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08章 冷峻好活指揮官×廢物改造女傭(25)

    

前輕描淡寫的提到青黛似乎不太服從自己的命令,可自己又是管家派來的,這樣會讓她的工作很難做下去。她不需要多說什麽,隻需這幾句似是而非的話,自然會有大把大把人替她去找青黛的麻煩。……“哢嚓——”青黛將一根隱藏的針從金屬盒子裏拆出來。這已經是她這個月不知道第多少次被人用這種方法暗算了。每天都會有各種不同的理由以各種的理由來找她請求幫忙幹活,或者是在她必經之路上安裝這種低階的暗器。隻要她一踩上去,立馬就會...青黛今天的打扮跟她以往完全不同。

從前白戈見到最多的就是她穿白色的女傭服,一張白淨的小臉上灰撲撲的,特意扮醜,現在一張臉洗幹淨之後才顯露出原本的樣子。

白戈一步一步,幾乎是拘謹的在青黛的目光中走到她麵前。

青黛先是看見白戈在跟索蘭說些什麽,隨後就徑直朝著自己這個方向來。

“維克多小姐,你好。”

知道對方有話跟自己說,但讓她詫異的是,白戈在自己麵前站定,然後朝她鄭重地行了一個紳士禮。

……好像跟她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樣???

白戈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古板冷漠的軍人形象,青黛甚至以為他會過來訓斥自己不應該待在這裏。

但她還沒有看夠,正想給自己爭取一下時間,措辭都已經打了一遍腹稿了,卻沒想到對方上來便是一句問好。

青黛下意識的想要回他一禮——這是這麽多天來養成的習慣。

但是發現自己今天沒穿裙子,隻好雙手垂在身側微微俯身。

不過這個動作還沒有完成,一雙強勁修長的大手就握住了她的手腕,輕輕一用力將她帶起來。

白戈這次沒有戴手套,他的掌心有薄薄的繭子,似有似無的覆上青黛手腕的麵板,有點粗糲酥麻的感覺。

“小姐無需多禮。”

白戈眼中罕見的流露出柔光,將他側臉冷硬的線條都柔和了不少。

“今天檢驗皇太子的訓練成果,維克多小姐可願意做個見證者?”

青黛搞不懂對方突如其來柔和的語氣,但是對訓練場地十分感興趣。

白戈像是看清楚了她內心所想一樣,又補充了一句。

“是在隔壁軍官的訓練場。”

青黛眼神一亮,立馬答應下來。

那可是真正的軍人訓練場地!有嚴格的把守,根本不讓外人進去,多看一眼都是她賺大發了!

青黛雙眼清潤而明亮,隻這樣看著白戈就讓他抓著軍帽的時候都顫了顫。

“指揮官說隔壁軍人的訓練場也能讓我進去嗎?”

青黛邊走邊問,似乎還有點不敢相信這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當然。”

