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12章 穿成仿生人:帝國指揮官真香了(29)

    

後臉色越來越差,甚至到了鐵青!大理寺卿心裏門兒清。秋指揮使一貫是陛下的親衛,所做一切都是有陛下的口諭的。由他親自遞摺子彈劾王爺。那就說明。是陛下,終於要把刀口對向王府了。公良修臉色冰寒,一雙銳眸更是寒意深重。他似是怒火攻心,直接將手中的摺子砸到了老王爺的身上。“臨王府膽敢欺上瞞下,作出此等天理難容之事!立刻收押大理寺,由大理寺卿親自審理!”大理寺卿緩慢的閉上眼睛。“臣,遵旨。”一切到此,都將塵埃落...第二天,白戈是在巨大的滿足感中醒過來的,手臂一撈就將一個渾身不著一縷,但是異常柔軟的小omega摟在懷中。

也是在這一刻,他才意識到自己擁有了這個小女人,將她摟在懷中,巨大的幸福感不斷的衝擊著白戈的心髒。

但是隨即他就想起昨天晚上自己離開的原因以及她像奇跡一般出現在自己身邊……

指揮官內心又開始忐忑不安。

青黛一直都是醒著的。

當然,雖然昨天晚上出於某種需求他們做了,不過……她的算賬雖遲但到。

“舒服嗎?指揮官大人。”

青黛似笑非笑的撐起身子,看著他,嘴角掛著十分玩味的弧度。

即便受瞭如此嚴重的傷,還是沒有到白戈的極限。

他看著青黛撐起身子,被子往下滑,露出了線條優美的雪肩,上麵還有被他啄吻出來的點點紅梅,心神不禁一陣蕩漾。

“裝作仿生人待在我身邊的時候,看見我向你求歡,是不是覺得特別的難受,心裏是不是特別想殺了我?”

聽到這句話,白戈立刻從醒來時輕鬆的狀態回到現實。

他很激動,也很焦急的想要跟青黛解釋,一開口卻發現嗓音已經低啞的不成樣子。

“不是這樣的……”

“那是怎樣的?”

青黛玩味的挑眉。

“我,嗯……”

白戈的話還沒說完,喉嚨裏就克製不住的喘出來。

素白的小手正肆無忌憚的,,,,都會惹的白戈壓抑的低喘一聲。

“帝國第一指揮官卻要被人強迫著給一個omega緩解易感期的需求,你說你沒有想殺我……嗎?”

戰力最強的白戈直被女人玩弄的雙眼通紅,他調動全身所有的肌肉克製住自己想要翻身的動作,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穩。

“青黛,你聽我說,嗯……”

看著青黛臉上的幾分冷漠,他慌張的想要解釋。

青黛壓抑著已經到喉嚨的笑意,強裝著冷漠嚴肅不讓自己笑出來。

“一開始睜眼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環境,我是警惕的……甚至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緩解需求的機器人更是震驚不已,當時我確實動過……所以後來你離開指揮官府,我受到折磨我也認了……”

“待在你身邊的那一個月,開始幾天,我惱火,無數次的想要掙脫。

卻不得不承認那段日子在我心中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你雖然打扮成女傭,但是狡黠,聰明,可愛,對那些起了別的心思的女傭也毫不手軟……”

“第一次我覺得憋屈,但是後來,我以第一指揮官的名譽發誓我是自願的!”

“再後來發現你不在了,我心裏慌的不成樣子,翻遍了全聯盟上下的貧民窟,都沒找到你,那一瞬間,我內心充滿了無盡的懊悔和慌張,也是那個時候才真正意識到,早就已經被你吸引了,根本放不下……”

“你和索蘭那麽親近……我嫉妒的發瘋,連精神力都失控……我每次都想挽回你,但每一次好像都把事情搞砸了……”

說到這裏,白戈眼中流露出了深深的懊悔和無力。

也是因為白戈的坦白,青黛才發現原來在她擺爛的那些日子裏,白戈還經曆過這麽複雜的心路過程。

真是……

青黛想起昨天晚上白戈死命的抑製自己的本能,眼睛都熬到通紅了,兩隻手卻死死的抓住被子不敢亂動。

她的資訊素能夠引得Alpha多瘋狂,她自己心裏十分清楚,能忍到這個程度……青黛在心裏怒罵他一聲。

悶葫蘆,憋死自己算了!

