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09章 冷峻好活指揮官×廢物改造女傭(26)

    

宮,而是在景仁宮就寢的。”莊妃手上猛的一晃,新做的寶石護甲就這麽斷了。“你可看清楚了,陛下真的留在景仁宮了?”景仁宮裏那個狐媚子明明懷了身孕,陛下還願意留在那裏……金枝朝她點點頭,然後低下頭不敢說話。很顯然陛下對景仁宮中那位的看重程度,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她遠遠的看見了帝駕就停在景仁宮門口的。那位明明還懷著孕呢,陛下都不願到別宮去……這不是明晃晃的打後宮其他妃子的臉嗎?莊妃往前走兩步,猛的揮落酸枝...青黛跟在白戈的身後走到一處空地,地上有一個投射裝置,在天空中投射出訓練室中的畫麵。

起初幾組摩拳擦掌的新兵進去之後,立馬就被現實毒打。

最長的一個隻堅持了5分鍾就被手腳撓傷,眼看著鋒利的爪子直朝他的心髒而來,他閉著眼睛喊了棄權。

這是青黛第一次看見星際中的蟲獸,以及模擬出來訓練場地,威嚴、壓抑,透著一股危險的氣息。

白戈看了兩眼,確定這些新兵蛋子都已經知道了實戰訓練的困難之處,不再死拚和硬撐,就移開了視線。

他更關心的是,第一次見到這些猙獰蟲獸的青黛會不會感到害怕?

發現青黛並沒有流露出害怕的神色,他這才柔聲說:

“這是新兵每天的正常訓練,用於提高應激能力和爆發能力。”

中途也有幾個好苗子,青黛看著他們利落的身手連連驚歎:

“指揮官的手下都表現的非常好,帝國軍人的實力讓我感到讚歎。”

這些軍人跟她曾經三招兩招就教訓的那些小混混完全不同,青黛越看他們的身手越覺得賞心悅目、不由心生敬佩。

強者總是令人嚮往。

青黛的神色變化也讓白戈覺得滿意,不過是一些新兵蛋子,就讓她佩服成這樣……

隻不過這樣一想,轉眼他又覺得有些不滿意。

站在她麵前的可是帝國第一指揮官!

白戈覺得有必要提醒她這個事實。

他垂下頭,聲音顯得愈發低沉,充滿質感的嗓子具有某種沙礫的磨礪感:

“這些隻是一些基本的訓練,想要具備一名優秀軍人的全部特質,能夠在戰場上百戰百勝,成為優秀的指揮官,還需要更加刻苦的訓練。”

提到指揮官,青黛的注意力成功被吸引。

她想起來麵前這個軍裝筆挺的男人,可不就是她原本的任務物件,聯邦帝國的第一指揮官。

……一想到這個青黛就想要翻白眼,但是她成功克製住了自己。

等著等著,索蘭就上場了,相比於前麵經過正式訓練的軍人,索蘭的身手看起來就要束手束腳的多。

不到三分鍾他就被劃傷了六七處,隻能夠有氣無力的喊棄權。

白戈在一旁看著,其實他已經提前交代人把索蘭的難度等級降低了,但是這家夥顯然平常參加的實戰少,所以顯得手忙腳亂上去就被劃傷了。

白戈心裏想,這就不能算他假公濟私了吧?

青黛眨了眨眼睛,看見索蘭受傷的時候,她下意識的皺了皺眉。

然而這個小動作落在白戈眼中,讓他更加鬱悶了。

他在心裏無差別的嫉妒平平無奇的Alpha青年。

索蘭被抬出來的時候,他強迫著自己不去看對方,不然他怕控製不住自己精神力直接上去把他撕碎。

青黛看見索蘭幾乎無法動彈的躺在擔架上,當然也有些擔心。

下一刻,就聽見白戈的聲音在自己耳邊響起:“那些蟲獸都是被削弱了50%戰鬥力的,毒性同樣也被抑製,在醫療室裏躺個七八天就能恢複。”

