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後的黑蘋果 作品

第150章 狂野糙漢×貌美知青(11)

    

娘娘。莊妃一眼就看見坐在陛下懷中的那青黛。豔壓群芳的臉蛋,即便懷孕了也依舊賽柳扶風的身姿……那般絕美的樣子看的莊妃心裏一陣火大。不是說是鄉下縣令的女兒嗎?怎麽可能長得如此傾國傾城的樣子!這容貌,這氣質,簡直跟金陵中養出的大家閨秀別無二致!莊妃本以為陛下是看中她肚子裏的孩子,現在看來可不就是被她這副狐媚子的樣子給迷住了嗎?親眼見到青黛的樣子,莊妃的危機感就更大了。心裏越是恨得滴血,她便越是期待一會兒...隔天,青黛真實的體驗了一把現代人眼中的“麵朝黃土背朝天”。

她看著這一望無際土地上的綠油油的玉米田陷入了深思。

大隊長給她們安排的任務就是給這片玉米田拔雜草。

說起給這群嬌氣的女知青安排任務,大隊長也犯了難。

重活累活不敢給她們幹,但是要找那種絕對的閑活輕活又沒有,好不容易安排一個拔草的活,一問又是從來沒有下過田的。

最終大隊長也不知道這次大隊已招來了四個女知青,到底是一群幫忙的知青還是應該供起來養的祖宗。

不過好歹的是大隊長佈置任務佈置的幹脆,她們接的也幹脆。

下田幹活之後除了深一腳淺一腳,兩個稍年長一些,在家裏做過活的女知青倒能上手。

大家都能幹,青黛自然也不遑多讓。

小係統在腦海中一直不斷的指揮她拔草該捏什麽地方最好最省力。

於是青黛爬的越來越快,兩個女知青看著這個年紀最小的女孩,倒是眼中出現了一絲意外。

因為青黛是他們中看起來最年輕最稚嫩的一個,那一身白的發光的肌膚,還有那細膩的膚質,她們根本想象不出來,這樣的人會下地幹活,怕不是被家裏的家長們教養出來的吧。

這些女知青顯然想錯的地方,青黛現在的一身麵板完全是被小係統給養出來的,跟原主家庭沒有半毛錢的關係,反倒是原主之前一直生病,麵板狀態也不好,整個人瘦弱瘦小幹巴巴的樣子,絲毫沒有現在健康的氣色。

拔草這個活其青黛倒是沒覺得有多累,但是用係統出品的恢複元氣噴霧噴過之後,麵板也越顯得嬌貴了,不過拔了一會兒手上就被勒出一道又一道的印子,紅通通的一片,還有些破皮,看起來格外的淒慘,可憐。

係統(可憐兮兮):宿主大大,統子再幫你恢複一下吧……

不過他的提議被青黛否決了。

倒不是青黛不想再讓係統幫她恢複一下,隻是四個女知青一起幹活,有目共睹,她不可能拔完這一片草之後,手上連個印子都沒有。

大中午太陽越來越烈了,她們也覺得越來越口渴,就坐在田埂邊掏出自己帶來的包裹,就地解決吃飯問題。

“真是人生第一次下鄉幹活,手上都被勒出印子來了。”

其中一個女知青伸出自己的雙手,掌心火辣辣的疼,不由得有些抱怨。

她那雙手上紅印子一道一道的,乍一看確實格外的駭人。

“都一樣,我以前在家裏還是洗碗打掃這些基本的家務都做的,下田裏拔草還是第一次,沾了一鞋子的泥不說,手心還火辣辣的疼。”

有一個開頭抱怨就會有第二個,看一眼自己的手,然後再瞥一眼這無邊無際的玉米田,要想她們不抱怨很難。

“大隊長已經照顧我們了,這算是隊裏麵最輕鬆的話,下鄉來就是要吃苦的,不幹也得幹。”

說話的知青是她們四個中最年長的一個,而且她也是她們中家庭條件最差的一個。

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下鄉了,她家裏還有一個爺爺,她從小就被家裏要求著,幫著做農活,這才攢了些錢有了進城裏租房的念頭,但是想想就算進城了,又能待幾年呢?於是這個想法又擱淺了,後來家裏得了點兒機遇,賺了點錢,這纔在城裏立足,人也慢慢嬌養起來,但是這些做農活的技巧,她是從來都沒有忘記過。

青黛入鄉隨俗,坐在田埂上,這對她來說絕對是一個新奇的體驗。

在她住的地方別說這山這水了,一塊兒像樣的梯田都沒有。

借著這股新奇勁兒,她沒有加入抱怨,而是默不作聲的看著那片玉米田計算著下午再幹多長時間能幹完。

她默默的收了收手指,這種滋味絕對不好受,還是趕緊幹完回去躺在床上讓係統幫幫忙。

年紀大了的女知青更加心細,她一眼就能看出青黛那雙手腫了不少。

“咱們也快點吃吧,我看大家手上基本上都留了點傷,早吃完飯早幹活早收工。”

話雖然這麽說,但是下午幹起活來的速度明顯不如上午,甚至有一個女知青已經不想幹了,眼巴巴的盯著自己破皮的雙手。

盡管如此,這地方也隻有她們4個人,倒沒有人注意到其中有一個人已經在歇著了,每個人都在埋頭往前幹。

隻是這樣一來天色已經很暗了,她們卻仍然沒能完成任務。

青黛看了一眼這天,再看了一眼所剩不多的工作量,微微皺了皺眉,最後還是在心裏鼓勵了自己一句。

係統:宿主大大忙活一天,太辛苦了,再往前走兩步的玉米垛下麵有桑葚果粒哦~

青黛眼神一亮,突然又生出一股力氣支援自己再往前拔。

****

陸湛如同前幾天一樣到知青點去送東西,他今天也被分配的任務,所以回來的晚了點兒。

見到李軍的時候其實還有幾分尷尬,前幾天莫名其妙的做了那種夢,第二天早上起來臉色一片鐵青的洗褲子。

被李軍隨口問起的時候,他洗衣服的動作一頓,好在對方隻是隨口一提,並沒有想要爭取他的回答。

但是,這並不代表這件事情的影響就消失了,陸湛今天幹活的時候還有一些走神。

這麽多年來從來沒有過,怎麽就這一回……

整個一天他都不知道在胡思亂想些什麽,效率也明顯下來了,意識到耽誤時間之後,他才強迫自己專注起來幹活,不過最後還是耽誤了以至於現在纔回來。

來不及想那麽多,他匆匆忙忙拿起托別人做好的熟食,放在搪瓷缸子裏用包裹包好,然後就往知青點去了。

但到了才發現屋裏根本沒人,就連隔壁也是空的,夕陽籠罩下,安靜的有些可怕。

向其他人詢問了幾句,才知道好幾個女知青包括青黛在內都還沒回來。

陸湛回頭看了一眼寂靜無人的屋子,一路往大隊長家去,他想要去問問女知青今天都在什麽地活的。的洞穴不能去了,我帶你去找一個新的洞穴……”然後再做小雌性想做的……親密的事。青黛一愣,隨即想起原來火苗的那一岔。她拍了拍狼銀的肩,想要讓對方把自己放下來。“狼人大哥,你先把我放下。”狼銀聞言眯了眯眼睛,默不作聲地將小雌性放下來,但是手依舊環在她的腰肢上。孤傲的狼王,佔有慾強是與生俱來的性質。青黛站在原地仰起頭,她的個子看起來十分的嬌小,直到狼銀的胸口位置。仰起頭就能看見狼人硬朗分明的側臉線條。“...