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14章 帝國第一指揮官×廢物改造女傭(31)

    

摺扇就直接刺進了他的心髒。“你……”那還在跳動的眼珠,顯示著刺客死前的震驚。他到此時才明白。眼前這個人,他是修羅,而非佛陀。他根本就不在乎到底是誰派他們來的。之所以說出那種話,其實也是他施虐的一種手段。這場屠殺一般的反擊終於停下來。所有人瞧著那個依舊一塵不染的白衣男人,卻打心底中生出怖懼。蕭廣白伸手彈了彈衣袖上並不存在的灰塵,聲音是一貫的漠然。“所有人,一個不留。”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他這句話到底意...白戈的擔憂,青黛暫時不知道,但是青黛正在頭疼另外一件事情。

前段時間係統已經告訴她,關於白戈會附身在仿生人身上的具體原因了。

簡單來說就是這個世界替她開了一個金手指。

白戈在那場戰役上確實會身受重傷,而且因此還昏迷不醒好幾百年。

等他下一次醒來,精神力創傷恢複,他的體質和精神力又進階到了一個非人恐怖的階段,甚至抬手就有可能滅掉整顆星球。

這也是他一生無子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

世界意識經過演算未來可能的發展,立馬就坐不住了,即刻展開自救。

所以才會趁著白戈受傷時精神力最為薄弱的時候,讓他的意識附身在仿生機器人身上。

而那道精神力暗傷想要好起來也很簡單,等青黛徹底改變了白戈未來的走向,那道傷口自然而然就會好起來了。

****

這邊過了一個多月釀釀醬醬的日子,青黛還沒來得及將自己有孕的訊息告訴白戈,危機立馬就找上門了。

聯邦研究院的院長給白戈發過一張體質對比圖,因為這張圖,白戈坐在書房裏一個下午都沒出來過。

夜晚青黛試圖去敲門,門也很快開啟。

書房裏麵白戈坐在老闆椅上,一如既往霸氣慵懶。

看見青黛推門進來,他將手上的筆給扔掉,整個人身子往後仰。

“寶貝,過來。”

青黛看著他的表情,若有所思,聽見他的話也從善如流的走過去。

一走進男人的包圍圈中,他立馬收緊雙臂,將青黛整個人帶進懷中,坐在他的腿上。

“在書房裏待了一個下午,累不累?”

青黛伸出兩隻手放在他的太陽穴上替他揉揉。

“讓我抱抱,我就不累了。”

白戈愜意的眯了眯眼睛,眸色慵懶的將她摟在懷中,大手撩起青絲,嗅聞著她身上獨屬於自己的好聞的資訊素的味道。

小omega身上穿著柔軟的家居服,款式是貼身的包臀裙,顏色很素淨,也沒有什麽圖案。

坐在男人修長有力的大腿上,裙擺沿著腿根往上移了一點,那一截兒白皙像是質地上好的玉石一樣,讓人想要去撫摸。

原本還是老夫老妻式的相互擁抱溫存,隨著白戈手指的下移,立馬就變了味道。

“幹什麽呢?”

青黛笑著嗔了他一句,拍開他的手。

“看你坐在書房裏一個下午都沒出來了。”

白戈的手被她拍開了,卻仍然鍥而不捨的追上去,一直流連在長腿上裙擺貼著麵板的地方,又是撫摸又是揉捏的,弄得青黛不停的扭著身子去躲。

“沒什麽事,隻是研究院又提出要進行人工分化的試點計劃,下午溝通了一個下午,正在回絕他們。”

白戈雲淡風輕的說著,不動聲色的轉移注意力。

“……說起研究院,我還沒來得及問你文笛的下落呢,嗯……”

青黛還沒來得及擺出興師問罪的表情,白戈習慣擺弄機械,指節靈活的手就一溜煙鑽進去了,惹得她輕呼一聲。

白戈今天忙了一天,其實心情並不太好。

但是這點小事他自己就可以解決,相比之下青黛的興師問罪讓他更如臨大敵。

他還是仿生人的時候,就見過那個女仆每天各種心機對付自己的小omega。

說起這件事情,雖說是不知情情況之下導致的烏龍,但是白戈現在眼裏心裏都是自己的小omega。

因此每一次想起來,他都恨不得把那個女仆大卸八塊。

現在一聽到青黛重新坐下來興師問罪,指揮官十分慫的選擇轉移注意力。

“寶貝,我們兩個人之間提她做什麽……”