青黛這才放下心來。

“維克多小姐的父親,第三戰場的指揮官,也是一名優秀的軍人,想必維克多小姐也更理解和崇尚實力為王……”

青黛乍一聽見自己父親的名字還有點沒反應過來,隨即點了點頭。

“指揮官大人說的對,父親要是知道了,想必也很高興,指揮官大人對他的評價。”

白戈這才滿意下來。

他偷偷釋放自己被刻意收斂起來的氣勢……畢竟都已經暗示的這麽明顯了,誰實力最強……大家應該有目共睹吧。

練習精神力的戰鬥者對這種氣勢的變化最為敏感,幾乎就是一瞬間,青黛就感到白戈周身的“氣場”完全不同了。

就在這時訓練室中突然出現了某種意外,某個大喊棄權的新兵仍然被蟲獸壓在爪子下,另一隻鋒利的甲殼,似乎下一刻就會穿進他的心髒裏。

青黛隻感覺麵前有狂風呼嘯而過。

下一刻站,原本站在她麵前的白戈,一個閃身就出現在了那隻巨大蟲獸的身後。

蟲獸刺下去的鋒利爪子被某種看不見的東西格擋住。

隨後整個龐大的身軀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抬起掀翻,在半空中凝聚的精神力毫無差別的撕裂它身上每一塊甲殼,蟲獸就在半空中毫無預兆地爆體而亡。

在這種絕對壓倒性,碾壓性的力量麵前,原本麵目猙獰的蟲獸似乎變得不堪一擊。

烽煙過後,露出站在原地的男人,他渾身一塵不染,甚至連站姿都沒怎麽變過。

很難想象出剛剛那個一隻手揪住蟲獸的尾巴將它擲向半空中的人就是站在原地的白戈。

被救的青年還躺在地上,他的眼神還是懵懂的,似乎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麽。

而等他回過神之後,看向白戈的目光,已經充滿了瘋狂熱烈的崇拜。

“指揮官萬歲!聯邦帝國萬歲!”

“……”

“……”

好大的力氣,好強的精神力……好他孃的厲害!

青黛看向白戈的眼神發生了質的變化,從一個毫無關係的陌生人變成一個惹不起的毫無關係的陌生人。

惹不起,實在惹不起!

青黛突然想到剛剛對方的手直接握上了自己的手腕。

她現在突然覺得……完好無損的手好像有點痛呢?

*****

青黛戰戰兢兢的坐在馬車上,在她對麵坐著的,就是剛剛麵不改色的解決了蟲獸的白戈。

青黛十分不能理解。

白戈不是帝國指揮官嗎?

不是位高權重嗎?

不是成天忙的團團轉嗎?

他是為什麽還有那個清閑時間來送自己回家的?

而且對方的理由還十分的合理,讓他找不出任何反駁的餘地。

“索蘭是我的學生,現在他受傷讓我很擔心,你是他請來的,我這個做老師的也該替學生做點事情。”

青黛拒絕的話還沒說出口,白戈就像是已經預判了她的話一樣,一個利落的翻身就上了馬車,坐上了馬車之後,還朝著青黛微微一笑。

“……”

“……”

指揮官,你怕不是有什麽社交牛逼症吧?是個成熟的統子了,要學會自己圓潤的進小黑屋去。遮蔽了係·純潔寶寶·統子,青黛連忙醞釀了一下情緒,堅定無比的說:“分明是他不仁,就休怪臣女無義。”“臣女既然是自願來到陛下身邊的,就跟他再無關係。”讓她進宮,其實蕭廣白要承受的比她更多。畢竟她還是名義上世子的未婚妻。蕭廣白這麽堂而皇之的下聖旨接她入宮,就怎樣也摘不掉“君奪臣妻”這頂帽子了。在他正忙著對付臣子的時候,青黛自然要堅定的心意,做個乖寶寶。進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