白戈勾唇微微一笑,側臉完美的輪廓褪去冷硬顯出優雅又富有男性魅力的弧度。

青黛一邊往前走,一邊在內心翻白眼。

平心而論,白戈真的是她來這個世界後見到的顏值巔峰。

但是吧,就是眼睛不太好使,偏偏要喜歡一個讓她十分難評的文笛。

她這人恨屋及烏屬性可強了。

文笛幾次三番給她找麻煩,讓她看白戈怎麽看怎麽覺得不那麽順眼。

她故意走慢幾步,想要落在白戈的身後。

卻發現自己走慢,他也走慢;自己走快,他也走快,說不是故意跟自己走一排的都難。

青黛試了幾次,最後隻能放棄。

而白戈在死命的克製住內心不停冒頭的佔有慾,他現在近乎感恩般的享受跟青黛一並前行的時光。

進了軍人的訓練場,感覺立馬就不一樣了。

整個訓練場十分簡單,隻有各種器材和訓練室,風格幹練。

來來往往的軍人都投入到緊張而高強度的訓練中,空氣中似乎都能傳來軍人的剛烈正氣和滾燙熱血,完全不像隔壁的浮誇和奢華。

踏進這裏,青黛能夠感受到的精神力波動直接強烈了好幾萬倍。

她撐開保護罩,維持著身體的正常行走。

一旁已經撐開了防護罩罩住兩人的的白戈溫柔的眼神中出現了一絲驚訝。

一早知道她的精神力強,沒想到已經強到了這個程度。

整個訓練場軍人訓練時的精神力波動,就算是個a級精神力攻擊者不一定能完全承受,因此這一批參軍入伍的都是s級以上的精神力攻擊者。

看她閑庭信步的神態,好像真的是進來觀光旅遊一樣。

白戈唇角忍不住又翹了翹,因為女孩優秀的表現,心中更加愉悅。

軍人都有慕強心理,無論是阿爾法還是貝塔還是歐米伽,都是用拳頭來說話。

白光看著身側青黛的身影,心中更是柔軟。

連訓練時都未能完全發泄出來的鬱氣,在此刻完全蕩然無存。

隻不過……這種好心情在看見索蘭之後戛然而止。

短暫的不到一分鍾時間裏,白戈就已經將索蘭從頭打量到腳,用一種銳利挑剔的目光。

這麽弱不禁風的她也能喜歡?

尤其是那雙眼睛!

白戈是看不出來讓人欣賞的憂鬱氣質,隻覺得眼神娘們唧唧,一點沒有力量感。

……

索蘭感覺今天指揮官給他的體能測評很不對勁。

因為他直接被指揮官放進軍隊裏麵一起訓練。

“已經很長時間沒有檢驗過你們了,這一次直接進軍隊裏麵去實戰一次吧。”

白戈一句話下來,整個訓練場上的軍人們都站定不動,紛紛朝這邊看過來,一絲風吹過的聲音都能聽見。

青黛還是第一次在這麽密密麻麻的人頭注視之下,看著看著,她就覺得不好意思了。

為了強撐起氣勢,她麻木著張臉,模仿白戈的不動聲色。

被白戈注意到之後,他的指尖又不自覺的顫了顫。

隻有青黛和他兩個人站在一塊兒,這個念頭一經出現,白戈心中就生出一股巨大的愉悅感和滿足感。

“即刻開始體能評測。”

軍人們個個麵無表情,實際上眼尾的餘光一直在白戈和青黛之間打轉,得到命令之後,一個個吼的聲震長空:“是!”

索蘭站在其中,被將士們的士氣所感染,變得熱血沸騰,然而很快他就被現實打臉了。

士兵們原地解散組織體能評測。

清大以為自己隻需要站在這兒看著就行,卻沒想到白戈側了一下身子,用目光示意她跟著他走。

今天的體能測評是10分鍾荒野逃生。

就是每組軍人一個接著一個的進入到一個密閉的訓練室裏,訓練是內部模擬出森林的模樣,實際上隻有一條10米多長的甬道,從中不斷湧出蟲獸,速度奇快,爪子鋒利,一旦不小心被抓傷中毒,就要在醫療室裏躺個七八天。

在訓練室中,成員若覺得自己無法通過就立刻棄權,重新測試也總好比過被抓傷之後躺了七八天來的好。

當然這是對新兵的要求。

對於白戈手底下帶的那些經曆過真刀實槍的軍人來說這些隻不過是撓癢癢的訓練。

身為皇室成員,做這項訓練也是十分有必要的,即便有守衛的軍人,但也有疏漏的地方,每一個聯邦高層領導都必須要有與之相符的武力值,更不要說時不時就需要上戰場打仗的軍人們。肉翻飛,根本沒眼看。身上穿著潔白的女傭服也被血水浸透了。剛開始圍觀群眾還興致勃勃的看,以為有個誰在旁邊來講解一下,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兩個軍官如同鐵人一般動作分毫未差,躺在地上的女傭已經成了從血泊中撈出來的人,行刑者卻依舊沒有鬆手半分。“這個女傭定然是犯了什麽十惡不赦的罪名,才會讓指揮官用這麽嚴厲的手段對付她!”“指揮官一向紀律嚴明,賞罰分明,他做的決定一定都是有道理的,大家不要被這個女傭的表麵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