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35章 戰力最強悶騷狼人×被拋棄的少女(19)

    

的抹黑蕭廣白作為帝王的威信。站在龍椅旁的老公公默默的看了一眼那幾個大臣,在心中記下了他們的名字。簡直可笑,膽敢議論陛下……還不知自己的死期就快到了!老公公一甩拂塵,端的是禦前秉筆太監的姿態。“後宮遞來訊息,青妃娘娘有喜了,陛下暫撤早朝,擇日與諸位大人們共享喜訊。”什麽?!老公公一語可謂一石激起千層浪。今日早朝還在如火如荼的討論,讓陛下廣開後宮。不想就這麽幾盞茶的功夫,後宮就有訊息了?!青妃娘娘……...逐漸的狼人們的注意力就不在狼王之上,而在那些被災難火苗舔舐的烤肉上。

生肉逐漸被烤熟,混合著辣椒的辛辣感,令人垂涎欲滴的香氣撲麵而來。

“真的……是這種味道。”

剛剛將他們從昏昏欲睡中喚醒的就是這種讓人味蕾大開、食慾大動的味道!

他們不由將目光放在狼王手上,綠油油的植物上。

他們還從來不知道這種味道奇怪的,綠油油的植物能夠讓肉散發出這種香味兒。

“大家可以看到,這種小的火種並不會對獸人造成傷害,隻要控製得當,它就可以為我們所用……”

越來越多的獸人被四亮的火光給吸引過來,他們看著這曾經給森林帶來災難的火種,逐漸露出驚歎的表情。

再看站在火種旁邊,絲毫不恐懼的小王後和狼王,狼人們逐漸心生敬畏。

“能夠掌控災難,小王後真是令人驚奇歎服的存在……”

青黛的形象在狼人的眼中一下就變得高大神聖起來。

因為她看起來細胳膊細腿,麵板柔軟,格外的脆弱,根本經不起什麽大風大浪,但是她的頭腦又是如此的智慧淵博,靈活應變能力也經常讓狼族中的雄性狼人都自歎不如。

狼銀甩了甩身後的尾巴,忽然就緊緊的牽住了青黛的手。

青黛感覺到牽著她的手掌不斷收緊的力道,緩慢的跟他十指相扣。

狼人的呼聲從山穀傳出,經久不息,這一天的烤肉盛宴徹底打破了他們對災難火種的認知……

到了晚上,青黛嚐試生起更大一些的篝火,然後舉辦了一個篝火晚會。

穀底的狼人們圍著這一堆篝火,紛紛拿出狩獵的獵物,大家吃著烤肉,聊著家裏長短。

這一個晚上過得格外的溫馨熱鬧。

狼人們對青黛的印象也迅速改觀,從那一晚上之後,婦女狼人經常就會拿自家的疑難問題上門來尋找青黛,青黛也向她們普及尋找食物和獵物的方法。

獸人族群中對森林中的各種植物沒有完整的知識體係,經常會因為誤食有毒的植物或是菌種,還有過期腐爛了的猛獸的生肉而導致獸人的死亡率普遍增高。

青黛教他們基本的常識,讓他們在尋找植物的時候也能更加小心。

最重要的是每位狼人都會向她請教火種的使用辦法,青黛則在一次又一次的教學中,逐漸改變了狼人對火種的認知。

****

因為青黛懷了崽崽的緣故,狼銀對她的看護格外的小心。

夜間天氣轉涼,青黛躺在石板床上睡覺,狼銀就要變回獸形,用柔軟的皮毛裹著她。

青黛伸出胳膊環住銀狼身上最柔軟的頸部肌膚,小聲的驚歎了一聲掌下柔軟溫熱的觸感,然後整個小腦袋就埋進那十分舒適的地方。

銀狼收起了尖銳的爪子,渾身的皮毛都軟乎的不可思議。

一雙幽深的瞳孔寂靜無波,無奈又寵溺的盯著在自己身上蹭來蹭去的小雌性。

這個時候青黛的孕肚已經十分明顯了,所以即便他用兩條纖長的細腿纏住狼銀的身體,狼銀也是忍耐著。

小小的嗷嗚一聲,僵硬著一動不動,任由她抱著,然後乖巧的尖尖的狼耳朵送在她掌心下,求撫摸,求安慰。

青黛簡直要被軟萌無害的銀狼萌的心都要化了,要蹭他的爪墊,要捏捏毛茸茸的耳朵,還要順毛柔軟的腹部。

等親親抱抱貼貼夠了,青黛纔像是沒骨頭一樣躺在狼銀的懷抱裏。

“阿銀,你知道嗎?在我們人類部落裏,雄性晚上哄雌性睡覺,都是要說‘寶貝,晚安’的。”

