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5章 絕嗣勇猛皇帝×身嬌縣令女兒(14)

    

從天而降的貴妃是什麽樣子的吧。總躺在床上當然也不是個事兒,青黛點了點頭。“扶我起身吧。”公良修進來的時候,恰好跟坐在床沿剛起床還有些睜不開眼的青黛對視。“陛下來了”,鎖心小聲提醒青黛。青黛朦朧間其實已經看見了,揉了揉眼睛。“下去吧。”公良修吩咐道。“是。”鎖心方纔在伺候青黛穿衣服。剛剛起身,青黛此時穿的是一身素淨的寢紗,前麵是鬆鬆垮垮的裹胸。自從懷孕之後,她的胸部就如同吹了氣的球一樣長大,因此宮女...公良修銳眸掃過那些紅袖招展的舞女,不著痕跡的將青黛摟緊了護在自己的包圍圈裏。

還沒來得及開口讓這些人退下。

下一刻,舞女突然暴動,一個個手中握著白光嶙峋的匕首朝著皇帝這邊刺來。

眾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震住了。

關鍵時刻,一群黑衣暗衛從天而降,打落飛來的匕首。

那是皇帝的暗衛。

門外守著的禦林軍也發現了此時的異樣,開始往殿內衝。

兩方打鬥打翻了擺好的案桌,裝菜肴的盤子都被打翻在地。

宮妃哪裏見過這樣的場麵?

一個個都嚇得麵色慘白,驚叫出聲。

那群舞女們偷襲不成很快就被製住了。

“陛下,刺客已被收服。”

暗衛統領單膝下跪,朝公良修稟報。

公良修的臉色自然不算好看,竟然有刺客敢堂而皇之的在皇宮中行刺,簡直是不把天子威嚴放在眼裏!

“留下一個問話,其他的全都殺無赦!”

公良修命令才剛剛下達,那群舞女們就集體自裁了。

見狀,公良修的臉色更是難看。

“這些舞女都是誰帶進宮來的?給朕從上到下都審問一遍,抓不到刺客,爾等都小心項上人頭!”

帝王冷眼掃過蔣昭儀。

蔣昭儀臉色一白,還未從剛剛的刺殺中緩過神來。

這些舞女都是她為宮宴精心準備的,現在出了事自己如何脫得了幹係?

青黛剛想張口說些什麽,突然感到腹中一陣劇痛。

公良修手上還護著青黛,卻突然見她臉色一變,痛苦的彎下腰捂住自己的肚子。

“我的肚子好痛!”

“黛兒你怎麽了?快傳太醫!”

公良修彎腰將青黛攔腰抱起就往宮外走,朝著身邊的奴才大聲吼道。

暗衛趕到太醫院的時候,根本來不及說情況,攔腰就將陳太醫打橫抱起來。

陳太醫天旋地轉之間就到了泰和宮的偏殿。

“黛兒別怕,太醫馬上就到了……別害怕,一定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

公良修握著青黛的手,額上已經青筋暴起。

眼底是深不見底,足以刺痛人心的寒色。

“太醫來了沒?趕快給朕滾進來!”

青黛已經疼的直冒冷汗,腦子裏卻十分的清醒的思考著自己出事的原因。

是晚宴上吃的東西?或是那一陣奇奇怪怪的香?還是不知何時中了別人的暗算?

“係統……我的孩子怎麽樣了?”

“吃了係統出品的生子丹懷上的孩子沒有那麽容易流產,請宿主放心,係統會為孩子保駕護航。”

係統其實也急的不行。

好在係統出品的丹藥必出精品,隻是稍微動了一些胎氣,沒有流產的征兆。

“隻是宿主這一次吸入了刺激性的氣味,醫治過程可能會吃一些苦頭。”

青黛知道自己的孩子沒有什麽大礙,這才放心下來。

同時也知道了,確實是那香味的問題。

當時青黛聞到的時候就覺得不對勁,已經迅速捂上了,卻沒想到還是沒能逃過。

一邊刺殺皇帝,另一邊悄無聲息的放出異香想要促使她流產。

這批刺客顯然是有備而來。

陳太醫隔著一道簾子聽見青黛痛苦的呻吟,嚇得直接去了一半魂!

貴妃娘娘出事了?

這可萬萬不能夠啊!

他積德行善一輩子,還想過個清靜安穩的晚年!