青黛摸上他胸膛上塊塊兒壁壘分明的肌肉,經過一夜雖然饜足了,但是很快白戈的眼神越來越沉,胸肌都不由自主的抖動。

“我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有沒有喜歡過文笛?”

這個問題係統裏其實已經告訴她了,還把文笛被他折磨的不成樣子的圖片給青黛看過。

不過青黛就是要聽他親口告訴自己。

白戈咬牙,理智都快崩潰了,他哪兒想得起文笛是哪號人物?

他認真的看著青黛,聲音擲地有聲:“我沒有喜歡過任何其他人,我隻喜歡……愛你!”

青黛聽著他的表白,挑高了一邊的眉毛:“嗯?”

白戈一本正經的握著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髒處。

“昨天晚上我們的精神力毫無保留的融合,我把我的內心給你看了,你感覺到了嗎?”

“這裏,裝的都是你。”

白戈以前的極限戰鬥狀態的時候,精神力也會跟別人發生碰撞,但從未有過跟青黛這樣相互融合,彷彿兩個破碎的半圓合為一體一樣。

青黛當然感覺到了。

精神力碰撞的時候,那洶湧澎湃的觸動直接毫無保留的傳達了主人內心的震顫。

……看在白戈這麽識相的坦白的份上,青黛正準備鬆口答應他。

白戈一直都在緊緊的盯著青黛臉上每一個表情,他們雖然正經的話沒說過幾句,但是確確實實相處過一個多月,在這一個多月中,她每一個樣子,人前人後的性格變化,都被白戈看在眼中。

見她表情出現鬆動,白戈立刻就知道青黛的心理防線已經鬆動了,並決定再給予最後一記重擊。

“……所以你是怎麽知道我附身在機器人身上的?”

“……你別管!”

青黛咬牙。

“那你原諒我了嗎?”語氣小心翼翼,可憐兮兮,配上他那張俊美無儔的臉實在違和。

“……”

指揮官之所以是指揮官,即便卑微也不改狡猾的本性。

“……看我的心情。”

卻沒想到下一刻,這個道貌岸然的軍官親吻著她的手指,深邃的眼眸中滲出溫柔又寵溺的笑意。

“我知道你不相信,或者是昨天晚上沒感受到,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不介意再來一次精神力的碰撞,再把內心向你坦白一次。”

一隻大手摸上青黛修長的脖頸,在後頸處輕輕的撫慰那一處咬痕,他骨節分明的手指上帶有薄繭,那裏又十分敏感,被他這麽摸著就好像過電一樣,一波又一波的酥麻。

“……”

“……”

德性!

每個世界男主開葷之後都是這副德性!

隻不過這一次青黛明顯感覺到不一樣,在她的眼中,白戈的撫摸讓她異常的舒服,心中發自內心的生出一股愉悅感,他的眼神充滿了魅力,隨便一眼看過來,就像是能把人迷倒一樣。

“……”

青黛俯身去咬他,氣鼓鼓的拍了一下他的大腦袋。

“你是不是給我下了什麽咒?為什麽……我會這麽控製不住自己?”

白戈直勾勾的盯著她,雙手抱住她柔軟細嫩的腰肢,然後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

“寶貝,這隻是易感期之後的後遺症,每一個omega看自己的Alpha都會不自覺的依賴。”

不止如此,被標記後的omega會不停的纏著自己的Alpha尋求安慰,受不得冷落,Alpha的每個動作在她們眼中都會變得充滿魅力。

這讓白戈想起了曾經他附身在仿生機器人上,被懷中的小女人肆意操控。

隻不過這一次他的心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要是再有一次機會,他一定天天纏著她,走哪兒跟到哪兒,一刻也不願意離開她。

即便那個需要Alpha的人是青黛,也一定是自己更離不開她。傭是目前所有服用過改造劑的女傭中改造最成功的一個……”在管家向指揮官介紹文笛的時候,文笛的心髒砰砰砰直跳。她付出了那麽多努力,為的不就是現在這一刻嗎?文笛抬首挺胸,姿態昂揚,心中愈發得意,麵上微笑加深。“指揮官大人,還要多謝管家及時出手才救了我一命……”她話還沒有說完,突然聽見虛空中傳來一聲冷嗤。“那些有的沒的都不用跟我說,待會兒有你說話的時候。”白戈看都沒看她一眼,轉身就離開了。“……什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