戈的話還沒說完,喉嚨裏就克製不住的喘出來。素白的小手正肆無忌憚的,,,,都會惹的白戈壓抑的低喘一聲。“帝國第一指揮官卻要被人強迫著給一個omega緩解易感期的需求,你說你沒有想殺我……嗎?”戰力最強的白戈直被女人玩弄的雙眼通紅,他調動全身所有的肌肉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