陳太醫連滾帶爬到青黛身邊,一大把年紀的老大人差點被自己的鬍子給絆倒。

坐在貴妃娘娘旁邊的陛下臉色實在難看。

陳太醫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迅速給青黛把了脈。

陳太醫仔細診斷發現隻是輕微動了胎氣,沒有影響到孩子的胎像,這才鬆了口氣。

從醫藥箱中抽出金針,陳太醫快速利落的施保胎針。

隨著施針的推進,青黛這才感覺到腹痛有所緩解,同時也熬不住迷迷糊糊的睡過去了。

陳太醫擦了擦並不存在的虛汗,跪地稟告道:

“啟稟陛下,貴妃娘娘是動了胎氣才導致腹痛不止。

依老臣看來應是吸入了什麽刺激性的東西才導致烈性的腹痛。

臣已經給娘娘施了保胎針,現下已無大礙。”

陳太醫診斷的時候,公良修的手就放在床邊緊緊的握著,差點將黃梨木的拔步床沿給扳斷了。

聽到太醫報平安的話,他臉上的寒意這才逐漸消退。

不過見榻上緊閉雙眼的人,公良修心中還是存在著慌張和擔憂:“貴妃現在為何暈過去了?”

“稟告陛下,此番波折耗費了娘孃的元氣,此時娘娘是累的睡著了。”

知道青黛隻是睡得過去,公良修這才徹底放心下來。

他守在青黛的床邊,一直等到青黛再一次醒過來。

“……陛下?”

公良修一喜:“黛兒,你終於醒了!”

青黛扶了扶自己的腦袋,然後猛的時候反應過來,摸向自己的小腹,一臉焦急:

“孩子怎麽樣了?我記得好像之前在宮宴上聞到一股香味之後,肚子就開始痛了。孩子有沒有受到影響?”

見青黛滿臉慌張無措,公良修連忙握住她的手,將她抱進懷中安撫。

“黛兒,別緊張……”男人拍著她的背輕哄。

“咱們的孩子,沒事兒。太醫說隻是動了胎氣,孩子還是健康的,沒事……別害怕。”

青黛靠在他懷中。

聽見孩子沒事,表情才慢慢緩和下來。

“是朕的錯,放那賊人進來,害了我們的孩子。”

過了良久,抱著她的男人突然開口。

青黛聽出了他的愧疚。

一國之君願意主動認錯,說明他是真心想要護住這個孩子。

而隻要他願意護,這個孩子就能安然無恙!

青黛貼著他的臉頰,感受得到這個本是九五至尊的男人此時的慌亂。

她伸手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也輕聲安撫著他:

“寶寶告訴我,他知道父皇的難處。”

公良修掌心動了動,極其溫柔的撫摸著。

“誰也沒想到那群舞女竟然敢堂而皇之的行刺,還想出用香這種防不勝防的招數。”

說著她抬起頭,跟公良修四目相對。

一雙剪水秋瞳中盛滿了這世間最極致絢麗的柔色。

“陛下一定會好好保護我們母子的,對嗎?”

公良修摸上這雙柔美的眼睛,輕輕的在上麵落了一個吻。

“又忘了,說好的不要叫陛下的。”

“嗯,我答應你,一定會好好保護我們的孩子”

朕發誓。

————

青黛身體還有些虛弱,不到一會兒就被公良修給哄睡著了。

公良修這才輕手輕腳的起身走出去。

殿外,暗衛統領以及禦林軍統領都跪在地上。

從貴妃娘娘出事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半個時辰。

該抓的都抓了,該上刑的都上刑了。

已經足以讓他們查清楚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男人背影挺拔偉岸,冷峻鋒利的臉部輪廓此時顯得格外不近人情。

“去天牢。”

“是!”

暗衛統領和禦林軍統領悄悄的對視一眼,都感覺到了風雨欲來。�������㾫�͡����BҺ��Һ�w������Č��������е����w�M�����}�����B���@�N��������춬F���ĸ߼�SPA����鿴��Ҋ�ĸ�Ĥ���o�ľ��ʣ�������������̎��MҺ�w��œ�w����Ȼ˯�����𡣡����������ٴ����^���ĕr�򣬸��X������ƣ�v������ȥ�����w��M�������������^����һ���yɫ�į��B�}���КU�S�y�����ĸ߿Ƽ������������@�U���ڿ��g�����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