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11章 穿成仿生人:帝國指揮官真香了(28)

    

交談,言語之中更是有意試探。蕭廣白,這個突然出現在江南的一方富甲之商。雖然解決了他的燃眉之急,但他始終覺得時機太過湊巧。設下這個宴席七分有結交之意,三分有試探之想。所以幾番來往之間,鄭員外的稱呼已經從楚公子變成了楚兄這般親密的稱呼。鄭員外心中所思所想,蕭廣白又如何不知?徹查這個案子,本就是他隨手而為。就算是此時此刻,蕭廣白也根本未把這一船的人放在眼中。此下江南,他隻是為了尋找一名神醫來治療自己多年...酒杯被生生捏碎,殷紅的酒液四濺,似乎打濕了誰的衣服,引起了前排一陣不小的騷動。

不遠處王後和青黛在說什麽,他已經完全聽不見了,他用盡了全身力氣才控製住處於崩潰邊緣的精神力。

尚未完全修複的精神力創傷突然發作,讓他腦袋一陣陣的嗡嗡作痛。

他強撐著意誌,才勉強睜開眼睛。

在他的視線裏,甚至看見索蘭站起來朝著王後和青黛的方向走過去。

她,似乎還朝他笑了一下……

白戈的頭很疼,但他身上另外一個地方更疼。

他指尖蒼白,手腕打顫,不正常的狀態就連坐在他旁邊的主席都感覺出來了。

“戈,你還好嗎?”

一杯一杯的酒液下肚依然麻痹不了心髒的疼,他的視線已經完全模糊了,耳邊隱約傳來所有人鼓掌的聲音。

“嗬……”

自嘲的低笑一聲,他拚盡最後一絲理智,轉動智腦,整個人瞬間消失在原地。

對精神力的禁錮完全崩潰,一股強大的力量無差別的攻擊著周圍各個地方——

****

青黛婉言謝絕了來自王後的盛情邀請,甚至在索蘭到來的時候都能夠挑不出錯了向他道歉,表示抱歉。

她的姿態落落大方,即便是拒絕也沒有讓人覺得難堪。

索蘭心中失落不已,但還是朝她一笑。

周圍所有人都在鼓掌,為這場失敗的求婚落下帷幕。

青黛揉了揉自己頭疼的額角,本來是想去湊個熱鬧,卻沒想到發生這種事情。

她也在問自己。

其實那小青年長得也挺好的,禮節也挑不出錯誤……

好吧,她收回這句話。

在索蘭溫和的外表之下,其實也藏了一頭狼崽子。

從他請王後在這麽多上流人士麵前公開向她求婚就可以看出來。

索蘭表麵溫和有禮,但實際上,這不也是一種向她施壓的手段嗎?

青黛活了這麽長時間,見過這麽多世界,她一眼就可以看出索蘭表麵強硬,但內裏的空虛。

他確實對青黛有好感,但是這份好感還不足以支撐他對青黛給予百分之百的尊重。

青黛搖了搖頭。

在索蘭的眼裏,她更像是束之高閣的夜明珠,被人追捧的水晶鞋,精緻包裝的洋娃娃。

得到,可以;失去,也無所謂。

……就是一小屁孩在胡鬧。

而且兩人之間還有一個最重要的硬傷就是索蘭的身份,限製太多,失去自由。

這跟青黛的初衷完全不符。

青黛坐上馬車的時候還在胡思亂想著。

放這個假的時候,她其實心裏什麽也沒想,怎麽就霍霍了一個祖國大好青年?

emmmm……

青黛自動放棄思考讓她覺得頭疼的問題。

正在頭疼的時候。

“滴滴滴滴——係統自查程式結束,親愛的宿主大大,快歡迎你係統小棉襖的回歸~~~”

“根據係統自查結果,本世界運營完全符合生子係統守則規範,主係統強迫任務者結束假期,開始進入任務模式,任務倒計時3,2,1……”

青黛一驚。

“等一下,怎麽回事,提前跟我說一聲呀!”