“嗯……晚上要到了,是不是又覺得難受了……這樣美好的時光,我們應該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情……”

白戈讓青黛岔開腿坐在自己雙腿上,一邊說著那一隻手還一邊,,,,(刪了一小點,截圖放群裏了)

青黛的身體現在是最經不起某指揮官的撩撥,被他三兩下就弄得滿麵潮紅,軟弱無骨的躺在他懷裏。

加上夜晚到來,她整個人就會變得非常虛弱,急需要白戈的安撫。

於是乎,在某指揮官日漸嫻熟的手法下,青黛又一次暈暈乎乎的被拆之入腹。

第二天,早上醒過來女仆就急急忙忙的敲門。

指揮官府邸的女仆已經被從頭到尾換了一遍,曾經那些結成小團體來排擠青黛的Beta女傭全部都被趕了出去。

新進來的這一批經過了專門的訓練,一言一行都完全符合貴族風範,被白戈吩咐來專門服侍青黛。

“夫人,指揮官大人似乎在正廳跟人吵起來了。”

她們這批女傭被專門訓練過,尤其是在指揮官府中要稱青黛為夫人。

女傭的聲音很焦急,聽起來像是出了不小的事。

青黛皺了皺眉,趕忙換好衣服去前廳。

“指揮官大人,維克多小姐作為一個還未分化的Beta可以從容的進軍官的訓練場就足以證明她的精神力天賦。

這樣天賦極高的Beta就應該立刻進行分化提高生育率,為帝國繁衍出下一代,而不是浪費資源,還請指揮官大人不要因為一己之私無視帝國的利益。”

青黛靠近前廳的時候就聽見一個極其冰冷的聲音吐出這句話。

研究院院長對第一指揮官這次的行為十分的不滿。

他已經將維克多伯爵女兒的基因對比圖發給了指揮官,等了大半個月,指揮官那邊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仔細詢問過才知道,白戈不僅強行使用指揮官的權力鴿了他們一次實驗試點計劃,還試圖獨占具有優良基因的Beta。

“院長先生,我再一次跟你強調,她是我的妻子,不容許任何人冒犯,還是趁早打消你的念頭。”

雖然院長氣急敗壞,但是一點也不影響白戈坐在凳子上不緊不慢的談判。

這麽說話都已經是對他客氣了,什麽時候一個研究院的院長都能對他的做法指手畫腳了?

“指揮官大人身為帝國守護神,帝國的盾牌,這一次卻行為有損帝國利益,實在讓我太失望!”

青黛已經聽不下去這種道德綁架的話,揚聲道:“何人在指揮官府裏大呼小叫?”

白戈聽見聲音漫不經心的表情瞬間變了,下一刻他就在院長的眼前不見蹤影,出現在剛剛踏進正廳的青黛身邊。

“你怎麽來了?”

白戈牽起青黛的手,在她的手指上吻了吻,低聲道:

“寶貝,一點小事無關緊要,馬上就解決好。”

“嗯,我有件事想找你。”

“……”

院長直接氣得吹鬍子瞪眼。

指揮官大人,雖然你放低了聲音,但是我還是能聽見的好嗎?!

不過某指揮官從來不知道看人眼色為何物,見到自己香香軟軟的小omega出現,立馬就開始趕人。

“請院長離開,我需要和我的妻子單獨相處的時間。”帶焦距般將目光落在少女身上。也虧的原主自小的江南養著,從未到長安來過,所以根本無人見過她的樣子。***原本怒氣衝衝往外闖的齊玉宣如同施了定身術一般當場愣在原地。“本世子的未婚妻竟然是她!”他自小就知道自己有一門娃娃親,隻知對方身子弱,自出生起,便到江南去了。故而他不知原來他的未婚妻竟長得這般模樣。從未見過未婚妻的樣子,此刻見到就更覺驚鴻一瞥,難以忘懷。旁邊的李勝看見世子突然站在原地一步也不挪,不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