狼銀變回人形之後,某隻小流氓還不忘記要摸他壁壘,分明的胸肌和腹肌,還有流暢的人魚線。

把狼人摸出火了,他也隻能伸出大掌握住她人如無骨的小手放在唇邊親親。

狼人低垂下頭,溫軟的蹭蹭她。

青黛正舒服的閉著眼睛快要睡著了,猝不及防聽到對方音啞低沉又眷戀的聲音。

“……寶貝,晚安。”

略帶酥麻沙啞的聲音好聽到青黛指尖一抖。

她突然睜開眼睛,對上狼銀幽深的視線,然後眨了眨眼。

……突然就感覺不困了。

青黛直勾勾的盯著俊美的狼人,一本正經的說:“其實還有一句話,是人類雌性最愛聽的。”

狼銀困惑的眨了一下眼睛,聽到青黛對他耳語,尖尖的狼耳朵轉了一圈。

青黛小聲的對他說完,然後湊過來親了親他的嘴唇。

狼銀感到猝不及防,視線不受控製的,落在對方飽滿欲滴的紅唇上。

小雌性的眼神亮晶晶的,看起來十分期待。

狼銀抱著她,明明是高大威猛的俊美的狼人,卻像隻小狼崽一樣黏糊糊的蹭上來,親親她的耳尖。

低沉沙啞的磁性聲音,慢慢說道:

“……寶貝,我喜歡你。”

狼王抬起頭,聲音溫軟。

他目光十分專注認真,溫順的道:

“寶貝,我愛你。”

***

青黛交給狼銀的這句晚安語,他似乎說上癮了一樣,早上起來要對青黛說一遍,晚上睡覺也要對她說一遍。

隨著時間的推移,青黛的肚子越來越大了,下床行走也十分不方便。

狼銀就每天在山洞裏陪著她,細心嗬護著她和肚子裏的小寶寶。

族中有經驗的狼人婦女就會讓自家已經懂事了的狼崽崽去陪小王後。

狼族雌性在懷崽崽的時候看見幼小的狼人總是會心情很好。

小狼妹妹也十分懂事,專門挑狼銀不在的時候過來陪青黛。

“小王後姐姐,今天來給你講講我太爺爺的太爺爺的故事……”

小狼妹妹的聲音十分稚嫩,半大的臉頰上有一種稚氣未脫的感覺,但是十分的可愛,看得青黛手癢癢很想抱抱她。

青黛想了想,笑著摸了摸小狼妹妹的頭。

“我倒是也認識一隻狼大叔,不過他沒有狼人的凶猛,還和羊做了朋友,他和小羊之間發生了許多有趣的故事,小狼妹妹給我講了那麽多天的故事,今天我也來給你講講他們之間的故事吧。”

小狼妹妹豎起了耳朵,半大的孩子就喜歡聽故事,眼裏都是期待之情。

尤其的好奇為什麽狼人能夠跟小羊做朋友,他們不是天敵嗎?

“這隻狼大叔呢,跟我們族群中的狼人都不一樣,他娶了一個很凶很漂亮的妻子,最怕妻子的一口大平底鍋,還有一個十分乖巧可愛像小狼弟弟一樣的狼崽崽兒子……”

……

故事太長了,青黛一直講到狼銀回來還沒講完。

小狼妹妹聽得十分入迷,直到狼銀走進山洞,她才恍然發現狼王首領已經回來了。

小狼人轉了轉眼珠子,一溜煙就跑不見了,離開山洞之前還跟青黛交換了一個彼此心照不宣的眼神。

青黛好笑的向她揮手,知道這小狼妹妹是還想繼續聽故事。

所以她向她比了一個手勢,示意她下次再來。

狼銀剛從溪邊洗澡回來,身上還粘著水珠,沿著白璧分明的胸膛往下滴落。

見到笑的十分溫柔的青黛,立馬上前將她抱住。

臨睡覺之前,青黛已經昏昏欲睡了,耳邊猝不及防的響起一個低啞的聲音。

“寶貝,晚安……我愛你。”雌性中了蛇毒。也正是因為如此,他纔好奇為什麽中了蛇毒之後還能夠使出那麽大的力氣,把那頭巨蟒摔的嘎嘣脆。即便是他們狼族的雌性都不一定能夠做到這一點。不過在巨蟒第二次返回來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了答案……是這隻雌性比較頑強。看在她是他見過最奇怪的雌性的份上,隻救她這一次。狼銀準備離開,在離開之前他下意識的瞥了一眼青黛。有微弱的月光照進洞穴裏,打在她的臉上,她的毛發異常烏亮柔順,服服帖帖地垂在臉頰的兩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