*****

白戈晚上頭痛欲裂,他知道自己的精神力一旦崩潰,產生的殺傷力或許會把晚上參加宴會的所有人都碾為灰燼。

為了預防這一天,他提前做過準備,讓副將和醫師聯合起來打造了一個封閉空間。

一個人在暗無天日的空間中還在想著,

宴會上的求婚。

所有人的掌聲。

她和他相視的一笑。

她答應了嗎……

白戈隻要想到這個問題,就覺得頭痛欲裂。

經過了不知多久,可能是好幾個小時,也可能是幾分鍾,肆虐的精神力終於平靜下來。

白戈整個人狼狽地出現在指揮官府。

腳步雖然虛浮,但是卻像是有自己的想法一樣,徑直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推開那間房子的門,裏麵空空蕩蕩的,一點人氣也沒有。

白戈倒頭躺在床上,抱著被子,彷彿被子上麵還殘留著她的氣息。

他太累了……不願意再去想別的東西。

迷迷糊糊之間,有一個柔軟散發著香氣的東西抱住了他。

白戈眼睛還沒睜開,身體就自動應激反應,準備製服旁邊的人。

但是掌心碰到那如同花瓣般細膩的肌膚,鼻尖縈繞著異常甜美好聞的氣息。

這是……資訊素的味道!

Alpha天生的本能被勾起,白戈猛的睜開眼睛。

然後……他就看見了那個抱住他的人。

她還是宴會上穿著晚禮服的樣子,一張清純絕美的臉蛋現在布滿了紅潮,一雙小手還十分不規矩的扒拉他身上的衣服,嘴上喃喃自語著什麽……

這個樣子他簡直太熟悉了!

還有鼻尖縈繞著的味道。

這是白戈第一次聞見青黛身上資訊素的味道。

那股前調甜美可口欲罷不能,中調開始變得清冷引人沉迷,後調突然辛辣無比,充分刺激了一個Alpha男人的全部**。

“你……”怎麽會突然出現在這裏?

話還沒有說完,那馥鬱的紅唇立馬就把他堵住了。

白戈直接愣怔在全場。

青黛渾身燥熱,這種熟悉的感覺隻有在她剛來這個世界的時候纔有。

在她的潛意識裏,係統將這個世界她造成的一切烏龍全部都解釋給她聽了。

白戈受的傷。

附身的仿生人。

對文笛的誤會。

“……”

青黛內心不斷扶額,堅決不承認有一部分是因為自己的擺爛。

不過,這誤會也鬧得太大了吧……

易感期的本能使她無法清醒的控製自己的行為,雖然摸到旁邊一個冰冷舒服的人,但她腦子是清醒的。

掙紮著睜開一隻眼睛,入眼的就是白戈的樣子。

看清了他的樣子,青黛直接倒吸了一口冷氣。

襯衫領口被她拽在手心的白戈,整個人彷彿經曆過什麽重大的蹂躪一般,發絲淩亂地散落在額邊兩側,一滴血還掛在臉頰邊,給完美立體的側臉輪廓增添了幾分說不出來的味道。

他看著她,眼睛不斷的充血,手背上浮現了一根又一根的青筋,彷彿在強忍著什麽。

清明的眼神逐漸幽深,像一口幽深無底的古井一般,額頭上掛著細密的汗珠,整個人充滿了濃濃的戰損氣息。

被精確的戳中了xp,青黛直接不掙紮了。

畢竟自己造成的烏龍,導致這口肉一直沒吃上。

青黛朝他露出了一個顛倒眾生的笑容,也不管他同意不同意,直接上手就來。

襯衫被甩在地上,男人的肌肉緊繃,**著上身,手臂青筋暴起,皮帶扣鬆開,褲子滑下胯間,欲掉不掉地半撐在雙腿處——

***

家人們,玩個小遊戲哈,明天早上果子醒過來之前書評要是能增加二十個(現在是149個hiahiahia)明天上午就更新微博小劇場2000+??字數??(??--0027??--0027??)????*

大家能懂果子的意思吧(搓搓手)�x���tԺ�Y��ͬ�£���W�Y��ͬ�W��Ҋ�������t�t���𑪣�һ���ɂ����_ʼ���˹��c�ӡ��@���������t�WԺһ֦�����x���O���l���뵽���н����@���𾤾��Ĺ���Ո����𑪵ĕr��ѽ�������·������x���ڴ��Ԓ��Ո�����ĕr���\����������Ո��ӑ�����Ӛg�ĵ��k���r�Ĉ����������ԁ��^�o�H�еĵ�һ�Σ������܉��@���p�����e�ľͷ��^ȥ�أ����x���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